首页 言情小说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六章 买卖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时空书城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sk147.com

    “你怎么在这里?”

    楚流玥心中一松,声音也柔和了许多。

    虽然这白狮看起来十分凶猛,但她能感觉到它似乎对自己十分亲近,甚至还故意收敛了自己身上强横的魔兽气息。

    白狮起身,从床上一跃而下,直接无声跳到了楚流玥身前。

    它的身形十分高大健硕,本就瘦弱的楚流玥,站在它面前,显得更加娇小,仿佛它一张口,就能轻易将她吞噬。

    甚至连整个房间,都显得狭窄低矮了许多。

    雪雪冰蓝色的眼眸眨了眨,巨大的脑袋一低,在楚流玥的手边晃了晃。

    楚流玥一愣,一时间不确定它到底想要做什么。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雪雪又靠近一分,眼巴巴的抬头看着她。

    楚流玥眼角一抽,这是…求抚摸?

    她试探性的伸出手,放在它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触手是无比柔软光滑的皮毛,手感极好,可见日子过的极好,才能养成这般。

    雪雪这才满意的闭上眼睛,舒展了身体,尾巴一甩,嗓子里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哼。

    “咕——”

    楚流玥:“……”

    这是打定主意不走了?

    “喂,你难道不应该回你主子那儿去吗?在我这里待着,算怎么回事儿?”

    然而雪雪却似乎并不在意,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似乎真的睡着了。

    楚流玥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不知道这白狮到底为何这么做,但天色已晚,若她执意要让它回去,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动静来。

    到时候,反而更加麻烦。

    思虑片刻,楚流玥干脆也不再纠结这件事情,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独自上床休息。

    当她摸到被子,才发觉竟是温热的。

    她心中灵光一现:这家伙来这里,不会是专门给她暖床的吧?

    下一刻,她忍不住失笑:自己想的也太多了些!

    “若你一定要在这待着,可得先说好,不能给其他人知道。”

    雪雪睁开眼睛,欢喜的甩了甩尾巴。

    楚流玥躺在床上,将第二天要做的事情梳理清楚,才渐渐入睡。

    当她逐渐沉睡,似乎早已睡着的白狮才睁开眼睛,看向楚流玥。

    不知梦到了什么,她的小脸上眉头紧蹙,额头也冒出细密的冷汗,唇色苍白。

    一道银色的流光从雪雪身上溢出,缓缓无声渗入楚流玥的身体。

    楚流玥睡梦之中,只觉身体似乎处在一片温热的水中,难得的放松与舒适,这才逐渐舒展了紧蹙的眉心,陷入安眠。

    …

    在楚流玥安睡的时候,有一个人,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楚纤敏!

    “说,到底怎么回事!?”

    庭芳苑,大门紧闭。

    楚纤敏目光紧紧盯着自己面前跪着的男人,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这…这…三小姐,属下已经仔细查探,但是的确没有查到宋濂三人的踪迹…”

    楚连生后背冒出冷汗。

    “怎么可能!?”

    楚纤敏厉声打断他的话。

    “计划安排的天衣无缝,只要楚流玥出门,直接将她打昏带到林中解决了就是!先前可是你说宋濂已经是三阶武者,对付区区一个楚流玥,绝对不是问题!可现在呢?楚流玥没死,就连宋濂三人也不见了!?你就是这么给我办事儿的!?”

    “三小姐,按理说是这样没错,属下是亲眼看到他们将楚流玥带出城门的啊!可——可谁知道,她竟然没死!”

    知道楚流玥活着回来以后,他觉察不对,立刻去查宋濂三人的踪迹,可任凭他找遍了帝都内外,那三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好!

    “她一定已经知道是我下的手了!”

    楚纤敏恨恨道。

    想到之前,她竟然被楚流玥的一个眼神吓住,她就觉得一阵气恼!

    “三小姐,就算她知道了又如何?她一个废柴,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蠢货!若她真没点什么,那宋濂他们怎么不见了!?”

    楚连生不敢再说话。

    楚纤敏暗暗咬牙。

    宋濂他们一天找不到,她就一天不能放心,谁知道楚流玥到底是怎么活着回来,又是怎么对付那几人的!

    若她用这个当做把柄…

    “继续找!另外,派人暗中监视楚流玥,若有异常,立刻来报!”

    “是!”

    等楚连生离开,楚纤敏的眼神逐渐变得阴沉。

    楚流玥竟然已经敢反过来针对她,那…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楚流玥醒来的时候,发现雪雪已经离开。

    如此,倒像是在为她守夜一般…

    楚流玥笑着摇摇头。

    这是她重生后的第一个夜晚,本以为会难以入睡,没想到竟是睡得十分香甜安稳。

    大约也是这个缘故,她整个人的身体,都似乎轻盈了许多。

    简单的洗漱之后,楚流玥在镜子前坐下,想要看看重生的这张脸。

    破旧模糊的铜镜内,映出一张少女的脸。

    大约因为常年营养不良,这小脸上一片菜色,本是快十四岁的年龄,看起来和十二岁差不多。

    一双乌黑圆润的眼眸,显得格外的大。

    即便如此,也不难看出,这小脸其实生的极为标致。

    如今尚且青涩,若再过些时日长开些,必定是难得的绝色。

    或许是因为换了芯子,那双总暗淡怯懦的眼睛,变得沉静坚定,亮如星眸,眉宇之间,更隐约透出一股尊贵气息。

    犹如蒙尘的明珠,被拭去灰尘,开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楚流玥凝视着这张脸,眼中神色变换,许久才终于长叹一声。

    这张脸,竟是和前世的她,有着四五分的相似!

    片刻,她将心绪收起,简单收拾了一番便出了门。

    …

    楚家规矩森严,一般人进出都查的很严。

    但楚流玥平日地位卑贱,经常被派遣去做一些下人的差事,所以门卫看到她出门,倒是并未过多盘问。

    无形中,这倒是也大大方便了她做事。

    出了楚家,她便直接朝着珍宝阁而去。

    她一脚刚刚踏入珍宝阁,就立刻有一个中年男人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

    “楚大小姐,您可算来啦!这都等了您一天了!”

    这中年男人,正是珍宝阁的二当家——严阁。

    一般人见了他,都要客气的喊一声严二爷,谁都知道珍宝阁背后有一股神秘势力撑腰,不能得罪,所以对严阁和珍宝阁的态度,也都十分敬重。

    可如今,他对楚流玥,却是格外的热忱。

    楚流玥笑了笑:

    “看来昨日的那笔生意,严二爷很是满意。”

    严阁哈哈一笑。

    “这都是多亏了楚大小姐!”

    那东西放了好几年,不是没人喜欢,但却因为太过昂贵,性价比不高而被束之高阁。

    谁知昨天这楚流玥一来,直接说能将这东西卖出去。

    一开始他还不信,可今天一大早,楚家陆家就分别送了银子过来!

    此时他再看楚流玥,已经如同看一位财神爷了!

    “您昨天说,今天还有一笔好买卖,不知——”

    严阁兴奋地搓搓手,眼睛放光的看着楚流玥。

    楚流玥指尖在桌子上轻轻一敲:

    “严二爷,我今天来,不是买东西的,而是——卖东西的。”

    严阁一愣。

    楚流玥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严阁接过一看,瞬间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楚流玥悠然道:

    “三十万两白银,少一分,不卖。”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时空书城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sk147.com

热门小说
猜你喜欢

[综]人间喜剧

2人在看

  藤丸立香是个小说家,最近正在写一本主角是极恶愉快犯的传奇小说,有一天她在寺里抽到吉签,自此紫气东来鸿运当头。  游戏十连六星满潜,商场抽奖必中头奖,台风暴雨出门就停,上班高峰一路绿灯,新书出版紧急加印,真爱CP领证结婚。  一切都很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家里养的小孩越来越多。  藤丸立香:“……”  藤丸立香:“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卫宫咕哒是个人民教师,最近十分沉迷一款主角是玛丽苏小说家的乙女游戏,有一天她突然被此世之恶附身,还被人疯狂追杀。  这时一个自称来自未来的长腿刀子精正太从天而降,救了卫宫咕哒一命,并告诉她,她在未来是个无恶不作的绝世女魔头,因杀人罪、煽动罪、诈骗罪、治安威胁罪、以及猥|亵未成年男孩等一百八十四条罪名获刑三百余年。  卫宫咕哒:“……”  卫宫咕哒:“这他妈是哪个平行世界的我?!我只是一个无害的社畜而已啊!我不相信!”    #切开黑玛丽苏小说家的奇妙日常#  #傻白甜正义伙伴的未来救弟求生#    阅前须知:  双线双主角,meta小说,瞎几把写,私设如山。  立香线为FGO+鬼灭+文野的现代paro日常,咕哒线为FSN+血界战线背景  属于尝试性质的风格转换文,篇幅不长  存在视觉欺骗叙述成分

她在怀中俏

2人在看

【每天18点稳定日更中】素人程侨参加了一档恋爱综艺。入住第一天,她不幸遭遇大型翻车现场。程侨:“这位男嘉宾,你是什么星座的?”许嘉衍:“。”程侨:“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许嘉衍:“。”终于,她忍无可忍地拦住了他:“许先生,我是哪里得罪过你吗?”许嘉衍语气冰冷:“依程小姐的感情状况,来参加这个节目不觉得于心有愧吗?”程侨:黑人问号.jpg许嘉衍初遇程侨,她正披头散发和人打架,还是挨打的那个。他心里冷哼:我就是单身,没老婆单身一直孤独到老,也不会和她有一点关系!后来的每天,他都在反复打脸中度过。许嘉衍:“上车,我送你上班。”程侨:“我叫车了。”许嘉衍:“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程侨摇摇头:“没有啊。”终于,他借着醉意把她堵在了墙角:“程侨,你看着我,只看着我好吗?”真香也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阅读指南】1.古琴演奏家x口腔医生,1V1HE2.前期恋综伪修罗场,后期现实真酥心糖3.所有人物无任何原型,请勿带入-------【沙雕新文《和哲学家谈恋爱》预收中作者专栏可见,感兴趣的可以去康康!】人设:中华小甜心VS德国大酷哥来到海德堡的第一周,我勾搭了一个日耳曼帅哥。他的眼睛是深邃的祖母绿,头发是闪耀的铂金色,凝视我的时候像一位忠诚而又沉默的骑士。我们手拉手在古桥上散步,他温柔地给我讲述黑格尔的绝对精神理念;我们肩并肩亲密挨在一起,复习他最爱的经典老电影《当尼采哭泣》;浪漫的夕阳下,他俯下身摸了摸我的头发,执起了我的玉手。我期待地闭上了双眼。然后,他抽走了我手里的饮料瓶,去隔壁自助机上退了0.25欧元押金。0.25欧。我的梦碎了。立意:世间唯爱与温柔不可辜负。

想看反馈
x
反馈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