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重生之军婚

5章
401979 10 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被弄干净了的炉鼎并没有变得漂亮起来,还是有些灰扑扑的,不打眼,所以它的美妙之处还需要有耐心又细心的人才看得出。

    乔初阳奇怪的是,自己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知道它是炉鼎,知道它有很重要的价值,可是为什么现在对它的用途却一点概念都没有。

    炉鼎炉鼎,既是炉又是鼎,炉是用来烧火的,鼎是古代用来盛饭食的,后来才演变成为插香的,那就只有可能是下面烧火上面煮什么东西,不可能说是把香放在上面烤。

    既然是煮东西的,那是煮什么的煮饭煮菜是不可能的,这么小,还不够乔初阳一个人吃的。

    乔初阳又想到了自己,为什么是自己对这个东西有特别的感觉,而别人,特别是那个小贩,却没有认识到这个东西的价值的意思,自己与他们有什么不同是了,自己的中医天赋,天生能够记住所有的草药的模样,料理的方法和药性,脑海中的药方子简直是数以万计。难道这东西也是跟药有关它是用来煎药的

    乔初阳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应该就是如此了,除了这样,她还想不出有别的解释了。

    现在是还有不少的草药铺子,但是等政策推行开来之后,西方医学对中医造成极大地冲击,中医药的市场越缩越小,西医占据了大半的江山。西医在疗效上却是很好,见效很快,可是这一世乔初阳对人体对医学的认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西医讲求的是快和狠,但是它的配方多是化学药剂,所以对人体来说,远不如中医温和。有些顽症,并不是靠西医的猛药能够治好的,在这一方面,中药的发挥空间比西药大很多。

    看来这炉鼎是真的跟自己有缘了,乔初阳不由得露出笑容,难怪自己一眼就觉得这东西不凡。

    了解了这东西的用途,乔初阳也就轻松了不少,后来便趁着假期的时候在家里弄一些草药用小炉鼎熬药,刚开始不得其门法,经过摸索才慢慢摸到一些门道。

    小炉鼎熬药一定要木块,其他的都不行,而且越是木芯就越烧得久。熬出来的药药性不仅和药本身有关,还有这炉鼎用的木材有关。其中的门道还真不少。

    而小炉鼎因为熬药,其中的花纹越来越明显,铜黄也越来越明亮,有越用越新的趋势。真是个奇特的东西。

    乔初阳的中医天赋让她对所学的课程更加融会贯通,在两年的学习时间里,乔初阳已经将心中的中医学知识吃透了不少,直接走出学校,也是一个中医药师,但是在当下,中医药师似乎没什么市场,还需要等过些年份。

    乔初阳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卫校,当然毕业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基本上学校是半军事化管理,所以乔初阳的身体经过摔打后长高了很多,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高挑健美的身材,白皙粉嫩的脸蛋呈心形,双眸晶亮,放在哪里都是出挑显眼的。

    在每年毕业季的时候,各大医院都会来招人,当然,最先紧着的是军区医院。

    这一天,年级组组长将乔初阳和其他的几个人叫到办公室,说了军区医院会派人来的事情。

    年级组长拿着几个档案袋说:“进军区医院比别的医院待遇要好,那是肯定的,但是人家也很严格,你们进去要通过人家的政审。如果你们自己有什么问题,要先跟我们报告一下,可以通融的,学校一定为你们争取一下。”

    这个卫校里有不少人跟乔初阳一样,学习成绩不错,但是家庭情况却不怎么好的,上了高中也交不起学费,更何况还有上大学,所以就来读卫校,争取进医院,做个护士,在这个时候,护士还是一个很吃香的行业,不管是工资待遇上,还是在嫁人上,都是条不错的出路。

    等其他的人都走了以后,乔初阳留了下来。

    “乔初阳同学,是不是你的档案有什么问题啊”年级组长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为人是一等一的好,上课也讲得好。

    乔初阳道:“老师,是这样的,我现在用的姓氏是我妈妈的,我爸爸姓周,而且我本身不是孤儿,我爸爸还活着。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抚养我这个女儿,而且我也不想和他有联系,我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

    年纪组长是很看好乔初阳的,因为这个女孩从进学校就表现很好,学习很好,学习医学知识也很有天赋,特别是中医药老师,总是把她挂在嘴边做榜样,可见这个女孩是有多优秀。没想到她的档案出了问题。

    年级组长摸了摸有些光光的头顶,道:“你的情况你自己写一份报告上来,我会和校长他们商量的。你这么优秀的人才,不送往军区医院实在可惜。”

    乔初阳羞赧地笑,道:“谢谢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乔初阳在报告里清清楚楚地写明了她和周立磊也就是她的父亲的关系,说明自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不长,而且没什么记忆,周立磊这些年也没有任何音讯,并没有对自己的学业和生活有过资助,也没有任何关心的话语传来。总之,在看报告的人看来,父女两就像是断绝了关系一样。

    其实想乔初阳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当初上山下乡的青年正是热血的时候,对于纯真的爱情没有抵挡之能,当然会做下一些错事,虽然大家的故事不一样,但是结局也无外乎那几种,而且喜剧收尾的少,悲剧的多。所以像乔初阳这样的爱情遗珠也不在少数。

    过了几天之后,军区医院果然派人来了,据校长提点,这两个负责人是军区医院的副院长,一般是他们两个负责医院的日常事宜,所以每年医院招人,也是由他们两个负责。两个人一个擅长西医,一个擅长中医,互补合作,很有默契。

    可是在乔初阳看来,两个人似乎没有校长说的那么亲密啊。

    两个人首先在学校里逛了一圈,看了看学生们参加的简单的军事训练,然后开始考核学校推荐的那几个人。

    考验的东西也很简单,就是平时上课所学的,给人打点滴,配药拿药之类的,难是不难,但是在那么多人的围观下淡定的完成这些任务,就有些考验了。

    有人失手打翻了药盒,自然就无缘进入军区医院。

    一天的考验下来,让大家辛苦得很。

    参加完这场简单的考试之后,学校便陆续放了假。

    乔初阳将行李收拾好,回家等待消息。

    八年之后,爷爷奶奶却是苍老了许多,但是乔初阳一直注意两个人的身体,尽量让他们吃好点,穿好点,又用药物调理着,终于比上一世好了很多,乔初阳也松了一口气。自己出去工作之后,回来的时候就更短了,二老的身体更难关照到了,所以要稳定好根本才是。

    乔初阳回家半个月之后,乔展天也放假了,两个人在路上遇见,乔展天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道:“阳阳,你漂亮了好多”

    乔初阳不由得脸一红,大牛什么时候学的这样油嘴滑舌了

    “你学习怎么样还顺利吗”乔初阳转移话题道。

    乔展天也长高了很多,人如其小名,黑黑壮壮如一头壮实的牛,因为读书,又多了一丝书卷气,没显得呆愣或者莽撞,反而有些赏心悦目了。

    乔展天道:“还可以吧,下个学期就要紧张很多了。对了,你奶奶有没有跟你说你的亲事啊”

    “什么亲事”乔初阳奇怪得很。

    乔展天涨红了一张脸,一双大手急忙摆来摆去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看你毕业了,我想着你奶奶也会给你找婆家了,所以才问问。”心里却高兴了不少,他听村里的那些二愣子在背后说过,乔初阳就是村里的一枝花,不仅本村有人惦记着,外村也有不少人惦记着,所以就心急了些。虽然少年还没明白自己那懵懂的心思,可是忐忑的心情让他有着少年维特一般的烦恼。

    乔初阳不由得笑起来,整张脸犹如春花绽放的芳华:“瞧你从哪里听来的捕风捉影的事情我自己的事情你怎么可能比我还先知道倒是你,东九婶婶该急了,跟你差不多大的人都结了亲了。”

    望着乔初阳那张笑脸,乔展天讷讷说不出话来,他妈妈确实唠叨过,不过想着儿子可能会考上大学,以后可能要娶城里媳妇的,倒是没逼迫他。

    这个暑假,乔初阳平时自学遇到的问题便都整理了出来,和乔展天讨论了许久,才一一找到了答案,同时也心里感叹,学习这件事,有老师比没老师省力多了,以后自己等工作稳定了,一定要报个夜校才行。

    乔展天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听说乔初阳有可能会去军区医院了,那里虽然管得严,但是待遇却是一等一的好,而且人家现在还在努力学习,凭着乔初阳的聪明劲,肯定能考上大学,而自己读完大学出来,跟她的距离,不是一点两点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