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沈公公

第10章 第十章
660498 10 1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书房内室。

  一座香几置放在内室中心,细烟袅袅,芳香四溢,也模糊了叶封峤复杂的神情。

  霍恩海一脸惊愕地盯视着叶封峤,“大人,他可是锦衣卫。”

  叶封峤眼睫一抬,那双鹰眼迸射出冷冽的寒光,“他是什么人,还用得着你来提醒?”

  霍恩海有些无措地闭上了眼,在原地踱步了片刻,还是忍不住抱怨:“大人应该尽早告诉在下,这信没到东厂手里,是万幸;但若是一个锦衣卫的死士凭空消失,沈玉泽便又多了在圣听前搬弄兴废的机会。”

  “老夫有何办法?”叶封峤怒道:“若非老夫在东北的耳目及时扣押这个死士,那信早入了沈玉泽的手。你让老夫任由他兴致昂昂入宫请旨,动荡朝政?他只顾为自个儿争功留名,不顾朝野时

  态,若是哪天那群蛮子从北方打下来,他当得起这千古罪人吗?”

  霍恩海捋了捋袖子,“老爷,沈玉泽许是年轻气盛了些,但却是一个坚毅之人,否则这些年他又怎会揪着大人不放,四处奔波查找老爷的把柄?他视老爷为蛆虫,不除不快,晏初云能压得了他一时,压不住他一世。”

  “更何况晏公公已近古稀之年,曜灵既隐,继之以朗月,东厂提督的位置迟早是他的。您与其在这担心受怕,在下以为倒不如大大方方入宫请罪,陈明缘由,到时就算沈玉泽知晓了死士所查之事,您也无需受他掣肘,将来他也无法就此事查处老爷。”

  “查处?老夫任首辅多年,还怕什么查处?这些年的御史,给事中弹劾老夫的还少?老夫还不至于因担心个人荣损而去碰锦衣卫的人。不论谁前谁后,圣上一旦知晓,那批货便无法留在京都,往坏地说,还得连累京军的各个将领革职查办。”

  “大人,重点是,现在东厂对此事并不知情,包括晏公公。他愿意压下马载何,不单单是还顾及着陛下对您的信任。有你在,朝廷不会乱,您去请罪乞闲,这余下的烂摊子谁管?别的不说,就说北方的边镇将领,多少受了叶家的恩惠?您此时就算是悬梁自尽,晏公公迈着羸骸也要将你救下来。”(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叩叩。”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顿时被突兀的一阵敲门声而烟消云散,叶星挽携着日光款款走近,身旁的荷珠则替她掀起身前的珠帘,以方便通行。

  叶封峤揉了揉眉间,放缓了心情。

  “大姑娘安好。”霍恩海作揖,叶星挽也福身回礼,“门外的侍童说霍师爷在内,女儿便不敢贸然打搅。可别的也罢了,这服用养生汤,最是讲究时候,早点晚点,药性可就不灵了。”

  随后叶星挽将那提盒打开,捧出一浅黄南瓜形的汤碗,将汤盖掀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便扑鼻而来。

  “大吴疆域辽阔,县官,知府,布政使,按察使,巡抚,总督,还有上万的京官。这朝政总是忙不完的,也并非是这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那又何必为这些烦心事儿气坏了身子?不值。”

  叶封峤抬眼看她,“你听见了?”

  叶星挽的手僵在空中,半响才缓缓缩了回去,“女儿听见了又如何?你们的话说得不清不楚的,女儿就算听见了,也是一知半解,女儿还想等爹爹解释呢。”

  叶封峤轻笑一声,“不知是福,朝堂这趟浑水,向来都是不清不楚的,装糊涂,才得保全身而退。霍师爷,您说是不是?”

  “这满朝文武,谁还不是戏子呢?”霍恩海再次作揖。

  叶星挽没有说话,她一将食盒收起,叶封峤便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我与你霍师爷还有要事相商。”

  叶星挽愣了片刻,木然地转身,就在荷珠掀起珠帘之际,她忽然又回过身,忍不住道:“爹爹,女儿蠢钝,虽对事态不甚了解,但就今日之事,能否容我说上两句?”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霍师爷与叶封峤神情一愣,眼神交接,叶封峤扣起了十指,“你说。”

  “霍师爷方才说,让爹爹入宫请罪,以保自身安危,也免遭东厂秋后算账,留下把柄。就这点,女儿不甚同意。”

  霍师爷不禁转过了身,面向了叶星挽,突然对她接下的谈话感到好奇。

  叶封峤摩挲着下巴的胡渣,一看霍恩海的神情,勉强憋住了嘴角的笑容,“你继续说。”

  “女儿不知爹爹是犯了何错,请罪此举为的是大局小局,但您将您自个儿的前程与身家性命寄托于一个晏初云身上,也未免过于冒险了?爹爹要不要向陈明陛下实情,是罚是免,岂能取决一个与百官对付的厂公的态度上?他要是没有替爹爹说话呢?也许哪天公务缠身忘了呢?”

  霍恩海的脸色有些不好,双唇微颤,碍着叶星挽的身份,忍住了开口反驳的冲动。

  叶星挽随后又道:“若是所谓实情,兴许会使龙颜大怒,女儿认为,还是不说的好。至于东厂的那位沈玉泽,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千户呢,怕他干甚?东厂下面还有一个锦衣卫,那锦衣卫的指挥使能服他?他就算受晏公公青眼有加,要坐上东厂提督的位置,怕是还得等上十年吧……”

  叶封峤不做声,霍恩海便也不好开口,气氛顿时陷入了最低点。

  叶星挽眼神闪现着胆怯,“女儿要是说错了什么,还请爹爹与霍师爷指教。”x33小说首发 .x33xs.com m.x33xs.com

  “没什么,你先回去吧。”叶封峤说道。

  叶星挽福身,随后便与荷珠退出了书房。

  室内两人的目光穿过了窗棂格,窗纸模糊了她的背影,一直到两人目光不及之处,才看向了对方。

  叶封峤一副看笑话的嘴脸,令霍恩海心底极度不适,“大姑娘毕竟久居深闺,对沈玉泽等都也只是耳闻其名,不识其人……”

  叶封峤端起那碗鸡汤,“老夫同晏初云为辅弼之佐,都十几年了,谁还不了解谁呢?要想近列圣前,谁凭不是一份信任?一份冒死之心?”

  知道叶封峤还信任自己的判断,霍恩海心里的不安逐渐消解,但又听他道:“但挽儿有一点说得对,轻信是大忌,更何况信的还不是盟友,是强敌。”

  霍恩海也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的失察之处,他重新看向了那灯笼锦窗棂格,叹了口气,“可惜了。”

  “你说什么?”

  霍恩海苦笑,“霍某是觉得,大姑娘心思细腻,见识深远,不说同辈的贵女,怕是京城里的王孙贵子也无几人能说出这番见解。大姑娘若是男子……将来必能继大人衣钵。”

  叶封峤眼神有几分晃动,“她虽是女子,但性情却随了我,比起立儿……不知强了多少。许是天意如此,让我叶家后继无人,居然沦落到了得靠女儿支撑的地步。”

  …………

  叶封峤与霍恩海正在商讨对策之际,叶星立此时却已骑马离府赴约。

  他与大理寺卿朱瀚元的长子朱绅峻,刑部侍郎史东的三庶子史苍亿,与左军都督同知钱宣的长孙钱昀一同到京郊外的平原赛马,为赛马会做足准备。

  赛马回来,几位路经聚仙楼,叶星挽很自然地看向门廊外靠柱倚栏的□□。

  她们眼神妩媚,手挥着团扇,夏日炎热,她们身上穿的夏裳单薄,香颈薄肩,目光随着他们而移

  动,无丝毫羞耻之心。

  史苍亿忽然勒马,对其余人建议道:“这个时辰怕是人峰最顶之时,不妨我们到聚仙楼稍作休息?否则那么多人,想要穿过这条街可得阻塞许久。”

  几人没有意见,纷纷同意,跃下了马,将马交予下人安置,先后在门前迎客□□的簇拥下,走进了聚仙楼。

  史苍亿领着他们寻了一处较为僻静的场所就坐。

  “你倒是熟悉此处的分化呀!”朱绅峻打趣道:“你是这儿的常客?”

  史苍亿点头,算是承认,说:“这儿的姑娘虽无夜明居的姑娘多才多艺,相貌优秀,但个个都是

  七窍玲珑心,聚仙楼的酒食怕是京里各个妓馆青楼都比不过的,偶尔乏闷,便会来此处纾解。”

  那跟随他们入内的□□分别择了人,便在他们的身侧坐下。

  史苍亿忽然问道:“孔曦姑娘呢?”

  “在这儿呢。”一道娇媚的声音从楼上传下。

  几人下意识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她一袭红裙,纤细的五指随着她的脚步下移而在楼杆

  上滑动,轻盈的纱袖被风轻轻吹起,她正如天上的仙鹤展翅,抹过青霄。

  直到她走近,叶星立才算看清了她那一张绝世的容颜,她一笑,更是入艳三分。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叶星立莫名生起了紧张感,此时史苍亿笑道:“几日不见,孔曦姑娘是

  愈发明媚了。”

  “油嘴滑舌。”孔曦嗔道:“公子就算要讨奴家欢心,话也不能说得这么假吧?”

  史苍亿伸出手欲去搂孔曦的腰,却被她巧妙躲开,余下那几人都纷纷看向了她,等她选人。

  孔曦的手搭在他们的肩上,越过了钱昀,朱绅峻,最后手落在了叶星立的左肩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