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沈公公

第9章 第九章
660498 10 9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早晨起床干活,孟阑继续擦洗马匹的粗活,马厩如昨日,再次陷入了忙碌。

  一直到了中午,杂役们才有了休闲的时间。

  在等待午膳之时,孟阑抓紧时间,寻个角落补眠。

  马厩的杂役一边用饭一边唠话,夜里发生的趣事,很快便被去领饭的人带了过来,听他绘声绘色地说,饭桌上笑声喝彩不断,只有秦嬷嬷一人脸色不悦。

  孟阑恰好坐在她的身侧,不禁问道:“秦嬷嬷,你怎么了?”

  秦嬷嬷叹了口气,“陈易这厮,就靠着他那已故的母亲是咱们老爷的乳母,谋了一份近身伺候大少爷的美差。他自个儿肆意妄为,将他母亲的家业败光也就罢了,还成天教唆大少爷干酒嗜音。”

  秦嬷嬷的话闸子一开,便停不下来了,“我十一岁时便开始伺候人,到叶家之前,也伺候过不少大户人家,陈易这类人我见多了,承顺其上,欺压同辈,寡恩廉耻,加上他身后是大少爷,你毕竟是女儿身,我劝你一句,他们谈笑也就罢了,别跟着到处风传。”

  “陈易这种人,最是瑕疵必报,还就爱捡软柿子捏。咱们到外说是叶府的下人,实则他们内院的下人却把咱们当狗看,若是被陈易盯上了,可没有好下场。”

  秦嬷嬷语气真挚,不过孟阑微微一笑,“秦嬷嬷,我不是软柿子。”

  秦嬷嬷两眼在她身上扫视,“我知道你不是,不然当初怎么会招了你?不过……一切还是小心为上,人心险恶,你的路还长着呢。”

  说完,她低下头继续扒饭,孟阑看着她弓曲的背,怔愣了片刻,忽然想起今日还要出门去汇报。

  犹豫许久,孟阑最终还是主动开口:“秦嬷嬷,午膳后能不能将出门购置澡豆的差事交给我?我有些私事需要出门。”

  秦嬷嬷抬起头,对上孟阑恳切的眼神,虽有疑惑,但还是答应了下来,“去吧,别去得太久,马厩还忙着呢,缺不了人。”

  孟阑保证,立马加速了用膳的速度。

  阳光毒辣,她戴上草帽,拎着竹篮子便出门采购了。

  她本是打算先将差事办妥,再到东厂交代,未曾想,路上居然遇上了孔曦。

  她戴着白纱斗笠,衣着简单,掩住了她瞩目的容颜。

  细嫩光滑的手接过了孟阑手中的篮子,低声道:“沈千户命我带你过去。”

  两人一路无话穿过了市集,直至人烟稀少的路,孔曦忽然开口训斥:“沈千户不是让你在东厂好好养伤吗?你怎么就私自入了叶府?”

  “机会难得,是我不好,没有寻上机会通知东厂。”

  孔曦叹了口气,“你无故失踪,沈千户可真是急了眼,他可是出动了锦衣卫才寻得了你的行踪。”

  孟阑心底泛起一丝愧疚,“对不起。”

  孔曦神色无奈,“你现在还是多多担心怎么与他交代吧。”

  东厂。

  孟阑的目光随着沈玉泽身姿在眼前晃动而游转,他穿着轻简,一头墨发半挽,紧蹙的眉头正透露出了他此时的烦忧。

  直到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那深邃的眸底蕴藏着一团烈火,随时都有蔓延的可能,十分危险。

  孟阑败下阵来,主动缩起了眼神,孔曦留下两人,房中的气氛更是僵窒。

  孟阑脸上的愧色,让沈玉泽的怒火也消了几分,语气显得有些焦灼,“你是宁愿要钻进那恶臭熏

  天的马厩里,也不愿在东厂好好养伤是吗?”

  “属下绝无此意。”孟阑连忙罢头,却没有对自己的行为多加辩解,“是属下擅作主张,等从叶府出来,属下自会领罚。”

  “你当叶府是马宅呀?你在歙县呆了段时间,也学着他们滋事了?京城是什么地方?叶封峤是什么人?你真这是东厂头一回派人入府呀?你脑子是坏了吧?”

  沈玉泽一连串的质问令她愈发不敢回话,她紧抿着唇,心里不甚认同,这叶府森严不假,但不是

  照样没拦住她吗?

  沈玉泽垂眸看着身前单膝跪着的孟阑,心中虽然有怒,但也不忍对她发作,“你起来吧,有什么

  话,进屋再说。”

  沈玉泽转身入屋,孟阑便也紧随入内。

  “坐吧。”沈玉泽背对着她,拿起茶夹从茶叶罐中夹了香片,放入茶壶中,沏上热水,放至孟阑身旁的茶几。

  孟阑低声道谢,沈玉泽随后问:“你入了叶府,可有何发现?”

  她立即从窄袖里抽出了那折叠成方块的信皮,沈玉泽伸手接过,眼眸闪过了惊愕之色,“你在叶府找到的?”

  “叶封峤的书房。”孟阑微微一叹,“只可惜信已经被烧了。”

  他五指微曲,将那信封捏在手心,“他能得到东厂的信……莫不是……东厂有内鬼?”

  “现在预测还为时尚早,毕竟只是一封信。不过叶封峤得到信件时,明显心情不佳,锦衣卫近日一直操忙马载何的事,莫不是有结果了?”

  沈玉泽扯了扯嘴角,笑容无奈,“马载何现在还关在东厂的诏狱呢。要审还得等上一段时日。”

  孟阑神色微愣,“为何?”

  他眼帘低垂,“回京前,叶封峤去见了义父,两人不知说了什么,但义父随后便让我停止了审讯,说是为朝局着想。”

  到话尾之处,沈玉泽语气有几分嘲讽之意,眼神中透露着不甘,“从古至今,哪一朝不得经过一番血洗才能肃清奸邪?首辅倒台,哪个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百工受累?朝局稳定固然重要,但毒瘤在身,先拔为快,岂有任之发溃生脓后再来补救的说法?”

  孟阑呷了口茶,这普天怕是没有人比她更知沈玉泽是有多么着重马载何,他们两人一个谋划,一个勘察,才能有如今马载何的落网。

  孟阑心中生起了几分同情,安慰道:“那就先等着吧,都等了那么多年了,还怕再等这儿一时半会儿吗?”

  两人的目光对视,沈玉泽嘴角忽然扬起,他向来不是一个开朗之人,可只要笑起来,却总能在那一瞬间,让她忘却世间的不快。

  “你说的也对。”沈玉泽很快收起了不满,将那信封顺着折痕折了回去,“我随后便让乌戈调查近日来往的书信。”(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孟阑也站起了身,“时辰已经不早了,属下还得赶回叶府去,若是耽搁过长,怕是会惹事上身。”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你等等。”沈玉泽喊住她,手伸来拽住了她的手腕,逼着她转身让自己打量。

  沈玉泽眼神上下一扫,孟阑脸色一红,用力甩开他的手,“大人你干什么?”

  沈玉泽负手沉声问道:“伤真的好了?”

  孟阑眼睫闪动,“已经结疤了,大人不用担心。”

  “哦。”沈玉泽声音微哑,跟着凑头又问:“叶府的伙食怎么样?”

  “大人你再问下去,我可就要迟到了,你也不像我挨骂吧?”

  “好好。”沈玉泽立即妥协,“那你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记得,性命要紧。”

  孟阑也不知有没有听进了他的劝,嗯了一声,便匆匆离开了东厂。

  孔曦立在门外,看着孟阑走远,她心想自己的差事也算是结了,谁知就在自己转身之际,却被屋内的沈玉泽叫住了。

  孔曦婀娜走近,“千户有何吩咐?”

  沈玉泽低头观赏着自己的指甲,“叶星立,对你没难度吧?”

  …………

  叶府,灶房。

  “爹爹的红枣花旗参鸡汤可熬好了?”

  简陋的灶房,灶役在天破晓之前便已经开始忙活,一直到现在都还未有空余的时间休息,他们满身是汗,麻衣上是零星的污垢与煤炭,与叶星挽那一身水绿色的梅花纹夏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负责熬制那汤羹的灶役不该怠慢,恭敬回答:“刚刚熬好,正打算让人送去呢。”

  叶星挽看了一眼那参鸡汤,荷珠会意,立马拿起木勺一尝,点头:“咸度和宜。”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叶星挽挥了挥手,“忙你们的去吧,这参鸡汤由我给爹爹送去。”

  荷珠将参鸡汤装入了提盒,拎着紧跟着叶星挽的脚步走至了书房。

  叶星挽提起裙裾,放缓了脚步,放至书房大门前,便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了细碎的人声。

  她看了门外的侍童一眼,他低声回答:“是霍师爷在里面。”

  荷珠上前,“姑娘,不妨将这参鸡汤转交这位侍童,还是让奴婢在此候着,等老爷通传……”

  “无碍,兴许爹爹只是咨询霍师爷一些公务,我在这候着便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