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沈公公

第8章 第八章
660498 10 8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她脚步踉跄,跌落在硬实的地砖上,疼痛溢满全身,荷珠惊叫一声,随后连忙去扶跌倒的叶星挽,不断地哭喊哀啼。

  突然发生这等意外,孟阑也始料不及,她没想到叶星立如此强横,居然还敢伤害自己的亲妹妹。

  她神思正愣,忽然眼角闪过了几道人影,她抬眸一看,发现花园角落,有一座半山亭,两个正男子静静地伫立着,往他们的方向望来。

  他们渐渐走进,为首的男子步履匆匆,似乎带着怒气。

  叶星挽被荷珠扶着退到了一旁,只见那男子从她的眼前掠过,扬手狠狠扇了叶星立的脸颊。

  “孽畜!”叶封峤语气激震,“这都敢对你妹妹上手了?”

  叶星立捂着那被扇的脸颊,眼神顿时只剩下了胆怯,慌恐地后退了几步,“我……我……”

  他难以解释,此时叶星挽镇定地上前几步,对着叶封峤福了福身,“爹爹,不怪大哥,是我考虑不周,没有顾及大哥爱马心切,想要让秦嬷嬷将马厩里的一些马拿去买了,大哥一时激动,才推了女儿。”

  说完,叶封峤眼中怒气更甚,“为了几匹畜牲,你就和你妹妹动起手来了?我既将打理叶府的职责交予了你母亲与星挽,便轮不着你来指摘。那些马要怎么处理,你妹妹说了算,再让我看见你放肆,我打断你的狗腿!”

  叶星立眼框内有泪光闪动,虽然一腔愤懑,但面对自己的父亲,他不敢辩驳,只得仓皇离开。

  这堂堂内阁首辅,对待自己的嫡长子居然如此粗暴,孟阑微微吃惊,稍稍凑了上前,想要看个清楚,奈何他正背过身,与叶星挽说话。

  她正想敛目,但视线忽然落在了叶封峤手上的一封信上。

  那封信被他折成两半,捏在手心,与普通信件无异,但信封的左上角上,却有一颗红点。

  那是东厂传信所用的信封,以辨明真伪,叶封峤怎么会有?孟阑瞳孔一睁,心生警惕。

  叶星挽素知叶封峤不喜叶星立滥情奢侈,但就算如此,也没有发过那么大的脾气。

  她不禁担心,问道:“爹爹,您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叶封峤苦笑,手心缓缓捏紧了信件,“没什么,官场上的事。你可有受伤?”

  叶星挽微微一笑,“只是被推了一把,女儿回去换身衣裳就行了。”

  孟阑看着叶封峤的背影渐渐走远,随着眼帘低垂,也掩下了疑惑,随后正首看向了叶星挽,目光多了几分小心与慎重。

  先是言语相激,再是被叶星立推倒,此时叶封峤又恰好经过,目睹情形,这到底是意外……还是精心的策划?

  叶星挽扫去衣袖上的灰尘,淡淡扫了秦嬷嬷身后的杂役一眼,却没有多问。

  她微微一笑,“秦嬷嬷,你忙你的去吧。”

  秦嬷嬷连忙答应,荷珠此时将一抹汗巾递去,她接过,擦了擦颈上的热汗,望着日光炽热的天,

  笑容渐渐敛起。

  …………

  回到马厩,他们杂役的晚膳十分简单清淡,每人只能分得一碗水滑面。

  果不其然,马厩里有几匹马在秦嬷嬷的指示下被下人牵出了叶府。

  孟阑一边嚼着口中的杂菜,一边看着秦嬷嬷与叶星挽身边的侍女荷珠,在廊上谈笑。

  那一瞬间,她忽然对叶星立产生了一丝同情。

  马厩的杂役无一例外都睡在同一屋檐下,每人一个床位,忙活了一整日,大多用了膳,便直接上铺入睡了。

  孟阑望着梁上的回纹雀替,忍着睡欲,她至少还得在这里坚持两个时辰,等到了丑时才行动。

  丑时至,孟阑无声地跳下床铺,拎着草鞋悄悄地出了门。

  她撇了门外值夜的杂役两眼,一整日繁重的差事令他们再无精神看管,倚着廊柱,睡相难看十分。

  孟阑转去后院,走到一棵橡树下,将她早晨乘着小解时埋在地底下的几个家伙抄了出来,以黑布蒙面,便往书房的方向出发了。

  暗处,孟阑不断听见夜间叶府巡队杂冗的脚步声,在去往书房路途中,好几次都差点与巡队正面撞上,所幸她谨慎对待,总算是有惊无险。

  她平生到过不少官宦人家的潜邸,就这叶府巡队的规模,怕是可以与王府一拼。

  孟阑转念一想,许是先前也有人如她一般被派遣入府监视吧?那叶封峤如此戒备,也是情有可原。

  在与巡队的周旋中,她最终还是成功走至叶封峤的书房。

  这书房位w立于空地中,四处无隐蔽物遮挡掩盖,连一株不过半身高的牡丹都没有栽种,若是她直径冲去,这书房对面的巡队便会立马发现。

  这叶府的布局,还真是讲究。

  此事虽然棘手,不过她都绕了一路过来,又怎会甘心空手回去?

  孟阑眼神透着坚定的意志,视线很快锁在了那歇山式的屋顶,还有檐角上鳌鱼雕塑。她心思一转,下意识地从包袱里抽出了一个三爪钩。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

  “叮!”金属敲击的声音在静谧的夜色中格外突兀惊鸣,对面漫步的巡队纷纷止下了脚步,几人相互对望,却听不出那声响是从何处方向传来。

  四周穆静不变的环境,只有夏蝉的声音在夜间颤动,让几人的疑虑逐渐消失,慢条斯理地,前往别处巡逻。

  孟阑此时正躲在屋顶右侧的垂脊,她蹲在出檐的屋面上,背靠山花,不敢移动。

  直到她确定巡队已经走远,她才微微倾身,将她勾在鳌鱼上的爬山爪给收了回来。

  在她身下的墙面上有竖立几扇支摘窗,她见四处无人,当机立断,一手悬着套兽,一手往下将支摘窗掀起,灵活地钻了进去。

  她双脚落在了一张条案上,突然的重量压下使两侧花瓶震动不已,她及时稳住瓶底,动作小心地将身后的支摘窗关闭。

  书房中一片黑暗,她连忙打起了火折子,到四处巡视。

  一直走到书房正门,看见值夜的书童靠墙深眠,她的心才放下了一半。

  孟阑从包袱里拿出一包迷药,洒在了蜡烛上,用火折子点燃,巧妙地将烛台放在了一个距离书童既不会刺眼又能成功让迷药发挥功效的位置。

  她转身入了内室,穿过一段梅花纹落罩,忽然墙上一挂横形牌匾映入眼帘。

  她抬起火折子,‘竭智尽忠’四个大字触及视线,这应该便是叶封峤平日办公的地点无疑了。

  屉桌,书案,书架,博古架,凡是能放置书信的地方,孟阑都仔细翻了一边,却没有看见一丝那东厂书信的痕迹。

  她有些沮丧,当目光撇及桌边,砚闸上少许的纸灰心更是沉重了一份。

  是呀,叶封峤怎么会将如此重要的书信留下呢?怕是早已经烧了。

  她敛起心神,将杂物一一安置到位,走至书架之时,忽然近处一座瓷缸吸引了她,哦不,是瓷缸里散乱的纸。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孟阑蹲下身一看,多是叶封峤平日写废的,她伸手入内查找,意外的居然找到了那有东厂印记的信封。

  虽然只是信封,但她总算没有白走一趟。

  她连忙将信封折叠起来,收进了衣袖里。

  她按照原路返回,直到与书房的距离拉远,她才从廊顶上跳了下来——

  谁曾想这三更半夜,走廊上居然还有一名府役走动?

  两人面面相对,那男子一看她的装束,吓得血色尽失,慌张无措,孟阑却在他出声的前一步抽出

  了匕首,绕至他的身后,利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要敢出声,你小命难保。”

  颈上冰冷的触觉令那男子在醉态保持清醒,他何尝遭遇过如此恐吓,连连点头,任由孟阑带至偏僻的廊房,推门入内,新鲜的菜味扑鼻而来,她眼神一扫,才发现这里是储菜室。

  孟阑低下头,发现他手里还握着一壶酒,便问道:“这等时辰,你为何会出现在走廊?”

  “小……小人出门去吃……喜酒……一时高兴……忘了时辰……”

  此时孟阑陷入了两难之境,她入府不久,连叶封峤一点皮毛都没查到,她可不想那么快就闹出了人命,可若是放了他……

  她略略思忖,最终有了主意。

  她伸手稳住了那酒壶的壶底,那男子自觉地松开了手,随后她冷笑一声,“你胆子倒是不小,你一个小小杂役就敢如此蔑视叶府的门禁?”

  那男子连连道歉,乘他慌张之际,孟阑迅速地从包袱里再次拿出了迷药,倒在蜡烛上。

  随着她的姿势移动,那男子颈边的匕首也随着游动,冷锋刺激着他薄弱的肌肤,一股恶臭忽然传来,低头一看,发现正有一股热流沿着那男子的□□流下……

  孟阑尚未回神,那男子已经失去了意志,身体一仰,往她的身上倒来。

  孟阑屏着气息,不欲受迷药的药性影响,将那男子稳妥地安放在地板上,随后打开酒壶盖子,将酒水洒在了他的脸上。

  照他现在这副德行,明日就算是他清晰记得,怕也会被误认为酒后乱言。

  她撇下了他,迅速离开了廊房,回到马厩再次上铺时,夜幕已开始褪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