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沈公公

第5章 第五章
660498 10 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孟阑与焦幂入了京城,与沈玉泽的人马往反方向走去,来到了一条狭窄的街道。(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一眼看去,街道上都是乌泱泱的人头,两畔店铺鳞次栉比,恐怕是容不下她们胯/下的马儿通行。

  该是不少有外地人如他们一般,不熟京城街道分划,街道最边上便是一个马站,可将马匹暂寄。

  两人将马匹交给马站的小伙,随后便混入了人群中。

  孟阑已经许久未来曾入京了,这短短四年,街道的变化可真是惊叹,连人也比从前多了不少。

  两人入了一所妓院,金钗美人,婀娜迎客,虽有琴声悠扬,未及满堂笑声充盈。孟阑暗暗庆幸自己戴了黑纱斗笠,否则这四周都是不堪入目的景象,她也不知如何安放视线。

  焦幂牵着她的手上了二楼,耳根子一下清净了许多,两人停在了一间房前,焦幂伸手敲了几下门,便隐约听见里屋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门开了,一张脸凑了出来,“一慢两快,我一听就知道是你们来了。”

  看见孔曦这副凌乱的模样,孟阑着实吓了一跳,她一头乌发顺肩披洒而下,有两支银钗松松垮垮地插在耳鬓旁,她的脸上不知抹了多少脂粉,肤若凝脂,樱唇上的胭脂不均,显然是亲热之时被蹭落了不少。

  但总是如此,那一双璀璨如星的桃花眼却未被这些脂粉物所掩盖了光芒,反而愈发妩媚柔情,她的一双睫毛如鸦羽浓厚,垂下时宛若静女,惹人怜爱,震颤时眸光炯炯,聪灵有神。

  孟阑摘下了斗笠,室内一片凌乱不整,地板上有零散的衣物,房中还有一张八仙桌,桌面上一盘盘都是残余的糕点,乱糟糟的,还未收拾。

  孔曦她一边拾掇地上的乱物,一边问道:“你们此次回京,会呆上多久?”

  孟阑寻了个空椅坐下,语气淡淡,“不知,应当也得等我的伤好才走吧。”

  “你受伤啦?”孔曦停下动作,连忙快步朝她走来,“哪儿呢?”

  焦幂回答:“后背。”随后用手指比划了伤口的位置,啧啧几声,“那一剑砍下去,若是我,恐怕便再也起不来了。”

  孟阑微笑,“你我侧重不同,我常年在野外混迹,这点伤不算什么。”

  “但那也不可大意了。”孔曦说:“沈千户有说什么吗?”

  “不就是说一些好生休息的关切之言嘛!”焦幂语气尖锐,随后悠悠叹了口气,“可怜我们孟阑,蛰伏在马家,给人为奴为婢那么长的时间,他倒好,说几句话,就把你给打发了。”

  “你别那么说。”孟阑说:“他说这次我能在京城久待,虽然不知是多久,但短期内该是不会离开了,我能经常来看你们,不好吗?”

  “那还不是要走的吗?”焦幂不以为然,“这东跑西奔的日子你过得不累吗?”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孟阑疑惑地蹙起了眉头,“焦幂,你这是怎么了?这几年咱们也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两人的目光都朝她延伸过来,焦幂像是被捅破了心思,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但很快又直起了背问道:“孟阑你今天都多大了?”

  未曾想焦幂有此一问,她细细思量,“我?十九了吧?”

  “你呢,孔曦?”

  孔曦耸了耸肩,收拾桌上的碗盘,“我就是个捡来的孩子,我怎么知道自己的年岁?”

  “我二十一了!”焦幂跺了跺脚,“再过几年,我都成老姑娘了。你们难道就不想嫁人生子,过上安稳的日子吗?”

  孟阑露出一副奇怪的神情,说:“焦幂,我们可是发了死誓的。”

  焦幂察觉自己言语有失,却不肯认错,只得垂下了头。

  孔曦眯了眯眼,“那你是想嫁给谁呀?”

  “我没想嫁谁。”

  “撒谎。”孔曦凑上前,直视着她那双眼,“凭我多年识人的眼力,你若不是有了心上人,又怎会那么迫切想要离开玉女司?”

  “我……我……”焦幂答不上来,脖子红通,不等她回答,孔曦便道:“我不管那人是谁,你还是乘早打消了这念头吧!”

  “为什么?!”

  孔曦重重将那一叠盘碗搁在了桌面上,“为什么?你也不动动脑子想清楚,你在玉女司多少年了?你干了多少肮脏勾当?先不说你能不能离开,你如何让沈玉泽信你能对以往的案子守口如瓶?”

  焦幂眉间的怒气顿时消逝,又听孔曦道:“若是有仇家来寻仇呢?你现在身后至少还有东厂的明名讳足以骇人,到时候呢?你与你那小情郎的安全如何保障?好,就算沈玉泽大发慈悲,放你离开,你们也可寻一处幽僻之地,不沾俗事。那你可会将你这些年干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与你那小情郎?他能接受他的妻子是一个杀人无数的恶人?”

  孔曦的语气轻柔,不缓也不急,字字清晰,焦幂不是心性柔软之辈,但不知为何,鼻尖涌起了一股酸意,怕是她一开口说话,眼眶便再也蓄不住泪汪了。

  孔曦叹了口气,“你这话在我这儿说也就算了,出了外面,记得管好了嘴,要是传到了沈千户的耳朵,我可不敢说他不会起了杀意。”

  焦幂吓得坐直了身子,孟阑倾身前去安抚,握紧了她的手说道:“他不会的。”

  孔曦轻笑一声,“东厂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他不会的。”孟阑的语气没有丝毫怀疑。

  …………

  焦幂先孟阑离开了聚仙楼,孔曦那番话,她怕是需要时间慢慢消化,房门将底楼噪杂的欢声笑语隔开,只剩她们两人对坐相望。

  “让我看看你的伤。”

  孟阑自觉地将衣扣解开,孔曦则回身往床架走去,蹲下身从床底拿出了一盒陈旧的黄花梨木药箱。

  她小心地将药箱搁在了桌面上,熟稔地把屉子抽出,入眼的有银针,陶罐,还有大大小小的药瓶子,都分类得齐整有序。

  孔曦精通医术与毒术,不过后者才是她的看家本领,怕是这药箱里,也有不少能杀人性命的至毒之物。

  孟阑的衣衫渐渐落下,无数道狰狞的伤疤步入她的眼帘,其余的都已结疤,而那道新添的伤口则从右肩斜劈而下,还汨汨地冒血,触目惊心。

  孔曦微微一愣,“看来你是真的得在京城待好一会儿了。”

  孟阑没有回话,忽然后背传来一阵剧痛,似是有无数蚀人心骨的蚂蚁在肌肤上缓慢爬行,孔曦连忙压着她,“别动,这是上好的金疮药,敷药时,痛是通了些,但对你的伤大有助益。”

  药敷上后,孔曦便重新她包扎,“是谁把你伤成如此的?”

  “马载何的私人。”孟阑缓了口气,“身手倒并不怎样,但胜在人多。”

  “好在你也顺利擒获了马老板,相信不出几日,朝堂定有变动。若真如所料,那可就遂了沈玉泽的意,这下你可高兴?”

  孟阑头上细汗如雨,“你胡说些什么呢?”

  “我胡说?”孔曦轻笑一声,“这焦幂生出那等念头是为了情郎,你心甘情愿留在玉女司,还不就是为了沈玉泽那厮?”

  “大人他救了我。当年在西北,若不是他出手相助,我怕早已被马载何买了去了,是生是死都是未知数,我并非忘恩负义之人。”

  孔曦微微一笑,“你对他忠心耿耿,这是好事。但是焦幂有一点说得对,你得想好了自己的后路。”

  “什么意思?”

  “孟阑,我是娼妓,虽然身份低贱,但这些年替东厂办事也已攒了不少银子。就算是年老色衰了,我也能自己出山,开一家妓楼,当个妈妈。但你呢?你有没有想过,倘若那些人砍的不是后背,是手呢?亦或是你的腿?”

  “焦幂说那番话,我会训她,但若是你,我不仅不训,我还会替你高兴。最需要后路的,不是我

  和焦幂,是你。”

  ………

  从聚仙楼离开,焦幂已经将马牵走,她只能自己步行回东厂。

  她绕过了大道,往阴暗的小巷走去,不过一会儿,便看见了一群衣着破旧的小孩在前方戏耍。

  她缓缓走去,那些孩子虽小,却不怕生,都纷纷凑了上前。

  孟阑朝他们微微一笑,方才阴郁的心情顿时一消而散,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包钱袋。

  她蹲下了身子,把两文钱一一分给了每个朝她伸来的肮脏的小掌心。

  “拿去买些吃食吧!”得到了铜钱,他们便又都一哄而散,孩童咯吱咯吱的笑声在巷中回萦,孟阑凝视着他们兴奋奔驰的背影,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了巷角。

  那些银钱是她此次抓捕马载何所得奖励的一小部分,几乎每次完成了任务,不论身在何处,她都会分一些小钱给她所见的孩童。

  至于为什么,她不知道,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在西北悲惨的童年,也许只是为了听一听他们真实淳朴的笑声。

  她见惯了人性的阴暗与恶毒,手上沾的血多了,性情愈发冷漠,什么良心,善德都被这些年的刀光剑影冲洗得一干二净。

  只有在看着这些孩童时,她才能想起自己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从后门进了东厂,一路上垂首静默,她顺着石子路走到了一所穿堂,前方隐隐约约冒显出一个人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影来,她立即聚敛了心神,抬头一望。

  日光虽然炽盛,但廊道的竹帘都未曾放落,任由光线打在了廊道廊椅,还有他那张白皙润泽的脸上。

  沈玉泽斜斜地倚在廊柱旁,浸润在温煦的金辉当中,他双眼微闭,睫毛低垂,似乎对周围一切豪无所觉,有夏蝉鸣,莺鸟啼,但只要他在,世界仿佛便只剩下了宁和。

  他身上那身蟒袍尚未除下,他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此时正该回房午憩,怎么会来了她的寝室?

  她加快了脚步走去,她虽尽量放轻了动作,可沈玉泽还是被她的动静惊醒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