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清穿]太子爷是个蛇精病

第1章 第一章
660488 10 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康熙二十九年六月,虽进入了夏季,但是天气尚不曾炎热,该是最让人舒适的时候,太子东宫毓庆宫内,胤礽如画的面庞,却是一脸忧色,掀开的书更是好半天没翻一页。

  “殿下,您要不歇会?”

  “格尔芬,这件事叔姥爷怎么说?”格尔芬是叔姥爷的嫡子,虽然也没比他大多少,可真论起来,他还得喊对方舅舅。

  “阿玛说徐乾学不会出事,让殿下放宽心。”

  胤礽叹了一口气,脸色却是更难看了,徐乾学原是刑部尚书,后因受贿案自请归田,只担了个闲职,昨日两江总督弹劾其争名夺利、贪污受贿,所列罪责十几项,牵涉徐元文、徐秉义等十余人,影响极大,朝堂几乎吵翻了天。

  水至清则无鱼,加之风气如此,现在官场上手上真正干净的只是极少数,但是大多数人也绝不敢如徐乾学这般过分,更别提徐乾学还被人抓住了把柄,如今是人赃并获,赖都赖不掉。

  “昆山三徐”老大徐乾学康熙九年探花,老二徐秉义康熙十二年探花,老三徐元文顺治十六年状元,加上他们的舅舅乃是明末清初三大儒之一的顾炎武,可谓满门荣耀。当初徐乾学成为太子.党他有多高兴,现如今他就有多担心。

  昨日事发,他就奏请严惩徐乾学,却是被皇阿玛按了下来。处置了反而好办,如今被按下不动,反倒是把他架在了火上烤。

  六月二十日,两江总督再次上奏,上交了徐乾学威胁受害者的多封信件,要求重罚,并指出徐乾学背靠太子,行事嚣张至极,藐视王法,愧对皇恩。

  胤礽早就猜到会有这一幕,因此并不意外,哪怕他事先不知道徐乾学干的蠢事,徐乾学是太子.党,必然会有人把屎盘子往他头上扔。

  皇阿玛两大心腹,“索相”索额图是他这个先皇后嫡子的叔姥爷,“明相”纳兰明珠是大哥这个长子的舅姥爷,而今弹劾徐乾学的两江总督便是纳兰明珠的亲外甥,这件事归根结底也还是党派之争。(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皇阿玛,儿臣觉得,此事当严惩徐氏兄弟以儆效尤。”

  康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将手上的信件放了下来,直接揭过不提,“准噶尔自上次与俄方谈判后便一直蠢蠢欲动......”

  大阿哥胤禔对舅姥爷的突然发难并不知情,他和胤礽此前玩的不错,只是随者索明二相的交锋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他原本因此事对胤礽还很是愧疚,可这样大的罪名皇阿玛都包庇这个徐乾学他又忍不住嫉妒起来。

  下朝后,两江总督先是在茶馆喝了一杯热茶,又去街上逛了两圈,兜兜转转,最后进了纳兰明珠的府邸,“舅舅,皇上似乎不准备处置徐乾学。”

  纳兰明珠摊开了一张名画,好似对这件事一点也不上心,“我预料到了。”

  “那您...”

  “徐乾学是不是太子的人?”

  总督点了点头,“是。”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现在徐乾学犯错是不是代表太子.党犯了错?”

  “是,但是...”

  “这件事不是这样看的,现在可能影响不了太子,但是等日后太子不受宠,那么...”纳兰明珠轻笑了一声,拿起旁边的放大镜看起了手头上的画作,“就像这画上的瑕疵,别看只有这一点,等日后,就会慢慢放大。这件事还没有完,你回去以后继续查证徐乾学的罪名,皇上就算不处置他,也不可能再重用,处置了他,那就更妙了。”

  徐乾学的事情一直没有处理,闹出来的动静却越来越大,民间都有所耳闻,甚至不少人说是太子在后面有意包庇,这个时候没人想得起来,太子曾一次又一次的奏请严惩徐乾学。最后,胤礽沉不住气,去找了叔姥爷索额图。

  “叔姥爷,徐乾学一案您不插手吗?”

  索额图叹了一口气,“不是不想插,而是我们已经插不上了,你知道为什么皇上迟迟不处理徐乾学吗?”

  胤礽顿了顿道,“因为徐乾学的舅舅是顾炎武。”

  “虽然清军已入关多年,但满汉矛盾仍然存在,顾炎武在汉人眼中的地位你应该有所耳闻,顾炎武是反清义士,如今反清复明的希望渺茫态度才逐渐软化,他一生无后,三个侄子便是最亲的。皇上对徐乾学等人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一种表态,皇上若是严惩徐乾学,日后,你觉得民间会怎么说?也许,那个时候,百姓就不会记得徐乾学他们干的事,而会觉得清廷是故意处置了顾炎武的子侄。”

  说着,索额图揉了揉自己的胡子,看向了胤礽,“不处置只有极少部分人不满,处置了是大部分人不满,你觉得皇上会怎么做?”

  胤礽揉了揉眉心,“叔姥爷,我感觉我现在躺在了火炕上,外人来看,温暖肆意,实际上滚烫无比。”

  索额图摸了摸他的头,“沉住气,徐乾学行事本就嚣张,如今皇上的做法更是助长了他的气焰,我已经派人去了江南,警告了他,但是有时候他本人想要收敛,他手下却不一定同意,所以,风头过去之前,咱们和徐氏兄弟不宜来往。”

  六月底,牵涉人员获罪,主要人物徐氏三兄弟却是除了轻飘飘地责问,什么事也没有,其他几个阿哥听说后都满心不忿,胤礽见兄弟们看他的眼神不对劲,除了苦笑也只剩下苦笑,怕是跟他们说自己希望徐乾学被惩治,反倒会被认为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七月,准噶尔与大清开战,蒙古各部落告急,两方激战数天,最后却是以清军落败告终,噶尔丹进入距离不到紫禁城700里的乌珠穆沁。

  去年同一月份,中俄谈判,雅克萨之战的胜利,俄国内部的争权,让清王朝处于天然的优势,然而准噶尔横插了一脚,想要将雅克萨的大片土地作为结盟礼物,让给俄国,最终《尼布楚条约》以清王朝让步为结果,准噶尔与大清也因此彻底撕开了脸。

  事态紧急,康熙决定御驾亲征,胤礽随行的请求被拒,大阿哥作为副将军陪同出战。

  六月七月就好似一个分水岭,不仅风带着热气,连空气都燥热的很,胤礽站在城门口,看着扬起漫天灰尘的大军走远,站了好一会,才买了一壶酒,踏进了叔姥爷索额图家中。

  “第一次监国,什么感觉?”

  “大哥如今以副将军之职同去准噶尔,再回来,怕是...”胤礽喝了一小口酒,苦笑道,“皇阿玛人是走了,可你看看他都留下的哪些人?所有和我不对付的官员他都留下了,名义上是监国,实际上我也就只能盖盖章罢了。”

  索额图把他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你要知道其他阿哥连名义都没有,你是太子,占据了先天的优势。”

  胤礽皱起了眉头,“叔姥爷,每当我长一岁,我与皇阿玛似乎就疏远了一分,如今皇阿玛虽然还疼我,可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长大了,对你的要求自然也就严格了,第一天监国就在我府上喝醉,等皇上回来,你让他怎么看?”说着,索额图便招呼人扶胤礽回宫。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看着胤礽远去,索额图摇了摇头,太子还是太年轻。

  第二天,胤礽想到昨日的任性行为也是叹了一口气。

  “殿下。”

  “嗯?”

  “知府大人等您有一会了。”

  胤礽点了点头,他本以为没什么大事,没想到知府开口第一句就是个大料。

  “殿下,宣南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胤礽皱了皱眉头,径直看起了文件,只是淡淡地道,“你是干拿俸禄不办事的吗?”

  知府心一紧,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殿下恕罪,这事倒是不好处理,就是牵扯到了不少人。”

  胤礽这才抬起头,“说说看。”

  “几个市井无赖欠了赌债,喝了点酒耍起了酒疯,与人发生口角,竟然下了死手。只是,这死的人竟然是郭络罗氏的一位旁支嫡子。若说单单是这样,也没什么,只是这第二天,那几个泼皮一家老小都死了,仵作说是...暴病而亡。”

  说罢,知府悄悄打量了一眼坐在上首的少年,心中忐忑不已。太子殿下如今和他小儿子一般大,这气势却不是一般的足。

  “查了吗?”

  “查了,只是毫无线索,且那街坊邻居都说这几家老小因为泼皮压榨家里早就疾病缠身,所以....”话是这么说,但是知府心里却是门儿清,这事必然是郭络罗氏的人干的。那几家老小摊上这几个泼皮无赖当家人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孤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胤礽处理完手头上的东西,想了想,道,“何柱儿,咱们去叔姥爷那一趟。”

  索额图一看见他,便笑了,“为宣南那事来的?”

  “皇阿玛昨日刚走,今天就闹出这事,我怀疑是有人暗中挑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