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女主别跑(快穿)

第10章 金凤错过了
660458 10 1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为防止憨实少年太憨实,把口信漏给了不该给的人,栾游不顾这时代俗矩,把他叫到床前仔细嘱咐了一番。

  阿婶没有反对,她傻傻站在一边,沉浸在“镇国公府”四个字带来的震撼中。单怀疑这姐弟俩的亲戚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但也没想到会有头有脸到这种程度,一时间浑身的血都烧起来了。

  她再没见识,也是挨着京郊长大的,一等公爵镇国公的名号当然听过,那是高高在上顶顶富贵的人儿。甭管哪一路的亲戚,只要攀上镇国公府,还愁得着银子吗?小姑娘受伤在她这儿照顾得好,国公府怎么着也得有点表示吧,这是合该她家发笔小财啊!

  少年离开送信去了,阿婶立马凑到栾游床边,又摸额头又掖被角,嘘寒问暖热情极了。

  若她知道躺在床上的并不是镇国公府的亲戚,只是府里一个原本应该喂狗的罪奴,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栾游心虚了一会儿就想开了,女主会不会买她的账未可知,但丧失行动力,走不脱跑不掉,除了死猪不怕开水烫,还能怎么办?村民们总不能再将她打死一回。

  所以说凡事做好最坏打算是必要的,把心理预期降到最低,那么现实只要比预期高那么一点点,就已经能使人惊喜了。

  栾游躺在床上,全凭想象,把“杀死女主的一百种方法”这个课题琢磨了一天。傍晚时分,听见外头闹哄哄一阵,阿婶家二小子回来了。

  他先回了栾游的话,再拿出几颗碎银交给他娘,说是贵人赏的,把阿婶喜得见牙不见眼。娘俩自觉离开屋子,去外头数银子去了。

  二小子带了人回来,一高一矮,一男一女。男的没往屋里看一眼就背转身子立在那里当起了门神,而女子则径直走进低矮的土房里来。

  “莲心?真的是你?”

  栾游没有莲心的记忆,根本认不出来人是谁,只能肯定她不是女主。装作看不清的样子虚眯着眼,哆嗦着嘴,声如蚊蚋:“姐姐,是大小姐身边的哪位姐姐?我..我看不清了。”

  “是我,红雨啊。”女子急走两步到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道:“眼睛怎么了?”

  栾游想着战争,想着贫穷,想着饥饿,好不容易挤下一滴泪来:“没什么,眼睛花了。红雨姐姐...莲心是罪人,多谢姐姐还肯来看我。”

  女子叹了口气:“唉,别这样说,当初在大厨房当差时,我俩还住过一个屋,我是知道你为人的,你也是苦命。”

  栾游马上抽泣:“我是跟错了主子啊!”

  女子朝门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你命苦,但也命硬,在张阎王的板子底下还能捡回一条命,这是老天都看不过眼了。你知不知道,你爹娘弟弟都已经......”

  栾游适时瞪大眼睛,像个高度近视一般朝着发声源茫然而惊慌地张望:“我爹娘弟弟怎么了?我求见大小姐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不相信四小姐的承诺,想求大小姐帮帮他们,他们怎么了?”

  “你死......你出府的第二天,你娘偷了秦姨娘房里两碟下了砒.霜的玉容糕,带回去给你爹和你弟弟吃,结果三人都中毒身亡了。”

  栾游呆怔:“秦姨娘的玉容糕为什么要下砒.霜?”

  “她说那是药耗子用的。”

  古代下毒只有人鼠同食的砒.霜吗?能不能来点高级的?

  栾游不哭不叫,仰面朝天,咧开嘴角嘲讽地笑了笑:“偷她的糕点?女儿刚被打死,我娘还有那份闲心去偷她的糕点?呵呵。”

  相比撕心裂肺的嚎哭,平静才是痛彻心扉的深层次表现。

  她哭不出来,也不想为一堆数据造就的NPC浪费感情,只好细心揣摩一下演技。

  红雨仿佛感受到了她隐匿的悲痛情绪,抽出帕子拭了拭眼角:“节哀,大小姐也没想到她们竟然这么狠毒。”

  一个存心投靠,一个有心招安,所谓一拍即合就是如此了。栾游猛然转过头,咬牙切齿道:“我要见大小姐!我要揭发!我要揭发四小姐的阴谋诡计,她一直对大小姐心怀不满,嫉妒大小姐的嫡出身份,整日想着要把大小姐搞倒搞臭!我知道她很多秘密,我要见大小姐!”

  红雨安抚地点点头,“你今日叫人来府里传信,大小姐便知道你的心意了。可是处置你是老夫人发的话,暂时还不能回府。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是你代人受过,连累一家人无辜送命,大小姐一定会给你个公道的。先找个地方好好养伤,养好了,再去想为你爹娘报仇的事。”

  她带了人手过来,要把栾游转移到别处,显然早有准备。栾游明白这是接纳也是控制,女主与白莲花的交锋已经开始,总有用得到她的一天。

  守门的黑衣男负责栾游的转运工作,他板着一张冰块脸,不顾栾游多处骨折的孱弱,连人带被一把抱了起来,手劲犀利,栾游清晰地听到自己腰间传来咔嚓一声。

  “大哥,慢点儿。”她痛苦地哼唧。男子却连个眼风都欠奉,抱人如抱石头,大步流星走出门去。

  小院儿外头停着一驾马车,马车旁围拢了一批村民,以阿婶为首,目光炯炯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在栾游即将被塞进车中之际,阿婶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姑娘,你这就走啦?你是叫莲心不?咱们要去找你咋说啊?”

  黑衣男的动作顿了顿,红雨的神情愣了愣,不解地看看栾游。

  栾游嘴角抽搐,勉力抻着脖子艰难道:“红雨姐姐,你带银子了么?”

  红雨身上只带了二十两,村民们笑眯眯的,既不接钱,也不散伙,就那么围着马车,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后还是黑衣男子解了围,他大气地摸出两张银票,冷漠地朝村民一扔,跳上马车“啪”地抖了个响鞭,不顾车前还站了人,扬鞭驱马,硬是怼了出去。

  “京郊竟有这般刁民,国公府的马车也敢拦阻!”红雨气呼呼的。

  栾游躺在车厢里,惭愧道:“给姐姐添麻烦了,当初重伤昏死,多亏了这些村人救我,我答应给他们些酬谢。今日姐姐和这位大哥解囊相助,莲心感激不尽,银子一定会还给你们。”

  红雨听到这话,想想她被打掉了半条命,也能理解她当时的处境,于是气便消了,安慰道:“眼下你正遭难,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只是你以后也须长些心眼,村民贪财没什么,怕就怕知道多了,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你还透露了名字,万一真有谁去府里找你如何是好?毕竟旁人可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呢!”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栾游为难:“我无法走动,想求见姐姐只能请村人帮忙,不报姓名,只怕姐姐不能理会。”

  红雨“啧”了一声,“那你可以报你的本名啊,别人不知,我一听就知是你了。”

  栾游心道,原来莲心只是艺名……她讪讪一笑:“本名许久没用,姐姐竟还记得。”

  “那时你刚进府里伺候,于嬷嬷一时改不了口,私下里总爱金凤金凤的叫你,大厨房的香芹姐姐听见了便要笑话你几句,哪里会不记得。”

  金凤是谁?于嬷嬷又是谁?栾游维持着讪笑,急速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好像串联起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如果姓于名金凤的话,不就是前几天梦里死活不出声被霸王条款抹杀的那个人吗?

  于金凤就是莲心,莲心现在是自己,梦里的机械音不是在广而告之,而是专门针对她一个人的喊话。然而由于她的沉默,导致真正被打死的莲心失去了一次签约复活成为任务者的机会,并被彻底抹杀了?

  马车的颠簸让栾游很不舒服。身体不舒服,心里也不舒服。莲心是背锅的小卒,阴谋的牺牲品,几行文字写尽了她短暂的一生。作为一个被作者安排的小角色,她无从选择自己的出身,只能被动接受炮灰的命运。

  本来NPC就是作者手里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死了也就死了。栾游虽然穿了她的身体,却也不会感性到为了个虚构角色发散同情心的地步。

  可是,这篇小说背景构架不同,它拥有宏大的多维宇宙,拥有神迹一般的死后复活系统,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那天的梦,便是莲心幸运地得到了被系统选中复活的机会。但不幸的是,系统对接到的意识是栾游。

  想起那天梦醒时分脑袋的疼痛,栾游很郁闷。一定有一个灵魂被抹杀了,既然不是她,就是真的于金凤。

  她的灵魂曾经与她共处过吗?为什么不开口呢?难道是自己的灵魂太强大,压制住了她?

  系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栾游穿上身之后出幺蛾子,弄得好像是栾游把她抹杀了一样,难免让人心头郁郁。

  栾游暗暗叹息,金凤啊,莫嫉恨莫不甘,化为尘烟也请好好地看着吧,总有一天,整个世界都会为你陪葬的。

  在京都外城花溪子胡同尽头的一处民居里,栾游被安顿下来。

  身为喂狗死奴,本不期望能有多好的养伤条件,有吃有喝就很满足了。但这处民居还是出乎了栾游的意料。

  马车停在角门,高大男子仍用抱石头的方式将栾游一路抱了进去。五进五出的大宅子,环境清幽,奴仆如云,俨然一派富贵气象。

  栾游住在二进的一间厢房里,房间简单干净,床铺松软舒适,红雨还点了一个小丫头过来照料她。栾游觉得自己不该坦然受之,慌忙露出惊恐脸,连连推辞:“不不,红雨姐姐,这怎么使得......”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红雨微微一笑,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当奴婢当惯了?别担心,这宅子里都是大小姐的人,你安心住着,大小姐要见你时,我自会来领你的。”

  栾游一开始不太理解她的意思。当她在这儿养了几个月,全身骨头好了七七八八,扶着墙也能出门溜溜弯,与宅中的其他房客见面唠了些闲嗑之后,不禁感叹,贵族就是贵族!钱多干嘛使呢?造呗!对付个白莲花而已,用得着开这么大手笔吗?

  五进宅子里有好些个房客。除了她,还有一对外貌沧桑的老夫妻,一个整天色眯眯盯着小丫鬟瞧的二流子,两个光头尼姑,和七八个与高大黑衣男一样高大的黑衣男。

  黑衣男们神龙见首不见尾早出晚归,光头尼姑成天躲在房里吃斋念佛。唯有老夫妻和二流子能被栾游套上几句话。

  他们果然和白莲花四小姐都有些恩怨纠葛。

  老夫妻的儿子被白莲花横行乡里的舅舅打死了;二流子是两月前被白莲花收买来玷污大小姐的当事人;而那两位尼姑,则是玷污场地——明月庵的提供者。

  在这宅子里,房客们都有奴婢伺候,吃喝不愁,言行无拘,在可控范围内也有自由。但是除了栾游,其他人看起来都不是很快乐的样子。

  九月半的阳光依然明媚,老夫妻扛着小锄头在花园里除草,栾游坐在廊下躲太阳,二流子翘着二郎腿躺在长椅上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猥琐地瞅着栾游。

  栾游揉着自己初愈的膝盖,漫不经心地道:“下月初一,国公府女眷要去白云山上香祈福,周大小姐和周四小姐都会去。”

  二流子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曾是国公府的人,当然知道,”栾游皮笑肉不笑地看他一眼,“你好像也知道呢。”

  二流子脸色唰地难看起来,他翻身坐起,愁道:“自是有人告诉我的,我本想着快活一天是一天,哪知死到临头了还是害怕得紧。”

  廊口似有一道黑影闪过,栾游仿若未觉,继续道:“你做错了事,付出代价是应该的,能让你多活这些日子,已经是主子开恩了。”

  二流子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我老娘被她捏在手里,你以为我会乖乖听话?”

  栾游嗤笑:“不知好歹的东西,也不打听打听要下手的人是谁,见了几个银子就敢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要不是留着你狗命还有几分用处,你上一回就该死透了。”

  二流子气急:“你又算什么东西,不过也是个奴婢,竟敢来教训我!”

  栾游不焦不躁:“我不是教训你,是看你这两天心浮气躁的劝你几句罢了,就算为了你老娘着想,你也该做好大小姐吩咐的事情。别像我一样,认错了形势,害得一家人无端送命。”

  二流子早已听栾游说了她的“故事”,此时心有戚戚,声音低了下去:“我都已经这样了,又没说不做,只是担心我死了以后,老娘无靠。”

  栾游撇撇嘴,这会儿来表孝心是不是迟了点,早不干坏事你老娘也不会受你牵累,嘴上却道:“你去求求大小姐啊,大小姐是个好人。她脾气爽快,行事磊落,人不害她,她是绝不会主动去害人的,这次,想必也是被逼急了。四小姐这个人啊,她能收买你去做那种事,你便也该知道她的人品了。”

  栾游停了片刻,百转千回地叹了口气,“原先我在府里时,就羡慕红雨姐姐能在大小姐身边当差。可惜我们做奴婢的,行事由不得自己,让跟哪个主子便跟哪个主子。主子是善的,我们能跟着积点德,主子是恶的,我们也只能跟着担因果,怎么办呢?生下来就是个贱命。我只是恨啊,恨那高高在上的恶主,害我一个还不够,竟要我全家死光,她一定是怕我将她那些见不得人的阴私说出去,太狠毒了,此仇不报,我枉为人女!”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二流子挖挖耳朵,不耐烦道:“你也是魔怔了,每天都要把话颠来倒去地重说一遍,你没说烦,我听都听烦了。你倒是说说四小姐到底有啥阴私啊,我就想听这个。”

  “你没资格听。”

  廊柱后的黑影不知几时消失了,栾游也不在意,她每天都不止一次地表决心,不管黑影们是路过是窃听还是监视,总能听到个全乎的,总能传到女主耳朵里的,想知道更多白莲花的黑料吗?来找我呀!

  这个富贵的大宅子,其实是个存放罪证的监牢,是贵女争斗的工具箱。需要时便开门放狗,至于能不能在咬人之后活下去,端看个人本事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