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女主别跑(快穿)

第9章 喂了狗的人
660458 10 9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再醒来时,栾游发现自己被包成了个木乃伊,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床板上。这是间昏暗且简陋的土屋,四壁空空,土墙上斑驳陆离,蛛网结得到处都是,小小木窗上没有窗纸,浓郁的草药味不断飘进来。

  还是很痛,可栾游安心了,有同伴在旁,比一百颗镇痛药都来得管用。她可以遂了刘丽娟的愿,接受安排好的命运凄惨死去,回归现实等待下一次穿越,但她也承诺过席宁,不再丢下他一个人,要死也得一起死。

  所以,该死的白莲花没死成,剧情走向会有变化吗?栾游笑了,走着瞧吧。

  小身影端着一个破碗,进门就见栾游唯一能活动的脸部,正露着个扭曲的笑容,不禁皱了皱眉。

  男童将碗放在床头,坐下把她的头挪到自己的腿上枕着,再端了药凑到她嘴边喂下,脆生生地开口道:“姐姐,你已经睡了三天啦,没吃没喝的,再不醒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有心情开玩笑?栾游古怪地看看他。七八岁模样,长得虎头虎脑还挺可爱,要不是听见了那声卧槽,指不定就被他蒙住了呢。

  栾游没说话,慢慢把一碗苦药喝了个精光,然后才翻他一眼,虚弱道:“放心,这声姐姐不白叫,说了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男童将她的脑袋摆平,查看一下裹身的布条,又道:“大夫说你的骨头断了好多处,脏腑也有受伤,不养个半年是不会好的。可我只在娘的尸身上找到几两银子,现在已经快花完了,以后怎么办呢?”

  栾游心头异样,她想不起晕死前一刻是否有清晰叫出他的名字,于是蹙眉道:“席宁,你别是还没认出我来吧?我是栾游啊!”

  男童缓缓直起身,眼睛眯了眯,冷芒一闪而过,随后疑惑地看着她:“栾游?你被打傻啦?你是我姐姐,你叫莲心啊!”

  ???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栾游瞠目,莲心?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她突然想起了小说情节,想起了昨夜的梦,那个场景,那些人,那些话,那个被拖走的婢女——是现在的自己?

  她不是白莲花,她是白莲花的婢女,一个应该已经喂了狗的人!

  这又是什么绝世剧情!她在刘丽娟的心里已经不重要到这种地步了吗?别说大反派,连配角都混不上了,只是个炮灰。栾游打了个冷战,赶紧闭闭眼睛,把这荒唐的想法甩开。

  席宁没必要在这时候跟她逗闷子,想到他的语气,栾游也迟疑了:“你...你不是席宁,是莲心弟弟?”

  男童听见她的第三人称竟毫无异色,表情平静地点头,很不正常的平静。

  他不是席宁,但他也不是莲心的弟弟。

  栾游懵了一会儿,说不失望是假的。她是谁,其实并没那么重要,身份是虚幻的,搞破坏才是当务之急。但要搞破坏,也得找到席宁,破坏要一起搞,回家要一起回。

  可是,面前这小子是谁啊?小说中的另一个穿越者?

  反正破绽已经露出来了,姓名也自报过了,栾游不再掩饰,斜着眼珠子看他:“你知道,我不是莲心,你也不是莲心的弟弟。说吧,你是谁?”

  男童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半晌噗嗤笑出声,脑袋一歪,显出几分不合年纪的吊儿郎当来:“你半死不活包得跟个粽子似的,是哪儿来的底气质问我?”

  语气相当成熟,栾游一噎,吞了吞口水道:“我是倒霉上了这个身,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抠脚大汉附身小男孩,你也真好意思叫我姐姐。”

  或许是知道再伪装也没意义,男童外形的“抠脚大汉”无谓一笑,“是在乱葬岗那儿快断气的时候听到我说话了吧?那你应该有觉悟啊,没有我,你已经是个死人了。我好歹救你一命,避免了你出师即死的尴尬,要问,也该是我先问。”

  栾游又是一噎,虽然觉得他用词不当,但不得不承认说得有理。想到自己搞乱剧情的计划,觉得不但要言,还要多言。于是大方道:“你问。”

  男童大约觉得她太爽快了,眼底又流露出一丝疑惑:“你们来了多少人?”

  栾游愣了,这是什么问题?不是应该先问你是谁,从哪儿穿越,看看是不是老乡结个盟什么的吗?

  “两......个?”

  男童冷道:“来了多少你不知道,问我?”

  “两个。”栾游想了想,又补充:“我知道的就两个。”

  “任务是什么?”

  栾游听到了一个“眼熟”的名词,是的,眼熟。这篇快穿小说的前五章里,充斥着这个词。任务,任务者,在介绍背景时频繁出现,任务者是系统的奴隶,任务是任务者无法逃脱的宿命,完成任务有奖励,完不成任务的任务者将受惩罚......等等异想天开的设定。

  她隐隐猜到了他的身份,也觉得他似乎误会了什么,但认为没必要解释,她的确有想要完成的任务。

  “你也是任务者?如果我告诉你了,和你的任务相悖,怎么办?”

  男童不在意地道:“我没有任务,只是来玩玩。”

  玩玩是什么鬼?栾游一头雾水,在刘丽娟发表的章节,暂时没有出现女主之外的任务者,难道她的囤文里还有更弘大复杂的构造?

  “我的任务是让这个世界变成一堆乱码。”栾游实话实说。

  “乱码?”男童眉头一皱,重复了她的用词,并纠正道:“你是说破坏位面?这个位面一切正常,没有崩坏征兆,不可能发布这样的任务,你在骗我。”

  栾游知道位面的意思,多元宇宙的别称。

  她听着男童的话,心脏猛烈跳动了几下,忽然感受到了席宁的心情,荒谬!一切都那么荒谬!她被穿越,被炮灰已经很惨了,现在可能还要面对更可怕的东西——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说世界,是一个脑洞开得无限大的小说世界。

  原本以为只要破坏快穿女的任务,把剧情搞乱,世界就会崩溃,问题至少可以得到一部分的解决,可男童的出现让她意识到自己想法的狭隘。这是文字的神奇之处,几行字就可以创造出一个或者无数个宇宙,即使刘丽娟没有写出下文,但多元位面的设定已经存在,NPC已经按照规则运行起来。她毁掉一个位面,还有无数个位面等待着女主等待着她,甚至那些位面之上还有管理者,管理者之上不知还有什么鬼东西存在!

  比如面前这位显然是NPC的家伙,他言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很像一个管理员,巡查员,或者高阶任务者。

  现在看来,光破坏任务已经不能打破小说与现实的次元壁,彻底杀掉女主,抽掉小说的筋骨才是唯一出路。

  “你编号多少,说话!”男童周身气势陡然一变,鼻孔朝天的上位者姿态摆出来了。

  栾游想得入迷,被他猛然一吼吓了一跳,瞪他一眼才道:“不要对着病人大吼大叫好吗?编号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来,其实是为了追杀一个任务者。”

  男童冷笑:“任务者不可互诛,违者立即抹杀,这是守则第一条。你是瞧不起我的智商还是编不出更走心的谎话?”

  鬼知道你们有什么守则,几堆数据创造出来的人物规矩还不少呢!栾游腹诽,面不改色道:“你看我像是怕被抹杀的人吗?本来我没有任务派到这个位面,但是为了报仇,我必须这么做。”

  男童还是不信:“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报仇?任务者大都来自不同位面,续命机会来之不易,你们有什么仇值得放弃一切不死不休?”

  “请不要打听我的个人隐私!”这人真是啰嗦,栾游不耐烦地说了一句,随即合上眼睛,“谢谢你救我,但我好痛好累好难过,没法再接受你的审问。”

  男童在她床前站了许久才离开,栾游却真的很快睡着了。

  她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她身处一团白雾中,四周景象茫茫。忽地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齿轮转动声,一个机械音响起:“于金凤,你遭人嫁祸,想报仇吗?”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栾游沉默地听着,半晌也没听见有人回答,那机械音又道:“于金凤,你想让受你连累的父母兄弟复活吗?”

  四下里依然安静。机械音继续:“于金凤,你想长生不老吗?想大富大贵吗?想走上人生巅峰吗?”

  还是无人回答。这个叫于金凤的真有骨气,栾游想。报仇雪恨,复活亲人,长生不老,这都是什么神仙选项!她竟然能面对引诱一声不吭,心志够坚,要是问自己说不定就答应了。

  可这机械音是广播吗?为什么把这么私人的事情扩散到别人耳朵里?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就在这时机械音再次发声:“于金凤考虑时间还剩十秒,十秒后不签约将实施抹杀,十,九,八……”

  “于金凤”没急栾游先急了,不签约就抹杀,这是哪里的霸王条款!她瞪大眼睛在白雾中四处踅摸,于金凤你在哪儿啊?出个声为自己据理力争啊!

  雾太浓,找不到人,她没看见这方天地里有除了她之外的第二个活物。

  “三,二,一,抹杀于金凤,程序启动。”

  栾游脑子一阵钝痛,悠悠醒转。她还躺在破屋子里,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而已。

  窗外的天色已晚,男童却没再出现,前来照顾栾游的人换成了一位中年阿婶。

  她自称村民,受伤者“弟弟”的委托来帮几天忙。栾游失去行动能力,能有个女性照顾是件好事,故而感激地接受了。

  阿婶是个话密嘴碎的人,即使对瘫痪在床不具备捧哏条件的栾游,她一个人也能说得热火朝天。

  从她的零碎话里,栾游了解到自己目前身处京郊的一个村庄。若干天前的一个下午,她幼小但坚强的“弟弟”用一块破木板将重伤昏迷的姐姐拖到此处,声称两人进京寻亲,路遇土匪,姐姐为保护弟弟被土匪打伤,钱财被劫,无法前行,请村民暂时收留。

  于是村民提供了一间老屋给二人栖身,并为他们请来了大夫医治。姐弟俩所剩无几的银两给付了大夫后,吃饭成了困难,于是善良的村民又送来了米粮锅碗。

  这几日的确陆续有人路过时帮忙熬个药,给俩鸡蛋,关心几句她的病情。栾游虽然躺在屋里不曾见人,也真切感受到了来自陌生NPC的温暖,不禁感叹,民风淳朴,人心至善啊!只是京郊有土匪这个理由,是不是扯淡了点?

  然后,阿婶道:“你弟弟说找到你家富贵亲戚后,给帮过忙的人一家十两银子,我来看顾你几天,再多给十两。嘿嘿,你家那亲戚是在京里做官的吧?你弟弟说找到人了要出兵剿匪为你报仇呢!”

  栾游脸颊抽搐,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半晌道:“阿婶,帮过忙的有几家啊?”

  阿婶笑眯眯:“咱村哪有冷心人儿,都帮过,都帮过。”

  栾游心凉了半截,垂死挣扎追问:“那咱村有多少户人家呢?”

  “不多,也就三四十户。”

  栾游的心这会儿彻底落了地,凉透了。

  那小子瞎编乱造一通拍拍屁股走了,把一个瘫痪病人留在这“民风淳朴,人心至善”的地方,五天八天的或许能糊弄过去,时间一久,村民见不到钱,会怎么对待骨折未愈的自己?

  寻找席宁,潜入京城,伺机而动,弄死女主,用这快穿世界坍塌的丧钟为他们奏响回家的欢送曲.....计划中的未来是光明的,可此刻栾游眼前一片黑暗。

  阿婶看在银子的份上,护理栾游十分尽心。除了为她擦脸净身,端汤喂药之外,还额外为她制作了营养加餐,有时是鲫鱼汤,有时是鸡蛋羹。

  栾游麻木不仁地吃,一边吃一边在脑子里转着各种吃霸王餐逃跑的办法。胸肺不疼了,双臂可以小幅度的移动,腿脚骨节开始发痒,可见患处恢复得很好,可是离甩开膀子健步如飞还有漫长的距离。

  果然,在她养伤的第十一日,阿婶就断了加餐,态度也有些冷淡,栾游感觉到了。

  于是她喝完小米粥后面带愁容地开口:“我弟弟怎么还没回来,难道进城路上遇到了危险?”

  阿婶耷拉着嘴角准备出去,一听这话又顿住了动作,想了想道:“不会吧?你们碰见土匪的地方是南边齐县界,离这儿可有五十多里呢。那边是有些乱,可从咱们村向东走进城,正好路过京畿大营,一路都是兵爷,不会遇到危险的。”

  栾游无语,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拖着重伤姐姐走五十多里路,这合理吗?全村竟无一人怀疑那小子编瞎话,果然利令智昏。

  她维持着愁容,道:“我是怕他年纪太小,没个大人跟在身边,进了城乱打听我家亲戚,人家也不一定信他,再被人拍花子可就糟了。”

  “应该不会,你弟弟看着机灵得很。”阿婶嘟囔一句,眼珠转两转,脸上露了笑,朝栾游凑近问道:“对了,你家亲戚他不知道你们来了?”

  栾游羞惭:“确实不知,只是带了家信。说出来不怕阿婶笑话,我家家道中落,长辈担心误了弟弟前程,这才叫我二人进京投奔,没想到......唉,现下我弄成这样,弟弟带着家信又不见了,真是焦心。”

  阿婶一脸了然:“我早看出来了,不过既然是亲戚,投奔也是合情理的事儿,你无需焦心。不如再等两天,若你弟弟还不回来,阿婶叫我家二小子去替你跑个腿!你放心,俺们种地的实诚人儿,不会贪你便宜。”

  说到底还是怕自己的二十两银子打了水漂。如今附身不利,情势复杂,也只能兵行险着,单刀直入了。

  如此又过了两天,阿婶兴冲冲领着个憨实少年来了,叫他在外头站着,自己进屋来跟栾游说话。

  “姑娘,俺家二小子进了城,到底该找谁,咋报名号啊?”

  逼到这份上,栾游心知那古怪男童是不会回来了,咬咬牙心一横便道:“你让他去镇国公府,给世子长女周贞华大小姐的丫鬟递个口信,就说…莲心进京拜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