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女主别跑(快穿)

第7章 恨出超能力
660458 10 7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你知道吗?”栾游咽下一口菜,“我总觉得我们的穿越蹊跷,从见到你时就这么觉得了。我俩好好的,也没出车祸也没飞机失事也没掉下悬崖,莫名其妙就穿了,不奇怪吗?”

  席宁显然不太了解穿越界的惯例,只问:“奇怪在哪儿?”

  “没有契机啊!要么人出意外了,要么得到什么神石奇玉了,有个超出日常生活范畴的事情发生,才能促发穿越吧。哪有睡着睡着就穿,然后死了又回来了,这不科学!”

  席宁叹笑:“都穿越了你还跟我讲科学?说实话,在亲身经历之前,我根本不相信有穿越的存在,只认为都是你们女孩子看看网络小说幻想瞎编而已。”

  栾游一顿,突然一拍桌子叫道:“对了!我知道了!”

  “什么?”

  “小说,你觉不觉得我们的两次穿越不像真实世界?更像是人为编造出来的小说情境啊!”

  席宁放下筷子,神情凝重:“为什么这么说,根据是?”

  “根据是这两个世界都有不真实的逆袭者存在。第一个是薄夫人,她亲口承认她是穿越的,因为记恨另一个穿越女戚夫人杀害了她和魏豹的儿子,从而走上一条蛰伏报复的道路,最后手刃仇人,与史书记载不符。你不觉得这很像小说情节吗?我一开始怀疑过是平行时空,但是逻辑说不通。平行时空是选择出现分歧后衍生出的岔路,人物应该都是土著,可加上你我,汉初竟然存在过四个穿越者,其中两个还是前后脚穿进同一具身体,随便做点什么不符合常规发展的事情,蝴蝶效应就会让秩序崩溃,历史早被改写!”

  席宁若有所思:“有点道理。我上次回来后也查了史书,薄夫人不该留京,可我在的那几年,她长留宫中,刘恒派人接了几回她都没走,还和吕雉关系很好。我快不行的时候听说吕雉已经有意召刘恒回京即位,根本没有前后少帝什么事儿。”

  “不是有点,是很有道理。”栾游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说话也有底气,“你多看些小说就明白了。第二个世界更不用说,压根没有的朝代,网文界叫架空。还有你闺女卢六小姐,你应该比我了解她。”

  席宁皱皱鼻子:“她确实做了许多与年纪不符的事,我以为她是你说的穿越女,一直没怎么管过她。要不是我病死前她来找我,跟我坦白了很多真相,我都不知道世上还有重生这回事,她上辈子被卢家坑挺惨的,这辈子回来报仇来了。”

  “现实的确没有,小说里有。重生就变身超人,不但能够预知未来,智商也有显著提高,然后一边大杀四方一边抱得美男归,这都是重生文常见桥段。现实的话……”

  栾游耸耸肩:“我一向认为性格决定人生,如果我重生,怕是没有那么好的记性记住所有事。而且有些遗憾也不是重来一回就能弥补的,自欺欺人而已。上辈子被偷过,这辈子我即使抓住了小偷,也抹不去曾被偷后的心情,除非彻底失忆。”

  席宁挑挑眉:“感觉你意有所指。”

  “并没有,随便感慨一下。”

  “我现在年纪大了才是真的记性不好,以前做过啥对不起你的事,你可别记恨我。”

  栾游噗嗤笑了,算一算他活过的总年数,确实不小了,奔六了都。同学情谊升华成难兄难弟,一点小芥蒂早消散了。

  席宁给自己和栾游各倒了一杯水,叹道:“不管现实也好小说也好,我只希望这种事能就此打住,再被困个半辈子,我不但升职无望,恐怕连遥控器都使不好了。”

  栾游点头,“所以要解决问题,还是要找到问题的源头,我今天回去搜一搜小说,看看有没有头绪。你回家好好休息,也别太担心,既然我们两次都同时穿越,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陪你到底,要死一起死。”

  席宁静静看着她,道:“只怕命运不允许。”

  栾游回家路上一直想着席宁说那句话的表情,有点看透世情的沧桑,有点放弃抵抗的颓废,让人说不出心里的滋味。

  困于异世十八年,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明了。

  对于她和席宁来说,现世有太多不能丢弃的东西。他们足够成熟,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知道自己是谁,家在哪里,个人价值的体现在哪里。突然在梦中变成另一个人,走另一条陌生的路,长久地脱离现实,慢慢退化,慢慢失去曾为之奋斗过的一切,这样的穿越,他们无法接受。

  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有两天的假期足够栾游寻找蛛丝马迹。事实上,自她回家打开电脑,整整一下午,她连洗手间都没有去一次。

  手指机械地推着鼠标,栾游托着腮,目光晦暗。

  【之兰发作那两个丫鬟的动静传进了叶氏的耳朵,支了墨香出去瞧瞧,却没看出所以然来,索性叫了之兰问话。之兰只道,丫头们嚼舌根听着忤耳。到底嚼了什么舌根,她却怎么也不肯说了。】

  【叶氏疑心深重,这厢放了之兰回去,接着便提了那俩丫鬟审问。一问之下惊怒交加,当场砸了一套茶具和两只瓷瓶,抓着奶娘哭骂:“竟是连婢子们都知道了,合府只瞒着我一个人,卢家当我是什么?卢思明又当我是什么!”】

  【奶娘的儿子探来消息,一五一十同叶氏说明。得知那外室有孕,叶氏再也坐不住了,老夫人那儿都没有禀告一声,带着自己的陪房就杀出府去。之兰听了秋霜回话,淡淡笑了笑,栾姨娘上辈子如何进府她记不得了,这辈子既然不能为她所用,那就到死都做个外室好了。】

  即使已有心理准备,可当栾游用“卢之兰”三个字从网上搜到这篇《重生之麟凤芝兰》的小说时,还是震惊了。

  真的是篇网络小说,连载近两年,最近完结了,八十多万字讲述了一个重生复仇的故事。主角自然是美冠京都的卢府六小姐卢之兰和丰神俊朗的忠犬世子爷,配角若干,炮灰一堆。和众多重生题材小说一样,复仇是成功的,结局是圆满的,读者挺多,书评区很是热闹。

  栾游一目十行大致看了看,还是找到了些特别的地方。比如读者反映最大的问题,突兀。

  更新即将结束时,作者忽然返回修文,硬是将一个小配角修改成穿越女。穿便穿了,却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穿来不久就被设计毒杀,导致前后文衔接不上。作者为自圆其说不得不继续大修,将原本应与女主斗到最后的重要反派安了个罪名踢出局了。

  书评区大量的疑问抗议没有影响作者的决定,此人坚定地改了剧情,并发表了一篇简短说明,大意是考虑到自甘堕落为人外室的女人不配活太久,故而作此修改。

  可是为什么要把外室改成一个穿越女,作者并无回应。

  读者一脑门问号,穿越女意义在哪儿?作者又抽风了吧!

  之所以用“又”字,是因为栾游顺藤摸瓜找到了此作者的另一篇完结小说《穿越之汉室双姝》。两年前的作品,同样在最近修了文,同样遭到了读者的吐槽。

  不同于新篇,此文只调整了女主之一的名字,以及改动了结尾。

  原本作恶多端的黑心女已经走向她应得的下场,因为作者的干预,黑心女大难临头之时幡然悔悟,夜夜向天反省罪过,终于蒙神恩宠,得到了返回现代重活一次的机会。与此同时,现代一与之同名的女子因“缺德”被穿越大神选中接替走完黑心女的末路。毕竟全文最高潮就在这条“末路”上,读者反响热烈,删改不得。

  穿越的外室姓了栾,缺德的女子叫栾游,黑心女的末路是人彘。

  栾游:……好一个神笔马良!

  “婵娟子”,盯着作者专栏上的笔名,栾游脸色黑沉黑沉的。她心中五味杂栾,惊讶气恼占少,不可思议居多。

  竟然真的有人具备了“写死”他人的能力,这怎么可能?即便只是灵魂穿书,不影响现实,可一切的感受都是真实的,她的恐慌与疼痛,席宁的挣扎与困顿,在小说世界里的每一天,每一年,都是结结实实度过的。

  怎么可能?!

  天色渐渐暗下来,窗帘关着,屋里没有开灯,栾游在黑暗里坐着。她摩挲着桌面上的手机,按开屏幕,又任它锁住,反复数次,犹豫许久,终于还是调出通讯录拨了个号码。

  “喂,张警官吗?我是诺维公司的栾游,就是上次去所里调解的…对对,抱歉下班时间打扰您,有个事儿想问问……”

  挂了电话,栾游的脸色与暗室融为一体,除了眼珠子还有点亮,哪儿哪儿都是黑的。

  如果指向性不那么明显的话,她或许还有动动脑筋的必要。可是太明显太直白,作者几乎就是在明目张胆告诉读者们:我跟这姓栾的有仇,就要把她写进文里,就要让她不得好死!

  婵娟子是谁,呼之欲出。

  专栏里只有两篇文,这让栾游稍稍宽心一些。没写新文,也许近期不会再有异常事件发生了吧——对穿书一事就这样接受了,她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脱了缰。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时隔多年,她再一次为网文充值。彻夜不眠地连啃两部,下载,截取,打印并整理成册,写论文都没这么认真过。

  翻看着手里的资料,栾游疑惑至深。婵娟子明确了她的身份以及故事走向,对席宁却是没做任何重点标注。刘盈以及卢三爷这两个人物均是书中土著,并未冠以穿越者名号,通篇也从没出现席宁的本名。

  所以,席宁他怎会穿进文里?而婵娟子又究竟知不知道她在文章中的泄愤行为影响到了现实中的人?

  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栾游天一亮就打车去了席宁家。几个电话甩过去,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席宁折腾下了楼。

  一大叠资料扔到怀里,栾游也不管他哈欠连天的抱怨,自己去找了个早餐店买了两份豆浆油条。

  回去的时候,席宁已经清醒了。他头没梳脸没洗,穿着沙滩裤老头衫,蹲在马路牙子上一张一张地看,表情严肃。

  栾游喝着豆浆,望着高楼缝隙中的朝霞露出丝丝缕缕的绯红,心中既平静又空虚。

  “这简直荒谬,婵娟子是谁?”席宁看完了所有片段,仰头问。

  栾游把早餐递给他:“你猜。”

  席宁不愧是奔了六的男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在栾游说了自己的发现后,他只是略皱了皱眉。

  “刘丽娟?你觉得这个人具备了这种能力而不自知?”

  “是,”栾游嚼着油条点头,“改文改得仓促,字里行间充满着怨念,显然是一时激愤,如果她知道自己有这本事,恐怕不会让我死得那么简单粗暴。”

  “她为什么要写死你和我?她认识我俩?”

  栾游:“……你不记得了?”

  花五分钟带着席宁重温了一下刚发生没多久,但对他来说可能是二十几年前的一场狗血闹剧。看着他一脸恍然大悟追问细节的模样,栾游无可奈何。

  “怪不得我也被牵涉其中,原来我是介绍人,她还真是无差别打击。”

  栾游嗤鼻:“那姓杨的呢?姓杨的伤她更深,怎么没见她把渣男写写死!”

  “她对杨台生还有感情,只恨破坏了她家庭的你和我。”席宁认真,“糊涂是糊涂了些,不过女人嘛,就是这样不可理喻的。”

  栾游翻他一眼,有心驳他两句,但见他眼睛不怎么有神的样子,又放弃了。

  席宁思考良久,斟酌道:“暂且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以怨念影响他人意识的超自然现象,就像厉鬼害人一样。虽然我不迷信,但经历由不得我不信,既然发生了,我们还是想想对策,任由她胡写下去定然不行。”

  “第一守则就是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栾游一夜没睡,脑子却十分灵光,“我昨晚琢磨过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她恨我恨出了超能力,那么只要消除她心中的仇恨应该就能破解了。”

  “怎么消除?”

  栾游长长叹了口气:“我去找她,看看能不能心平气和地接触一下。”

  两天的假期一晃就过去了,栾游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蹲守上。三叔家也没去成,惹了妈妈一通埋怨。(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她打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旗号从张警官那里磨到了刘丽娟的住址,考虑到她有孩子,特意买了些零食玩具上门拜访。

  刘丽娟果然在家,只是从猫眼里看见来客是栾游,就开启了装聋作哑模式,任凭栾游在门外说得喉咙冒烟,也不出一声,更别提开门。

  栾游进不去,只得站在门口给她发微信。从关心她的伤势切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刻表达了自己对她情况的忧虑,反省了自身存在的错误,重申与杨台生划清界线的事实,希望能与她坐下来好好谈谈,把事情说开,并给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微信如泥牛入海有发无回,栾游等了一天,刘丽娟躲了一天,孩子的哭声笑声,娘俩的说话声都听得清楚,可她就是不出来。时间太晚,栾游只好把东西搁在门口回家去了,第二天再来,东西被扔到楼梯口,门依然叫不开。

  有邻居上上下下,见栾游一直守在门口,便问:“这家人欠你钱?”

  假期一过还得上班,栾游无法天天蹲守,只能转变策略,学着刘丽娟的方式,进行微信轰炸。

  一天按三餐时间给她发微信,早午简短问候,晚上长篇鸡汤。栾游向她叙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家庭背景以及择偶标准,毫无保留地袒露三观,以此证明自己对破坏他人婚姻的深恶痛绝,对被人误会的烦恼与无奈。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至于为什么处在原配与被小三这样尴尬的立场上,曾有过极不愉快的接触,而栾游非但不躲,还主动凑上前去,伟光正的理由是:关爱家暴受害者人人有责。

  你疑似被家暴了呀!同为女性,怎能袖手旁观?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