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靠被逃生游戏boss亲亲躺赢

第6章 006
660428 10 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夜深了。

  尤却在睡梦中恍然听到锐物摩擦墙壁的声音,像尖而硬的指甲,一下一下的抓挠,想把墙扒开一样。

  他瞬间清醒,缓缓地睁开了眼皮。

  天花板一拱一拱地,尤却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他在看清头顶的东西后立马屏住了呼吸。

  有一张类似人脸的东西,正一点一点地从墙里挣脱,墙皮不见任何脱落的痕迹,那张只有一双黑洞洞眼睛的脸却在无限拉长,正缓缓逼近尤却。

  虽然没有嘴,尤却却感觉那张脸在笑。

  有冰冷地液体直直坠落,啪地砸在他脸上。

  尤却摸了一把,指尖带黏,恶臭的腐烂味直冲鼻腔,好像是消化液……

  他顾不上心里的恐惧,猛地爬起来,拎起俩人的鞋,抱起床上的林橘就跑。

  “卧槽,不是说好了奖励吗,怎么又有鬼东西找上门了……”他气喘吁吁地甩上门,靠着墙壁正要松一口气。

  走廊里一片死寂。

  尤却余光不经意间一瞥,头皮瞬间发麻,森森寒意沿着他的背脊攀爬——

  那张无限拉长的脸皮诡异的笑着。

  咧开的大嘴里,密密麻麻地,全是细而尖锐的牙。没有瞳仁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下一秒,鲜血顺着脸皮的眼角涌出,发出浓浓腥臭味。

  他看到那张脸皮扯开一道黑口,语气森然,辨不清男女的粗粝声音带着恶意的笑:“找到你了,我的脸。”

  草,这东西怎么阴魂不散。

  尤却暗骂一声,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叫吞进肚里,继续抱着林橘撒腿就跑。

  经过楼梯口,尤却有一瞬间的犹豫,但也只是身形稍微一停顿,他看了一眼漆黑狭窄的楼梯,缓了口气就往楼下跑去。

  脸皮拐弯时有点僵硬,这给了尤却缓冲的时间。

  到了客厅,他把刚才就醒了的林橘放下,边喘气边说:“把鞋子穿上,抱着你我们跑太慢……”

  尤却弯着腰把林橘皮鞋纽扣解开,无意中抬头扫了她一眼却觉得不对劲,他声音顿住,不露痕迹的直起身。

  林橘低着头,怀里紧紧抱着布娃娃,一头如瀑的头发全垂在脸前,死死遮住了她的脸。只是发丝间露出的皮肤不像是正常的白。

  尤却心里咯噔一下。

  林橘缓缓地拨开头发,那双原本漂亮水润的大眼睛里全是眼白,直勾勾地盯着尤却。

  尤却眉头微蹙,往门的方向退后两步,手握住门把手。

  “嘻嘻。哥哥怎么不跑了。”林橘发出一声尖笑,咧着嘴角歪头看他。

  跑你妹啊,装作林橘耗费我体力。

  脸皮似乎是因为没有脑子的缘故,不太机灵,它围着客厅饶了整整一圈,不知什么幻化成的脖子打了几个死结,这才张着满是尖细小牙的嘴,得意地逼近尤却:“嗬嗬,找到你了呢。”

  尤却头皮发麻,林橘四肢像是随意拼起的,移动间发出诡异的关节错合声,在寂静地客厅内清晰可闻,她抱着布娃娃,又笑了一声,眼睛一眨不眨,脚步虚浮地靠近尤却。

  尤却心里直打鼓,他刚才摔门动静很大,就算徐必池睡的沉醒不来,王正那伙儿人听到动静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楼上至此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安静地就像是没有了活人。

  “哥哥。”和林橘长得一样的怪物阴笑一声,它看了一眼正犹豫着从哪里剥尤却皮的脸皮,发出令尤却十分不适的声音:“谁先碰到他,他就归谁吧。”

  靠,谁想被你们碰到啊。

  它们看待尤却就像是笼中物,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急切,可披着林橘长相的东西尖锐的指甲猛然变长,它怀中的布娃娃居然同样变成了一个没有瞳仁的小鬼,从它怀里跳到地上,四肢着地,淌着腥臭的口水快速朝他爬来。

  尤却心一横,硬着头皮猛地拉开身后的门,抬脚就迈进了雪地里。

  他跑出去一段距离,双手撑着膝盖往别墅看,光线太暗,他只看到门口有一高一圆两个黑影,像是被别墅困住般,静静伫立在门口,眼睁睁看着尤却跑远,并没有走出别墅一步。

  没有想象中的寒冷,尤却甚至能感觉到雪融化在他皮肤上的清凉感。

  一轮满月在他头顶,雾蓝的天空一派晴朗的景象,然而地面却是鹅毛大雪簌簌落下,完全像是两个不同的地方。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尤却沉沉吐了一口气,无意间往地面扫了一眼。

  一串脚印就在眼前,直直的蔓延至他前方不远处。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在大雪纷飞的夜色中,尤却视线里出现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佝偻着身子,动作僵硬地缓缓往前走去。

  他太阳穴直跳,血管要爆裂。

  女人衣服湿漉漉的下垂,这会儿尤却听到了被浸湿的鞋子打擦地面的声音,沉闷却又刺耳,像是一块抹布糊住尤却鼻子,让他产生了近乎窒息的错觉。

  不知道是不是尤却看错,他感觉女人的脚步慢了下来。

  尤却咽了咽喉咙,女人明明还在往前走,带着凤冠的头却直直转了九十度,目光空洞地望着他。

  尤却挪开目光,装作看不到,硬着头皮往后悄悄退了两步。

  真是他妈的要命。

  别墅里有要扒他脸皮的怪物,眼前又有明显不是人的女鬼,不是说好大冒险有奖励的吗?

  难道奖励就是让他惨死?

  女鬼盯了尤却几秒,兴趣恹恹地把头拧回原处,她嗬嗬笑道:“我知道你看到我了。”

  尤却心头一跳。

  又是这句总给他带来霉运的话。

  “你过来呀。”女人的声音里有小孩的回音,像是两个声音叠加在一起。

  尤却摇头:“还是不打扰你了吧。”

  她往前走几步就回头看下尤却,像是在等尤却跟上。

  直觉告诉尤却,这女鬼对他没有恶意,不然早就生扑上来把他撕个干净了。

  尤却想了想,还是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你想回去的契机,就在前面呀。”那个女鬼也不生气,丢下一句让尤却震惊的话后,幽幽哼唱起了歌,只是声音凄厉,尤却冒了一身鸡皮疙瘩。

  女鬼身上的嫁衣湿透,留下的脚印湿漉漉地,很快结了一层薄冰,在月光下泛着寒光,而脚步在结冰的湖面,断了。

  尤却茫然地抬头,湖上的冰面反射着幽幽月光,女鬼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出现,似乎就是为了引他到湖边,湖里,有想让尤却看到的东西。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雪还在呼呼飘着,尤却双眼被雪花打的睁不开,身体却忽然不受控制地往冰面上踩去。

  冰层并不厚,勉强可以承担尤却的重量,只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

  尤却心又开始怦怦怦乱跳,明明光线很暗,他却猛然看到冰层有一张极为柔美的男人脸,正对着他轻笑。

  尤却突然睁开了眼。

  林橘的脸在她眼中放大:“哥哥,你怎么了?”

  尤却出了一身冷汗,他打量着林橘,见她和往常别无二致,

  他松了一口气,抹了把脸:“我没事,做噩梦了。”

  门被人敲响,林橘从地铺上爬起来,还没走到门口,房门就被推开。

  徐必池端着两碗面,疑惑地看着门:“奇怪,这门怎么一碰就开了。”

  尤却随便套了件衣服,径直走向垃圾桶。垃圾桶轻了不少,显然里面装着化妆品的纸箱不见了。

  将垃圾桶放回原地,尤却拧了拧被人撬开的门锁,眯了眯眼睛:“门坏了。”

  “那怎么办?!”徐必池放下面,快步走到门前,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他动作一顿,突然想起什么,“纸箱……纸箱是不是不见了?”

  尤却点头:“嗯。”

  “卧槽,肯定就是黄毛。”徐必池骂骂咧咧,撸起袖子就要往门外冲:“那个臭傻.逼,我去找他。”

  “别去。”尤却拉住他,“你觉得别人偷了你东西会等着你去发现吗?”

  “可那是你的任务线索啊。”

  尤却眨了眨眼睛:“昨天林橘说的对,她太小,用化妆品对皮肤不好,我们两个大男人也都用不到,放在我手里也是浪费。”

  “可是……”

  “况且纸箱里的所有东西都是那些怪物留下的,谁知道用了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听林橘说,之前有个女生,因为穿了红色嫁衣,第二天被发现死在浴室了?”

  徐必池张了张嘴,回忆半晌:“对。”

  这样尤却更确定了:“这东西,看来并不是给活人用的,我们先不着急,等等吧。”

  徐必池觉得尤却的话很有道理,黄毛偷东西的事情就暂时这样过去,他招呼尤却和林橘吃他做的面条,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儿红着脸不好意思说:“我就只会这个,你们就凑合吃吧。”

  “谢谢了,很好吃。”

  尤却的面很快见了底,他喝完最后一口汤,徐必池突然说:“尤却,黄毛偷你的线索并不只为了活下去,在你来之前,有个在这个世界活了半年的老玩家,他告诉我们,成功逃出这个世界,就能得到鬼怪的口袋,这和你闯过大冒险可能获得的奖励是一样的,只不过,鬼怪的口袋奖励是——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满足愿望?”

  “对,像什么死而复生,长生不老,这辈子用不完的财富,在此之前如果有人和我说这个我会骂他神经病。”徐必池苦笑,“我不求得到那个,只希望我能多活几天。”

  他看到尤却,总觉得或许尤却就是那个可以活着出去的人。

  尤却指尖磨挲着瓷碗边缘,喃喃重复:“死而复生……”

  良久,他瞥了一眼窗前昏昏欲睡的林橘,和徐必池对视,目光坚定:“小徐,我决定出去一趟。”

  林橘裹得厚厚的,小心翼翼地跟在徐必池身边,尤却做出这个决定后,徐必池说不让他一个人冒险,于是陪着他一起出来。

  尤却担心林橘一个人面对王正一伙儿人,最后的结果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出了门。

  临走前,黄毛还像看傻子一样,不怀好意地对他们笑了。

  雪停了,地面积雪很深,尤却一脚踩下去,没过小腿。

  三人走得很慢。

  到了湖边,尤却发现昨天还冻得硬邦邦的冰面已经有了裂痕,湖边也融化出了直径约为半米的冰口。

  尤却蹲下身,冰面反光让他不得不半眯着双眼。

  飘荡的湖水里,突然冒出一串细小的气泡,尤却隐约看到湖水里有一团黑色的东西,虚浮在距离他不远的冰面下。

  “好像有东西。”徐必池迟疑道。

  又咕噜咕噜冒出水泡,林橘小声道:“尤却哥哥,那下面……好像有个人……”

  尤却除去身上厚重的衣物,正要脱鞋,肩膀被人摁住:“尤却,谁也不知道下面这东西是不是人,你这样下去,恐怕不行。”

  “你们放心。”尤却拍了拍他肩膀,一只脚已经探出湖水中,湖水冰冷,刺痛他的皮肤。

  “要是我上不来,你们就赶紧回去,别等我。”可经过昨天的梦,尤却隐隐感觉,这湖,他非下不可。

  “尤却哥哥你自己小心哦,我在上面等你。”

  尤却深吸了一口气,湖水瞬间没过了他。

  没游几下,他手指触摸到了柔软的布料,尤却顺手一拉,一张面色苍白的脸映入他眼里。

  他反手勾住那人脖颈,指尖摸到了微弱的脉搏。

  尤却用尽全力,把男人拖到了冰口处,他抹了一把脸,赶紧换口气大声道:“小徐过来帮忙,他还有气。”

  好不容易把人弄上岸,男人却停止了呼吸。

  尤却俯身听了听男人的心跳,手上开始做心肺复苏,徐必池愣在原地,尤却看他一眼,忙道:“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应该还有救,我给他做人工呼吸。”

  男人胸膛已经没有起伏,苍白的嘴唇紧紧闭合。

  尤却指尖捏开他的唇,深呼了一口气,躬身覆了上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