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沧海桑田
501153 999 1248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被捕获的“漏洞”。

    阿莫恩并不是魔法领域的专家,他的权柄中也不包含对这些神秘学现象的解释,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就缺乏学习和理解能力,在接触到神经网络以及和弥尔米娜相处的日子里,他汲取了很多前沿知识,因此这时候稍作理解他便明白了魔法女神话语中的含义。

    “你是说……这些沙尘本来是不可能在现实世界中稳定存在的?它们的某些‘本质’和现实世界存在规律冲突?”他紧盯着那些被束缚在法阵中、如信号断续般疯狂闪烁的沙尘幻象,带着犹豫和丝毫的语气询问着身旁的魔法女神。

    “不仅如此,”弥尔米娜轻轻点了点头,语气肃然,“这些沙尘会在观察者消失的同时消失,这说明它们和‘认知’之间存在硬关联,而当观察者回归之后它们还会重新出现,这说明还有一个更高等级的‘认知’在给这些沙尘做‘锚定’,当观察者与沙尘一同消失时,是这个更高等级的‘认知’在确保这些沙子仍然在某个无法被观察到的维度中存在,并确保它们能够回归……”

    “……这就快到我的知识盲区了,”阿莫恩微微摇晃着头颅,光铸般的双眼中满是困惑,“不过有一点我是明白了,如果没有你这套实验流程,一般人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些沙尘会是这样……”

    “只有当所有观察者都无法感知到这些沙尘的时候,这些沙尘才会消失,而当观察者回归,它们就会即刻恢复常态……在常规的实验流程中,技术人员们确实很难察觉这些现象曾经发生过,”弥尔米娜轻声说道,但紧接着便微微摇了摇头,“不过这也并非绝对,凡人是很聪明的,只要有了一个思路,他们迟早能设计出实验来验证这些暗影沙尘的特殊性质,这只是个观察者测试罢了。”

    “难就难在这个‘思路’,”阿莫恩感叹着,“如果不是恩雅女士提醒,谁会想到要给这些沙尘做观察者测试?不过我也有点好奇,恩雅女士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曾是龙族‘众神’,所有神明的权柄她都知晓,包括那些涉及到梦境和虚幻的领域,”弥尔米娜随口说道,“见识如此广博,从这些暗影沙尘中察觉异常对她而言并不困难。”

    阿莫恩若有所思,几秒种后突然问道:“这些是琥珀弄出来的沙尘——那些从塔尔隆德送来的样品呢?那些‘真正的’暗影沙尘是不是也有这种矛盾性?”

    弥尔米娜慢慢摇了摇头:“恩雅女士检查过了,那些沙尘并没有这种‘矛盾性’……当然,如果我们不确定的话可以把那些样本也拿来测试一下,不过那些样本的数量可就没这么多了,每一粒沙子都格外珍贵,我得把这里的魔法阵再重新设计一番。”

    “这方面你是专家,你来决定就行,”阿莫恩点点头,紧接着又忍不住带着好奇看向了那些被禁锢的沙尘,“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觉得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沙子呈现出这种诡异的状态?”

    “……我不确定,”弥尔米娜思索着,语气迟缓而犹豫,“在我的记忆和认知中,似乎只有一种情况会勉强符合这种现象……”

    “一种情况?”阿莫恩回过头,看着弥尔米娜那双掩藏在虚幻迷雾中的双眼,“什么情况?”

    “梦境衍生体……这应该是娜瑞提尔和杜瓦尔特的领域,但我怀疑他们也不曾见过这种直接发生在现实世界,甚至可以停留在现实世界并骗过观察者的异象。”

    ……

    高文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塔尔隆德时所看到的那一片辉煌——他记得那笼罩整片大陆的巨型能量屏障,记得那繁茂的生态穹顶和充盈着霓虹灯光的城市与工厂,记得那些在城市上空交错成网的空中交通,在楼宇之间穿梭如织的城际轨道,还有那些高耸入云的巨型企业联合体总部,以及在山巅耸立,沐浴在光辉中的连绵殿堂。

    那是穷尽洛伦大陆上的吟游诗人和剧作家的想象力都难以描摹出的辉煌场景,是跨越了数个时代,堆积起无数年文明成果,让高文这个“卫星精”都为之惊叹的景象。

    蓝龙与白龙从天空掠过,飞越了已经熄灭的护盾高墙,支离破碎的海岸线被甩在后方的黑暗深处,满目疮痍的大地扑面而来。

    大地上伫立着熔融扭曲的城市和工厂废墟,还有坍塌解体的宫殿与圣堂,高文记忆中曾经有过的那些壮美风景,如今化为了这些面目全非的模样,它们静静地躺在北极点的寒风中,沐浴着极夜的星光,沉默无言。

    琥珀从刚才开始便安静下来,她走到了梅丽塔的脊背边缘,小心翼翼地扶着巨龙背部的角质凸起,她远眺着星光与夜幕下的那片残垣断壁,似乎努力想要把那些东西和她记忆中的某些场景对照起来,然而努力到最后也没成功,只余下一句饱含感慨的叹息:“哎,都没了啊……当年那么壮观的地方。”

    “是啊,都没了,正好重新开始,”梅丽塔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语气中带着笑意和释然,“至少此刻,在这片大地上生存的命运终于回到了我们自己手上,不论生存还是死亡,不论崛起还是沉沦,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了。”

    趴在梅丽塔背上的雏龙也安静下来,小家伙不曾见过这样的景象,也不知道母亲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她尚需时日才能理解这片光秃秃的大地和自己之间有着怎样的纽带,至于此时此刻,她只是有些惊讶和紧张。

    她趴在梅丽塔的肩胛骨后方,小爪子紧紧抓着母亲的鳞片,伸长了脖子看着远方。

    在她望着的方向,有一片在黑暗中起伏的群山,山上遍布着被巨型等离子体射流烧蚀之后留下的凹陷甚至贯穿性的裂谷,而一些支离破碎的宫殿残骸散落在水晶般凝结的山坡上。

    梅丽塔似乎感觉到了背后小家伙的动静,她回过头看了一眼,修长的脖颈弯过来,带着笑容说道:“看到远处那些宫殿了么?妈妈以前就住在那边哦——不过现在那里已经不能住了,我们的新家在别的地方。”

    “我们直接去阿贡多尔?还是先去一趟滨海郡?”琥珀好奇地问了一句,“我听说你和诺蕾塔现在是住在滨海郡的……”

    “我们去阿贡多尔,这是之前说好的,”梅丽塔立刻说道,“阿贡多尔也有我和诺蕾塔的居所——现在我们什么都缺,就住的地方不缺。”

    阿贡多尔……高文还记得这座城市,这里是他上次来塔尔隆德时落脚的地方,他在这里接触到了这颗星球隐藏起来的先进文明,也是在这里,他见到了巨龙王国辉煌表象下的腐烂与疯狂,但如今所有那些过往都已经如风中沙尘般随风飘散,有一座新生的城市伫立在昔日的废墟上,它与当初的琼楼玉宇显然不可相提并论,然而当看到城市中昼夜繁忙的建筑工地以及投身在各种工作中的巨龙,还有那些在简陋街道间出现的市集,在城市上空练习飞行的雏龙之后,他就知道,这片土地的浴火重生只是迟早。

    他在这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氛,类似的气氛当年他在黑暗山脉脚下也曾亲眼见证,甚至回溯到七百年前,在高文·塞西尔的记忆中,在安苏王国的开拓土地上,他也见过类似的景象。

    能在这样一片废土中仍旧坚持重建与开拓,坚守作为文明群体的骄傲而不愿沉沦成为弱肉强食、游荡掠夺的野蛮生物的族群,是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如今的巨龙崇尚务实和效率,高文同样不喜欢繁文缛节,因此阿贡多尔所准备的欢迎仪式郑重却又朴素,在简单的接风洗尘之后,梅丽塔与诺蕾塔先行离开前去安置自己的幼崽以及交接一些工作,高文和琥珀则留在了阿贡多尔的新议事厅中。

    高文再次见到了那位曾侍立在龙神身旁的“高阶龙祭司”。

    他换掉了那一身华丽的金色袍服和象征着神权的冠冕,在见到高文时,他只穿着一身朴素耐用的灰白色长袍,他的神色中有着连巨龙都无法掩饰的疲惫,然而眼底深处的光彩却精神奕奕,一种和曾经截然不同的、属于“活人”的气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脸上则带着真诚的笑容。

    装修朴素的会客厅内,高文与这位龙族领袖坐到了一起,琥珀站在他身后,另有一位留着黑色短发的龙族少女站在赫拉戈尔侧后方。

    “你是我们巨龙永远的朋友,”赫拉戈尔先开口说道,“真没想到,我们第二次见面会在这种情况下。”

    “是啊,我记得我们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在不久前的事情,”高文语气中带着感叹,目光打量着眼前的人形巨龙,“感觉仿佛过去了几十个世纪。”

    “塔尔隆德的变化很大,”赫拉戈尔微微点头说道,“这边的情况不必细说,你应该也都已经知道了。我听说梅丽塔是从东海岸那边绕了一下飞过来的,你应当已经看到了沿途的废土以及废土中的安全区是什么模样,可有什么感想?”

    “……向塔尔隆德提供援助是我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之一,”高文略做思考之后坦然说道,“我曾一度担心,经历过如此巨变之后的巨龙族群是否真的能在这片废土上坚持下来,担心过联盟汇聚起来的庞大人力物力是否真能在这种战后废墟里被派上正确用场,但现在我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了——巨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朋友,也是联盟中值得信赖的成员。”

    他的话发自肺腑,绝无盲目恭维的意图,而即便是骄傲的巨龙,在这些真诚的赞誉面前显然也会感到受用,赫拉戈尔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这位太古巨龙轻轻点着头:“现在我们这边面对的困难仍然不少,但至少我们成功将社会维持在了‘生存’这条红线以上。只要族群能够在安全区里站稳脚跟,我们就能慢慢清除危险区里面的污染和怪物,甚至重建许多生产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您为我们筹备来的援助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作用——没有那些食物、药品和工业原料,我们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同胞恐怕都熬不过大护盾消失之后的寒冬。”

    “塔尔隆德能稳定下来对整个联盟都是好事,”高文点了点头,紧接着便话锋一转结束了商业互吹流程——虽然这种互吹令人心情舒畅,但这次来他毕竟是有正事要做的,“先说说逆潮之塔和那位大冒险家的事情吧,我是为此而来的。”

    “莫迪尔先生目前暂住在冒险者小镇,我已经派人去安排了,你稍后就可以见到他,”赫拉戈尔立刻点头说道,“维多利亚女士这些天一直陪在他身边,或许是某种‘血脉的力量’真的在发挥作用,那位大冒险家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颇为稳定,没有再发生‘梦中越界’的情况,不过我仍然不敢随便让他离开阿贡多尔周围,以防意外发生。

    “至于逆潮之塔……我们派往西海岸的监控小组今天才刚刚传来一份报告,那座塔的情况仍然一切正常,至少从外表来看,它就只是人畜无害地立在海中,没有智慧生物靠近,也没有什么东西从那座塔里跑出来。

    “不过我对那座塔的担忧还是在与日俱增……我知道自己不应该用‘直觉’之类模棱两可的说法来当做证据,但我还是要说,我的直觉……正在报警。”

    “直觉……”高文沉声说道,表情中格外认真,“你曾经是半神,你的‘直觉’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说起来,你们应该没有派人去那座塔里面查看情况吧?”

    “没有,”赫拉戈尔摇了摇头,“我在最近增加了对逆潮之塔的监控力度,西海岸的监视哨从一个增加到了三个,最近的监视距离已经推进到了高塔附近六海里,但至今我们还没有让监视人员踏上那座钢铁之岛。这毕竟涉及到逆潮,龙族现在虽然已经挣脱了‘不可逆神’的锁链,我们自身的实力却也已经大打折扣,仅凭西海岸布置的力量,我们还没办法正面对抗那座高塔。”

    “为什么是六海里?”站在高文身后的琥珀突然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是……”赫拉戈尔突然有些犹豫,迟疑着说道,“那是‘祂’曾经亲口告诉我的极限距离,一旦越过六海里的分界线,高塔中渗透出来的污染就有几率主动影响心智了。”

    “恩雅测试出来的么……那应该是可信的,她在这方面很可靠。”高文微微点了点头,而就在他还想开口询问些什么的时候,敲门声突然从旁传来,一名龙族侍从在得到允许后走入了会客厅。

    “领袖,莫迪尔先生和维多利亚女士已经到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