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门扉渐开
501153 999 124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淡金色的帷幕如一道分隔现实与虚幻的屏障,在金色橡树下无声收拢,高文的身影消失在微风卷起的落叶中,广场上随之恢复了安静。

    方桌旁边,最古老的神明与执掌自然、魔法领域的神祇收回了视线,阿莫恩微微摇着头咕哝了一句:“他还真是个闲不下来的……”

    “他要是闲下来,我们恐怕就没这份闲情逸致在这里消磨时间了,”弥尔米娜随口说道,紧接着便抬头看向了旁边的恩雅,“他就要去塔尔隆德了……你就没什么想法么?”

    “那已经不是我能够插手的地方了,”恩雅表情一片平静,慢慢地沉声说道,“我只希望他之后要做的事情都能一切顺利……在塔尔隆德,我实在留下了太多的烂摊子,然而不管是我还是现在的龙族都无力去解决家门口的问题,让这些担子落在一个原本不相干的人身上,这本不是龙族的行事风格。”

    “谁没有留下烂摊子呢?”阿莫恩突然笑了一下,“我们这些跑来这里躲清闲的家伙啊……都把外面世界的麻烦事留给凡人们了。”

    “毕竟我们继续在那些位置上待着只能给他们添乱,”弥尔米娜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接着视线便扫过眼前的方桌,“啊,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了——要不把麻将换成纸牌?”

    “你平日里除了想这些东西就不能关心点别的?”阿莫恩顿时无奈地念叨了一句,同时手掌随意拂过那张石质的古朴方桌,桌子上凌乱的麻将随即悄无声息地变成了纸牌,他一边把手伸向纸牌一边继续嘀咕,“你这阵子都快变成打牌废人了……”

    “当初还不是你拉我打牌的?”弥尔米娜顿时瞪了昔日的自然之神一眼,手上抓牌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慢下来,“原本我干的事多有意义啊,帮管理员们发现神经网络中的漏洞什么的……不过娜瑞提尔和那些管理员也是真不讲道理,非但不感谢,还总找我麻烦,到头来还是打牌有意思。啊,恩雅女士,你过会还有空么?”

    恩雅看了弥尔米娜一眼,手中抓着纸牌,随口回了一句:“晚上要帮忙带孩子,不过在那之前都没什么事,我可以陪你们玩一会。”

    “两个小家伙健康么?”阿莫恩闻言一边抓牌一边抬头问了一句,“我听说她们被深蓝魔力侵染之后造成的‘变异’最近有了进一步发展的趋势,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没什么问题,正常的发育而已——深蓝魔力所留下的印痕已经成为她们身体结构的一部分,这部分会随着她们的成长一同变化,反而是最为正常的……”恩雅随口说着,但突然间她注意到弥尔米娜的表情有些怪异——这位昔日的魔法女神一下子像是有点走神,甚至都忘记了伸手抓牌,这让恩雅不由得有点好奇,“走神了?”

    “等等,我突然觉得……好像有哪不对……”弥尔米娜惊醒过来,表情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目光在恩雅和阿莫恩身上慢慢移动着,“哨兵……你们还记得我们刚才在讨论哨兵的事情吧?”

    “当然记得,但我们没什么结论,”阿莫恩随口说道,但在注意到弥尔米娜的表情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嗯?难道说你……想到了什么?”

    “不,我什么都没想到,”弥尔米娜慢慢摇了摇头,眼神深处却仿佛凝聚着一团茫然,“我跟你们一样,也不知道什么‘哨兵’的事情,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些怪异……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我不知道自己忽略的是什么。”

    “你的记忆出了问题?”阿莫恩顿时严肃地看着这位“魔法女神”,“理论上这是不可能的——神的记忆不可磨灭,我可没听说过哪个神会失忆。”

    “你再确认确认自己的状态,”恩雅放下了手中的纸牌,一脸严肃地沉声说道,“如果到最后也没法确认问题……我们就得把这个情况跟高文说一声了。虽然这仍然不是什么有参考价值的线索,但这至少可以让他进一步提高警惕。”

    ……

    秋末的寒风呼啸着吹过广袤荒凉的平原,这风连接着冬狼堡与长风要塞,并于近期在二者之间的平原地区汇聚成了一个寒冷的气旋,缔约堡上空飘扬的联盟旗帜在风中猎猎飞舞,旗帜下常可见到被扬起的干燥尘埃以及从不知何处卷来的枯黄草团。

    冬天真的快来了,然而对于驻扎在这片土地上的技术与工程团队而言,如火一般的热情昼夜都不会懈怠。

    用巨石和熔融金属堆砌而成的城堡周围,三座巨大的能源设施已经昂首挺立在天地之间,那些铁灰色的高塔在寒风中伫立着,高塔周围又竖立着若干由金属和混凝土建造而成的、仿佛巨大的“针”一般顶端尖细的附属魔力机关,散发着淡蓝色光辉的符文从这些魔导设施的基座和外壳上浮现出来,而在那些设施尖锐的顶端,明亮的魔力火花如闪电般不断跳跃着,连接成一个又一个耀目的奥术回环,那些火花的每一次闪烁都伴随着强大的能量释放,如若走到高塔周围,甚至连普通人都能微微感受到神经发凉般的“魔力浸润感”。

    那些火花是连高阶法师都难以轻易汇聚的庞大能量,在过去的旧时代,这样强度的能源足以维持一座中等规模法师塔的运转,然而在这里,先进与古老相结合的奥术萃取技术让这庞大的能量变成了最寻常不过的“柴薪”,几座高塔每一次闪烁,都能将这种规模的魔力直接压缩萃取,并源源不断地传输到位于整个设施群最中心的缔约堡中,传输到城堡深处那个仿佛永远都无法填满的“门”里。

    缔约堡主厅内,灯火通明,技术人员往来穿梭。

    一座巨大而结构复杂的装置已经在这间经过改造、强化的大厅中搭建起来,它有着合金制成的三角形底座,这巨大的底座呈现出阶梯般的分层结构,仿佛古老的祭坛一般,其每一层结构的边缘都可看到数不清的细密符文以及分布在符文之间的导魔轨道、嵌入式水晶以及负责为整个系统降温的黄铜细管。

    那些黄铜管道深入到基座内部,其内部流淌着活化的纯水和液化晶尘,它们必须时刻不停地运转,一旦它们的散热功能失效,庞大的能量几乎在片刻之内就能让传送门的所有硬件融穿。

    而在这三角形基座上方,则是传送门的“主干”,有三条呈现出弧形的合金“臂”从基座的三个顶点延伸出来,仿佛拱卫着一个看不见的球体般在半空中交汇起来,而在这三条弧线形的合金“臂”之间,则漂浮着一个巨大的金属圆环,那圆环此刻正横躺在基座上空,似乎正处于休眠状态。

    庞大的能量不断被汇聚至这间大厅,在传送门装置的中心,那漂浮圆环所包围起来的半空中,一团扭曲不定的光影正涨缩着,某种古老悠远的气息不断从其深处弥漫出来。

    卡迈尔漂浮到了这硕大无朋的传送门装置旁,抬起头注视着那些正处于充能状态的合金“臂”和金属环,两团镶嵌在他面孔上的奥术火花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而只有最熟悉的人才会从这两团光芒中看出这位古代奥术大师的心潮澎湃。

    “真没想到……这东西竟能如此顺利地发挥作用……”他忍不住轻声自言自语起来。

    “这是因为我们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许多年,”一个最近才开始渐渐熟悉起来的女性声音从旁边传来,卡迈尔转过头,看到那位来自提丰帝国的传奇魔法师温莎·玛佩尔女士正站在自己旁边,“传送门所需的技术来自上古时代,在那段已经被岁月湮灭掉的历史中,有一批人曾用这种技术打开通往神国的大门,并将大门中泄露出来的力量或某些‘实体’当做神迹来崇拜……如此先进,却又如此蒙昧,而它所带来的矛盾产物曾为提丰的奥古斯都家族带来了整整两百年的苦难。”

    “我知道这件事,神之眼……即使以一名刚铎魔导师以及一名古代忤逆者的视角来看,你们的皇帝以及他的家族所做的努力也足以被称作伟大,”卡迈尔诚心实意地说着,目光则又回到了那传送门上,“也是拜那神之眼所赐,我们现在才能建造起这样一扇‘门’来,不是么?”

    “是啊,拜那神之眼所赐……我们在这里还原出了古代的技术奇迹,而且是用我们自己的智慧,”温莎·玛佩尔女士语气中带着一丝感叹,紧接着她又有些好奇和期待,“卡迈尔大师,您认为那扇门背后会有什么?”

    “……我不知道,”卡迈尔沉默片刻,坦然地摇头说道,“没有人亲眼见过战神的神国是什么模样,作为一个昔日的忤逆者,我对‘神国’更是从来没有什么浪漫的想象和期待。但有一点我倒是可以确定……它一定符合千千万万战神信徒在过去千百年所共同作出的想象。”

    “那它肯定有一座用刀剑和盾牌建造起来的城墙,有给战士们休息和宴饮用的宫殿和广场,还有在神明注视下的‘永恒竞技场’——战神的典籍中便是如此描述的,”温莎·玛佩尔淡淡地笑着说道,“只是不知道在战神陨落之后,祂的神国是否也随之发生了崩坏……当我们跨过那扇大门之后,所看到的大概也只能是一些残存的碎片了吧。”

    卡迈尔回过头,看了这位来自提丰的、可能是当代最杰出法师之一的女士一眼,在对方那称不上多么美丽的面孔上,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光彩。

    那是属于研究者、属于探索者、属于开拓之人的光彩,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求知欲,以及那么一点点的无知无畏。

    他真的很熟悉这种表情,在一千年前,在凡人对于神明还几乎一无所知、只能凭借着有限的知识和不知有没有用处的防护技术进行探索的年代里,有无数这样的研究者投身到了那片对抗神明与命运的前线,他们最聪慧,最有创造力,最能够创造出价值——却也最接近危险,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人倒下,而那些活下来的……会渐渐变成让他们自己都感觉陌生的模样。

    但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卡迈尔忍不住这样想着——前人艰辛的积累终于形成了一笔丰厚的遗产,于是新一代的“忤逆者”(现在应该叫神权理事会学者了)便能够在较为安全的条件下展开研究和探索,他们能比前辈们更大胆一些,而不必在极端的警惕和谨慎中一点点把自己压榨成不似人类的状态……这真的是个很好的时代。

    但即便如此,卡迈尔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眼前这位“后辈”。

    “不要抱着过多的期待和好奇去接触与神有关的知识,哪怕如今我们已经确认那些神明本质上是善意的,他们的力量对我们而言也过于危险,”他忍不住提醒着,虽然对方是一个提丰人,但自联盟成立,自陛下所构建的新秩序一点点建立起来,曾经的两国嫌隙如今已经被一点点消弭,至少在这座设施里,他要把对方当成是共同对抗命运的“战友”看待,“谨慎与警惕才是应有的态度,而且是永远的态度。”

    或许她在自己的领域上已经足够出类拔萃,但在卡迈尔看来,这位来自提丰的魔法大师对于神明的领域明显还不够谨慎。

    温莎·玛佩尔不由得看向了这位从古老历史中走出来的“古代学者”,看着对方那双闪烁着奥术光辉的“双眼”,在那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人类的面孔中,她无从辨别这位奥术大师的表情,但从对方的语气中,她能听出这份建议的诚恳,以及诚恳背后那堪称沉重的分量。

    那分量是用多少先驱者的性命换来的?

    生活在如今这个年代的温莎无从想象,她能做的只有低下头,虚心接受这位古代学者的建议:“我会时刻牢记的,卡迈尔大师。”

    “你也是大师,而且掌握着许多连我都感到惊叹的知识,”卡迈尔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的笑容旁人难以察觉,“希望我们能在接下来的项目进程中继续合作愉快。”

    温莎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向卡迈尔伸出手去:“我同样如此期待。”

    在他们身后,庞大的传送门装置中涌动着纯净而强大的奥术能量,这原始纯净的能源正在逐渐构筑出一条通往神国的门扉,明净的光辉从那团若隐若现的光影中向外逸散,一个未知的领域向凡人敞开了一道缝隙,神国的光辉洒在大厅里面。

    曾几何时,这光辉还象征着至高的旨意,象征着万千信众共同的敬畏,象征着无数神官献祭自身才能换来的“恩典”。

    然而如今这大厅中却已经无人将那光辉当做神迹来顶礼膜拜——对于聚集在这里的人而言,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凡人认知这个世界的必要一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