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旋涡
501153 999 1244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恩雅的话让高文一时间皱起眉头,并陷入了短暂的思索。

    他当然不是没考虑过这个可能——起航者的遗产不仅限于太空里的那些,还有位于行星地面的高塔、轨道电梯以及海妖们曾提到的、某个占据了东南大陆的古代机械军团,而如果当初的莫迪尔·维尔德真的接触到了这些东西并从中察觉出危机,他将这些东西称作“哨兵”也是有可能的。

    但如果真是这些东西……那就真的位于人类文明所能够触及的边界之外了。

    三位昔日神祇开始低声讨论起来,谈论着那些只有他们才知道的、已经湮灭在古老历史时光中的记忆碎屑,恩雅提到了她对于“起航者”的了解,提到了当初那支降临在这颗行星上的庞大舰队在短暂停靠期间所留下的诸多痕迹,阿莫恩则提起了他当初对太空中那些古代设施惊鸿一瞥时所留下的印象以及观察到的各种线索。

    弥尔米娜对这些东西的了解虽然不如另外两位那么透彻,但她执掌着魔法领域的权柄,而魔法领域的超凡者们皆是渊博的学者,弥尔米娜通过这些数量庞大的浅信徒掌握着这个世界上可能最全面的关于古老传说、冷僻研究、历史密辛的知识,而在很多时候,凡人所掌握的零星传说极有可能便映射着上古时代的某些真相。

    到最后,高文也提及了他对于起航者遗产的了解——在这一方小桌旁,他的身份以及他和起航者遗产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作为曾经用轨道坠落威胁过恩雅的“域外游荡者”,他对于那些古老遗产的了解有时候比这些古老的神祇还要多。

    然而当所有古老的记忆碎片都拼凑在一起之后,关于“哨兵”的线索却仍然是一片空白——维尔德那本“书”中所提到的警告就仿佛一个凭空出现在世间的影子,连神明都不知道那阴影的来源是什么。

    “看样子我们在这里胡乱猜测只能是浪费时间,”恩雅最终结束了这耗费精力的话题,她微微摇着头,目光落在高文身上,“或许亲眼见到莫迪尔之后你才会发现一些线索——在此之前,让我们先把那‘哨兵’放在一旁吧。”

    “咱们不如谈谈琥珀身后那个神秘的‘高位存在’?”弥尔米娜抬头看了看桌旁的几个身影,脸上露出好奇神色,“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么?”

    “我不知道那个‘高位存在’是谁,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许多超出我们认知的东西,”恩雅在思索中慢慢说道,“我曾见过起航者的舰队从星海深处跃迁至行星轨道,也曾见过可怕的能量洪流击穿神国屏障,在起航者规模庞大的远征船团中,有许多你们想都无法想象的族群……甚至是一整个文明,它们生存在巨大的移民星舰上,从遥远的故乡起航,前往一个又一个新的宜居星球,或在当地留下种子,或引导新的文明拔锚启程……”

    恩雅的讲述让阿莫恩和弥尔米娜都忍不住慢慢睁大了眼睛,诞生在“后起航者时代”的他们无法想象那古老而壮阔的光景是怎样一番模样,而恩雅则突然轻轻叹了口气。

    “龙族当初错失了望向星空的机会,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在被关闭通往星空的大门之前却看到了星海中的风景,我没有能力离开这颗星球,却在那惊鸿一瞥中理解了一件事情……”

    “你理解了什么?”高文扬了扬眉毛,下意识问道。

    “和整个浩瀚星河比起来,一颗星球上所发生的再大的事也只是一簇不起眼的火花,然而即便是浩瀚的星河,也只不过是起航者永恒远征中的一段旅途罢了——我们这些被称作‘神明’的生物,连统御整颗星球的力量都没有……更何况了解群星深处的秘密?”

    “……你怀疑琥珀背后那个‘高位存在’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高文眉头紧锁起来,语气变得十分严肃,他知道,在这颗星球上能够将视野放到星海中的存在寥寥无几,而像恩雅这样既能够看向星海,又掌握着庞大的知识,同时亲眼见证过起航者的存在更是独一无二——她所做出的判断或许并非永远准确,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忽视。

    “我们这颗星球上所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对我而言都是‘已知’的,尤其是在神明领域,”恩雅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哪怕不是神明,而是与之类似或接近的半神、类神、伪神,我也都清清楚楚,深海中的每一丝涟漪我都认识,那么现在出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我只能认为祂不属于我们的‘已知边境’。”

    桌旁的神明与凡人皆一时间安静下来,直到阿莫恩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那繁茂的金色橡树,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虚拟出来的枝丫和神经网络的屏障,看向了现实世界中的天空,片刻之后他才收回视线,表情复杂地轻声叹息:“我真想再‘上去’看看啊……”

    “再上去?”弥尔米娜立刻瞪了他一眼,“再被警戒战机和反神飞弹追着揍一遍么?”

    “现在它们不会再把我当成敌人了,”阿莫恩看了弥尔米娜一眼,“我只是有点遗憾,当年根本没注意到那片星海有多壮丽就被打下来了……”

    “可惜,现在你也没有冲出大气层的能力了,”弥尔米娜摇摇头,“脱离了思潮的支撑,你现在能有当年一半的实力都了不起。”

    阿莫恩被这么一说顿时显得有点丧气,退了休的自然之神就像个受到现实打击的老大爷一样摇着头叹着气,一边小声念叨着:“我是不行了,但说不定凡人们哪天就上去了呢,龙族前阵子不就成功了一次么……”

    并没有人理会阿莫恩的碎碎念叨,在片刻安静之后,高文突然开口问道:“关于琥珀带回来那些暗影沙尘,你们有什么想法?她说她信仰指向的并非夜女士,但她却从夜女士的神国中带回了东西,种种迹象让我怀疑……她和那位远离现世的神明之间恐怕还是有联系的,只是那并非信徒和神明之间的联系……”

    “当然不会是信徒和神明之间的联系,没听说过哪个信徒跑到自家神明的神国溜达一圈之后还能拆房子带回去的,这是信徒干的事儿么?”阿莫恩从刚才的丧气状态摆脱了出来,闻言立刻神色古怪地说着,“我刚才听到你讲琥珀干了什么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如果不是还有最基础的理智和逻辑,我几乎要怀疑这是她出神入化的偷盗技巧在发挥作用了。”

    高文听到这评价顿时无言以对,心中只有一个感慨:那万物之耻偷鸡摸狗的本事算是得到自然之神的肯定了……

    “从一个古老的神国转悠了一圈,回来就能顺便‘偷走’一位古代神祇的部分权能?你获得彻底自由之后别的变化不多,想象力倒是与日俱增,”弥尔米娜听到阿莫恩的话之后随口在旁边说了两句,随后便将视线投向恩雅,“我们想听听你的看法,毕竟夜女士是一位相当古老的神祇,祂活跃的年代……”

    “我跟祂不熟,”恩雅不等弥尔米娜说完便摇了摇头,“只不过有一件事我这么多年都没想明白……我没想明白祂当年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是说祂躲过了起航者猎杀舰队的追杀么?”高文下意识问道,“然后藏到了一个你都找不到的地方……”

    “我想不明白的就是祂如何躲过了那场追杀,”恩雅看着高文的眼睛,淡金色的瞳孔中凝固着古老的回忆,“我曾经说过,当年除了塔尔隆德神系之外,从起航者手中活下来的古代神祇只有暗影和风暴两个,然而风暴之主的状态你也看到了,与其说当年那是幸存了下来,倒不如说祂只余下了一部分残存着神经反射的血肉而已,当海妖降临在这颗星球上,真正的风暴权柄几乎立刻便从那堆既不能生也不能死的血肉中转移了出去,而那位‘夜女士’……从你带来的情报所述,祂似乎根本没有受伤,甚至保留着相当完整的实力……”

    “这说明祂当年跑得很快?”弥尔米娜随口说道,“也可能是藏的很好……”

    “如果你们真的见识过起航者的舰队,你们绝不会说出这种话,”恩雅摇了摇头,“对于一支能够跨越茫茫星海,在以光年为尺度的宇宙中准确定位一个个渺小星球的舰队而言,你在这颗小小星球上不管多么高明的隐匿技巧都毫无意义,哪怕将神国放逐到深海的最深处,起航者也有数种武器可以凿穿各个界层,从物质世界一直追杀你到可认知世界的边境去。

    “当年在这颗星球上活下来的众神,都不是依靠高明的隐匿或逃亡技巧幸存的,龙族众神是因为塔尔隆德的龙族们主动选择了自我封闭和拥抱神权,起航者出于他们自身的‘原则’而没有动手,风暴之主……那在我看来根本算不上‘活’了下来,然而夜女士……祂被一整支舰队追逐,结果现在祂看上去竟然毫发无损。”

    高文想了想,不太肯定地说道:“这么多年,痊愈了?”

    恩雅想了想,慢慢说道:“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连阿莫恩都有脱离束缚、血肉愈合的一天,只要脱离了神性的束缚,起航者所留下的创伤确实是有可能痊愈的,但你要知道,阿莫恩当年只不过是被一些自动兵器追击而已,那与一百八十七万年前的起航者舰队不可同日而语——被那支舰队追杀,存活本身就意味着可疑。”

    阿莫恩与弥尔米娜面面相觑,他们不由得看着这位昔日的龙族神明,良久,阿莫恩才不敢确定地问了一句:“难不成你的意思是……当年起航者追上了夜女士,但没有动手?”

    “我不知道,当年这颗星球的局势已经疯狂,除了突然降临的起航者和固守塔尔隆德的龙族之外,整颗星球上只有少数苦苦挣扎的凡人聚落还维持着理智。众神的行动已经失去控制,在星际舰队的攻势下毫无秩序,我不知道在那样混乱的战场上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些神祇的最后一刻是怎样的光景,我只记得起航者舰队带着星球上其他大陆的幸存者离开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模样……而夜女士,在那时候早就已经下落不明了。”

    旧的迷雾尚未散去,新的疑惑又浮上心头,高文不知道这些古老密辛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真相,他的关注点重新回到了刚才的那个问题:“起航者的事情如今恐怕没人能调查清楚,我现在更关心琥珀和夜女士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带回来的那些沙子虽然劣化了许多,但毫无疑问是暗影沙尘的某种‘变体’……”

    “让她多弄一些‘样本’吧,一部分给实验室,一部分给我看看,”恩雅随即说道,“我现在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一切都要等到研究过后才能有个说法。”

    “好,我会让她多准备一些的,”高文立刻点了点头,“我们已经测试过了,那些沙子召唤出来之后就会稳定地存在于现实世界,只要她不主动收回,那些沙子就不会消退。”

    一阵风从广场外的街道方向吹了过来,晃动着金色橡树繁茂的枝丫,落叶飘散下来,一些叶子落在桌上,随即在神经网络清理机制的作用下如幻梦般悄然消散。

    高文在这阵落叶之风中站起身,他看了一眼视野中浮现出来的时钟,对眼前的三位昔日之神轻轻点头:“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返回现实世界去安排接下来的塔尔隆德之旅——谢谢你们三位今天的帮助。”

    “我们这次可没帮上什么忙,”阿莫恩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分析了一大堆没什么用的废话而已,反而还给你带来了新的疑问。”

    “新的疑问有时候本身就是收获,这意味着未来的某一天将有新的线索成为通向真相的关键。”高文笑着说道,一层淡金色的光幕已经渐渐在他身后张开。

    但就在他要登出神经网络的前一刻,恩雅突然开口了:“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琥珀时说过的话么?”

    “第一次见到琥珀?”高文愣了一下,“你是说在塔尔隆德的时候……”

    “她自称是暗影女神的神选,然而当时我便没有从她身上感知到‘神选’的气息,可即便如此,我仍然感觉她……十分特殊。”

    “我想起来了,”险些被遗忘的记忆突然浮上脑海,高文立刻停下了登出网络的操作,“你到现在还没有解释她到底特殊在哪了。”

    “她的灵魂……如幻影一般轻盈虚无,却又维持在非常稳定的状态,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她那个‘人造人’的出身,因为这世界上再难找到第二个像她一样的个体,”恩雅慢慢说道,她的话让高文的表情一点点严肃起来,“现在她又牵扯出了未知的‘高位存在’,又和夜女士的神国建立了联系……吾友,她的特殊之处已经复杂到了无法解释的程度,以至于‘特殊’本身便是她的特殊。

    “所以看护好她吧,毕竟她已经缠上了如此之多的谜团,如果这些谜团真的是个旋涡,那恐怕也只有你才能把她拉出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