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免费神技
508881 999 124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说实话,刚看到琥珀搓出来的那些沙子的时候高文整个人都激灵一下子精神了许多,直以为这个暗影突击鹅不声不响就实现了从实力到位阶的飞跃——想想看,背后站着个正体不明的高位存在,时刻接受着不可名状之力的庇护,能够进入夜女士的神国,现在还能从夜女士的神国中召唤来不属于此世的沙尘,这一连串简直跟叠buff的词缀似的,但凡这鹅不张嘴,看着简直跟个主角似的。

    但等她描述完这些沙子的性质之后高文就觉得不对劲了……越听越觉得这些看起来像是暗影沙尘的东西怎么实际表现的跟免费赠品似的,如同他上辈子在网游里看到的新人零氪保底——卡面金光乱冒,实际人手一套……

    在游戏里遇到的boss手里的装备(×),击杀boss之后我实际拿到的装备(√)。

    大概是今天琥珀带来的一连串情报都实在太过刺激,高文这边脑袋稍一放松下来各种奇奇怪怪的思绪便开始不受控制地乱跑,甚至连许久不曾浮上脑海的、关于上辈子的记忆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最后还是琥珀实在忍不住开了口,一边在旁边戳着高文的胳膊一边说道:“哎,你这个评价可不对啊,再怎么我这也是冒了不少艰辛才带回来的‘能力’……”

    高文看了这鹅一眼,下意识便开口道:“说实话,除了你最后摔在地板上醒过来那一下之外,我是真没看出来你有多艰辛……”

    琥珀顿时便瞪起眼来——但考虑到打不过,也就瞪了瞪眼。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高文也知道见好就收,开个玩笑也只是为了缓解缓解尴尬的气氛,稍微调侃一下之后他的表情便重新严肃起来,并认真看着琥珀的眼睛,“说真的,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些沙子召唤出来的么?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暗影沙尘?”

    “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琥珀挠挠头发,瞬间也忘记了刚才高文对自己的调侃,“就是从‘那边’回来之后,我发现自己身子旁边就有这么一小堆沙子,然后莫名其妙便和它们建立了联系——召唤沙子和收回沙子的办法都是突然浮现在脑海中的……嗯,不对,不能说是浮现在脑海中,该怎么说呢……”

    琥珀显得有点纠结,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跟高文解释那种发生在意识和直觉层面的事情,比比划划了半天才勉强憋出几句话:“就好像你心脏的跳动,血管里的血流,你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运转的,正常情况下甚至感知不到它们,但它们就是自然而然地运行着,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我的感觉也差不多,突然这些沙子就成了自己力量的一部分,我甚至不知道它们消失和出现的原理是什么。”

    “我能理解你说的意思,”高文认真听着琥珀的描述,轻轻点了点头,“虽然这仍然有点不可思议。那关于这些沙子,真的除了看上去像是暗影沙尘之外,就没别的特殊性了么?”

    “……掉地上扫起来特别费劲算么?”琥珀想了想,十分认真地说道,“这些沙子非常轻盈,如果我不给收起来,它们很容易就会被吹的到处都是……”

    “当然不能算!”高文顿时一巴掌拍脑门上,“你起码想个有实用价值的!”

    “……那我就真想不到了,”琥珀又仔细想了想,终于还是摇着头说道,“我来找你之前又测试了好几次,这些沙子除了看上去形态有些怪异、能够弥漫出一些压根没什么用处的灰白色‘幻影’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特殊作用,我把它们洒在各种事物上,包括各种导魔材料和普通物质,结果都一样。”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补充道:“啊,对了,我还试了试把它们撒在活物身上会怎样,用花园里的两只大黑狗试了试……”

    高文表情顿时严肃起来:“结果如何?”

    琥珀一拍胸口,脸上露出洋洋得意的样子:“我打赢了!”

    高文:“……”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种后,高文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所以根据你的总结,你这个新能力最大的作用就是打架的时候可以突然扔别人一脸沙子是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琥珀点点头,神色间竟然十分满意,“我跟你讲,这可是个神技!战斗正激烈的时候扔一把沙子出去,多少高手都是栽在这上面的,而且我这个绝对防不胜防,换你这种传奇过来都看不出我沙子是从哪掏出来的,并且想扔多少扔多少……”

    高文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这怎么放在别人身上堪称逆天改命一般的经历,让琥珀走完一圈之后就变得这么谐呢?

    但很快,他的态度就重新严肃起来,并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情:虽然事情的结果让人无言,可这些“劣质暗影沙尘”的存在本身却不是小事,不管它们到琥珀手上之后劣化成了什么模样,琥珀去夜女士的神国转了一圈之后获得了召唤暗影沙尘的能力却是个事实。

    当初莫迪尔也去过夜女士的神国,而且去了不止一次,他回来之后可没发生这种变化——他最多只是带回来几粒沙子而已。

    虽然人家那沙子是“正版”的。

    “你在想什么?”琥珀注意到高文突然露出一脸严肃的表情,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憋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我跟你讲啊,是那两只狗先动的手……好吧,也可能是我先动的……”

    “你把那两只倒霉的狗子先放一边吧,”高文看了这个半精灵一眼,“除了召唤暗影沙尘的能力之后,你身上还有别的变化么?”

    “没有了,”琥珀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头仔细回忆回忆,最后很肯定地说道,“而且不光没有额外变化,我还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再进去那个‘错位神国’了。”

    “你没办法再进去了?”高文顿时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我一开始不是触摸了那些由莫迪尔带到现实世界的沙粒之后进入那个错位的‘暗影神国’的么?”琥珀解释着自己的发现,“后来试验新能力的时候我又大着胆子试了一下……却发现不管再怎么接触那些沙粒,都没了任何效果……”

    “你竟然还敢再试几次?!”高文第一反应就是瞪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半精灵一眼,在对方缩起脖子之后他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你已经这么干了,幸好没事——真的进不去了?”

    “嗯,”琥珀点点头,脸上还带着明显的遗憾,“就好像是被关上了大门,我尝试着回忆当时进入那个错位神国的‘感觉’,按照自己在暗影界中行走的定位经验来寻找那扇门的位置,却只是跑到了暗影界里。唉,真是太遗憾了,回来之后我仔细想了想,还有好多东西没问那本书呢。”

    “毕竟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你会跑进夜女士的领域,但既然回不去了,就不要再冒险尝试了——哪怕想试也等到技术组和档案组那边查到线索,有了一定安全保障和理论指导之后再说,”高文表情严肃地看着琥珀,“你这一次‘冒险’已经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果,不管是维尔德的存在还是关于哨兵的警告,都是极有价值的线索,就别那么遗憾了。”

    “行吧,你说的也是,”琥珀抓抓头发,无奈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得早点回去歇着了,今天下午折腾的够呛,在现实世界和暗影界之间跑来跑去太耗精力了……”

    高文嗯了一声,但就在琥珀刚要遁入阴影离开房间的前一刻,他却突然说道:“等一下,还有件事。”

    琥珀保持着一条腿踏入阴影裂隙的姿态,扭头看了高文一眼:“啊?”

    高文看着对方这高难度操作眼角便忍不住跳了一下,心说世界上恐怕也就这个“暗影神选(恐怕不是自称)”能这么把阴影裂隙玩出花来了,这要换个普普通通的暗影大师过来,别说同样操作了,怕是看一眼血压都得上到二百:“你先把腿收回来,看着怪吓人的——我就是跟你说一声,塔尔隆德那边你跟我一起去一趟。”

    琥珀十分惊讶:“啊?你之前不是说不让我跟你去了么?”

    “但现在你造访了夜女士的神国,而且还……”高文看着她,“带来了那些‘沙子’。很显然,你能够感应到夜女士的力量,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支配这股力量,如果莫迪尔身上确实携带了夜女士的某种……‘标记’,那你此刻的新能力或许可以派上用场。”

    琥珀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其实并没怎么在意自己到那边能派多大用场,能够出门搞事本身就足够让她兴奋起来,她笑容满面连连点头:“好好好!那我回去就准备准备,明天把事情都给手下们交待交待,顺便再熟悉熟悉自己的新技能……”

    “最后这条就不用了!”高文不等这家伙说完便赶紧打断,“一堆只能用来打架迷眼睛的假冒伪劣‘暗影沙尘’你再熟悉能折腾出什么成果来,继续祸祸花园里的狗子么——我可跟你讲,那狗是贝蒂养着的,你折腾过头了她可是会哭的啊。”

    “……好吧,”琥珀特失望地撇了撇嘴,“那这个技能我就先封存着了……”

    “你要真想用其实也行,回头你找神灵解析实验室的人去,弄一些沙子出来给他们当样本,”高文看着这半精灵满脸失望的样子,想了想还是点头说道,“这沙子不是只要你不主动回收就会一直存在于现世么?正好可以给他们用来研究,看看专家们能不能分析出你的暗影沙尘和‘真正的’暗影沙尘比起来到底区别在哪。”

    “那也行,我自己也挺好奇这个的,毕竟这次我遇见的没法解释的事也太多了点,凭我自己的脑子大概是搞不明白了,希望那些聪明人能找出点线索来……”琥珀点点头,紧接着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行了不行了,太困了,我溜了啊……”

    话音刚落,高文便看到一团阴影拔地而起,下一秒眼前便失去了那半精灵的身影。

    ……

    神经网络,梦境之城深处,被金色橡树和飘散落叶所覆盖的宁静广场上,一张方桌被安置在橡树下,四个身影落座在方桌旁。

    “……情况就是这样,”在讲述完发生在琥珀身上的事情之后,高文便抬头盯着眼前的三位“退休神明”,“现在最重要的线索或者说问题有三个,第一就是‘小心哨兵’这句警告,第二是与琥珀建立连接的高位存在到底是谁,第三……是她那些沙子。”

    “竟然发生了这种事么……”坐在高文左手边以老迈精灵形象登录网络的昔日自然之神表情严肃地抚摸着自己的胡须,“这确实值得你把我们三个都叫到一起……”

    “你又吓到我了,”淡金色长发如瀑般垂落、容貌完美而雍容的恩雅将目光落在高文身上,“你还真是每次都能搞出这种可以把神都吓一跳的动静来。”

    “这次可不是我,”高文摊开手,“这次搞事的是琥珀。”

    “有区别么?把我们召集起来的可是你。”一旁身穿繁复典雅宫廷长裙的昔日魔法女神淡淡地看了高文一眼,随口说着。

    “好吧,我们不辩论这个,”高文挥了挥手,“说正事——你们有谁听说过,或者能猜到那句警告里提到的‘哨兵’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三位退了休的神明顿时相互看了看,在这极其人性化的动作之后,阿莫恩率先打破沉默:“我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可以被称作‘哨兵’的人或事物不计其数,但我想不到其中有哪个哨兵会出现在夜女士神国中的一本‘冒险家之书’里。”

    “‘哨兵’可能只是个隐喻,ta不一定是个真正的‘哨兵’,”高文在一旁提醒道,“书中的警告也可能不只是写给我们凡人看的。想想看,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符合哨兵的定义,甚至概念上比较接近的……”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弥尔米娜便默不作声地抬手指了指天空。

    她所指的显然不是这虚拟世界中所模拟出来的那片蓝天。

    “起航者留在太空里的那些东西么……”高文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朝这个方向猜测过,那些监控行星用的轨道设施……从定义上确实十分接近哨兵,但我找不到它们即将失控的证据或线索。”

    “如果出问题的不是挂在天上的那一批呢?”恩雅突然打破了沉默,“你应该并不能感知到那些轨道设施之外的起航者造物吧,‘域外游荡者’先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