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哨兵?
501153 999 124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恢弘的巨日向着远方的地平线沉去,那遍布浅淡木纹的日冕已经只余下一道窄窄的弧线边缘,从日冕边缘升腾起来的光晕在云层的背景中弥漫开来,仿若天空的一片火海,在这一天白昼的最后几十分钟里熊熊燃烧,在随之铺洒开来的夕阳余晖下,高文眼中的整座城市都如同浸没在一片金红色的海洋中。

    他站在露台的尽头,远眺着黑暗山脉的方向,临近冬日的寒风从侧面吹来,风中隐约捎来卫队士兵黄昏操演时的口令声,在这难得的、稍微清闲一点的时刻,他静静思索着关于反攻废土的计划以及接下来要前往塔尔隆德的旅程——直到一个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感知中,才打断了他已经健健发散的思路。

    他循着感觉看向气息传来的方向,看到一片扭曲的阴影迅速在空气中成型,琥珀随之从阴影里跳了出来,蹦跶两下之后来到自己面前——下一秒,这暗影突击鹅极具个人特色和穿透力的哔哔声便打破了黄昏时露台上的宁静:

    “哎哎!出事了出事了!我跟你讲出大事了啊!我刚才好像可能也许说不定不小心跑到夜女士的神国里了……”

    高文的思绪与露台上的宁静同时被打了个粉碎,琥珀咋咋呼呼嚷嚷出来的惊人信息让他表情直接便僵在当场,足足十秒钟后他才终于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又皮又跳的半精灵:“啊?!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刚才好像可能也许说不定……”

    “把这堆助词删掉!”

    “我刚才研究沙子,不知怎么跑到夜女士的神国里了……”琥珀顿时缩缩脖子,满脸都是“我刚才作了个大死但是没死可这时候被你发现了我还是很紧张”的表情,“幸亏没直接看见神明……”

    “你研究那些‘暗影沙尘’……把自己研究到了暗影神国?”高文这次终于确定自己刚才没产生幻听,又瞪着眼睛重复了一遍,他才使劲吸了口气,让自己一下子飙升上来的血压和心率慢慢往回蹦——这个又皮又跳的半精灵已经许久不曾发挥这样让人血压飙升的威能了,以至于他都差点忘了这家伙放置不管的话可以搞出多大事情,这一刻他就庆幸自己这幅躯体足够强韧,否则琥珀一开口他怕是心脑血管都得崩,“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是这样的……”琥珀赶紧一边点头一边飞快地开口,赶在高文随便掏出个什么玩意儿把自己拍在墙上之前将前不久的经历和盘托出——她务求体现出自己大无畏的探索精神,并强调自己真的只是想针对那些暗影沙尘做一些研究,误入神国完全是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意外,但很显然,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高文根本不在意这些细节,也从一开始就没有把琥珀揍一顿的意思,毕竟那些暗影沙尘是他交给琥珀去研究的,研究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也不能算是个“责任事故”,比起追究这个万物之耻在研究过程中是否有不够谨慎、过于心大的疏漏,他现在更关注的是对方在描述夜女士神国时所提及的一系列信息量巨大的内容!

    “你看到了莫迪尔·维尔德所听到的那个声音的源头?那是一本书?而且那本书自称‘维尔德’,并且还不知道‘莫迪尔’这个名字?”

    “夜女士的王座上没有人?那本书说祂可能是去‘边境’处理‘麻烦’了?暗影神国的边境有麻烦……难道是我们所担心的污染?”

    “你说夜女士经常做梦?从暗影神国脱离的办法就是从高处跳下,就像从梦境中惊醒那样?”

    “小心哨兵?小心什么哨兵?维尔德自己都不知道?那整本书里记录的全都是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警告?”

    高文越听越是心惊,眼睛也越睁越大,伴随着琥珀极其清晰且完整的叙述,一连串意义重大的情报甚至让他都感觉有点发蒙。在整个过程中,他不止一次趁着琥珀稍作停顿的时候开口确认一些细节,而他所产生疑惑的每一个细节都很快得到了对方的补充。

    不管平常表现得再怎么不靠谱,琥珀终究是他的情报部长,而且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成长了起来,在如此严肃正经的事情上,她表现的一丝不苟,每一个细节的描述都格外精准且涵盖了所有重点,等她终于话音落下之后,高文已经完全了解了她那场不可思议的冒险的全部过程。

    “你这可真是有了不得了的经历啊……”黄昏下的露台上,高文看着琥珀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我是真没想到,这才半下午没见你竟然能折腾出这么惊人的事情……”

    “这也不是我想的啊,”琥珀比高文还无奈,“说真的,我都快被吓死了,你是不知道我用了多极端的手段才控制住自己的理智,避免被神国某些不可名状的东西给污染……”

    “看你的表情我都知道这个‘极端手段’不怎么正经,”高文立刻摆了摆手,“先说正事吧,首先是关于你在那边看到的那本……‘书’,除了他自称自己叫维尔德之外,你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可以解释他跟现实中的‘莫迪尔·维尔德’之间的关联?”

    “没有,我就在‘那边’跟他聊了一会,那地方除了那个大的吓人的王座祭坛之外就是看不到边的沙漠,还有一本会说话的书——根本没什么线索可发现的,”琥珀摇了摇头,紧接着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现实世界有了一个叫莫迪尔的大冒险家,看上去像是个正常人,在世界上到处游荡,夜女士的神国有一个叫维尔德的大冒险家,变成了一本书,被放在神明的王座前,这事儿听着真是比吟游诗人的故事还离奇许多……你说,莫迪尔·维尔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高文皱着眉,心中翻涌着诸多猜测,“听上去他仿佛被分裂成了两个部分,这两个部分分别拥有姓氏和名字,但谁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根据已有线索,似乎夜女士是这一切的根源……但我总觉得有哪不对……”

    “我也觉得不对,”琥珀跟着点了点头,“从维尔德的只言片语中,我推测他也是意外进入那个‘错位神国’的,而夜女士对这一切似乎并没有主动参与……虽然不排除那位古代神明是对维尔德隐瞒了什么,但对于一个神明而言……这种隐瞒不是毫无必要么?祂总不能只是为了找个人给自己讲故事吧?”

    “讲故事……对了,这还是个问题,”高文表情严肃地说道,“玛姬提到过,莫迪尔几次误入‘那边’之后都听到了‘另一个自己’在给夜女士讲故事,而夜女士则以自己梦境中的见闻作为交换,但当莫迪尔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不管怎么回忆都想不起夜女士所描述的梦境的内容。这方面你有没有询问一下那本书?夜女士的梦境是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问,”琥珀有点遗憾地摇了摇头,“我是突然被‘扔’回现实世界的,而且当时想问的东西太多,一时间也没想到这些。我只知道那位暗影女神似乎长期处于‘造梦’状态,甚至不管清醒时还是沉睡时祂的‘梦境’都不会中断。我想象不到那是怎样的情况,神明的事情真是太难理解了。”

    “恩雅曾告诉我,神明的‘梦境’绝不是单纯的梦境,作为从思潮中诞生的存在,神明的所有思维活动其实都可以视作和现实世界相互映射的结果,即便是已经脱离思潮、获得自由的神明,其梦境与现实世界也会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高文摸着下巴,在思索中沉声说道,“也正是因为有这层映射,神明都会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梦境,以避免力量失控逸散——这一点上,如今获得自由的阿莫恩、弥尔米娜和恩雅其实都不例外。

    “但我不知道暗影女神是否也受这条规则的影响,毕竟她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太长时间,一百八十多万年的思潮隔绝……足以让她变成一个几乎和我们的现实世界没什么关联的‘域外生物’,她的梦境能在我们这边产生多大的扰动完全是个未知数。”

    琥珀听着突然眨了眨眼,朝高文一挑眉毛:“那就是比你这个‘域外游荡者’还域外游荡者喽,都游荡的没边了……区别就是你这是用来吓唬人的,人家那是真的。”

    高文瞬间就一个爆栗子砸在这半精灵脑袋上:“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多机灵的一个半精灵啊,可惜长了张嘴.jpg。

    琥珀被敲的抱住了脑袋,嘴里“妈哎”一声便安静下来,高文则摇了摇头,心中多少有些感慨。

    神明的梦境问题,思潮的映射问题……这算是这个世界诸多诡异规则中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两个,甚至在早期还曾让他一度抵触和惶惑无措——这一切颠覆了他对“物质世界”的认知,模糊了物质和意识的边界,对于一个从地球穿越而来的灵魂而言,这所呈现出来的光景……几乎是荒诞而错乱的。

    然而这个世界确实是如此运转着,精神可以影响物质,物质可以影响精神,二者不但能够相互映射,甚至在条件合适的时候还能相互转化,不管是魔法师依靠精神力塑造各种魔法现象、改变物质的形态,还是凡人思潮投影创造出神明,亦或者神明的精神辐射凭空改变现实……这一切对地球人而言“不合理”的现象,背后的本质其实是一致的。

    有时候高文忍不住便想……如果有一种理论能够解释这种精神和物质相互影响甚至相互转化的现象……或许它便相当于解释了这个世界的“底层真理”吧。

    这理论会隐藏在魔力的真相中么?还是会隐藏在更深的、目前凡人们还未曾想象过的领域?

    他不小心陷入了思索中,但很快便有一个声音将他从沉思中惊醒:“哎,哎哎,你又走神了?”

    高文激灵一下子醒过神来,便看到一只小巧的手掌在自己眼前使劲挥舞着,他抬头看向手掌的主人,于是琥珀瞬间便再次抱住了脑袋:“刚才敲过了啊!一次错误不兴敲第二遍的!”

    “行了行了,说正事,”高文摆摆手,一边整理思路一边开口说道,“把维尔德和夜女士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我现在更关注你刚才最后提到的那个‘哨兵’……哨兵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统共就这么一句警告,可能的解释太多了,”琥珀呼呼摇着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警告绝对非常非常重要,否则不至于写满了整本书——还是一本那么特殊的‘书’。”

    “哨兵,它所指代的很可能是某种‘看守’,而且这个看守应该是一个极其强大而危险的存在,或者它所看守的东西十分危险,有蔓延污染、让哨兵转化为危险源的可能,”高文若有所思地说着,“按这个标准看,龙族负责监视逆潮之塔的人员可以被视作‘哨兵’,刚铎废土深处的铁人兵团也可以算作‘哨兵’,甚至精灵们在宏伟之墙节点上设置的那些哨兵之塔都是‘哨兵’,而这些哨兵不管哪一个出了问题,都是值得警惕的危机,可我觉得和维尔德那本‘书’上满页的‘小心哨兵’警告比起来,这些都还不够格。”

    琥珀微微颦眉:“不够格?”

    高文没有做进一步解释,只是在心中又冒出了更多的想法——

    除了他刚才提到的那些东西之外,这世界上其实还有可以被称作“哨兵”的存在。

    那些高悬天空的监控卫星,以及环绕行星的环轨空间站“苍穹”。

    这些用于监控行星状态,时刻紧盯着魔潮和神明的起航者遗产,它们似乎比刚才他所提到的那每一样事物都更适合被称作“哨兵”,而且如果这些东西出了问题,也确实相当“够格”引发最高级别的警告。

    但这些东西怎么会出问题?虽然它们确实都已经年久失修,但那也只不过是逐渐失去作用、变成漂浮在太空中的墓碑罢了,高文能了解到它们绝大多数的状态,可以确认那些卫星和空间站都没有失控的可能,而即便退一步讲,它们失控坠向大地……对如今这颗星球上的文明而言,一堆卫星和空间站从轨道上砸下来,再怎么“小心”有用么?

    那玩意儿就连当初全盛时期的龙神都表示扛不住。

    在高文看来,既然琥珀所看到的那一句警告中提到了“小心哨兵”几个字,那这就说明对于危险的“哨兵”而言,凡人的“小心”是有用的,否则这警告大可不必,全世界人民一块躺平就行了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