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

第四百六六节 进入
321386 99 46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站在坚硬的山岩顶端,默默注视着脚下的世界。那里,是一片被钢筋混凝土包围的城市。至于名字。。。。。。非常古老,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

  拉斐尔城,骷髅骑士团在亚洲最东部建立的天使之城。

  十九号生命之城的形式已经基本稳固,朝着欧洲方向撤退的二十余万复制人军队,并没有表现出散落在城市周围同样数量尸体的丝毫眷恋。当然,他们也并没有注意到————庞大军队的构成群体当中,多了那么几个曾经在战场上被俘,又在没有任何关注情况下,悄悄返回的“己方士兵”。他们夹杂于队伍当中,依序渐进缓缓退往大陆西面。

  医生联合协会不会对所有复制人士兵进行体检。从走出地下避难所的时候开始,他们一直只对复制人群体进行抽样检查。事实上,连这种最基本的方法,在很多协会成员看来,根本就是不需要的多余————从最初还是受精卵的状态开始,所有尚未脱离培养舱的复制人,都必须接受一系列繁琐的疫苗植入。医生联合协会掌握着世界上最先进的医学技术,他们研制的抗菌素,可以灭杀废土世界超过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已知病毒。换句话说,复制人天生就对这些东西产生免疫。即便是临近高危地带作战,也只需要按时注射配发下来的抗菌药剂,而不必进行所谓的身体检验。

  他们的生命很短暂。为了寿险仅仅只有十年左右的制造物,花费大量人力和财力进行健康维持。。。。。。这在医生联合协会的高级成员看来,无疑是太过奢侈的浪费。与其把时间、精力和资源浪费在他们身上,不如另外制造一批带有免疫的新合成生命体。

  用不了多久,应该就可以听到从欧洲方向传来瘟疫蔓延的消息。抗菌素,终究不是抗菌肽。两者的效果对比,就和人类历史上发现青霉素的前后时段同样明显。

  林翔一直默默注视着远处的拉斐尔城。一动不动,仿佛与岩石结为一体的雕塑,任由雪花飘落在身上,积起一层经营微薄的凝霜。

  周浩垂手侍立在他身体右侧三米多远的地方,恭敬地说:“陛下,外围防御阵地已经加固完毕,第二梯队将于半小时后抵达。是否按照原订计划,在预订时间发起攻击?”

  林翔没有转身,他缓缓抬起右手,却没有像周浩预料的那样重重朝下一挥。而是在空中滞留了几秒钟,出乎意外地轻轻左右摇摆。

  “保持警戒。这里很安静,就让它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谨遵您的吩咐。”

  虽然无法理解,但周浩也没有对这道命令擅加质疑。他已经习惯于绝对服从皇帝的指示。哪怕这些命令听起来有多么荒诞,多么悖离逻辑,但只要从林翔本人口里说出,那么。。。。。。它就是必须被坚决执行的真理。

  “我知道,你的心里仍然存有疑惑。”

  林翔转过身,微笑着看着他:“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它们存在的时间,比预料中更加久远,也隐藏着旁人无法理解的秘密。只有当你真正与之接触,并且深入其中的时候,才能明白所谓的真相。”

  周浩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他不明白林翔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也不明白这番话的真实所指。出于本能和习惯,他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命令所有人保持警戒。”

  林翔又重复了一遍先前已经说过的话。同时,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紧密封闭的牛皮纸信封,径直递到周浩面前,说:“把这个收好。如果六小时后,我还没有回来,那就把它打开,认真执行上面的命令。”

  “您准备去哪儿?”

  周浩接过信封,满怀疑惑地问。

  林翔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远处的拉斐尔城。他拍了怕肩膀上的积雪,淡淡地说:“任何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或者应该说是必须面对的命运。我。。。。。。也不例外。”

  。。。。。。

  几只在徘徊在雪原上腐狼,忽然警觉地竖起耳朵。

  它们感觉到从远方传来一阵轻微的空气波动。辐射,将它们的感知器官改造得比旧时代更加灵敏,这些凶残的生物远比人类更加敏锐,也很容易察觉某些微小的异状。。。。。。就在一双双绿色的荧光眼眸注视下,雪原上缓缓走来一个黑色人影,由小变大,直至完全清楚显露在瞳孔中央。

  林翔没有刻意释放气息。可是,从他身上外露出来的强大生物能量,已经让腐狼察觉到无法抗拒的潜在危险。它们嗥叫着从雪地上迅速散开,慌乱地逃向远处,让出一条通往拉斐尔城最近的道路。

  站在雪地里,默默注视着大约八百米外的高耸城墙和警戒塔,林翔长长呼出一口带有体温的白雾。

  他有种正被某种东西窥探的感觉。并不是野生动物或者小虫子好奇的窥视,而是充满危险和杀机的直觉————显然,在正前方的某个位置,一名骷髅士兵正握紧远程狙击步枪,将自己的身体要害,纳入瞄准镜的十字核心。

  摇了摇头,他继续朝前迈开脚步。积雪被皮靴踩碾出“吱吱嘎嘎”的声响,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子弹,对林翔无法构成威胁。他有无数种方法避开对方的攻击。即便站着不动,脱膛而出的弹头,也不可能在目前这种状态下穿透自己的身体。

  可是,那一片被白色掩盖的城市建筑,却让林翔本能地感觉到恐惧。这种恐惧,几乎与自己刚刚复苏,进入废土世界察觉到那些无法测知的存在时一样强烈。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拉斐尔城自己也并不陌生。至少,从被围困的那天开始,他就不下数十次从远处眺望过这个城市。然而。。。。。。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受到无比诡异的,充满死亡危险的浓烈气息。

  洛克菲勒家族派出的三名寄生将,托勒与强克森在战斗中被杀,米莉则在十九号生命之城的地下医疗室里被俘。

  “艾伯特。。。。。。”

  不知为什么,林翔下意识地轻念出这个名字。

  托勒说过,只有他,才知晓什么是真正的“完美”。

  而米莉也在供述中说过————艾伯特一直呆在拉斐尔城,从未离开。

  林翔很难理解,也无法明白。甚至,一度以为这是某种早已设下的骗局。

  骷髅骑士团的总部设于北美大陆,这是已经被无数情报证实的事情。身为洛克菲勒现任族长的艾伯特,就算真的身处拉斐尔城,也绝不可能放任城市被帝国军队牢牢围困。他们一定会不惜代价派出援军,与帝国全面开战。至少,也要保持城市与外界运输和联络渠道畅通。

  何况,林翔没有在这座城市里,感受到任何类似寄生将的气息。

  和十六家族的所有成员一样,米莉被高高钉死在木头十字架上————兰德沃克的改造人研究,已经不需要依靠活人作为试验品。他只要求得到米莉身上包裹大脑、心脏在内的中枢神经系统,以及两公升血液。林翔没理由放过这种具有强烈威慑能力的洛克菲勒族人,在吸收了从她体内提取的血液之后,米莉与托勒、强克森一起,高高悬挂在十字架道路的最顶端。

  血液融合,已经无法给林翔带来更多的提升效果。但他却可以通过外来细胞与病毒之间的交流,探知曾经活人必须保守的最大秘密。很自然的,强克森的预言,在他面前根本毫无遮掩。林翔知道他们都没有撒谎,艾伯特。。。。。。的确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就在拉斐尔城。

  “他。。。。。。会在这座城市的什么地方?”

  望着远处被积雪覆盖的城市轮廓,林翔自言自语。

  。。。。。。

  “幻觉”这个词,单指某人在精神状态受到干扰情况下,对外界事物非正常的感知。

  上午十一点三十六分,驻守在拉斐尔城西南方向四座警戒塔上的狙击手,同时感应到了幻觉的存在。

  那是一个从远处荒野慢慢走来的人影。他在距离城市大约八百米的位置,默默站立了近五分钟。四名狙击手都在那个时候将目标纳入准星,却在同一瞬间惊讶地发现————雪地仍然还是一片白色,原本矗立在那里的黑衣人,仿佛空气一般彻底飘散,只留下无法捉摸,不可能对视线构成障碍的透明。

  真的是幻觉吗?

  可他却又是那样真实,以至于四名骷髅狙击手清楚无误记得,那张略带忧郁的英俊脸庞,以及眼眸释放出来,在困惑中寻找答案的清澈目光。

  。。。。。。

  当速度超过肉眼能够捕捉的极限,自然不可能在大脑中留下任何残存画面。对于林翔来说,进入拉斐尔城的唯一障碍,仅仅只是在形式上存在,守卫森严的城门。当他以鬼魅般的身形和速度,在无人察觉情况下穿过监视网,出现在城内人流稀少街道上的时候,由索克上尉提供的骷髅骑士团制式校官服,就成为此刻最好的伪装。

  没有任何人阻拦。制式军管服,加上体内自然外露的强大生物气息,使沿途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对他表示出足够的尊敬————骷髅骑士的身份,远比普通士兵尊贵得多。这倒不仅仅只是因为意识灌输产生的效果。更多的,则是来源于生物强弱的彼此探知,以及进化途径不同造成的差异。就像兔子在虎狼面前瑟瑟发抖,斑马面对狮子下意识想要转身逃跑,已经在新生代人类当中,形成一整套无法逾越,也不可逆转的恒定思维。

  对于拉斐尔城,林翔大脑中有着最直观,最详细的平面资料。很大程度上,这应该归功于潜伏在城内的己方间谍。结合思维意识发散开的探测效果,林翔大脑中已经勾勒出城市街道与建筑的最准确图像。

  尽管如此,他仍然无法从中找出艾伯特的位置。。。。。。没有异能的外放能量,即便拥有寄生将的强大能力,也不可能搜寻到潜藏在泥土或者旮旯里的每一只昆虫。

  “为什么会这样?他应该很强大。至少。。。。。。也应该是一名寄生士。”

  摇了摇头,林翔没有到处乱转。他选择了通往中央大楼距离最近的道路,朝着那个方向,不紧不慢迈出步伐。

  。。。。。。

  雷契尔中将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批阅各种文件,已经成为他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倒不是说他对这种工作有着太大的兴趣,大半是出于责任感,剩下的。。。。。。则是打发无聊时间的消遣。

  林翔穿过幽深的走廊,轻轻推开办公室虚掩房门的时候,雷契尔也刚好抬起头。锐利的目光死死锁定不经通报擅自闯进房间的他。除了探究与冷厉,还掺杂了一点点被强烈掩饰的畏惧。

  “你是谁?”

  将军的问话简单且直接,没有任何多余的缀词或者修饰。

  他并不记得拉斐尔城里有林翔这么一个人。印象当中,也没有与如此相貌的骷髅骑士有过交节。来者身上的生物气息非常强大,也很特殊。感觉。。。。。。就像是一块随时可能改变性质的磁铁。当周围物品没有与之匹配成份的时候,自然也就难以察觉到对方的威严与强悍。只有像自己这种高阶异能者,才能真正感受到,从这个人身上释放出来,如同洪水般汹涌狂暴的气潮。

  “你就是雷契尔将军?”

  林翔清楚地记得这个名字。间谍反馈回来的资料当中,不止一次提到过拉斐尔城的实际控制者。

  中将没有回答。他慢慢推开椅子站起,从办公桌侧面走出,带着脸上不自觉的惊怒表情,默默注视着对方。

  “你不是我的目标。”

  林翔朝前走了几步,站在距离将军五、六米远的位置,宁定地说:“我在找一个人。这座城市很大,很复杂。我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假如你愿意成为向导,我会把这看做是足够友善的举动。”

  雷契尔微微眯起眼睛,灰白色的眼眸中央,瞳孔慢慢收缩,里面闪现出淡淡的暗红色光芒。这并非单纯意义上的敌视,而是一种特殊的近距离探测异能。但即便如此,他也无法看穿林翔的真正实力。红光笼罩的图像当中,只有一片无法被目觉效果穿透的人形。

  “你。。。。。。你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等级?”

  中将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失声道:“八星?九星?或者。。。。。。不,你是寄生将?是寄生将!”

  “我要找艾伯特。你应该知道他在哪儿?”

  林翔没有回答,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

  “你,你怎么知道他在这儿?”

  雷契尔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他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稳,声音却沙哑而干涩:“即便是在骑士团内部,这也是没有太多人知晓的秘密。我,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人?还是。。。。。。还是。。。。。。来自帝国?”

  “这并不重要————”

  林翔的声音很平淡,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我对这座城市里的任何人都没有敌意。你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一点。我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因此被杀。让这种平静一直保持下去,相信这也是你所希望的。激怒或者拒绝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只有一个要求————带我,找到他。”

  “你是帝国方面的人?”

  简单的几句话,足以让雷契尔在短时间里判断出林翔的身份。他皱起了眉头,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低吼道:“你是围困城市的军队指挥官?还是带有特殊使命的帝国高层?”

  林翔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他目光一厉,直接释放出一道带有强烈生物能量的目光。这种无形威能瞬间笼罩了将军全身,他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甚至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只能歪斜着身子,双手杵在旁边的办公桌上,大口粗重地喘息着。

  “带路————”

  从他口中说出的命令,阴沉而森冷。

  雷契尔仍在抗拒着威压,仍在挣扎。

  “我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找到他。”

  林翔冷冷地盯着已经瘫坐在椅子上的中将,说:“炮火会覆盖整个城市,我将命令军队杀光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即便是在瓦砾堆上浪费时间,也总有找到隐藏点的时候。如果你仍然坚持想要知道我的身份,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就是皇帝。”

  说着,他补充道:“你应该明白,我可以做很多事,也可以制止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雷契尔睁大双眼望着林翔,目光中充满难以置信的成份。沉默了几分钟,他挣扎再次站起,蹒跚脚步走到通往内室的房门前,回头看了一眼林翔,沉重地叹息着,用力拧开门上的扶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