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

第四百六五节 威严
321386 99 46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连林翔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从什么时候突然萌发这样的念头?

  可能是因为拥有,,预言,这和异能,也可能是异能进化产生的全新能力。他对无法用视觉、听力或者触摸等普通能力察觉的世界,开始产生出极其轻微的,,触摸感,。

  林翔没有追问关于洛克菲勒家族更多的秘密从托勒眼睛里,他只看到震惊与轻松。前者,显然是因为自己拥有的异能。至于后者。。。。。。当然谈不上是对目前世界的眷恋,或者应该理解为,是对责任与牵挂的彻底放弃,对步入虚无的解脱。

  无止境的生命,终究不是一和幸运。

  强克森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比自己的表兄多活了十六分钟。林翔自然也不可能从他嘴里得知关于“预言,的任何揣摩。事实上,他甚至有些厌倦这和无法被住捉摸实在的特殊异能。因为。。。。。。只能隐隐看见开头,却无法控制结尾。

  三个洛克兼勒家族的寄生将,只有在城内治疗室里的米菲被俘虏。按照惯例,她已经被送往帝都,交由兰德沃克处理。天知道黑大襟医生究竟会把她改装成什么。他似乎非常喜欢这和将人变成怪物,或者将怪物变冉人类的变态游戏。不过话又说回来,科学,本来就是通过匪夷所思的手段在不断打破惯性思维的过程中,获得最具实用能力的演支

  收起混乱的思绪,林翔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跪在面前的周浩身上。

  ,,名单上的那些人,抓住了多少?,,

  ,,。。。。。。这个。。。。。。我们只抓住了六个。”

  说到这里,周浩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他似乎是在酝酿着语言,过了几分钟,才以极其古怪的口吻说:“事实上。。。。。。名单上的所有人,目前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他们。。。。。。他们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因为被抓。而是。。。。。。”

  ,,吞吞吐吐不像是你的牲格。”

  林翔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发笑,也没有动怒,淡淡地说:“说重点一一一,,

  ,,他们主动投降一一,

  威压之下周浩再也无法保持犹豫的心态。他顾不上话语当中存在明显不合理的成份,直截了当地回复道:“除了六名被抓获的家族首脑,其余的人,均在第一时间选择投降。他们已经挑选出代表,要求与陛下直接面谈。”

  ,,投降?”

  林翔猛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用失去本音的语调喃喃着:“这帮蠢货。。。。。。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要求谈判?”

  ,,我无法理解这些人的思维。”

  周浩的声音似乎是在苦笑。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按照陛下您的要求,我们总共准备了二十万个木制十宇架。第一批昨天晚上已经从帝都方面运抵。是否现在就实施报复计划?”

  林翔默默点了点头继而又轻轻摇了摇头。他凝视着正对自己的大厅房门,活动了一下有些仔硬的手指,说:“把他们都带过来。我想亲自见见这些白痴。”

  。。。。。。

  战线,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朝着西面方向缓缓推移。

  十九号生命之城主楼已经破损,楼层外部布满大大小小的枪眼弹孔,拱形外壁上甚至被炸出一个个尺寸惊人的裂口。尽管破烂不堪,这幢建筑仍然牢牢矗立在城市中央丝毫没有想要拐塌或者倾覆的迹慕

  大楼主厅占地面积超过五千平米。各和杂物已经被清理一空,从墙壁顶端坍落的碎石和砖块,已经全部堆积到四周墙壁的根部。中央露出一大片清扫过的空间。为了避尘,甚至还洒上一层净水。感受着从远方传来的爆炸震动这里倒也隐隐有和恍如隔世的清净与空旷了

  十六名家族代表,相互簇拥着形成一个不太规则的圆,默默地站在距离王座大约六米多远的位置。

  大厅中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可以清楚听见从人们口鼻间发出,吞咽口水的喉音,以及沉重缓慢的呼吸。所有家族代表都低着头,站在最前面的几个人,脸上的肌肉不断扯动着,眼皮也以超过正常频率的速度飞贬。看得出,这种沉闷压抑的气氛,几乎快将他们活活逼疯。

  林翔端坐在王座上,默默地望着站在面前卑躬屈膝的人群。细长白皙的手指在扶座表面轻轻点击,似乎是在默念着某支乐曲的节奏,又好像是在点数着意义不明的数字。几乎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却吸引着所有惴惴不安者偷膘的目光。。。。。。仿佛,可以透过这种最简单的动作,看穿他的大脑和内心,以及此刻被无数信息裹绕的思维

  ,,谁是叶卡捷琳娜?,,

  林翔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他的目光散漫,并没有专门指对人群当中的某一个特定对象,却用声音给出最清晰的目标。

  无数道目光从左、右两边,以及身后径放过来,有意或者无意汇聚到站在最前面的老妇身上。在这种时候,即便煎意想要隐藏身份,也会被来自本该是共同群体的视线所出卖。短暂的十几秒钟沉默过后,被尴尬、困惑、恐惧和犹豫死死纠缠的老妇,终于颤巍巍地朝前迈出半步,带着脸上如同混乱目画中不定时变换的潮红与苍白,朝着正前方的王座,恭敬地弯下腰。

  ,,最卑微的仆人,随时聆听来自手您的任何吩咐。”

  她巳经做出足够诚恳与谦卑的姿态、、腰弯曲得有些过度,头顶几乎快要与地面齐平。老妇甚至已经想好,当王座上的那今年轻男子说出第二句话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双膝跪倒用最毫无保留的方式,表明自己的臣服。

  ,,你们听不懂我说的话吗?还是我的语菩表达方式有什么问题?”

  林翔宁定地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这些家族代表,皱了皱眉,颇不耐烦地抬起右手,在王座的扶手表面拍了拍,加重语气问:“再说一遍一一一谁是叶卡捷琳娜?”

  所有人,确切地说应该是所有家族代表,都感觉到一阵发自内心深处的森寒和战栗。他们默默站在原地,用不太确安的目光偷瞟着林翔同时也将更多视线集中到位置最靠前的老妇身上。

  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积持沉默。倒不是想要竟意出卖,而是林翔的问题带有极其强烈的针对性。无法揣摩清楚对方此就心理状态的前提下,哪怕多说一个字,都有可能招致无法预料的可怕后果。

  ,,我。。。。

  。。我就是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谈印大娜。”

  老妇脸上的表忙变幻莫测,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脑子里同时回转过无数个念头毫无疑问,林翔的问话,带有明显的敌意。然而,叶卡捷琳娜并不确走这是真的。她当然知道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一切。。。。。。都来源于那个叫做杨华的男人。那个时候,自己亲手扣动扳机脱膛而出的子弹钻进他的颅腔,巨大的内压,当场掀翻了他的头盖骨。柞为表功和争取利益的最积极表面,萨木尔托亨家族第一时间向医生联合协会献上了这份战到品。

  老妇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适者生存,本来就是废土世界的不二法则。没错,那个叫做杨华的男人,的确是帝国方面的人。但他仅仅只是一吓,个体,而不代表集团势力的全部。她相信只要能够献出足够丰厚的利益,即便是皇帝本人,也不可能追究自己的罪过。毕竟。。。。。。即便是萨木尔托亨家族的现任族长或者第一顺位继承人因为某种缘故被杀,只要对方能够拿出足够的利益补偿所有一切也将恢复到事发前的正常状态。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人。哪怕位高权重哪怕身份高贵,或者再具有独一无二性,也不过只是一堆金钱与数字的叠加。只要在天平另外一端摆上足够,或者更多分量的础码,其结果。。。。。。不是持平,就是超自己一方面倾斜。

  也正因为如此,十六家族才没有选择对立,而是以最卑微的姿态,毫无保留倒向帝国。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十九号生命之城被攻陷以后。不同于在看不到底牌的情况下下龘注赌博,只有最强大的胜利者,才真正值得依附。

  ,,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夫娜。。。。。。”

  林翔重复了一遍这个明显带有旧时代俄罗斯风格的名字,脸上的平静表情,渐渐转化为带有明显厌恶的冰寒。他脊脊地注视着已经跪倒在脚下的老妇,眼眸中已不再有平时的沉稳,而径放出淡淡的的忧伤,以及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一丝悲痛。

  ,,让人把十字架抬进来一一,

  他再次抬起右手,先虚点了点站在王座旁边的周浩,继而又冲着大厅中央的所有家族代表重重一挥,根戾狰狞地说:“把他们都钉上去。记住,每一吓,人一,

  一字,一句。声音很大,甚至可以听清从他口唇当中发出,牙齿被狠狠咬紧,又迅速分开的撞击。

  家族代表们的脸瞬间惨白,所有人眼中都浮现出极度恐惧的神色。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或者抗拒,他们几乎是本能地转过身,跌跌撞撞的,以最快速度朝大门口急冲。

  这和垂死挣扎的举动,注定不可能产生任何效果站在人群最后,也是距离大门最近的一名中年男子,刚刚转身跑出十数米远,已经被蜂拥过来的帝国士兵蜂拥围住。一名军官高高抬起手中的突击步龘枪,迅速反转坚硬的枪托重重根砸中男子下颌,他“扑,的猛喷,出咕一大块腥浓的血,带着撕心裂肺的惨叫,仰面倒翻一像死鱼一样摔倒在地,半天也无法爬起。

  与此同时,敞开的大门方向,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整齐、坚实,却有种令人恐惧的,如同山脉或者巨大岩石撞击地面的震撼。一双双眼睛不由自主朝着那咯,方向聚集。。。。。。

  很快,十余名身材高大,肌肉结实的帝国士兵出现在视线当中。而他们每一个人的肩膀上,都扛着一具用绳索与钢钉相互固走,重达上百公斤的木制十字架。

  ,,钉上去不要让他们现在就死、,

  林翔的命令,仿佛追魂索命的音节。跪倒在地面的老妇浑身颤求,她猛然抬起头,用狼一样根厉的目光,死死望着王座上的林翔。却发现一一对方同样也在用锐利的目光死盯着她,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凶猛、杀欲,还有残忍和谨慎,还有报复即将得到实施,难以言语的酣畅快感。

  一名帝国士兵大步走上前来,用力抓进叶卡捷琳娜的肩膀,将其整个人高高举起,拖离地面。旁边,另外两名士兵已经将一具木头十字架放平,老妇整个人被重重按饿,双手抬平,双腿交叉并拢,在其余士兵的协助下,成为符合木制框架结构的,,十,字。

  第一枚钢钉,从她的左手中央狠狠钉入。锐利金属尖端扎进皮肤的瞬间,老妇浑身上下立竟震动起来,肌肉仿佛拥有独立生命一般剧烈弹跳,以钢钉为核心,手掌中间迅速凹陷下去一块被拖拽的部位。叶卡捷纯娜不顾一切地惨叫着,剧痛,刺激着眼球急剧睁大,拼命朝外凸伸。这种不似人声的嘶喊,一直持续到整枚钢钉完全没入木质部分。从伤口周围被挤压、喷出来的血,星星点点溅落在周围的地板上,仿佛怪异的暗红色杂质。左右手掌之后,是交叠的足踝。随着钉头在铁锤撞击下进入身体,叶卡捷琳娜甚至感觉到,有某和异物钻进自己的骨头,突破,再次进入,而制造钢钉的金属,似乎也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却永远无法被血液浸透,只是释放出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冰脊和疼痛。

  伤口,如同有成千上万条小虫子在啃哦着。她试目挣扎,却感受到越发强烈的撕扯痛觉。这几乎使她当场昏阙过去。当十字架从地面上被竖立起来的时候,重量拖拽着身体,使钉牢的双手猛然爆发出难以忍受的裂痛。叶卡捷琳娜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她像最野蛮的泼妇一样嚎叫着。摧命诅咒,甚至用可能想到的最脆脏字句,表达内心深处的狂乱和恐惧。这也是她此竟甚至以后唯一能做的事。

  ,,我会服从您的命令,萨木尔托亨家族对帝国没有丝毫敌意。我们。。。。。。我们可以交出一切,甚至按照您的要求做任何事。为什么还要对我们这样?这。。。。。。这。。。。。。这不公平一,

  质问,充满绝望和疯狂。其中更多的成份,还是对摆脱痛苦的隐隐期待。虽然,叶卡捷琳娜自己也很清楚一一这和希望,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

  ,,你,杀了我的人,

  林翔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动听悦耳:“他不仅仅是普通的帝国垩军人,还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我,我可以付出足够的补偿一,,

  老妇额头上渗出大片脊汗,她强忍着手腕两边传来的撕裂痛苦,挣扎着说:“医生联合协会给予的奖励全都归你,萨木尔托亨家族也任由你驱使。我。。。。。。我。。。。。。我。。。。。。求求你,放过我一一,

  她接二连三说出这些话,像不断冲上岸边的浪涛一般没有间隔,几乎喘不过气,差一点儿当场窒息。而林翔对此做出的表示,却是慢慢摇了摇头,身体更是连动都没有移动过。

  ,,他死了,再也不可能复活。。。。。。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贪萎,他本可以活下来。我不过是一个复仇者。而你。。。。。。才是萨木尔托亨家族真正的罪人一一一,,

  说罢,林翔平静地望着满面绝望的叶卡捷琳娜,说:“为了避免今后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我需要一个足够具有威慑力的榜样。不只是萨木尔托亨家族,十六家族的所有人,都会成为殉葬品。我会修建一条从这里通往帝都的公路,钉满濒死者的十字架,会成为道路两边最好的装饰。”

  ,,你。。。。。。你这个疯子一一,叶卡捷琳娜拼尽最后的力气,压制住内心深处的恐惧,不顾一切地尖叫着。

  林翔默默看了她几分钟,说:“也许你说的没错,我可能是疯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仍然还活着。而且。。。。。。即将去寻找被这个世界隐藏起来的真正答垩案。”(未完待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