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

第四百六三节 臆念
321386 99 46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强克森清楚的记得、

  自己接受病毒注射的那一年,刚好是四十三岁。

  从某种意义上说,年龄,实际上等同于人类对世界与周围环境的认知程度。用普通浅显的话来说,就是“经验”。

  四十三岁的男人,已经不再是沉溺于父母怀抱中的孩子,也不是思维简单,单凭血气之勇行事的青年。他们懂得隐藏自己的秘密,知道有些东西永远不可能公开。他们会选择适当的场合,说一些符合自己身份的话,却永远不会将自己的私密曝光。尤其是强克森这种在家族环境当中长大的成年人,争权夺利和相互倾碾,他实在看的太多。不仅仅是洛克菲勒,几乎每一个家族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警〗察和法官永远不会受理此类案件,即便死亡,也无法找到尸体。他们或者被掩埋在某个永远都不可能被找到的角落,或者塞进焚尸炉烧掉,再不就是用硫酸之类的水化为液体从头到脚,从指甲到头发,除了保存在记忆当中的名字,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上。

  洛克菲勒家族禁止内斗。但在强克森看来,那不过是一句空泛无意义的屁话顺位继承人这种事情,从家族建立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不可避免。

  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了那个位子绞尽脑汁。家主、族长、权力。。。

  。。。这些东西像毒品一样让他们罢不能。干掉第一继承人,排位第二的家伙后来居上。一场新的谋或者意外再将其废掉,第三个幸运儿再次递补。

  残酷血腥的游戏。让每一个多与其中的人都乐此不疲。但强克森却感到本能的恐惧。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掩盖自己的能力,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显得笨拙,从根本上消除威胁

  。。

  即便是最亲近的托勒和米lì,他们同样不知道强克森的秘密。

  他总会在思维陷入困顿的时候“看到”一些似曾熟悉,却又极其陌生的场景。

  强克森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这种奇怪的现象那些在脑海当中浮现的景象、人物,他们并不是幻想中的东西,而是在自己未来的某个时间段,与某个正在发生的事件相wě着身体实力从寄生士逐步进化为寄生将,强克森“看到”的未发生场景越来越多,频率也越来越高。但这些事件基本上没有什么值得引人注意的地方。很大一部分,都是某人在某个时候说过什么话,或者某个并不重要的日常环节。感觉就像是提前观看了一部普通无奇的家庭记录片。至于内容不是今天午餐吃意大利酱面,就是侄或者舅妈丝秣被勾通了一个,甚至两、三岁孩子相互打闹,餐桌上因为谁多吃了一个甜面包圈而喋喋不休之类的家庭琐事。

  当然,并不是所有场景都很无聊。一个多世纪以来,强克森曾经“看到”过两位家族继承人因为种种原因,被其他竞争者杀害的景象。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事件开始以血腥的〖真〗实面目出现。它们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强克森再也不可能对其产生怀疑。他开始认真对待那些在幻想当中“看到”过的种种事件。他也相信这是一种尚未被发现的特殊异能。他无人可以倾诉,只能隐藏秘密,老老实实做一个不被重视的洛克菲勒。

  如果强克森能够将这一切公开,他肯定集够知晓,这种异能,其实叫做“预言”。

  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强克森并不愿意接收这次救援任务。可是,命令来自洲总部,他根本无法拒绝。倒不是因为懒惰,而是潜意思当中,强克森对于“医生联合协会”这个名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在幻境当中,他不止一次看到过与生命之城有关的死亡画面。

  “医生联合协会”这个名称与之联系在一起,背景是无数尸体和白骨。

  到了近二十年,幻境画面再一次出现了变化,内容

  则变成强克森难以置信,也为之绝望的可怕场面。

  那些堆积在生命之城附近的尸体越来多。历经了数十年的“幻觉”死者的面孔,也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强克森不知道那些死去的人是谁,也无法查找到与之相关的城市。可是,从六年前开始,层层堆叠的死人当中,竟然分别出现了托勒的面孔,米lì的脸。最后是自己的头颅。

  强克森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会发生。他也不可能把这些东西告诉别人一没人会相信这是真的。除了在家族内部被当做无聊的笑话,很可能会引起那些最家主位置有强烈渴求心理家伙的戒备。强克森只能呆在米伽勒城自己的居所,在疯狂的淫乱当中,淡忘那些让自己惴惴不安,一直困扰思维的混乱记忆。

  现实,正在按照幻境中的画面,逐渐出现在他的身边。

  接到命令,与托勒和米lì出发的时候,强克森几乎吓得半死。但他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他一直在默默祈祷,希望所谓的预知会落空,自己能够安安稳稳离开十九号生命之城。然而,残酷的现实,像剑一样彻底摧毁了他的幻想。

  从看到杨华的一刹那,强克森已经明白~

  自己永远不可能改变某些正在发生的事情。

  他见过杨华。

  并非是现实,而是那些曾经无数次出现过,已经形成记忆牢牢刻印在脑海深处的画面、堆叠在巨大蛋壳形状建筑旁边的那些尸体其中最显眼的一具,赫然就是这个叫做杨华的男人。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让强克森的神经彻底崩溃。

  他迫切想娶改变这种可怕的预言一一托勒发动攻击的时候,强克森并没有尽全力。他的拳头碰触了杨华的身体却没有携带丝毫力量。也正因为如此,杨华没有在面对两名寄生将的情况下当场被杀,而是被裁决员救出。虽然米lì被重伤,但强克森也因此长长呼了口气。

  他的伪装动作非常巧妙,成功欺骗了自己的另外两位寄生将亲戚。在强克森看来,潜在的危机似乎已经除。以杨华拥有的寄生将实力,完全可以成功逃离十九号生命之城。只要他不死幻境当中的画面,就永远不会实现。这也预示着,自己仍然能够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这应该算不上什么叛变投敌。强克森只是想尽全力改变某些即将发生的事情既然在幻象当中看到了杨华的尸体,那么,我就想方设法让他活下来。只要显示与大脑预言的场景无法bsp;当萨木尔托亨家族的老fù,像献宝一样,把装有杨华头颅的金属箱子摆在桌面上的时候强克森完全像个白痴一样怔住。

  如果不是碍于托勒和其他一些人在场,他甚至想要直接拧掉那个老太婆的脑袋,抠出眼睛拔掉舌头,喝光她的血,啃净她的一谁也不知道强克森为什么会发抖?为什么面发白?为什么像被电击一样,浑身僵硬,如同冰块一样发冷。

  他不停地催促托勒尽快离开生命之城。威胁、利、哀求,甚至放弃尊严的用脑袋撞地可是托勒的话也的确很有道理一一“米lì的伤势非常严重,她经不起长途颠簸。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生命之城更好的治疗场所。虽然我们已经达到了目的,但她必须活着。”

  强克森不再坚持。

  倒不是他大发善心,而是因为产生了一种非常奇妙的念头。

  杨华的死已经是无法逆转的现实。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必须保证其余的人活下来。

  因此,强克森必须让米lì活着。他无法想象自己妹妹死掉的后果。这就像是远古时代萨满教巫师在舞蹈与乩乱过程中通过火焰燃烧看到所谓的“神迹”。那是一种谁也无法违背或者改变的预言,总有着某个能够实际触摸甚至活生妥发生在眼前的个例。就像通往深渊尽头的路标,一点一点缩短着与最终尽头之间的距离,你却没有第二条可供选择的分叉能够绕行,只能满怀恐惧,却又不得不接受必死的现实。

  假如强克森说的是假如。米lì虽然重伤,但只要她的的生命能够保证延续下去。

  也许,可怕的结局,终究会改变成为另外一种模样。

  他看不到未来。

  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守护着幻境当中应该成为尸体的孩,瑟瑟发抖。

  暴风骤雨般的炮火,将十九号生命之城彻底笼罩。除了不断升腾的火焰与浓烟,再也看不到多余怕内容物。甚至就连高高矗立的巨大白拱形建筑,也被涂染上一层肮脏杂乱的黑灰。

  街道与附近的房屋支离破碎,黑的弹坑边缘,随处可见冻结成冰的人类内脏,以及无法分清楚其本体的骨断肢。无数复制人士兵的尸体散落在战场上,有的只剩下半个头颅,有的只能找到一块巴掌大小

  的。在迅猛剧烈的炮火覆盖下,一切生命与死物能够面对的结局,就是在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彻底粉碎。

  不知道应该用“他们”还是“它们”来作为代称。复制人没有姓氏,也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作为生产代码的编号。诸如a67,或者c445,甚至是f22978之类字母与数字的组合。他们拥有与人类相同无二的外表与内体,却必须毫无保留实施被灌注在大脑里的所有指令。

  “它们”是不会反抗的机器像人一样的机器。

  一辆重型坦克拖着滚滚烟尘,从东面方向轰鸣着猛撞过来,以极其野蛮的姿势冲进复制人群,在一连串惊呼与惨叫声中碾出一条被血骨末填充的鲜红道路。震耳聋的金属撞击过后,被履带压实的整齐条纹路面两边,还躺卧着一个个猝不及防,大或者身体某一部分被碾碎,已经和泥土相互混杂,成为规则形状组成物,却没有当场死亡的士兵。

  “杀光这些该死的渣滓、一”

  托勒眼中一片通红漂亮的灰白眼珠,已经完全被密密麻麻的血丝充斥。他身体略微后倾,强壮的部肌猛然发力,像闪电一样跃出数十米远,猛冲到正加大马力横冲直撞的坦克正面。带着强大的惯冲力狠狠握紧右拳,像高速行驶的列车,与装甲厚重的金属巨兽直接撞上。两股异常强大的能量,在交接部位疯狂对碰,铁灰的战车装甲迅速变得炽热、滚烫,又立刻转化为令人难以置信的岩浆般通红。

  正常人类的眼,不可能看清楚能量碰撞的全过程。围聚在坦克附近的交战士兵只看见托勒矫健的身形并没有被坦克履带碾压过去,而是整个人像岩石一样牢牢挡在前面。而高速行驶的战车,却像是狠狠撞上一堵隐形钢墙,整个车身猛然朝前一震,在“吱吱嘎嘎”的刺耳金属裂音中,炮塔高高朝前飞起竟被硬生生震离开车身,朝着天空无规则地飞散开来。足足过了近十秒钟,才轰然坠落地面,激起一片掺杂着无数血的肮脏泥浆。

  托勒慢慢活动着右臂,用残酷冷的双眼看着完全变形的的战车残骸,心头不断膨胀的的怒火终于稍稍得到宣泄。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正常的苍白,眼瞳深处的光芒也变得忽明忽暗他很清楚击毁一辆坦克无法改变整个战局。唯一的,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像歼灭“圣血天使”和“太空野狼”军团一样,尽快找到帝国军的高阶异能者部队,把他们全部杀光。

  他用力抽了抽鼻子,发散开的探测意识,已经找出东面方向几股不太寻常的能量动。但托勒并不急于朝那里移动,而是从肩膀上取下突击步,冷漠地朝着几名冲在最前面的帝国士兵点射。直到子弹全部打空,才略微满足地扭了扭脖子,狰狞狠地冲倒距离最近的一名帝国士官面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脖颈,在无比恐惧绝望的目光注视下,伸出右手紧紧卡住士官颅顶,在清脆的“咔嚓”声中,残忍的将对方头部与身体反扭一百八十度。

  身后大约弃米多远的位置,强克森同样扔下一具已经变得绵软的尸体。

  以两名最强悍的寄生将为核心,数十名前佩有黑骷髅标志的洛克菲勒家族直属骑士,迅速开辟出一块面积庞大的空白区域。他们就像是一群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疯狂撕裂一切被自己看见的活物。除了杀他们的脑子里再也没有多余的念头。

  托勒不是天生的战士。但这并不妨碍他接受一系列战斗培训,从书籍当中吸收关于战术方面的知识。

  他已经发现这一次进攻十九号生命之城的帝国部队,与前面两个被歼灭的军团完全不同。那些被自己杀死的帝国士兵身上,佩有截然不同的徽章与符号。他们的实力更强,即便是普通列兵,也是八至九级的进化人。这种状况令托勒感到惊讶,也隐隐产生出一丝潜在的担忧。

  “你发现了吗?这些家伙与先前那些帝国军人完全不同。”

  身后,传来强克森略带发颤的急促声音:“这应该是一个最低由八级进化异能者组成的军团。我们我们

  。似乎不应该继续留在这儿。”

  托勒没有回答。

  他也在等待。

  大规模杀伤战力低下的普通士兵,很容易引起对方的高阶异能者注意。用不了多久,帝国军官团就会朝着这个方向大量集中。托勒并不畏惧,他甚至有些好奇,想要看看统领这支军队的首脑究竟是谁?

  当然,这并不是愚蠢或者蛮勇的表现。有气息隐蔽仪的存在,他相信即便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自己也能轻易逃脱。

  毕竟,我是寄生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伟大的存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