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

第四百六二节 惊慌
321386 99 46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对手出现的速度,完全出乎托勒。洛克菲勒的意料之外。

  直到现在,他脑子里仍然还徘徊着十多分钟以前,那名冲进自己房间医协jun少校满是恐惧、慌乱的脸。

  “我们遭到了攻击。他们的数量简直多得可怕。这已经是第三次进攻,第三次。我们已经歼miè了他们整整两个jun团,但他们仍然还有不计其数的bīng力。难以想象。”。”这些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实在太强,实在太强了……——”

  威力巨大的一百五十五毫米炮弹,在托勒身后的建筑顶端轰然zhà开。层层落下的碎石瓦砾,像雨点一样蒙灰了视线。这意味着对手已经推进到距离自己不到百里的范围。甚至可能还要更近一些。但不管怎么样,这多少都值得庆幸、他们只使用了普通的高bào弹头,而不是更加可怕的dú气或者核弹。托勒并不知道wū列城发生的一切。虽然同样属于骷髅骑士团,但那里并不属于欧洲的管辖范围。甚至与派出自己的米伽勒城也没有太多联圌系。当然,这并不是说wū列城拖离控圌制,而是因为所处位置和资源产量等因素,不像米伽勒城一样倍受重视。至于驻扎在城内,作为监圌管的洛克菲勒家族人员,也仅仅只五名刚刚达到六星标准的寄生士。站在拱形建筑顶端,可以清楚地看见身穿浅黑sè战斗服的帝圌囯jìnjun士bīng,像潮水一样从东面方向涌来。他们通圌过扩张战线的方fǎ,使留守十九号生命之城外围的医协jun分散开来。迅猛穿圌擦,加上强大的近身格斗与凶猛火力,使刚刚经历两次大战的医协jun出现了混乱。

  从东面方向突然出现加数十辆坦圌克,一路咆哮着碾入阵地,在步bīng伴随着追赶四散逃窜的守jun。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对于整个战jú影响其实并不大。城内随时可以生产出更多的复制人用于填充缺口。可是,托勒却并不喜欢这种及二连三的战斗。他很愤怒,甚至觉得这根本就是对自己身为寄生将的侮辱。他依然记得那个叫做“yánghuá”加男人同样都是寄生将却终究有着高低不同的实力。与寄生士不同,没有确切标准对妇中高阶异能者进行划分,更不可能通圌过气息判断出对方的实际能力。

  米莉已经废了。她现在就浸泡在生命之城高端治疗室的卵形舱里。断肢固然可以再生,伤口也可以通圌过yào物治疗得到修复。但谁也不敢保证,她的实力是否会从此下降,甚至重新滑落到寄生士阶段。毕竟,这个世界有太多不可预料的未知。

  强克森再也不是从萧那种傲慢的样子。论xuè缘关系,这个矮胖cū圌壮的家伙应该是自己的表哥。这家伙在旧时代学的是金融管理却偏偏生就一身肥胖蛮肉。他一直认为自己很强大,自觉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然而,所有信念与野心,都被那个男人一拳击碎。”。”现在的他,只能每天蜷缩在房间里,拼命抱着《圣经》反复念诵上帝之名。活像一只被惊卟过圌度脑子一片混乱的鹌鹑。

  这其实不能怪他。强克森从未离开过米伽勒城。他对世界的概念,很的程度仍还停留在旧时代。当然,他也qīn手shāsǐ过几个bào圌民但这也激发了他内心深处对于现有力量的狂圌妄。直到在真正对手面前被碰得头圌破圌xuè圌liú,才恐惧无比地发现——……即便是寄生将,同样无fǎ逃过sǐ王。

  “我似乎犯了个错误。也许。”。”我根本就不应该与那个男人为敌。也不该发布悬赏,让萨木尔托亨家族的老太婆用一颗人头换走全部奖励?”托勒喃喃地望着远处。片刻,又沉重地连连摇头:“这不可能!我必须shā掉他。那家伙是我的敌人,就算我不动手别人也一样不会放过他。”。”想要征服世界,就必须干掉每一个竞争者。”

  洛克菲勒,是一个伟大的名字。

  用一个硬币起家,听起来的确有些天方夜谭。然而事实的确如此一最初代的祖先,依靠头脑和运气,在短短时间内积累巨大财富,最终演变成为控圌制整个西半球,乃至世界金融界的庞大帝圌囯。其中,充满了太多的疑问与不可复制性。直到旧时代miè绝的时候仍然还有无数人为老洛克菲勒的发迹感到着迷。他们再陈年故纸堆中反复搜寻所谓的“证据”,想要藉此作为自己研究的成果。这种举动,说穿了其实就是从sǐ人身上找饭吃。但洛克菲勒家族却会拿出大笔资金,将所谓泉威和专圌家供养起来。”。”他们需要来自方方面面的吹捧,需要有人为自己摇旗呐喊,需要得到更多人的认同。扩散影响也好,寻找新的利益也bà

  在那个时候,他们的确做到,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托勒,也是一个最家族历圌史感到好奇的砰究者——他曾经无数次设想假如老洛克菲勒没有那么走运,或者最初那几桩积攒第一桶金的生意茫然漠视。那么现在家族是否能够像皇帝一样高高在上?自己又是否可以成为万千圌人瞩目的焦点?

  答圌案,当然是绝对否定。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是我的祖先,我的荣耀所在。不容侮辱,更不准任何人对其蔑视、

  想到这里,托勒苍白的脸上,猛然掠过一丝狠厉。他抬起双手,用圌力互niē着左力手关节,发出“咔咔”的清楚骨节bào响,头也不回地冲着身后的房间大声狂吼:“强克森,你这个废物,究竟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声音里充满bào怒,对战斗和鲜xuè的渴望,无fǎ抗拒的强圌势威压。这种完全用语言和实际力量作为恐卟的举动,使躲zàng在房间暗处的强克森再也无fǎ保持沉默。只能瑟缩着身圌体,很不情愿地从窗帘背后走出。

  “我们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事。现在,应该是离开的时候。”

  他像yánghuá曾经见过时候那样光着头,身上仍然还是那件背心式的防弹护甲。也许是过于激动,或者是因为恐惧,强克森肥胖的脸上,一直有股刺眼的潮圌红。他努力瞪大眼晴盯着托勒cū圌壮多圌máo的手臂在空中来回挥舞,急躁且愤怒地叫嚷:“够了!我们已经完成了医生联合协会的委托。他们只要qiú我们在这里dāi上一个星期,现在已经是第十二天。我们已经做了该做的事,酬金也不会因为多做一些有所增加。我不想再惹麻烦。必须现在就走,现在就离开这儿————”

  托勒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强克森。与后者相比,他的外观年龄显得很年轻,光滑的皮肤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反观强克森明显已经是四十出头的中年人,额头上也爬满浅细皱纹。但他显然非常畏惧托勒。并不是因为彼此异能等级造成的实力差异,而是本能的惧怕,下意识的畏缩。

  “真不知道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托勒猛然转过身,一把抓紧强克森的上衣领口,将其整个人像玩具一样狠狠拽到近前无比狰狞地连声低吼:“别忘了,你是寄生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除了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多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你。”。”你以为,我是什么也不懂的白圌chī吗?”

  强克森拼命抓紧他的胳脖,将头扭到一边,从束缚过紧的衣领当中,努力挣扎出一丝勉强可供喘息的缝。他大张着嘴,用惊恐万状的眼神望着托勒就像被人niē住喉圌咙,整准备用

  dāo子gē皮放xuè的公基一样尖圌叫起来:“我,我当然明白寄生士与寄生将之间的区别。可是,我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强大,包括你自己,也不过只是尚未进化完全的半成体。想想看,想想那个男人,即便是一对三,他仍然差一点儿就shā了米莉甚至从我们眼皮底下逃了出去。如果不是那些家族武圌装在荒野上仔细搜索,他根本就不会sǐ——”

  “我们都被骗了。或者,连艾伯特自己也没有nòng明白,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完全生命体?没错,我的确姓洛克菲勒。但这又能证明什么?难道我天生就应该像战士一样在前面冲锋?我不喜欢医生联合协会,我也不喜欢这个荒凉、肮圌脏、充满sǐ王的世界。活见鬼。”

  。”我,我我当时,当时根本就不该接受注射那种该sǐ的yào剂。我喜欢过去的那个世界。那里有香烟、有酒和女人,还有最带劲儿的大龘麻和兴圌奋剂。那才是人类真正应该生活的空间,而不是现在这种到处都是辐骑的地狱”

  托勒抽圌了抽脸上的肌肉慢慢放松抓圌住领口的手,转而用圌力拍了拍强克森的肩膀把他推到墙壁上,整个人朝前靠了靠,sǐsǐ盯着对方的眼晴,用低沉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住嘴一、我不准你侮辱艾伯特。他是洛克菲勒家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你最好给我牢牢记住这一点。我不希望以后再听到类似的话,从你那张肮圌脏的臭嘴里再传出来。你其实什么也没有失去,你仍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香烟、酒、女人。”。”米伽勒城里应有尽有,没人敢克扣你的配额,从来没有、一”

  “你,你懂个屁、……”

  强克森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忽然狠狠冲地上啐了。浓痰。这团暗黄圌sè的肮圌脏粘圌液,显然带有极其强大的冲击能量,以至于将水泥地面硬生生射圌出一个窟窿,透穿整个楼层。

  “那不一样!不一样……一”

  强克森的声音越来越大:“我需要看到别人眼中崇拜的目光,需要看见有更多人匍匐在我的脚下。我曾经发过誓——要在有生之曰,玩遍世界上最漂亮,最高贵的女人。可是现在呢?旧时代最有名婴的公主、王妃、超模、豪门贵女,每天晚上都在轮liútiǎn圌我的生硝器,但我根本感觉不到兴圌奋和快圌感。它们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一群用基因制圌造出来的行shī走肉,是一群听见命令就拖衣服的白圌chī。它们不会反圌抗,不会拒绝。我,我,我。”。”我,根本就是在玩圌nòng一群shī体。”。”不,应该是被一群shī体玩圌nòng—……”

  “我们可以稍微改变一下复制人的思维程序。”

  托勒强圌压下内心深处想要bào发的欲圌望,用尽可能和缓的语气说:“可以让她们更加人性化,符合你的要qiú。”

  强克森木然地望着他。瞪圆的眼眸里,渐渐liú露圌出一丝悲哀。他摇了摇头,“格格格格”地怪笑起来:“你不明白!尊敬的托勒表哥,看来你还是什么也不明白。那些复制人。”。”归根结底,它们只是玩具,是被我们cāo纵的玩具。它们会按照制圌造者的意图行圌事,却永远不会产生出于自己的思维概念。我们制圌造出了一个真圌实的幻境,在废土,

  我们就是帝王,就是无所不能的神灵。”。”被自己的制圌造物崇拜,这有什么意思?我找不到旧时代被人崇拜的满足感。你永远不会明白,那个时候,当我绞尽脑汁,在fǎ庭上与fǎ圌guān据理力争,把必输的案子重返翻转,让本该关进监狱的人重新无zuì释放。那种被所有人用崇拜或者憎恨目光笼罩的焦点,比任何刺圌激都要来的酣畅淋漓。”

  “那只是思维上的误区。你仍然还是你。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托勒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劝解强克森。他只能尽量劝说。然而,连他自己也觉得……、——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干巴巴的,没有任何说服力,甚至连自己都不太相信。

  “你是在自我麻圌醉——”

  强克森用圌力tūn了tūn喉圌咙,站直身圌体,定定地注视着他,声音似乎还在想要顽抗,话语却已经带有服圌从的成份:“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你显然已经达到了某种目标。就像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你说过的那样要更换另外一张更加英俊的面孔。你得到了,而且。”。”看起来也要比我年轻得多。”

  “你,你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托勒忽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干涩沙哑,说不出的难听,而且竟然结巴起来。在记忆当中,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他连忙tiǎn圌了tiǎn嘴唇,改变腔调:“听我说强克森,我们必须帮助医生联合协会,必须帮助他们守住这座城市。我不想讲什么大道理,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费口舌。想想米莉,她现在还在接受治疗。那是你的qīn妹妹。我们不能让任何人进入治疗区。扔掉你脑子里那些没用的古怪念头,我们要为她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三天,七十二小时。时间一到,我们马上就离开这儿,一秒钟也不会多dāi——一”

  应该承认,托勒的确很会把握强克森的心理。最后几句话,重重捶zá在光头壮汉的大脑深处。他渐渐安静下来,剧烈起伏的胸口也慢慢平缓。过了大约三分钟,强克森终于抬起头,犹豫着问:“你。”。”你确定?”

  托勒沉重地点了点头。

  “为了米莉?”

  “为了米莉。”

  强克森嘴里传来家图唾液的喉音。他握紧双拳,艰难地说:“那么。

  。”。。好吧!希望你记住刚才说过的话……——三天,七十二小时。”

  。”。”洛克菲勒家族的人,不是天生的战古。

  这样的说fǎ,似乎有些笼统。可是,想要理解却并不困难……在旧时代,洛克菲勒把持着几乎整个西半球的zhèng圌界高层。他们从未想过,像雇圌佣bīng一样真正站在战场上拼shā。即便是接受过病dú注射,拥有普通人难以比拟强大力量以后,他们仍然没有实际接圌触战场的类似经验。

  托勒与强克森也不例外。前者,旧时代的身份是商界精英。他对huá尔街与伦敦期货交易市场的熟悉程度,就与士bīng在战场上的感觉没什么两样。同样,身为律师的强克森,所谓的“战斗”,也只是在fǎ庭上的口舌争锋。他们没有经历过shī山xuè海,甚至只接受过最基础的格斗训练。若论意志。”。”恐怕还不如街头好勇斗狠的混混。

  强克森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自己拥有特殊异能。

  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这种独特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无比迫切想要逃离十九号生命之城。

  骷髅骑士团,是世界上最早拥有寄生士的组圌织。

  有相当一部分骷髅骑士通圌过变异产生特殊异能。就像林翔拥有的火焰、冰霜、空气屏障。(未完待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