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

第四百六一节 战前
321386 99 46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手————帝国拥有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断肢再生并不困难。即便无法在短时间内返回,体内细胞同样可以对受伤的身体进行修复。只是时间要更长一些,疼痛,自然也会拖得更久。

  海因里希默默地瘫坐在地面上,眼皮就象缀了十几吨的重物,极不情愿地一点点升起,勉强维持着随时可能闭合的视线————他很疲倦。剧痛,加上迅速消耗的体力,已经使他产生前所未有的困顿。思绪变得非常缓慢,身体也软软没有力气,肌肉和皮肤都有些微弱的麻木感。就好像被地球重力牢牢吸附住,难以动作。这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虽然正随着细胞修复缓缓消退,可是,也让他反应迟钝,甚至还比不过一个正常人。

  他呆呆地坐着,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号。沾染太多血污的金色头发被风吹得飘散开来,从额前垂下,遮挡在眼前来回摇晃着,迷梦视线,近在咫尺的景物,也很被看清楚。

  “我。。。。。。实在太傻了。”

  他仰起头,喃喃自语:“居然会想要反对皇帝。。。。。。野心和信念,固然是促成目标的最大动力。但我却忘记了最根本的原则。。。。。。那就是。。。。。。实力。”

  他终于明白杨华失败的真正原因————庞大的兵力压制,集中式的高阶异能者攻击,加上地利与物质援助等方面的种种优势。。。。。。根本不是区区一个“太空野狼”军团能够匹敌,更谈不上什么扭转局面,趁火打劫。

  医生联合协会,骷髅骑士团,它们与之前遇到的所有敌人都不相同。更不是“上帝之剑”那种单凭宗教麻醉进行扩张的集团势力所能比拟。它们就像是两座庞大沉重的高山,死死压在海因里希心头,根本无法撼动。

  “或许,只有皇帝,才是它们真正的对手。”

  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爬上权力顶端,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像浮萍一样呼啸着远远卷走。。。。。。这中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仿佛重锤一样狠狠撞击着海因里希的大脑。他平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疑问。甚至,开始质疑曾经做过的一切,究竟是对是错?

  。。。。。。

  也许是为了配合时间的流逝速度,地图上用红色代表的弯曲战线,也在朝着十九号生命之城方向缓缓推移。

  乌列城已经变为废墟。带有强烈能量的辐射波,将那里的一切彻底覆盖。地面上到处都是人类遗骸,残垣中遍布烧焦的尸体。玻璃尽碎的楼宇建筑,就像眼窝里空洞无物的骷髅。偶尔有侥幸生化的巨鼠从城市里爬过,身后却留下一道清晰醒目的血痕。它们的皮肤大多绽裂,露出鲜红的肌肉。强烈辐射造成的溃烂、细菌感染、变异病毒。。。。。。谁也不知道这里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有如许是类如旧时代的切尔诺贝利,也可能是另外一片仍需百年时光才能重新恢复平静的废土。

  齐越的动作很快,一周后,第三集团军前锋,已经抵达下诺夫哥罗德东北部两百多公里的位置。这里与一个世纪前同样荒凉,人烟稀少,沿途几乎全是坚硬的冻土。地下虽然蕴藏着石油,也许还有稀土或者铁、煤之类的矿藏,却很难将其开发利用。毕竟,在废土世界,石油已经不再具有与旧时代等同的超然地位。电力,在很大程度逐渐取代了它的能源优势。人们最为迫切需要的,除了食物,就是能够直接饮用的净水。占有一片未受污染的湖泊,比统治整个波斯湾更有意义。

  尽管电波收到辐射的连续干扰,可是依靠沿途设立的中继接受站,林翔还是在出发后的第六天,收到了方雨洁发来的电报。

  内容,主要是讲述以核弹摧毁乌列城的整个战斗过程,还有红色共和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以及第三集团军的攻击目标。

  中途截取电波内容这种事情,只有在旧时代谍战书籍当中才能看到。辐射,把泄密的可能缩减至最低。加上葛里菲兹手下无孔无入的秘密探员。。。。。。除了皇帝,谁也不知道那几张纸上究竟记录着什么样的内容。

  “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从东面直接进攻十九号生命之城。”

  林翔最后看了一眼电报上的文字,直接从掌心中央升起一团火焰,望着它被烈火吞噬、燃尽,变成一堆被风吹散的灰烬。

  这是一片盆地。也是在行径路途中选定的临时驻扎点。

  “王彪军团长已经派出了五个大队的增援。他们最迟将在一周后赶到。是否需要再等等他们?”

  宽大的军制帐篷里,身穿少将制服的周浩,依然保持着标准的军人站姿。也许是因为幼年时期的经历,以及发育过早,他的外表要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大得多。高大、英俊,加上一头刚刚垂至耳畔,纯黑色的卷曲长发,以及在公众场合温和柔顺的外表,总会让人感到似乎有温暖的阳光扑面而来。仿佛一个略带羞涩的邻家大男孩,而根本不是手握重权,拥有寄生将强大力量的帝国将军。

  “来不及了。按照预定计划,必须在后天凌晨发动进攻。”

  林翔拍了拍手掌上的纸灰,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黑匣,翻来覆去仔细端详。

  这是那名裁决员与杨华基因腺一同带回来的东西。按照帝国科学院研究人员的理解,应该是一种以高效能电池作为驱动的小型磁场。它能够阻碍人体生物能量的外放效果,以淡化,甚至是完全屏蔽的方式,将携带者的生物动能降至最低。一旦发散开的思维意识与之产生碰撞,反馈回大脑的信号,也会因为碰撞程度弱化,随之降低为普通人的标准。

  以帝国目前的科技水准,复制,甚至量产其实都不困难。但不管怎么样,这终究还是需要一系列详细的拆解、分析。至少在未来几个月内,帝国军团的高阶异能者还无法大量装备。

  “我能够理解陛下您的想法。可是。。。。。。我们行军速度太快,还有七万余名后续军团成员没有抵达。加上各种需要车辆装载的重型武器。。。。。。全军齐备,至少还需要两天时间。”

  周浩的语气中透露出焦虑不安。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觉得皇帝的决定过于草率。或者应该说是仓促。

  “我等不了那么久————”

  林翔收起黑匣,从椅子上站起,慢慢走到敞开的帐篷门口,望着天边阴沉压抑得几乎使人想要发疯的辐射云,还有光线暗淡,随时肯能被黑暗吞没的暮色,一字一句地说:“杨华已经死了。基因腺只能重新造就另外一个与他外表相同的复制人,却永远不可能使他复活。我本来不想使用太过激烈的手段对付骷髅骑士团,但他们却选择了比我更早下手。无论是谁具体策划,运作这件事情。。。。。。他都必须付出代价。”

  周浩默默点了点头。他望着背对自己的林翔,表情凝重地说:“您的意思。。。。。。直接以全寄生士精锐发起攻击,彻底摧毁十九号生命之城的核心力量?”

  在残余晚霞的映照下,林翔的身体,在地面上拖出长达数米远的阴影。他的声音里充满说不出的森冷与阴沉,有对血的渴望,对施暴和蹂躏一切的迫切欲望。

  “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从周浩站立的角度,不可能看到林翔抽搐的面部肌肉。他用力伸张着手指,似乎想要在虚空中抓住某种东西。狠狠握紧,捏碎,声音也因为情绪变化,略微有些颤抖:“普通人永远不可能成为世界的主角。他们和我们,是两个不同的族群。我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奴隶,而有些人天生就是统治者”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得到的东西,谁也不可能放弃。旧时代的民龘主,说穿了只是被统治者用作安慰自己的无聊笑话。上位者根本不可能给予他们新的利益。最多。。。。。。只是用各种漂亮语言作为伪装,在群情激涌最强烈的时候,极其不舍,却必须扔出去一根带肉的骨头。哈哈哈哈。。。。。。我不知道你是否能过理解,你毕竟没有真正经历过那个时代。油价、税收、医疗福利。。。。。。这些字眼距离你实在太远,就好像我们从奴隶和平民身上疯狂榨取利益,而他们却必须默默承受一样。可能有很多人都在梦想反抗,却很少有人真正将其实施。胜利者,叫做起义。失败者,被称为暴动。同样都是推翻上层统治,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医生联合协会也好,骷髅骑士团也罢,它们都是想要占有最多利益的群体,都是这个游戏的规则制订者。在他们看来,帝国就是目前最大的反抗者。必杀,必灭。”

  “这样的游戏,在人类历史中延续了几千年。时间会证明一切,也会改变一切。但是。。。。。。他们杀了不该杀的人,我也必须缩短原本应该给予他们的时间。这是一种从根本上表明自己态度的动作。现在不是彻底征服他们的时候,却必须让他们明白————世界已经不可能单纯由两大势力主宰。下一次准备做出类似反应的时候,至少应该考虑一下,激怒帝国,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周浩若有所思地轻“唔”了一声,却没有完全消除脸上的疑惑。他思考了几分钟,说:“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

  “什么事?”

  林翔没有转身,平静地问。

  “您为什么要让洛克军团长一直向西南推进?”

  周浩脸上满是凝重:“我查阅过最新的勘探地图————那个方向山脉密集,数十万平方公里范围,几乎全部都是重度辐射区,没有大型家族,医生联合协会与骷髅骑士团在那里也没有设置居民点。“白色烙印”军团满员军制共有十八万人,全部投入西南方向。。。。。。会不会,太多了?”

  林翔沉默了片刻,慢慢转过身,用审视的目光望着周浩,说:“对于旧时代,你了解多少?”

  “我看过一些从废墟里找到的书。那是人类历史上文明辉煌的时期,具体事例,能够说上一些,但不太多。毕竟。。。。。。我还在研究。”

  周浩的话很诚恳。

  林翔笑了起来:“用不着那么紧张,我也只是随便问问。”

  说着,他淡淡地问:“你应该知道,旧时代人类制造了很多高科技机械。飞机,应该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杰作。在它之上,还有另外一种能够冲破地球大气层,直接进入太空的运载火箭。”

  “有,我在一本叫做《航天》的旧杂志里看到过。”

  周浩连连点头:“据说,宇宙是一个无限大的空间,那里和地球截然不同。”

  “谁也不知道宇宙深处存在着什么。我们和前人一样,都在寻找答案。”

  林翔的语气平淡冷静,就像在谈论一件丝毫无奇的事情:“异能者的生命相当于无限。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但是,有些事情,早作,总要比晚作好得多。”

  周浩没有答话。他继续等候着林翔后面尚未说完的内容。

  “你应该去看看旧时代的地图。西南方向,有一处位置,名字叫做“酒泉”。那就是我为什么派出洛克,还有整整一个军团,一直朝那里进攻的真正原因。那里很可能还存在着我们的未来和希望。那些被时间埋葬的东西,尘封在地下一个多世纪的机械,它们可能仍将发挥作用。呵呵。。。。。。正如你刚才所说过的————宇宙,是个无限大的空间。而我们脚下,却是有限的地球。”

  。。。。。。

  黑暗,笼罩着整个大地。

  夜晚的荒野,比白昼时候更加危险。然而,作为死亡化身的腐狼和变异鬣狗,只能成群结队徘徊在盆地边缘,远远望着被无数帐篷覆盖的位置,流淌着腥浓涎水,畏惧且不甘地低声咆哮。

  手表上的指针,已经越过凌晨两点的刻度。

  数十名身穿黑色长袍的帝国神父,在各个军制帐篷里负责主持祈祷。数以千计的帝国寄生士军官单膝跪倒在地,用最虔诚的语气,向营地方向的皇帝主帐默默祷告。低阶牧师和药剂师穿梭于普通士兵的营帐之间,为每一个战术小队分发急救**和食物。脱去炮衣的重型坦克,已经完成加油等一系列补充。与跟随部队协同作战的自行榴弹炮相比,它们已经不再是旧时代冲在队伍最前面的钢铁骑士,而是在辐射威胁下,不得不成为步兵移动掩体的尴尬存在。

  人类文明,终将会延续下去。未来,它们可能仍然还有重返辐射战场,成为决定性力量的时候。

  悲伤,是愤怒狂暴化最为有效的激素。

  林翔必须为杨华报仇。但他却没有疯狂到丧失冷静的地步————攻击目标,仅仅只限于十九号生命之城。他并不打算将战线直接平推到更远的欧洲。那已经超出了帝国正常补给范围,即便能够战胜,由此产生的危险也更多。想要表现出自己的威严与意志,只需要杀光十九号生命之城的每一个对手。用自己人的生命去填平愤怒之壕。。。。。。那样做很愚蠢,得不偿失。

  总计三千六百八十八名不同星级的寄生士。这是林翔手里最大的王牌,也是禁卫军团的核心。除了必须留守帝都的两百名军官,以及东部沿海和王彪麾下的精锐,这已经是他能够调集的全部力量。

  禁军,全部出动。

  从帝都出发的本队,兵员总量高达六万。除此而外,还有从南部和北部战线移动过来的二十多万后续部队。从时间和距离上计算,第二批和第三批增援部队,已经赶不上两小时后的进攻。他们的作用,是负责维持战场主动权,同时对周边地区进行清剿。在林翔眼中,依附医生联合协会的十六个家族势力,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平息愤怒最好的方法,就是杀光他们。

  四十多分钟前,分散在北面的斥候,发回关于“太空野狼”军团全军溃败的消息。据遭遇到的该军团残兵诉说,从战败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六十个小时。

  林翔没有对外公布消息————他不想因为两大军团连续战败,给所有人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晨祷,已经结束。

  整齐列队的禁军军官,开始分批编入攻击序列。

  周浩在另外两名寄生将副官的簇拥下,从满面激动的军官面前走过,站在队列最前端。

  他转过身,望着不远处的皇帝主帐。高高举起持有大口径霰弹枪的右手,爆发出如雷般的狂吼。

  “为了皇帝————”(未完待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