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我来自缪星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1112章 正道永恒(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空书城] https://sk147.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盛王国,彩云镀。

    和煦的阳光轻轻的洒落,春日的微风拂过如同面纱一般轻柔,令人感觉十分愉悦。

    阳光下成片成片的星织草地连绵起伏,五彩斑斓的颜色点缀着这片美丽的故土,丁蒙踏着柔软的乡间小路在步行,星织草的香气令他沉醉,因为这里才是他的故乡。

    圣蝶就在他的旁边飞舞,他已经进入了最后一扇星际时空之门,回到阔别已久的大盛王朝。

    “如果按照你所处的极限时间点计算,你担任圣殿之主只有一百年的时间了,你不觉得太短了吗?”圣蝶提醒他。

    丁蒙道:“我并不觉得短啊。”

    圣蝶悠然道:“历届圣主都至少存在了上亿年的时间,可是你却选择了短短的几十年。”

    丁蒙目光落向一处堆满碎石的山坳,目光显得有些出神:“多年前就是在那个山坳里,有个女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一年她才十三岁,她的生命是那么的短暂,却让我这个圣殿之主铭记了一生。”

    小女孩和护民官在冰天雪地中护送一群孩子,他们的存在微不足道、他们的故事也无人知晓、可是他们的精神却永世长存。

    圣蝶绕着丁蒙飞舞了一圈,然后发出了笑声:“生命的意义在于,它有没有曾经发出过光彩,而不在于你能活多长的时间?”

    丁蒙微笑:“你明白就好!”

    “好了,我不打搅你了,我先回圣殿了,你慢慢溜达,这段旅途还挺长,步行过去恐怕要花点时间。”说完它扇动几下翅膀,身形立即消失。

    丁蒙沿着山路慢慢前行,午后的阳光正浓,已让人感觉有些闷热,恰好前面有几户人家,其中一户居然还是一间小小的饭铺。

    小饭铺里充满了猪油炒菜的香气、割草农户身上的汗臭,以及劣酒辣椒大葱大蒜混合成的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味道,在这种午后的天气闻到这种味道,换个人来简直会被熏晕过去,但丁蒙却喜欢这种味道,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人间烟火,或许他更喜欢的是这家小铺子。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很多穿着破旧、腰别镰刀的农户正说说笑笑、开开心心的进入饭铺,他们辛勤的割了一个上午的星织草,这会正是需要进食的时候,这小饭铺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

    丁蒙忽然很好奇这间饭铺的主人,他一定是个为这些农户吃喝操心的老板。

    饭铺不大,一共就两层楼,一层就是大厅,厅外还搭了几个棚户,都是供人吃饭的地方。

    丁蒙一进门,立即就有个皮肤黝黑的农家姑娘迎了上来:“兄弟面生啊,快快请进。”

    农家姑娘的穿戴显然也很破旧,但却洗得很干净,她笑得很大方,整个人看起来既朴实又热情,可丁蒙的眼眶却一下子湿润了,这个在小饭铺当店小二的姑娘,正是他的大姐丁文赫。

    丁文赫显然不认识丁蒙,但却十分友好:“兄弟这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吧,是不是赶了一上午的路?瞧你这累的,脸都花了,先坐下喝点茶吧,来个清油白肉炒饭怎么样?又便宜又可口?”

    她显然把丁蒙当作了那种远道而来的贫穷少年,而丁蒙却只能哽着喉咙点头:“好!”

    丁文赫立即扭头大喊:“巧姐,一个白肉炒饭,多肉多饭。”

    里面的厨房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好勒!”

    招呼完丁蒙,丁文赫很快就忙碌去了,因为不断有农户进来买饭,看得出丁文赫依旧很勤快、很认真,她本身就属于吃苦耐劳的那类人。

    热腾腾的炒饭很快也端了上来,这完全就是一个小盆,足够下苦力的人们吃饱了。

    丁蒙拿起勺子,一口口的咀嚼着,这炒饭的滋味就是这一路行来的酸甜苦辣,滋味未必见得有多好,却足够回味一生了。

    吃得一半门口又响起了一个闷雷般的声音:“文赫,文赫,我来了,快快快,我饿了,先上壶酒,再来盘白面馒头。”

    进来的人是个大胡子军官,腰间挂着一把破旧的朴刀,大咧咧的样子令人感到十分亲切。

    丁文赫立即上前、笑着伸手:“大人来了啊,快请进快请进。”

    丁蒙呆住了,这一位也不是别人,居然就是当年的护民官,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护民官一进门,连后堂的掌柜都惊动了,年迈的老者也是一路小跑迎到了门口:“大人,好几天没见你了,这是巡线去了么?”

    丁蒙再度呆住,年迈的掌柜正是当年舍身阻火掩护自己和郑明大哥离开的——牛伯!

    牛伯笑呵呵的,全然已无曾经的颓废形象,看起来就是一个精于算账的账房先生。

    护民官爽朗一笑:“进城去了,有公务在身,上面这次要派新的巡官来咱们彩云镀了。”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让小饭铺热闹起来,大家都有些兴奋,彩云镀太穷了,就护民官一个光杆司令愿意呆在这,其他的公职人员哪会来这穷乡僻野?现在居然多了个新的巡官,这可是大好事呀,起码安全更多一份保证。

    丁文赫也显得很高兴:“大人,新的巡官大人在哪呀?怎的不见人呢?”

    护民官嘿嘿一笑:“丫头别急,已在赶来的路上,最多一刻就到。”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瞧着外面的乡道,很快一匹快马就朝这边奔来,马上的骑者马术高超,马都没停下脚步他直接飞身而起,空中一个鹞子翻身稳稳的落在大门口,然后收起马鞭一边进门一边拱手:

    “各位父老乡亲,小妹今天刚刚到职,还请父老乡亲们以后多多照顾。”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赫然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姑娘,若不是一身醒目的军装,哪会有人相信她是新的巡官?

    一看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年轻姑娘再度拱手:“各位,可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哪里哪里?能有啥事?”

    “大人,您初来乍到,如不嫌弃的话咱们大伙请你吃个便饭吧,您看行吗?”

    “是呀是呀,咱们这穷怕了,大人能来真是咱们的福份?”

    “就是嘛,大人风尘仆仆的赶来,这一路上她老人家辛苦,咱请客是应该的,饭管饱,酒也管够,文赫快去拿酒,算我账上……”

    听到这些大汉称自己为老人家,年轻的巡官也是苦笑不得,再度拱手致谢:“多谢各位叔伯抬举,大家不用称我大人,我就是个小小的巡官,来这里是为大家保驾护航的,我叫姜离,生姜之姜,离别之离,叔伯们喊我小姜或是阿离即可……”

    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丁蒙的勺子一下子就掉在了木桌上,这一次他不是感到惊讶,也不是感到唏嘘,而是一股无法形容的暖流,瞬间流遍了他的全身,甚至温暖了他的灵魂。

    眼前这新来的姜离巡官,赫然就是当年那个奋不顾身的小女孩,她如今已经长大成人。

    而旁边这些叔伯汉子,不就是当初小女孩护民官拼死护送的那群年幼孩子吗?他们也长大成人了,原来冥冥中是真的有缘份存在的,上一世他们几乎全死了,被杀害、被砍死、被饿死、被冻死……可是这一世,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他们重逢了,他们活得好好的,也许有些辛苦,但他们至少活着。

    小女孩护民官的情义,在这一世化为了现实。

    姜离,离别之离,离别不就是为了今天的重逢吗?

    今天不再有严寒肆虐、不再饥饿病痛,小女孩和护民官又回到了众人的身边,依旧守护着大家,有些缘份是永远不会消失的,正如有些信仰是永远存在的,正道的光辉,它会永远的闪烁下去。

    丁蒙低下了头,他早已热泪盈眶。

    后堂的布帘被掀开,丁文赫搬了一个大酒坛出来,放在了中央桌子上。

    护民官不解:“文赫,你这是干嘛?这么一大罐子酒谁喝得完?”

    丁文赫开心的笑了:“这酒是老板送的,今天巡官大人愿意来我们彩云镀,老板说请所有人喝酒。”

    “哇好————”

    小饭铺里顿时就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护民官伸长了脖子也朝内堂喊去:“老郑,你这躲躲藏藏的有啥意思,都愿意请客了,还不出来陪父老乡亲们喝两蛊?”

    厨房的布帘也被掀开,一对年轻的夫妇微笑着走了出来,他们的年纪都不大,约莫三十上下,男子面容憨厚朴实,穿着掌勺师傅的布衣,显然就是饭铺的老板,女子同样农家打扮,但长相甜美,是这彩云镀少见的漂亮女子。

    丁蒙霍然起身,他差一点就喊了出来,这不就是郑明大哥和巧姑吗?如今他们已成为夫妇,共同打理着这间小饭铺。

    “多喝几杯,多喝几杯!”郑明友好的大着招呼。

    巧姑居然也开口说话了,不在是那个聋哑姑娘:“大家吃饱喝好,今天这顿午饭当家的说了,统统只收一半的价钱,欢迎巡官大人来我们彩云镀,今后巡官姜大人就是我们的亲人了。”

    “好!”众人纷纷鼓起掌来,“多谢郑老板了,多谢嫂子了。”

    望着这一团和气的情形,丁蒙只是默默的扒拉着炒饭,他没有过去参与他们的吃喝,但他却感到格外的温暖,或许多年前自己的愿望,就是今天的这个场面。

    安得广厦千万间,天下寒士俱欢颜,这不就是梦想吗?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这顿午饭吃得很是热闹,但在临近结束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门外又来人了。

    进门的依旧是一个年轻人,这是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约莫二十岁上下的年龄,但从亮丽闪烁的穿戴配饰来看,她肯定不是穷苦人家,而是出身于富贵家庭,同样不是这地方的人。

    尽管人很年轻,但却已是一个美人胚子,长相甜美比巧姑都还漂亮,而且腰间还别着一柄镶着各类名贵宝珠的短刀。

    丁蒙默默的凝视着她,这就是纪尘雪年轻时的模样,相貌完全一模一样,但气质已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她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女神,而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刀客。

    因为丁蒙一眼就看出来了,纪尘雪居然是一位高级源力战士,在大盛王朝在这个年纪能达到这种修为,可说是天赋卓绝。

    纪尘雪进门就是非常礼貌的拱手:“老板、掌柜的,门外有伤者,能否提供些淡水和肉食,我必有重酬。”

    牛伯见她气度不凡,赶紧回应道:“姑娘多礼了,先看看伤者如何?”

    纪尘雪伸手道:“请!”

    门外乡道上停着一辆板车,板车上躺着一对中年夫妇,已是奄奄一息了,旁边还有一个人,但一动不动的被白布从头盖到脚,分明就是一具尸体。

    这一下护民官和小女孩坐不住了,纷纷上前询问:“怎么回事?”

    纪尘雪眉宇间有了一丝怒气:“我本是从枫林桥那边游历过来的,途中路过一家农户,谁知这两位老人家跳河轻生,我学刀之人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于是下河救人。”

    郑明、护民官、小女孩同时拱手:“姑娘高义。”

    纪尘雪拱手回礼:“谁知一打听才知道有歹人施暴老人家的女儿,又打伤了两位老者,子女惨遭凌辱至死,老人家想不开这才跳河轻生……”

    护民官大怒:“混账,如此兽行在我大盛王朝当是死罪!”

    巧姑扭头道:“牛伯,麻烦你弄些上好的吃食喂喂两位老人。”

    牛伯立即转身回厨房,小女孩追问道:“姑娘,你可知施暴犯法者是何人?”

    纪尘雪道:“此人乃是边境主城大将军府的护院头目,名为张梁。”

    听到大将军府四个字,原本义愤填膺的人群立即就安静了下来,这不是他们这些底层农民可以招惹的存在。

    但护民官和小女孩却是一脸坚定:“那自是要去边境大将军那里讨个说法,为老人家主持公道。”

    纪尘雪正色道:“正是如此,哪怕王子犯法也得与庶民同罪,我正是护送两位老人家前往将军府……”

    护民官道:“自当如此,姑娘若不是嫌麻烦,我和姜离巡官陪你前去如何?”

    纪尘雪摆手道:“不可,两位乃是官差,去将军府诸多不便,还是由我去最为合适,以免牵连别人……”

    丁蒙望着眼前这一幕,心头阵阵悸动,这与当年郑明大哥带着巧姑前往天家大院的一幕是何其的相似?莫非历史又要重演?

    丁蒙慢慢走出人群:“这位姑娘,我是布衣白丁、也无亲无故,我与你同行如何?我愿意出一份力。”

    纪尘雪扭头一看,她发现丁蒙的气息居然远比自己强:“朋友你可是战尊了?”

    丁蒙点头道:“正是!”

    纪尘雪道:“你就不怕将军护短吗?你要知道将军府可是高手如云?此行变数多端,怕是有去无回。”

    丁蒙凝视着她:“姑娘身为战士都义无反顾,在下身为战尊难道还不如战士吗?”

    纪尘雪终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真是好男儿,那咱们一起去吧!”

    丁蒙笑了,这一世的纪尘雪完全成为了女侠,将来或许就是这大盛王朝的一代大侠。

    “对了,朋友你叫什么名字?”纪尘雪又问。

    丁蒙道:“我的名字叫做丁蒙,姑娘你呢?”

    纪尘雪拱手:“姓尘名雪,烟尘之尘,飞雪之雪,南境百里香人氏!”

    阳光渐渐变得火红,因为夕阳渐渐在西斜,当最后一束阳光落下,夜晚便降临了,无边的夜色笼罩着边境主城郊外的将军大院。

    这和丁蒙记忆中又有所不同,这将军府根本不存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的情形,这里根本就不设防,鸿儒白丁都可以自由进出。

    大院的水榭亭台之上,两男两女正在谈武论道,纪尘雪是怎么上去打招呼的丁蒙全然不知,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四个人的身上。

    那些熟悉的音貌笑容再度在眼前浮现、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悸动着他的灵魂,眼前的大将军赫然就是浩然大哥啊,大哥的背后站着公主,而与大哥把臂言欢的就是记忆中的天下第一刀禹兴扬先生,禹兴扬的身侧则是禹夫人龙瑶。

    丁蒙终于又见到了他们,他们同样没有变化,依然刚直、严肃、冷傲,尤其是禹兴扬,傲视一切的气质那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他站在亭中,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随时都可以出鞘的利刃。

    丁蒙还在神思,板车已推到了院中央,两位老人家被纪尘雪扶了下来,大哥和禹先生已到了面前。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纪尘雪已解释完毕。

    大哥脸色一沉,厉声道:“来人,传张梁!”

    护卫们很快把一个长相猥琐、身材精瘦的男子带到了院中。

    尸体上的白布被掀开,里面的女孩脸色发黑、气息全无,身躯散发出阵阵恶臭,显然已死去多日。

    那张梁看到尸体真容顿时就变了颜色,慌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我,将军请你相信我,真不是我做的啊……”

    根本就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所有人都望着大哥,等着他做最后决断,气氛简直凝固得快要爆炸。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大哥才扭头注视着张梁:“你跟我多长时间了?”

    张梁赶紧答道:“小人跟随将军已有五十六载。”

    “五十六年了啊!”大哥的神色有些恍惚,似在回忆往事,“时间好快,想当初第一次从军之日,你好像就与我在同一营帐。”

    “是是是!”张梁深知将军念旧,赶紧解释道,“那一年将军在边境遇险,我率先锋营兄弟三十人前往救援,途中……”

    大哥猛的摆手,阻止他说下去。

    但一旁的纪尘雪却是心下一凛,这件事恐怕不是她想象中那么容易处理的。

    大哥转身,望向自己的妻子:“张护院这件事你怎么看?”

    公主微笑着上前:“夫君可曾记得,当初国君为何封你为护国大将军?”

    大哥道:“自然是不曾忘记,我们在前线征战,目的就是守护我大盛王国的子民,我们源能者的使命,是为了那些不能作战的人而战,我浩然从未将君王训诫忘记过。”

    公主又道:“两位老人家可是王国子民?”

    大哥道:“是!”

    公主道:“被残害的老人子嗣可是王国子民?”

    大哥道:“是!”

    公主道:“那张护院呢?”

    大哥沉吟着道:“是,也不是!”

    公主道:“此话何解?”

    大哥道:“之前张梁是,但残害平民之后就不是了,而是凶犯,按我大盛王朝律例,此罪当斩,纵然是我将军之护院也必斩,否则有辱国君重托。”

    纪尘雪的眼睛亮了,丁蒙也是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大哥,浩然将军和天青将军那是不同的两个将军,大哥才是真正的大将风度、仁者无敌。

    公主沉声道:“来人,押凶犯张梁,即刻行刑,就在此时、就在此地,斩立决、祭死者、跪天地、敬神明。”

    张梁本在全身发抖紧张,此刻听到将军和公主的盖棺定论,他几乎是想都没想,转身就朝大门处狂奔而去。

    纪尘雪目光一寒:“还想跑?”

    她的身形猛的掠起,半空转身、拔刀、斜撩,一道雪白的刀光惊亮了夜空。

    然而姿势虽然华丽,奈何人家护院可不是战士,而是战师,奔跑中取出怀中匕首轻轻一挑剑锋,短刀被弹飞,纪尘雪当场就被震退,丁蒙立即腾空,在半空伸手接住了她。

    张梁去势不减反增,速度极快的冲出了庄园大门。

    就在这时,大门外空气骤然流动急转,上空出现了一道有形无质的透明气流,气流隐隐间竟呈一柄长刀的形状,这一刀就不是一个战师能够抵挡的了。

    张梁再度扬起匕首,匕首咔嚓一声就断成了两截。

    刀锋横向一转,“哧”的一声急响,一股鲜血喷泉般的飙上了高空,张梁的头颅已经落地,这一刀真是分毫不差、又快又准。

    再看禹兴扬,他依旧冷傲,只是几根手指动了动,气流形成的长刀消失于无形,此等刀法造诣已是战圣级了。

    这时两位老人才跪在大哥的面前,以表主持公道的感激之心。

    公主上前扶起他们:“来人,将两位老人家安顿好,待明天送回枫林桥,厚葬其子嗣,给予足够的安家费用,将军府闭门十天,全府人士穿戴白衣哀悼亡者,并闭门思过,我与将军也不能例外,违者大刑责罚。”

    大哥道:“把凶犯尸首拖走,妥善处置。”

    护卫们立即上前,七手八脚把尸首拖走。

    处理完眼前这一切,大哥这才转身朝禹兴扬拱手,脸上露出了愧色:“禹兄不远千里前来作客,而我却让禹兄看笑话了。”

    禹兴扬面色严肃,同样拱手:“浩兄之言行所为哪是什么笑话,禹某甚为感佩,也庆幸没有交错朋友,大盛王国有浩兄这样的将军,乃是君王之幸、是百姓之福,禹某万万不及。”

    浩然谦虚的笑道:“禹兄抬爱了,刚才禹兄的出手让我惭愧,多年未见禹兄的刀法更上了一层楼,浩然自觉甘拜下风。”

    两人都是好友知己,识英雄重英雄,彼此之间惺惺相惜,多少英雄豪情都付在这一笑之中。

    纪尘雪此刻也走上前低头拱手:“多谢大将军不计私情,为贫苦农户主持公道,这世间终究是正义长存,尘雪代两位老人家谢过大将军。”

    大哥望向她,表情温和起来:“小姑娘年纪轻轻,却是一颗赤子之心,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将来必是我大盛栋梁之才,更难得的是身手如此华丽,这样的卓绝天赋何不拜名师学艺呢?”

    纪尘雪迟疑道:“名师?”

    大哥笑了:“眼前这位禹先生乃是域外魔国刀中高手,人称无相神刀,刚才诛杀张梁那一刀正是无相神刀中的天降正义,小姑娘你看那一刀如何?”

    纪尘雪眼睛一亮:“原来是禹兴扬禹先生,不愧是天下第一刀!”

    禹兴扬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天下第一刀的名号那是万万不敢当的,小姑娘若是对刀法有兴趣,内人倒可传授一二。”

    龙瑶也上前了,微笑着道:“小姑娘可愿学我凌仙刀法?”

    纪尘雪大喜过望:“原来是凌仙门前辈,尘雪拜见前辈师长。”

    禹兴扬转头望向丁蒙,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兄弟刚才飞升接人,底蕴也不浅啊,比起小姑娘造诣还高,有没有兴趣与我等同行?”

    丁蒙微笑着道:“不知道禹先生要去往哪里?”

    禹兴扬微笑着没有答话,反倒是一旁的大哥笑道:“本届论武大会要在域外魔国举行,这种盛会禹兄自然不会错过,肯定要与各路高手相互切磋、以武论道……”

    他顿了顿,又笑道:“只不过这些虚名禹兄一向不太在意,禹兄真正要做的,是游历名山美景、走遍五湖四海,以一柄无相神刀,杀尽天下小人、荡平世间贼寇,以慰这快意人生,禹兄,浩某没有说错吧?”

    禹兴扬颔首微笑:“浩兄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丁蒙笑了,拱手道:“那……小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丁蒙、纪尘雪、禹兴扬、龙瑶一行四人返回了彩云镀。

    小饭铺依旧热闹,父老乡亲们都围了上来,大家关心的自然是大将军怎么处理凶犯的。

    待到纪尘雪讲述完事情经过,所有人都欢呼雀跃。

    “咱们王国的将军可真是公正严明,一点也不徇私,说杀了就杀了!”

    “是啊,咱们大盛王朝可是四大国之首,那是有原因的,就是因为咱们有浩然大将军这样的国家栋梁。”

    “两位老人家的大仇终于得报,我咋怎么高兴呢?”

    “那要不中午喝两蛊?”

    “你要喝也得请巡官大人、尘雪姑娘和禹大侠这样的英雄豪杰喝吧?”

    “那是必须的,他们这样的英雄豪杰才值得我们请客……”

    喧闹之际,丁文赫又提着一大坛子酒出来了。

    丁蒙笑道:“不会是郑老板又要请客吧?”

    丁文赫笑了:“丁兄弟,你猜对了,老板听说了你们的事,特别的佩服你们,所以这一顿他全请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丁蒙话是这么说,但人已经在饭铺最中央的一张大桌子前坐下了。

    午后的阳光依然很浓,但小饭铺的氛围则更热烈,丁蒙、纪尘雪、禹兴扬、龙瑶、护民官、小女孩、郑明、巧姑在桌前坐定围成一圈,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美酒,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巧姑率先举起了酒杯:“雪姑娘、禹大侠、丁兄弟,感谢你们为民除害,预祝你们在魔国论武大会上旗开得胜。”

    郑明也端起了杯子,笑着道:“我就在这等着你们回来,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我再请你们喝酒。”

    护民官端了个大号杯子,爽朗的大笑:“可要记得我们哦,要常回来看看,咱们这地方虽然偏了些,可是咱们这里的人却是最热情的。”

    小女孩若有所思:“今生的相聚,乃是前世的缘份,你们看这蓝蓝的天,永远都是阳光普照,我相信有明天,因为明天一定会是一个晴天,这一杯我敬你们,你们都是好人。”

    禹兴扬端起了酒碗,轻声吟道:“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王朝霸图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龙瑶也曼吟出声:“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纪尘雪举起酒杯:“多谢大家,让这世间永存正道的光辉!”

    丁蒙也高举酒杯,动情的说道:“这一路上感谢有你们的陪伴,你们才是我生命中最精彩难忘的记忆,让彼此的情义永远停留在这一时空,让下一个故事我们江湖再会,朋友们,干杯!”

    “干杯!”

    “干杯!”

    “干杯!”

    ……

    (全文完)

    

最新网址:.https://sk147.com

,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