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超神机械师

1362 定树王:你的水壶,我承包了!
364552 1479 141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心树王以一个奇特的姿势被主宰分身强人锁男,身陷时空琥珀,这一刹那,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这一幅世界名画落在敌我双方所有超A级的眼中。

    浓郁的惊喜之色从三大文明方面的超A级眼中喷涌而出,宛若山洪爆发。

    “黑星得手了!”

    “漂亮!那个树王没来得及自爆!”

    “全力支援!别让那些敌人赶过去骚扰黑星!”

    大量超A级士气大振,一扫失去奶妈的低迷,朝着各个着急脱离战斗的世界树强者发起凶猛的攻势。

    而所有世界树强者的情绪正相反,急速变幻的神色,溢出了满满的惊怒交加。

    他们顾不上与对手纠缠,疯了一般冲向韩萧,试图把心树王给抢回去。

    然而韩萧在得手的瞬间,便操控机械神明便重新动了起来,一把攥住时空琥珀球,将其吞入体内,顺便将海拉手中的时空琥珀本体给回收了。

    紧接着二话不说,以机械部队为盾,挡下周遭世界树舰队的火力倾泻,本身则朝着反方向全速飞行,不再恋战,目标是撤出战场。

    心树王为了勾引三大文明出动高级战力,站位自然不会深入世界树舰队,战斗区域位于舰队的外围边缘,就算世界树舰队有心拦截韩萧,也是鞭长莫及,只见韩萧付出一队队机械战兵为代价,迅速突入了战场中央的混战地带。

    众多世界树强者顾不上许多,一批批围了过来,试图阻碍韩萧的归途,但追击而来的三大文明超A级纷纷为韩萧做掩护,牵制住一个又一个对手,交手时爆闪的能量光轮在韩萧周遭不断亮起,扫出一条路途。

    定树王又和亥伯龙拼了一记,猛烈的震动在机体中传导,他也想支援心树王,但实在甩不开亥伯龙的纠缠,速度根本提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韩萧的身影越来越远,气得能量核心都要过载了。

    “妈的蠢货!镇树王脑子都比你好使!”

    定树王大为恼火,明明兑子战术已经大获成功,现在撤走就行,再不济自爆送个死也好,没想到在最后一刻栽了,本来是没有多少损失的大胜,稳赚不亏,但这下子可变成了真正的“兑子”了!

    他已经在心里问候了心树王的祖宗十八代,就因为一刹那的多想,心树王没有自爆,直接被人给捉了走,这是连镇树王都没犯下的致命错误,简直是树王之耻!

    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等祖树王定夺了!

    眼瞅着韩萧凿穿一重重阻碍,即将回归三大文明舰队,定树王心知事不可为,眼中电芒一闪,在心灵网络中沉声开口:

    “所有人,不要追击了,全部给我撤回来,不准恋战!”

    目前心树王被活捉,主持大局的只有定树王了,他毫不犹豫接过了领导权,对所有世界树超A级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已经没了一个树王,他担心韩萧继续封印更多强者,干脆选择了偃旗息鼓,号令全员脱战。

    众多世界树强者听到命令,正在追击中的身体微微一顿,不甘地看了一眼韩萧越来越小的背影,还是选择了遵从定树王的意思,停止了追击,一边应对着三大文明超A级的纠缠,一边迅速撤往世界树舰队。

    远方的战舰群也纷纷进行远程支援,帮助他们摆脱对手。

    三大文明众多超A级没有深入追击,乘胜追击了一阵,干掉了几个因为临时转移目标而破绽大露的世界树强者,接着便在协会成员的主导下默契后撤,不敢跟着剩余的世界树强者冲入舰群,那样陷入险境的反而就是他们了。

    见状,亥伯龙也不敢继续孤军深入,狠狠与定树王拼了几下,渐渐转移战场与众多同伴汇合,完成脱战,闪烁着械力电芒的目光紧紧咬住定树王,充斥着杀意,仿佛在说“下次见面再要你好看”一样。

    定树王深深看了这位熟人一眼,没有说什么,带着脱战的世界树强者后退,沉入世界树舰群之中,一艘艘星舰移动过来,层层叠叠,挡住了亥伯龙等人的视线,再看不到众多世界树强者的身影。

    随着剩余世界树超A级的撤离,双方高级战力的战斗随之落幕,协会成员与嫡系强者没有在战场中逗留,纷纷顶着炮火穿越战场,回到三大文明舰队。

    众人收起武器,回归战场后方的临时指挥舰,一走进舰桥指挥室,便看到韩萧、海拉等人已经在此,而西蒙与众多统帅的远程投影也聚集在此,正围着心树王的时空琥珀指指点点,正在说话。

    “……黑星,我们的正面防线已经支撑不住了,另外几个战区也出现了溃败的趋势,世界树攻破拦截圈已是板上钉钉,我们正在调动部队后撤,不过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干得很好,至少捉了一个树王回来。”

    西蒙语气低沉。

    “我早一点解决树王光环就好了……”韩萧呼出一口气。

    “这样虽然会有帮助,不过以世界树的攻势来看,这只能稍微延后他们攻破拦截圈的时间,最多第一个沦陷的不是这片战区,而是其他防线。”

    西蒙摇头,语气多少带着无奈,不过也没怎么气愤,经过一个月的鏖战,实际上整个指挥层都有了拦截圈被攻破的心理准备,做好了预案,真正发生时不会无能狂怒。

    “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用你们继续作战,先回主基地这边,我们开始分批次撤离,世界树的目标不仅仅是攻破拦截圈,还有清扫我们的部队,既然防线已破,趋势难以扭转,接下去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了,我们会借助这一年来在后方战略纵深地带建立的各种工事进行火力覆盖以及骚扰战,尽量牵制他们的行进速度,我……”

    “军队方面的事情你们做主就好。”韩萧摆了摆手。

    西蒙点点头,转头望向一旁几乎人人带伤的超A级群体,移开话题,道:“各位,麻烦统计一下战损,我们这边需要一个准确数据。”

    闻言,众多超A级互相打量,开始点名,人数比起出战之时下滑了许多,有不少人在激战中牺牲,其中以嫡系超A级为主,还有一些复苏者,而协会成员的伤亡者相对来说是最少的。

    因为这一次的参战者多了不少高手,数量也占优,导致世界树强者的折损人数更多,幸存者不过十之二三,三大文明则远没有这么惨烈,不过世界树也没拿出全部高级战力就是了,不算战力差异单论数量,出征者大概只是总数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左右。

    不过战损虽然占优,但比起上一次的惊人战绩却是差了许多,更多熟悉的脸庞消失,在场的超A级提不起情绪,还沉湎在刚才的战斗中无法自拔,依然心有余悸,只觉得劫后余生,此时的氛围犹如阴云密布。

    “这次的损失不小。”猎日者嘀咕,“我觉得在欧若拉被击倒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撤退的……”

    听到他的小声逼逼,不少超A级深以为然点了点头,瞥向韩萧的目光中含有复杂的情绪,既有无奈和理解,也有不满和埋怨。

    若是这一次没有抓住心树王,那就是血亏,但现在至少有收获,没有无功而返,虽然许多超A级心里还是觉得有点亏,但看着琥珀里姿势奇葩的心树王,多少有心理安慰了。

    他们虽然不高兴,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韩萧抓住了一个树王,立了功,他们顶多觉得这么多人换一个对手不太值当。

    韩萧随意扫了他们一眼,洞若观火,对这些情绪心知肚明,不过也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

    他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操作一下,坐视复苏者战死,而现在欧若拉直接倒了,虽然战损暴增,但却方便了他的行动,不需要像计划中一样,让欧若拉出现“失误”。

    这些阵亡的复苏者,便是证明圣所复苏真相的最好证据,他根本不伤心,反倒是还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一波没有挂掉几个复苏者,反而麻烦了。

    听完超A级的战损统计,西蒙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嫡系死伤惨重,不管怎样,至少大多数牺牲者还有一次圣所复苏机会,辛苦各位了。”

    众人心情不好,懒得理他,转头望向海拉,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欧若拉的状况。

    “你妹妹现在情况怎么样?”

    “封印比之前厚了一点,解封需要时间,各位,事不宜迟,休息一下就开始吧,尽早让她醒过来,我们也能安心。”海拉沉声道。

    “说的对,有精神能力的都出来吧,趁着撤离的功夫,先把欧若拉唤醒。”

    克苏耶越众而出,抬手放出念力,探入欧若拉脑域,开始轰击思维封印的紫色晶体。

    不少念力师、魔法师、精神异能者纷纷走出来,互相配合,加快进度,这么多人联手,思维封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薄,按照这个进度,几个小时就能完全解封。

    见状,韩萧扭头看了看琥珀中的心树王,他记得心树王是借助一个形似树叶的宇宙宝物发动了幻景·心之锁,那恐怕是世界树生长的奇物之一,就藏在心树王体内。

    不过,韩萧短期内完全没有解开琥珀的打算,暂时把好奇心给压了下去。

    ……

    世界树疆域,树王宫殿。

    没有参战的执行官也从心灵网络中得知了情况,脸上惊疑不定,他们做好了心树王战死的准备,但是没想到会被敌人用那种诡异的封印手段给活捉,纷纷惶恐不已。

    定树王端坐在宝座之上,缓缓睁眼,解除了主宰降临状态,脸上难得浮现了一抹怒容,重重拍了一下座椅扶手,发出砰然闷响。

    “哼,心树王,真没用!”

    话音刚落,身边的两个王座上突然根须虬结,浮现出两个外貌各异的身影。

    “呵呵,看来这次的敌人确实非常棘手,五大树王,一死一捉,现在只剩下三个有战斗能力,你说的没错,心树王和镇树王都是没用的东西。”其中一人扭头看了过来,脸上挂起轻蔑的冷笑,“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你的主宰分身也在场,竟然没有把心树王救下来。”

    定树王冷冷瞥了他一眼,哼道:“秘树王,我懒得和你计较,但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呵。”秘树王不以为意,根本没有把定树王这条咸鱼放在眼里,五大树王之中,除了祖树王以外,他谁也看不惯。

    “哼,懒得和你吵架。”定树王扭头望向中间座位的祖树王,问道:“接下来怎么办,你有什么想法?”

    祖树王的气场与其他四个树王相反,就像是普通人一样,缺乏存在感,无论是长相还是体型,看上去都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若是不注意,说不定会下意识将他忽略。

    听到问话,祖树王面无表情,缓缓道:

    “我已经试过了,心树王完全与外界隔绝,母树无法收回他的树王冠位,意味着在他解封之前,我没法撤掉他的位置换上一个新的树王,所以必须尝试解救,至少也要夺回他的树王冠位,否则我们无法再让树神完整降临。”

    闻言,定树王与秘树王的脸色都严肃了起来,心情凝重。

    他们本来还觉得,心树王一个人换掉敌人一大堆高级战力,虽然成了真正的兑子,但还是敌人那边更亏,但若是无法收回树王冠位,那就麻烦了。

    树王的身份都来自于“树王冠位”,这是母树赋予的特殊能力,像使徒兵器一样有名额限制,只有五个,必须是五个不同的超能体系,除了祖树王常年占据一个,另外四个树王冠位在漫长的岁月中都曾经更迭过。

    而只有集齐五个冠位,才能施展完全体的树神降临,这是他们压箱底的手段。

    “那该怎么做?”定树王问道。

    祖树王随口道:“暂时还不必担心,对方的文明还没展现出需要我们动用树神降临的能力,心树王只是被封印了,没有什么危险,我们现在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等待,敌人也许会生出研究树王的兴趣,只要解开那个特殊的封印,我就能隔空收回树王冠位。

    第二是派人解救,虽然母树与他的链接被隔绝了,但断裂的链接方向依然能指向他的位置,我们可以组织高级战力把他抢回来。”

    “那我们还是以等待为主吧,看看这群敌人什么时候忍不住。”定树王哼了一声。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

    祖树王点点头,继续道:

    “虽然我们攻破了敌人的拦截圈,但还需要赶路前往对方的疆域,赶路的任务让舰队执行便是,用不着高级战力,不会有什么动手的机会。

    而且……我们虽然知道了方向,但路程未知,不知道跋涉多久才能抵达敌人的地盘,可能几年,也可能是几十年,不过根据敌人的反应来看,距离应该不会特别远。”

    另外两人默默点头。

    “还有,心树王没了,需要有人继续主持这里的日常事务。”祖树王转头看着定树王,缓缓道:“那就你来吧。”

    定树王脸色一垮。

    鬼知道舰队需要多少年才能抵达对方疆域,他可不想一直显形,心里很想偷懒,但又不敢拂逆祖树王,只好闷闷地应了一声。

    随意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祖树王的身影迅速淡化,重新回归母树,而秘树王幸灾乐祸扫了定树王一眼,也解除了显形,王座上很快只剩下定树王一人。

    “想让我打工,门都没有。”

    定树王哼了一声,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对了,镇树王的种子应该差不多成熟了,等他复活,正好把这个工作转给镇树王,反正那个铁脑壳够勤奋,愿意干这些苦活累活,我就可以继续摸鱼了!

    一念及此,定树王便心痒难耐,巴不得镇树王立刻在他面前诈尸。

    他忍不住站起身,大步离开宫殿,继承心树王的光荣传统,出门给镇树王浇水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