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小说 云中月雾里花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第7章 心间涟漪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时空书城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云中月雾里花,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sk147.com

    保安生生的止住了动作,不解的看向经理。

    经理紧张的走到骆临渊面前,低声说:“骆二少,您怎么来了?”

    保安没见识,酒吧经理还是有点眼力劲的,立刻就认出了眼前这人是骆家的二少爷。

    骆家在建京是什么势力,酒吧经理混这一行十几年,还是知道点的。

    赵家他不想惹,但骆家他是完全惹不起。

    骆临渊眼神冷冽,语气淡淡:“扰了你们的生意了。打坏了什么东西你清算下,我让秘书联系你赔偿。”

    “不敢!”酒吧经理忙微躬了下身体。

    经理见多了这种场面,看到骆临渊怀里虚软的女孩,还有一脸狰狞的赵锐,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种事本来酒吧的原则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顾客自己去解决,没想到赵锐今天竟然招惹到了骆临渊,骆临渊没迁怒他们酒吧,经理已经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要他的赔偿。

    骆临渊说完这话,也不打算跟经理多说废话,直接抱起快要站不住脚的白云月,径直往门口走去,沈凉生扶着受到惊吓的苏子衿也跟了上去。

    骆临渊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打开车门,把白云月放进副驾驶座,并帮她系好安全带。

    “临渊哥哥,你要带云月去哪里?”苏子衿也赶了过来。

    “医院。”骆临渊简单回答。

    “我也去!”苏子衿忙说。

    沈凉生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劝道:“你的脸色不太好,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你同学有骆二照顾,你可以放心。”

    “可是……”苏子衿晚上喝了很多酒,又受了一番惊吓,这会人已是强弩之末,她全身虚软得很,头也胀痛,全靠意志在支撑着。

    “走吧,我送你回去。”沈凉生边哄着边把人往自己的车上带。

    “好吧,临渊哥哥,麻烦你照顾好云月。”苏子衿临走前还不忘嘱咐骆临渊。

    骆临渊“嗯”了一声,绕到驾驶座,打开车门,上车,迅速启动了车子。

    沈凉生看着骆临渊远去的车子,眼中浮起一抹玩味之色。

    “凉生哥哥,我不想回家,我爸爸要是知道了会骂我的,我能不能先去你家住一晚?”苏子衿怯生生的说。

    沈凉生了然,笑道:“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今晚是怎么回事。”

    苏子衿咬了咬唇,犹犹豫豫的把今晚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把她买醉的原因隐下不表。

    沈凉生眉头一抽,没想到自己这个平日里看着乖巧怯懦的表妹竟也做出心情不好买醉这种事,看来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

    看着苏子衿一脸的羞愧之色,他也不忍心再苛责她什么,只说了几句以后不要随便来酒吧这种地方的劝言。

    苏子衿默默的点头。

    沈凉生忽然想起什么,问:“对了,你那个同学跟骆二认识?”

    苏子衿这会才想起骆临渊的反应好像跟云月挺熟稔的样子,她也有些疑惑,想了想,才说:“云月之前给小宸补习过,可能在骆家见过临渊哥哥吧。”

    沈凉生“哦”了一声,面色淡淡,只是眼底浮了些玩味之色。

    他又想起刚才匆匆一瞥白云月的长相,面色骤然沉了几分。

    “你那同学是哪里人?她的父母是做什么的?”沈凉生看似随意的问道。

    苏子衿没想太多,道:“云月是南方人,榕城的,她父亲好像是种茶的,没听她提过她妈妈,可能去世或者离异了吧。”

    沈凉生手指轻点方向盘,心下暗忖,榕城,这么巧?

    医院,急诊室。

    白云月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半昏半醒之间,她还记得自己是被骆临宸的哥哥抱着,一道冷冽沉稳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忽远忽近,模糊间,她听到他似乎在跟医生说着什么。

    没多久,她就陷入了彻底的昏迷。

    再次醒来时,眼前是一片白晃晃的天花板,她眨了眨眼睛,转动脖子,头痛欲裂,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

    没几分钟,有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检查了她的状态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对着骆临渊说道:“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药物已代谢完了,这两天可能会有头疼的后遗症,注意休息就好了。”

    骆临渊低声向医生道谢,医生和护士很快又出去了。

    “骆先生,”白云月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看到骆临渊,她已经反应过来昨晚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便是他。她撑着手肘坐了起来,面色还有些苍白,但精神状况已无大碍,她说,“谢谢你救了我。请问,子衿还好吗?”

    白云月没看到苏子衿,心下有些担心,她想着苏子衿是为了骆临渊才喝得大醉,可能不想见到他,所以才没有出现在这里吧。

    “她没事。”骆先生淡声回答。

    白云月这才放下心来,病房里陷入了沉默,她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眼前这人是她的好朋友的意中人,好朋友被他伤了心,可他又救了她,除了道谢,她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了。

    还好骆临渊的手机响了,解救了白云月的尴尬。

    骆临渊走到窗口接起电话,清晨的阳光落在他的半边脸上,衬得他的五官轮廓更为深邃明显,光斑在他笔直的鼻梁上轻轻跳跃,他眼皮微敛,睫毛在眼窝投下一道阴影,让人莫名的觉得神秘,想要一探究竟。

    他的唇线微抿,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偶尔应一两句,嘴唇轻轻开合,矜贵又冷冽。

    骆临渊挂了电话,转身,白云月这才回过神,忙收回视线,垂眸看着床上白色的被子。

    骆临渊眉头略动,白云月那一刹的眼波流转恰好被他捕捉到,清眸似水,让他平静的心间骤然起了一丝轻微的涟漪。

    “骆先生,你有事情的话先去忙吧,我待会自己办理出院就可以了。”白云月平复了下心情,抬眸平静看向他说道。

    骆临渊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然后抬步走向门口出去了。

    白云月呼了口气,找到自己的手机,拨了电话给苏子衿。

    苏子衿刚想打电话给白云月,没想到就接到了她的来电。

    得知白云月没事之后,她也松了口气,打了车来医院,帮白云月办理出院手续。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时空书城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云中月雾里花,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sk147.com

猜你喜欢
想看反馈
x
反馈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