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深空彼岸
字:
护眼
白天
夜间
新篇 第338章 试剑真圣道场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时空书城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深空彼岸,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sk147.com

    被人嫌弃了,被认为仗着家世,不学无术,王煊还是头次有这种遭遇,还反驳不了,唯有行动才行。

    最为关键的是,青衣女子、黑衣男子等人都很冷淡,-副虽然很严肃,但确实为他好的样子,让他不要做三世祖。

    王煊没有堵在山门外的路上,走向一口水潭边,站坐在一块大青石上,深吸一口气,开始静心。

    “真圣后人要有个样子,不能顶着祖上的名号高调行事,四处招摇,你代表的已不完全是你自己,这还关乎着你身后的道场。你如果没有格调,一举一动,让你族至高生灵都跟着脸上无光,你这样很丢人。

    那四名年轻男女不苟言笑,剑修的冷峻,果决,干脆,都跟着体现出了一些,直接教育他。

    “你们有没有问过我,总共修行了多少载?"王煊叹气。然而,四人看了他-一眼,都不再说话,一副交浅言深,言尽于此的样子,不理会他了。

    甚至,有两人转身要回山门了。

    这是完全不在意,爱说不说,绝对不问,任你多么有底气,也不给机会表现,几人就是这么高冷,而且很稳。

    “嘶!"王煊倒吸了一口超凡因子,不说话了,赶紧静心,准备破限!

    他算是看出来了,和剑修别说那么多,付诸行动就是了,破限,比剑,比他们更厉害,比什么都强。

    这些人心思倒也不坏,就是与红尘隔绝,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王煊在异海苦修15年,原本道行就稳步提升了,离破限很近,早先不过是在追求水到渠成而已。

    他的底蕴积累足够深厚了,面对前方的古老道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在面对一口折断的巨剑,-件超级违禁物品!

    它带着至高无匹的锋芒,以及宏大与厚重的道韵,让王煊的道行与潜能都有些被刺激到了。

    所以,他很有感觉,想在这里顺势破限。

    -时间,王煊全身毛孔舒张,元神照耀,全身上下,都充满勃勃生机,御道纹理自顶骨开始,向外蔓延交织。

    他的双目被御道化符文注入后,睁开的刹那,像是两口仙剑飞了出去,发出铮铮剑鸣声。

    再看道场,他觉得整片天地都变了,在群山中,有一口大剑,虽然折断了,但寒芒割裂天穹,它染着血,插在山地上。王煊动容,这处古老道场着实不简单,它的道韵大多源自这样一口大剑。

    此时,他虽然身在到场外,但是自身依旧感受到了那股锋芒,无坚不摧,要斩破苍茫岁月,劈开超凡光海,有截断古今未来的至强气场,入眼所见,那是规则,是纹理,是真正的剑道真韵。

    轰隆-声,王煊身上腾起一股剑气,撕开云霄,笔直而上,其肉身和元神共振,形神如同神剑。

    身为一个外人,他自然不可能直接从这种至高道场中得到经篇,但是,那种宏大的剑意与道韵感染了他,触发了他心中的剑意,让他的血肉与精神中,有一股无坚不摧的剑道真韵在汹涌,释放。

    他在剑道领域真的不弱,在母宇宙时,就练金色竹简上的斩道剑,修成惊世剑轮,无坚不摧。

    进入超凡大宇宙后,他和乌天去抄真圣后院时,意外发现-个稻草人,更是从那里得到4页剑经,神秘莫测。

    现在,王煊宝相庄严,每一寸血肉中都有剑光亮起,而后自毛孔喷薄出来,举手投足皆是剑意,撕裂霄汉。

    他的元神,更是璀璨无比,仿佛化成了一道神圣剑胎,有种不朽,永固,长存,破灭一切的锋锐之感。

    青衣女子和黑衣男子愕然,霍的转身,站在高地上向下望来,他们都是剑修,对这种剑意最是敏感,都无比吃惊。

    就是那转身走向山门中的两人也都倏地止步,快速调头回来,望向那个站在水潭边上的颀长身影。

    “屹立在真仙领域,这么无坚不摧的剑意,实在是罕见!“一人叹道。

    “他也是一位剑修?这种剑道真韵,别说真仙,就是在天级超凡者中也很可观。"另一人开口。

    王煊的周围,形成一股超凡因子风暴,他开始吞纳四方的超物质,而后与他的剑意共鸣。

    -时间,巨大的龙卷风出现,伴着剑气腾空,贯通天上地下,场景很宏大,他的气息在提升,道行在增长。

    四人露出异色,这个圣孙还真....要当场破限?

    超凡因子被吸收,王煊的身体发光,风暴在减弱,他的身体像是个无底洞,直接都给吞没了。

    此外,他的身体外出现剑轮,有剑光凝聚,像是璀璨神环将他笼罩在当中,铿锵作响。他的肉身十分耀眼,流动的着剑光和剑意,同规则剑轮本就是同源,举手投足,都有劈开苍穹之势。

    他的元神亦如此,形成护体剑光,化成刺目的神环,将他的精神覆盖在当中。他的顶骨更是跟着共鸣,专属于他的御道纹理印记在交织。

    王煊四次破限,顺利闯过去了,并没有打坐冲关,就是站在水潭的大青石,上完成了这一切。

    当所有规则剑光,道韵还有超凡因子都内敛,没入他的体内后,这里恢复宁静。

    他依旧很久都没动,盯着这片古道场的深处,眼中是那口染着血的大剑,仿佛看到它在某一纪劈开世外,血战超凡大宇宙的画面,这曾是一件超级违禁物品。

    锵的一声,他的肉身如同神剑,带着锋芒,让虚空扭曲、塌陷,他彻底回过神来。

    "几位,我好了,再次拜山L“王煊开口,他跃下巨大的青石。

    那水潭,那青石都无损,流动着淡淡的剑气,都不是他有意保护,而是它们自身就难以损毁。

    这里是一片古道场,曾经是万族朝拜之地,看着平静,但哪怕是山门外,也都非凡,有返璞归真的道韵流动。

    "我收回此前的话,小觑你了。剑修-向是以剑会友,要进山门吗?那就比剑吧。“黑衣青年男子走了出来。

    "好!"王煊点头不再客气,也不再低调地说什么寻人,不愿比试的话直接按照他们的节奏来。

    锵的一声,一根铁棍在手,被他当作大剑来用,单手持着,遥指对方。“我已是天级前期的超凡者。"从高地上走来的黑衣男子开口。

    王煊开口:“剑修,不必在意这些,只论剑道,讲究得就是逆伐向上,来吧,凭手中剑说话,直抒心意!”

    即便再不近人情,在场的剑修也明白了他现在的自信,这是一剑在手,完全进入到了那种唯我独尊的剑道意境中。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的人不是魔怔了,要成为剑疯子,就是真的有种舍我其谁的气场,能横推四方敌,可逆伐比他境界更高的超凡者。

    当然,也不能太离谱,道行差距过大,任你盖世奇才,也会被人一剑断魂!

    走来的黑衣男子不说话了,气场一下子就变了,万丈光芒猛然冲起,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其他的景物都不见了,山地中只剩下他与一口神剑。

    他无尽的剑意,还有御道纹理,都融入在这一剑中,激射而来,像是斩破了时光与空间的束缚。

    这一刻,天地万物寂静,世间唯有这一人一剑在动,划出一道优美而绚烂的轨迹,斩到了近前。

    不得不说,复苏的冲霄道场很恐怖,让王煊都动容,第一个和他比剑的人就能展现出如此剑道领域,着实非凡。

    万物都不见了,被那道剑光消融,像是斩去了人们对于原本世界的一一切认知与记忆,只有这一剑横过世间。

    锵!

    王煊右手持铁棍当作大剑来用,他确实惊异,那一剑祭出后,遮盖万物,连真实世界都模糊了。但是,他不受影响,现在他整個人都如同一口出鞘的神剑,连他的元神都在绽放剑光,在他动手的刹那,世界恢复原本的样子,天地万物依然都在,还是那么生动。

    咚的一声,磅礴的剑光从黑铁棍透发出去,粗大无比,像是一座山被挥动了出去,和对方的剑意以及神剑本身相遇了。这片地带,剑光斩破云霄,裂开虚空,惊人道韵扩张,以两人为中心横扫出去,像是一片星系爆发无量光,在那里生灭。

    最终黑衣男子满身是血,横飞了出去,手中的神剑都布满了裂痕,满嘴都是血沫子,撞在远处的山门前。

    “师兄!”其他三人赶紧冲了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显然,黑衣男子在这处道场中,有较高的威望与身份,是个厉害人物。

    王煊暗自点头,理应如此,如果随便出来一一个人,都能接住眼下他的强大剑意,这个道统那就过于可怕了。

    "受教了,剑意宏大,坚固,无坚不摧,确实无比厉

    害。"黑衣男子在那里擦去嘴角的血沫子,开口说道。

    王煊点头,将铁棍插在地上,抱拳表示歉意。

    此地,草木不惊,并未被两人比剑毁去,越发突显出冲霄殿旧址的可怕与惊人,道场不朽。

    “我来领教,以剑会友。"青衣女子下场了。

    “请!"王煊这次不再谦逊,摸清了他们的风格,如果再说什么客气话,说不定被认为扭捏,那就打吧!

    即便是个女子下场,但他也不打算留情,放水,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显然,这个青衣女子也不一般,其师兄都败了,她都依旧自信如故,站在高地上出手。轰的一声,剑气亿万缕,直接腾起,她御十万剑,密密麻麻,大量的“飞剑像是一股洪流般向着王煊倾泻过来。

    猛然一看,天空都被挤满了,都被飞剑淹没了,如同漫天星斗坠落,全部激射而下,这一景象让人头皮发麻。

    王煊体外腾起璀璨剑光,化成神环,将他笼罩,符文流转,防御力惊人,不过他最主要的还是进攻。

    他右手持着铁棍,施展自真圣后院得到的4页剑经中的第-式,今时不同往日,他对这篇的理解提升了几个层次,悟出真义。

    他在单手挥动黑色大铁棍时,剑意苍茫,像是一-下子划破了大宇宙空间,而后,这一剑无声无息地凝固了时空。

    那密密麻麻,如同洪流般倾泻下来的飞剑,全都被定住了,整片天地像是陷入了绝对的静止当中。

    就连那女子都在艰难挣动,她也被禁锢了。

    当然,王煊自身在催动这一剑时,也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头上出汗,越是参悟出此经真义,他越是感叹,超凡大世界广袤而深邃,需要不断去探索。

    王煊艰难地挥动漆黑的铁棍,汗水滴落,扰乱了静止时空的宁静,-下子像是打破了平衡。

    "轰隆!‘

    那十万飞剑,无量剑气全部被他这铁棍大剑给推了出去,像是一片滔天的大浪卷了出去,震散天上云朵。

    青衣女子大口咳血,伴着她的飞剑,直接倒飞出去,砸在道场前的一-根巨大石柱上,让那里腾起霞光,挡住她的去势。"噗!"坠落在地后,她又吐出一大口血。

    “承让,还有谁要以剑会友?"王煊抱拳,改变风格,不管是男是女,都直接抡剑,而且效果不错。

    这些人看他的目光变了,面色凝重,但没有恶意,这是一种面对真正对手的目光,没有了轻慢,有的只是重视。

    王煊彻底摸清他们的脉搏,来这里用心比剑就是了,尊重对手,那就光明正大地击败他们。

    山门外,还剩下两人,没有再动手,因为他们意识到,真不是对手。

    “请!"这次,黑衣男子和青衣女子直接请王煊进山门。王煊没底早先对方不待见他,直接赶他走,现在让他进至高级法阵笼罩的道场中,这要是入内后,有了变故,想逃都走不了。

    他在心中问手机奇物,这个道场怎样,有危险吗?

    ”目前来看,他们的真圣应该不在道场中,而且冲霄殿行事风格未变,还是这么刚和硬,不至于算计你。”

    "有问题的话,你带我走!"王煊说道。

    然后,他就大方地迈步了,跟着他们进山门。

    刚进入这片宏大的道场,走出去不远,前方就来人了,又有人以剑会友,要和他比剑。

    那就来吧!王煊来者不拒,当即就接了。

    这是一对男女,要同时下场,而且引来很多人围观。显然,这两人在冲霄殿中名气不小。

    当交手后,王煊立刻知道了他们的不凡,这一男一女,男子施展太阳真解,女子施展太阴真解,阴阳剑光飞出,无坚不摧,阴阳并进时甚至激荡出丝丝混沌气。

    此时,王煊施展得自真圣后院的4页剑经,同时结合自己领悟的元神战法,将剑经扩展到精神领域中,观想宇宙星海。到了最后,他的周围,星河茫茫,剑光万重,漆黑的铁棍大剑贯穿这片星海,轰落出去,像是携带宇宙星海威力,降临而下。

    噗噗!

    那一男一女的阴阳剑光被打散了,各自满身是血,连元神都受到了压制,昏厥过去。

    王煊被请入道场,一路向前走,连着迎战了八位高手,都是道场中的名人,皆被他击败了,而那些人其实非常厉害。"就这样吧,境界相仿,或者比他高一部分的话,纯粹的剑道领域压制不住他,想击败他只能靠道行高深。"早先负伤的黑衣男子开口。

    “让我们道场中的四次破限者下场比剑。"有人建议。

    "算了,目前我们道场中真仙境界没有四次破限者,早就提升到天级中后期了,这样下场比剑没意义。”"

    终于,无人再出手,王煊安静了下来,立刻开口:“各位师兄师姐,我是来找姜清瑶的,她在道场中吗?”

    “你是找小师妹?"有人回应了他,正是早先同他切磋过的青衣女子。

    王煊心头剧震,同名同姓,和他找的是同一个人吗?剑仙子在这里,并成为了这处古道场的小师妹?



一秒记住本站名字:时空书城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即刻快速回到本站
浏览器搜索:时空书城深空彼岸,精准回到小说位置
本站地址:https://sk147.com

热门小说
猜你喜欢

偶是骄傲公主

1人在看

“请全体老师和学生到操场集合,请全体老师和学生到操场集合。” 正当我昏昏欲睡时,学校突然播放的广播让我立马清醒过来,然后就是全部拥向操场! 忽~忽~忽!我跟着人群快步跑向操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要开演唱会吗? 轰隆轰隆轰隆… 诶?怎么有直升机的声音? 抬头望去,一台翠绿色的飞机停在我们学校上方。 挖靠,一阵恐惧穿过… 在翠绿色的飞机上,一个身穿白色运动装的男孩正拉着绳子缓缓下落。 糟了——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 不管怎样,在他没找到之前溜掉不就好了么?我转身刚想走,背后熟悉的声音就响起了:“你又想去哪啊,我亲爱的童泠雪小姐?” 哎,还是被发现了。认命好了。我闭上眼慢慢转过身说:“好久不见啊,呵呵,你长的更帅了,我亲爱的哥哥~!” 没错,眼前这个帅的冒泡的男生就是偶童泠雪的亲生哥哥。1米82的身高,乌黑的短发前刘海挑染了紫色。 旁边的花痴的尖叫声真是无法比拟啊! “挖,世上怎么有如此帅的人,我,我要晕了!”接着就往后倒去! “天,我不是做梦吧,王子啊!” “这样的帅哥怎么会来我们这9流学校?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来找我的,啊!帅哥,我在这里!” 晕,哥哥确实是帅了点,不过这也太夸张了吧! 对了,好象没说怎么会在这个学校吧—— 两个月前,因为我爸爸说我以前和人有过婚约,而且要我去相亲,不管我如何反对,都无济于事。所以我就来了个轰轰烈烈的离家出走,来到另一个城市的普通高中,这高中可真是破的要死!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童少爷,这就是贵小姐吗?呵呵,真是漂亮呢。”校长走过来笑着说。 “恩,既然已经找到了,那我们走了。”哥哥说着就霸道的一把拉着我上了直升机。 哎!我的离家出走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想看反馈
x
反馈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