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561章 冰皇宫的耽搁
1826199 4380 256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他的伤势,从来就还未恢复。

    之前,不过是略微恢复些许,让自己这副残损之躯能承受元力,爆发战力罢了。

    那只手臂,仍旧半废着。

    身上的无数伤痕,仍旧触目惊心。

    那一身公子服,早已残损不堪,血迹斑斑。

    此刻的他,比想象中的还要狼狈,伤势,亦远比想象中的严重。

    只是,他早便习惯了,便也几乎面无痛色。

    “噗。”一口腥血喷出。

    至始至终,不过是一直强忍罢了。

    嘭…

    身上金焱圣火游走着,又是一股火焰燃起,那时沸腾妖火。

    同时,大堆丹药祭出,快速吸收着。

    ……

    一天后。

    “呼。”萧逸轻呼出一口气。

    身上,一股寒冰环绕,随后火焰焚烧,寒冰化水,贴着身躯游走了一遍。

    霎时,神清气爽。

    那身残破的公子服,也已换下,换了身干净的公子服。

    “整整一天。”萧逸眯了眯眼。

    整整一天一夜的打坐调养,外加金焱圣火在沸腾妖火的加速下疗伤,以及不计其数的疗伤丹药吸收。

    一身伤势,算是恢复了大半。

    但,要说短时间内彻底恢复,那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那只半废的手臂,粉碎的骨头已然恢复,但仍未能痊愈。

    挥了挥手臂,行动无碍倒是能做到,但要说用作爆发战力,却不可能了。

    还有浑身那千疮百孔一般的伤势、伤痕,根本未彻底恢复。

    承受两个妖尊的全力追杀,显然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付出的代价,也极大。

    但万幸,人都救了出来,目的也算达到了。

    按理说,这副身躯还有这般伤势,没个十天半月的修养治疗,根本休想痊愈。

    他的这副身躯,伤势本重得惊人,如之前青月妖尊口中所说,不过只如风中残烛,强撑一口气罢了。

    原本,最正确的疗伤方式,应该是慢慢调养,温润这具残损之躯。

    以萧逸自己的炼药师本事,做到这些并不难。

    而今,直接拿沸腾妖火加速金焱圣火的燃烧效果,达到快速疗伤的目的,倒是本末倒置,急于求成了。

    虽只一天便压下伤势,甚至恢复大半伤势,但之后要想痊愈,将会变得更难。

    就像一根枯枝,本该细雨温润,却强行浸泡水中,看似枯枝湿润,实则不过是内强中干,反倒是伤上加伤。

    只是,萧逸现今没太多的时间,他还有事急着做。

    这恢复的大半伤势,足够让他实力全回了。

    “呼。”萧逸再度呼出一口气。

    不远处,床上,夏一鸣忽然惊醒,“宫主。”

    萧逸笑笑。

    夏一鸣一把起身。

    萧逸走至床沿,“不必起身了,睡下吧。”

    “你身上算不得有伤势,只是生机损耗太大,急需疗养。”

    “之前我已经给你服过丹药,接下来数天,好好休息即可。”

    “是。”夏一鸣点了点头,“宫主,我睡多久了?”

    “一天。”萧逸回答道。

    夏一鸣打量了眼周遭,“这是宫主的床?”

    “是一鸣冒犯了,竟让宫主坐地一日。”

    “行了。”萧逸笑笑,“我们都是武者,这些小节便不必拘谨了。”

    “难不成我坐地一日还能受凉了不成?”

    夏一鸣刚要纠结。

    萧逸忽然出言问道,“对了,你在妖域之外的这些天,没收到冰皇宫各位护法的传信或者消息吗?”

    “这…没有。”夏一鸣摇了摇头。

    萧逸微微皱眉。

    夏一鸣沉声道,“宫主可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萧逸点了点头。

    夏一鸣道,“之前各位护法说过,快则半月,慢则顶多一月就会处理好事宜。”

    “算算时间,宫主来东方家数日,在妖域待了二十日多些,加起来差不多有一月了。”

    “嗯。”萧逸点了点头,“按我的判断,至尊楼和凌烟阁应当没那本事让夏前辈他们几位护法耽搁那么久。”

    夏一鸣出言道,“若是宫主担心的话,一鸣现在回宫内探探情况。”

    “那倒不必。”萧逸摆摆手。

    “几位护法的实力我还是知道的。”

    “当世除却总殿主那个层次,没人能轻易奈何他们。”

    那几个老家伙,特别是陆龙这老匹夫,横是横了点,但实力确实滔天。

    虽说他们的战力还未到总殿主那个层次,但要说奈何他们,却绝不是轻易能做到的。

    “宫主。”夏一鸣忽然正色道,“恕一鸣直言。”

    “自宫主来东方家这短短时间内,波澜不断,屡次遇危。”

    “宫主孤身一人,终究不妥。”

    “八殿那边,是否…”

    “不。”萧逸摇头打断,“他们既敢让我孤身来,自是对我有信心。”

    “另外,以那八个老家伙的本事,都只说慢则三四月才能赶来东方家,定然也有要事在处理。”

    “与其让他们分出手,我倒宁愿不打扰。”

    “再说了。”萧逸笑笑,“我哪里是孤身一人,不是有一鸣你吗?”

    萧逸只是随便说说。

    夏一鸣却认真地点点头,“嗯,宫主放心,有一鸣在,定当护宫主周全。”

    “谁想伤宫主半分,只能从一鸣尸体上跨过去。”

    萧逸尴尬一笑,看了眼夏一鸣身旁的剑,随后拿起,认真地打量了几眼。

    “不对劲。”萧逸摇了摇头,“我始终感知不到这是把凶剑。”

    “在我的感知中,它再正常不过了。”

    夏一鸣沉声回答道,“这确实是把凶剑,亦唤冥剑,凶邪至极。”

    “不过,它竟然怕了宫主您,一鸣持这把剑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这把剑,嗜血成性,剑内如有魔,每每饮血、噬魂,定是贪婪至极。”

    “但在宫主手中,却忽然一切收敛,连那大量的武者精血和灵识都不再吸收,倒是奇怪。”

    萧逸耸耸肩,“我也不清楚,或许,是我本就是个极强的剑修吧。”

    “按我的判断,如果我持这把剑入魔的话,绝对不会完全失智,顶多状若疯狂。”

    “是的。”夏一鸣点点头,“宫主是我所见过的,所有剑修中,剑心最为坚固,最为通透,亦是最为纯净之人。”

    “这把凶剑,绝对无法完全侵袭宫主的剑心。”

    “嗯。”萧逸点点头,“另外,亦或许与我身上多种世间强悍火焰有关。”

    “我的火焰,几乎是这些阴冷黑气的绝对克星。”

    “对了。”夏一鸣忽然想起来某些事,急声道,“宫主,你麾下那六只鬼妖…”

    “他们没事。”萧逸摇了摇头,“那不过是场交易罢了。”

    夏一鸣眉头一皱,“东方家主,似乎是要保东方芷。”

    “我知道。”萧逸点点头,“我让他带走东方芷,他则不动我的六鬼妖。”

    “算了,你休息吧。”萧逸放下剑,转身离去。

    “宫主您去哪?”夏一鸣问道。

    萧逸轻笑,“还有些事要处理。”

    ......

    第二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