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558章 若愿坠落幽冥
1825999 4377 256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即便只一副残破之躯,看似如同风中残烛。

    但那声音,仍旧充满着沉稳。

    那具身躯,一如以往,厚重宽广,让人不自觉地发自内心信服、放心,感到舒服、安全。

    “一鸣,停下吧。”萧逸加重了语气。

    高空中,麒麟怒兽虽已消散,但却仍旧留有闪烁雷电。

    狂风,仍旧呼啸不停。

    周遭黑气,仍旧弥漫不休,涌动骇人。

    那一手握剑的杀神,疯狂而无敌,那把剑,比雷霆狂风,比阴冷黑气,更加狂暴闪耀,更加让人来得心头发寒,惊惧不已。

    现今,能止下这个杀神的,恐怕便只有面前这个伤痕累累的俊逸年轻人。

    “是宫主?”夏一鸣忽然身躯一颤,眼中黑气缓缓消散。

    “宫主。”夏一鸣呼了一声。

    萧逸笑笑,“厉害,已然疯魔,心神难以控制,却在转瞬间恢复如常,重掌心神。”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夏一鸣,一个足以与我比肩的剑修。”

    “宫主。”夏一鸣下意识地道了一声。

    事实上,以往每每凝聚黑雪,他都会陷入疯狂,在杀尽敌人前,几乎无法自己恢复清醒。

    或许,对于夏一鸣而言,这位宫主,早已不仅仅是宫主身份那么简单,而是他夏一鸣发自心头认可且尊敬着的同辈年轻人。

    一言一行,乃至最简单的命令,都能触动他的心弦,直入内心深处。

    “噗。”夏一鸣忽然一口腥血喷出,脸色煞白得惊人。

    那把凶剑,仍旧黑气涌动。

    周遭,阴寒黑气仍旧环绕不休。

    “宫主,让我杀光他们。”夏一鸣咬着牙,仍旧握着剑,浑身颤抖着。

    冷酷的目光中,是惊人的杀意,以及…一抹难以察觉的死灰。

    萧逸嘴角咧了咧,“是否杀光他们,我不在乎。”

    “在我眼中,你的命,比他们的值钱。”

    “可是…”夏一鸣皱着眉,脸上写满了挣扎。

    “停下来。”萧逸语气已然冰冷,“收回气势,散去增幅和反噬。”

    “若你真要杀他们,稍后我亲自杀,一个不留。”

    夏一鸣脸上的挣扎,就此散去,但,只苦笑着。

    “快退。”东方绝陡然反应过来,一把捉过身旁东方芷,脚步连退。

    那一瞬,无比接近死亡的意味,让他清楚感知到现今的夏一鸣有多可怕,亦感知到忽然拦下夏一鸣,爆发战力的萧逸有多可怕。

    萧逸瞥了眼退去的二人,未理会。

    他的目光,放到了周遭仍旧涌动不堪的黑气上。

    方圆十万丈,这涌动的黑气漩涡根本没有停下。

    这个黑气漩涡不消,谁也别想离开这里,东方芷和东方绝的性命,他暂时不急着取。

    萧逸的目光,紧紧地定格在夏一鸣身上。

    “噗。”夏一鸣一口腥血喷出,蓦地浑身无力,双膝跪倒在地。

    “一鸣。”萧逸脸色一惊。

    “宫主。”夏一鸣呼着微弱的气息,那般微弱,几乎与之前萧逸气若游丝时一模一样。

    “这一剑,您应该让我劈下的。”

    “一鸣…早无退路…”

    “谁说没有退路。”萧逸眼眸一冷,自他握住夏一鸣的手腕时,已然在疾速查探夏一鸣体内情况。

    作为一个炼药师,他很清楚夏一鸣如今的身体状况。

    差,差到了极点。

    虚弱,虚弱得几乎濒死。

    萧逸手掌一震,丝丝元力打入夏一鸣体内。

    只是,以萧逸那般浑厚而精纯的元力,却如泥牛入海。

    “没用的。”夏一鸣摇了摇头。

    “早在我爆发出这般战力时,已然献祭了体内所有生机。”

    “这一剑是否劈出,都已然成了定数。”

    “宫主还不如让我劈出这一剑,杀光这群意图谋害宫主您的混账。”

    萧逸眯着眼,快速地感知着夏一鸣体内的情况。

    早在之前黑雪骤降之时,他就已然感到不对劲。

    果然,一如他所料,这种忽然的战力爆发,反噬极大。

    一如他之前一剑劈伤伽罗妖尊和青月妖尊的那至强一剑,剑出,一瞬间便将他体内所有元力,乃至三大冰纹内的力量悉数抽干。

    夏一鸣爆发的战力也一样,屡次劈出的那恐怖之剑也一样。

    只不过,萧逸用的,是自己的元力。

    而夏一鸣用的,是自己的命。

    那一剑,黑雪加身,轻破雷霆,虽强,却是绝唱一剑。

    一瞬间,几乎抽干了夏一鸣身上所有生机。

    “该死,到底怎么回事?”萧逸眉头紧皱,以他的本事,此刻竟完全不知道夏一鸣到底怎么回事。

    以他的炼药本事,竟丝毫无法将夏一鸣身上疾速消散的生机留下。

    问题的根源,到底在哪?

    有伤,治伤,可夏一鸣身上,根本无伤。

    这些消散的生机,也似乎是在溢散天地,根本无迹可寻。

    “噗。”夏一鸣再度喷了一口腥血,无力倒下。

    萧逸一把接过,“一鸣,到底怎么回事?”

    萧逸搀扶着夏一鸣,无奈地感受着那急速溢散的生机。

    夏一鸣微微苦笑,“宫主,您其实已经见过冰尊师祖了吧。”

    夏一鸣的声音,很轻,很低,几乎微不可闻。

    夏一鸣微笑,“其实,我也见过了,而且比你宫主你更早。”

    “你…难道说…”萧逸猛地脸色大变。

    夏一鸣苦笑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释然之笑,“不错,我也去过那片风雪幽冥地,而且…还到了那座大门之前。”

    萧逸心头一突,他已经能预料到夏一鸣的下一句话。

    “若愿身入黄泉,坠落幽冥,便能得到惊天动地的回报,如一身可怕的实力。”夏一鸣虚弱自语。

    “所以…”萧逸已然眼眸一眯。

    夏一鸣微微点头,“是一鸣给宫主丢脸了,一鸣没受住诱惑。”

    那条风雪幽冥路的诱惑有多可怕,萧逸自己走过,同样很清楚。

    夏一鸣真正扬名时,方才年少,能走过风雪幽冥路已然相当了不起了;年少轻狂,受不住那里的诱惑倒也正常。

    “那些我不管。”萧逸沉声道,“你现在身上流逝的生机是怎么回事?”

    夏一鸣回答道,“我有过许多骇人的战绩,功劳,几乎都是那些黑雪。”

    “我需要多少力量,便祭出多少黑雪。”

    萧逸瞳孔一缩,“那些黑雪便是你的生机?”

    萧逸指尖一动,接过一片黑雪。

    黑雪中充斥的,乃是阴寒、邪恶,以及死寂,哪里有半分生机力量?

    “不对,这不是生机力量。”

    夏一鸣摇了摇头,“准确来说,是已经不再属于我的生机。”

    “所以,它们已然死寂。”

    “黒色的雪,便是枯寂了的生机。”

    ......

    第二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