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二千四百零五章:即将的危机
1823997 4353 2397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想也知道,如果你真能秒杀那迪罗,乃至有足够实力轻松擒下这孽畜的话。”

    “凌鸿少府主即便想暗中使坏也不做到。”

    “毕竟他的实力,远不如迪罗。”

    “而你夏一鸣,可是鼎鼎大名的冰皇宫妖孽,放眼隐世也是年轻一辈有数之人。”

    东方芷双手一摊,但话语却又似乎极有道理。

    “芷姑娘高见。”凌鸿拱拱手,感激一声。

    “也亏得如此,否则,在下可就要被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夏一鸣随意诬陷了。”

    “明明想帮他一把,却被他倒打一耙。”

    “你们…好,很好。”夏一鸣早已怒上心头,手中之剑猛地一动。

    剑锋,直指凌鸿。

    剑上,黑芒涌动,亦是杀意滔天。

    锵…

    利剑,堪堪在凌鸿咽喉前止下。

    凌鸿感受到剑上那极致寒冷,霎时汗水直流。

    但剑身之上,一双苍老的手掌正牢牢握着,让剑身再无法挺进分毫。

    “夏一鸣。”东方绵面露冷意,“这里不是你冰皇宫,还轮不到你放肆。”

    “凌鸿少府主既只是想出手擒拿迪罗,那便容不得你泄愤于他。”

    “为对付妖兽而出一分力的大好天骄,也该受我东方家庇护。”

    “我看你们拦不拦得住我。”夏一鸣剑身一震,竟强行震开了东方绵的双手。

    “放肆。”东方绵冷喝一声。

    “一鸣哥哥,不要冲动。”东方舞顾不得眼眸的疼痛,连忙出言。

    “不要冲动?”夏一鸣身躯一颤,心头猛地想起了萧逸离去前的话语,手中之剑顿了顿。

    “一鸣哥哥。”东方舞沉声道,“如今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查清楚迪罗为何能逃,个中有何端倪才是关键。”

    “这样才能更好地判断萧逸殿主的危险程度,之后再与父亲商议如何应对才是正事。”

    咔咔咔…

    夏一鸣握了握拳头,但还是收回了剑,兀自转身,走了几步,就此盘膝坐下,利剑伫立于身旁地面。

    “一鸣哥哥?”东方舞面露疑惑。

    夏一鸣冷声道,“三小姐回去吧,你们东方家要如何,我夏一鸣管不着。”

    “但从这一刻起,我会在这里等宫主回来,我不会再让第二个意外发生。”

    “你什么意思?”东方芷冷声质问。

    锵…

    一声冷然剑鸣。

    夏一鸣头也不回,“从这一刻起,以我所坐之地为限,越界者,死。”

    “那些心里想着害宫主的人,休想再得逞。”

    “你混账。”东方芷冷然呵斥,“夏一鸣,你真当这里是你冰皇宫了不成?”

    “我东方家的地盘,何时轮到你作主?”

    一众统领亦面露不悦之色,“妖域边缘,是我东方家的地方,还轮不到夏一鸣自定规则。”

    夏一鸣不语。

    “胡搅蛮缠?”东方绝摇了摇头,“那便别怪我们东方家不客气了。”

    东方绝身影一闪,一双苍老手掌直朝夏一鸣捉去。

    锵…

    空气中,只一道黑色剑光快到了极致。

    东方绝脸色一变,连忙收手,却见双手已然剑痕密布,鲜血直流。

    “好快的剑,好可怕的剑意。”东方绝脸色一惊。

    “夏一鸣,你冰皇宫要和我们东方家开战不成?”

    夏一鸣微微转过头,映入众人眼中的却是如若疯狂的脸色,“开战便开战。”

    “你…”一众统领脸色冰冷。

    “诸位长老统领。”东方舞沉声道,“如今速速回去将此事禀报父亲才是重中之重。”

    “姐姐,我们走吧。”

    “哼,一个疯子罢了。”东方芷不屑冷笑,“算了,我也懒得理会,我们走。”

    夏一鸣不言不语,只盘膝坐着,身旁之剑伫立地面,空气中一条无形的剑痕疾速蔓延。

    转瞬间,无形剑痕无边无际,横亘无垠。

    ……

    东方家,牢狱处。

    东方家主、东方惊雷、一众统领长老,无不脸色难看地看着那一条条空悬的黝黑锁链。

    “谁能告诉我,迪罗到底是如何逃脱的。”东方家主面露惊怒之色,语气冰冷。

    在场,无人言语,只沉默低头。

    “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东方家主怒喝一声。

    “禀家主。”东方绵上前一步,拱了拱手,羞愧道,“迪罗到底是如何逃跑的,我们也看不出原因。”

    “我们东方家的审讯牢狱,还从未出现过犯人或妖兽逃脱的情况。”

    “舞儿。”东方家主看向东方舞。

    东方舞皱着眉,摇了摇头,“父亲,事情有些诡异,舞儿暂时也不知道。”

    “给舞儿些许时间。”

    东方家主冷声道,“为父能给你时间,可萧逸小友没这时间等。”

    东方绵拱手道,“家主,此事确实诡异,外头把守的一支黑灭军精锐无声无息便中了招,现场甚至无半分打斗痕迹。”

    “要想做到这个地步,起码是家主你这个层次的强者亲自出手,迪罗那孽畜绝无这个实力。”

    “可现场,却无任何蛛丝马迹。”

    “即便聪慧如三小姐,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无中生有,给出准确的判断吧。”

    东方家主眉头紧皱,看向一旁东方惊雷,“惊雷。”

    东方惊雷点了点头,“确实如绵统领所说,此事堪称诡异,难以以常理去判断。”

    “我曾想过以武道回溯看看发生了什么。”

    “可这审讯牢狱以及延伸到外头,空间规则完全被破坏,根本无法再回溯凝聚,暂时不知道是阵法为之,还是别的手段或因素。”

    东方家主沉声道,“我只想知道,到底是人为,还是…”

    东方惊雷摇了摇头,“暂时无法确定。”

    一旁东方芷嗤笑一声,“父亲,那迪罗可是十大妖族之一伽罗一族的少族长,手段莫测也是正常。”

    “而伽罗一族,又是最诡异的妖兽族类,它们那些怪物的手段,怎可能如此轻易看穿。”

    东方惊雷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

    “不过我在想,大哥你其实也不必太担心。”

    “萧逸小友孤身进入妖域之事,也就我们东方家长老以上人物方知晓。”

    “那迪罗,逃便逃了,不至于影响什么。”

    “若它知道呢?”东方家主脸色难看到极点。

    “再者,之前可是萧逸小友将它亲自擒下,以妖兽的敏感,认出的可能性极大。”

    “若消息外泄,行迹败露,乃至身份暴露,等待萧逸小友的将是灭顶之灾。”

    “甚至于,这将等同萧逸小友自己去妖域自投罗网。”

    东方惊雷皱眉道,“可我们除了干等,似乎也别无办法。”

    ......

    第十一更。(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