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319章 愤怒的东方芷
1825594 4361 232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哐…

    一声粗暴的推门声。

    东方家,家主书房的大门被猛地撞开。

    “嗯?”东方家主本坐于桌案前,与东方舞聊着些什么。

    此时,二人齐齐皱眉,看向书房大门。

    胆敢这般直接冲入家主书房的人,整个东方家,没几人。

    当然,东方芷算一个。

    “芷儿?”东方家主皱了皱眉。

    而此刻的东方芷,满脸怒色,怒气冲冲。

    “二姐。”东方舞眉头一松,轻笑一声。

    “怎么了?”东方家主未在意东方芷的撞门而入,而是轻笑道,“这般皱眉鼓腮,怒气冲冲,谁又惹芷儿你不高兴了?”

    “哼。”东方芷一屁股坐下桌案旁的椅子上,“还能有谁?”

    “偌大个东方家,最近可没来什么讨厌鬼,也只有那萧逸小贼了。”

    “哦?萧逸小友?”东方家主笑笑。

    “什么小友?”东方芷怒视东方家主,“这样的小贼也能叫小友?”

    东方家主道,“当初在圣月宗不是与你说了吗?你爷爷与修罗总殿主乃是生死至交。”

    “萧逸小友自然也该是我东方家的朋友。”

    “哼,我不管。”东方芷猛地起身,走至桌案前,撒娇般摇着东方家主的手臂。

    “父亲,反正我不要见到萧逸这小贼。”

    “我看了他便气血不顺,火冒三丈。”

    “他刚才在会武堂可过分了,对我冷眼冷语,还把莫忧妹妹给赶跑了。”

    “更过分的是,还杀我东方家的武者。”

    “这小贼如此心狠手辣,若非在东方家内有所忌惮的话,指不定他得把女儿也给杀了。”

    “那不会。”东方舞摇了摇头。

    “以萧逸殿主的本事,若真要杀姐姐你,恐怕姐姐你以往在外行走时,早便没命回家族了。”

    东方家主脸色一正,“舞儿虽是开玩笑,但话语不假。”

    “若萧逸小友真要杀的人,被他盯上,根本逃不得命。”

    东方芷霎时面若寒霜,“爹爹你就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女儿受此欺负屈辱?”

    “真要女儿他日横尸荒野才满意?”

    东方家主眉头一皱,“芷儿,此话过了。”

    “单凭你爷爷与修罗总殿主这层关系,萧逸小友便不会真与你计较些什么,更别说杀你。”

    “你若看他不顺眼,别搭理他便是。”

    “萧逸小友也不至于特地寻你麻烦。”

    东方芷冷哼一声,“难不成我还要怕他不成?”

    “我东方家单凭白色洪流便可震颤中域,家族之内五大军团更让妖域千万年来不敢越雷池一步。”

    “我东方家,凭什么惧他八殿?我又凭什么受他萧逸小贼欺辱?”

    东方家主眉头紧皱。

    东方舞轻笑一声,“姐姐勿怒,舞儿稍后闲暇想个办法,定要萧逸殿主吃次大亏,算是帮姐姐教训他,可好?”

    “当真?”东方芷脸色一喜,“那好,舞儿你智计无双,定有办法。”

    “你与爹爹有要事商议?”

    东方舞点了点头。

    “好。”东方芷点点头,“那我不打扰了。”

    说罢,东方芷满脸喜色,趾高气扬般离去,似是已能预料到报复萧逸的爽快。

    对于东方舞,她似乎极为自信。

    东方芷离去。

    书房内,东方家主松了口气,亦摇了摇头。

    “萧逸小友赶走莫忧,是你安排的吧。”东方家主看向东方舞,笑笑。

    东方舞笑笑,“爹爹聪明。”

    “不是我聪明。”东方家主轻笑道,“而是你特地让云叔去招呼他,以云叔的稳重,不可能不知道萧逸小友去了会武堂后会发生什么。”

    “可云叔还是偏偏放任萧逸小友自己前往会武堂。”

    “证明你早已让云叔不要管此事。”

    东方舞点了点头,“如今妖祭日在即,妖域那边也愈发不稳定,很可能变天便在瞬息须弥间。”

    “我不想这段时间还有任何不稳定因素,乃至另有变故。”

    “以我这短短时间与萧逸殿主的交谈来看,他不是个寻常之辈,也该知道如今是非常时期。”

    “只要不是那些特别让他厌恶的不稳定因素,他绝不会忽然暴起。”

    “莫忧算一个,故我宁愿早早解决了这个因素,免得日后再爆发不必要的意外。”

    “另外。”东方舞认真道,“刚才姐姐有一事说错了。”

    “并非是萧逸殿主在东方家有所忌惮。”

    “据我所知,以萧逸殿主此人的性格,若真要杀人,即便姐姐身处东方家,他若要杀,定也会立即下杀手。”

    “很好。”东方家主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看得很清,若芷儿有你一半聪慧,为父也不必总是心烦。”

    “你只需记着,萧逸小友,是东方家的朋友。”

    “别的,随你如何。”

    东方舞点了点头,“女儿知晓。”

    “只是。”东方舞皱了皱眉,“我没想明白萧逸殿主为何要废了血柏贺幽这二人。”

    “按我的了解,萧逸殿主此人若非真惹急了,很多时候并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也懒得计较。”

    “当年他能为了家中长辈好友,大闹天藏学宫,故他今日会为莫忧的存在而不卖任何人面子,我也早有预料。”

    “可血柏贺幽二人,他没理由出手。”

    东方家主笑笑,就此起身,负手而立。

    “强者的自持,聪明人的高瞻远瞩,萧逸小友皆有。”

    “他也知道何为大局。”

    “但这前提是,别把他惹毛了。”

    “莫忧便是个例子。”

    “那血柏和贺幽呢?”东方舞转过身,看向东方家主,问道。

    东方家主笑笑,“他们俩,平日里管不住嘴巴也就罢了,胡说八道些别的也无所谓。”

    “可当年圣月宗那场婚事,他们竟敢称之为‘大好姻缘’?”

    “当日圣月宗一战,萧逸小友闹了个天翻地覆,杀了个血流成河,隐世百家死伤一大堆,北隐宫一行人死伤殆尽,连北隐宫大长老都未能逃命。”

    “若非最后出了变故,那北隐无为也会殒命当场。”

    “你可想而知,贺幽血柏这两个蠢货今日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自己寻死?”

    “只是废了他们而未杀人,已算是萧逸小友卖我东方家一个面子的了。”

    “原来如此。”东方舞点了点头。

    东方舞笑笑,起身行了一礼,“女儿告辞了,不扰爹爹休息。”

    说罢,东方舞转身而离。

    刚到书房门边,身后,陡然传来东方家主的一声凝重之言。

    “舞儿,你可是有事瞒着为父?”东方家主凝声问道。

    东方舞脚步一顿,微微转身,“我不知道爹爹说些什么。”

    东方家主深呼吸一口气,吐出四个字,“蓝叶之毒。”

    “但凡你想追查的事,从未失手过。”

    “上至上古秘辛,下至妖域任何风吹草动与异状,只要你想知道,便能知道。”

    “故你虽年仅20,为父却让你统领紫翼军;单论军团职务,你甚至能与为父平起平坐。”

    “你很厉害,比谁都聪明。”

    “为父绝不信你此次半分都查不出这蓝叶之毒。”

    东方舞抿了抿嘴唇,“舞儿,也有珍视着的人,与爹爹一般珍视。”

    “如果…珍视着的东西没了…即便这中域真沦为灰烬,又与我何干?”

    ......

    第二更。

    未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