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293章 ‘被夺走的一切’
1818234 4346 229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夏家族地,大堂内。

    四大护法分坐两席。

    即便是夏家族长夏遗风,都只坐于右边首席,之后是冰护法、南宫护法,以及冰皇宫九大长老。

    左边首席,自是陆龙,随后是冰暴剑阁九大护法。

    至于正中首席,此刻坐着的,竟只是一个年轻人。

    而在场,一个个修为高深,气息滔天的老人,却无一人有半分不满,半分异状。

    看向首席处的年轻人,目光唯恭谨之色。

    年轻人,自是萧逸。

    大堂中央,则是已被封了一身修为的陆遥三人。

    两边席位之后,则是站立着的两大势力年轻一辈。

    年轻一辈,倒是神色各异。

    其中明显可以看到,唯夏一鸣一人,面露恭敬之色,冷酷的面容上甚至带着几分感激。

    “陆遥。”此时,南宫护法冷喝一声,“你勾结至尊楼杀手之事,还不速速交待清楚?”

    “还交待些什么?”陆遥此刻倒是怡然不惧,挺直了身躯。

    “成王败寇,我以为算计了萧逸这恶贼,不曾想萧逸恶贼比我更加狡猾,反一直在算计我。”

    “混账,还敢口出狂言?”冰护法面露怒色,作势便要暴起。

    夏遗风摆摆手,“冰护法勿急,陆遥三人死罪难逃,在这之前让他们交待清楚先。”

    “夏遗风,你不必假惺惺。”陆遥冷笑一声,“我们既知今日必死无疑,便也不会多说什么。”

    “要杀要剐,随你们。”

    陆遥三人,一副今日必死,不会再多言的模样。

    一直沉默的陆龙,脸色变得冰冷莫名,“至今还不知悔改?我陆家怎地出了你们三个这等孽障?”

    “如今如实交待,老夫可保你们一具全尸。”

    “全尸?”陆遥愈发冷笑,“族长,以往你向来护短,从不会让外人欺我们陆家一脉。”

    “今日,倒是为了一个外人,竟要杀陆家三个年轻妖孽。”

    “宫主不是外人。”陆龙呵斥一声,“自宫主得了师祖传承那一刻起,便是我们剑阁阁主,是我陆家一脉需得誓死保护之人。”

    “放屁,这凭什么?”陆遥的冷笑,化作暴怒。

    “为何陆家非得是冰尊一脉?为何陆家不能只单纯是个家族?当年先祖自己做的愚蠢决定,自己自以为的愚蠢使命,为何要加诸在陆家后代之上?”

    “我陆家,我陆遥,为何要听一个外人的命令?这萧逸恶贼不配。”

    一旁,夏沧澜嗤笑一声,“死到临头,还要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

    “宫主他未得冰尊传承,未来冰皇宫之时,你就已经开始与至尊楼杀手勾结,方有了你要暗中杀害凌霜丫头之事。”

    “一切和宫主有何干系?这不过是你为自己的野心寻一个借口罢了。”

    “说到重点了。”夏遗风语气冰冷,“陆遥,你为何要陷害宫主?特别是之前宫主已暗中离开冰皇宫,你还要重伤陆凌雪嫁祸宫主?”

    “你说呢?”陆遥不屑冷笑,“若非萧逸这恶贼多管闲事,陆凌霜如今已经死了,我的计划也早已完成。”

    “先是坏我大事,后又得了冰尊传承,被族长和一众长老奉为剑阁阁主。”

    “从那一刻起,我便要他死。”

    “至于之后,哼,那便要怪族长了。”陆遥冷眼盯着陆龙。

    “萧逸这恶贼那时明明已身败名裂,明明已被冠上采花贼的不堪名声,根本不配当我们冰暴剑阁的阁主。”

    “可族长你做了些什么?”

    “萧逸恶贼,如此欺辱我们陆家最出色的年轻妖孽,毁其清白,损其名节,你却还对他心存希冀,竟然打算将陆凌霜嫁给他,以了结此事?”

    “等他娶了陆凌霜,你便会让他风风光光地再度当我们冰暴剑阁的阁主?”

    “从那一刻起,我更加知道,萧逸这恶贼一定要死,他不死,便永远是会在我面前挡路。”

    “可结果…”陆遥咬着牙,脸色狰狞,“即便他已经如此不堪,即便他落了个色胆包天,连辱陆凌霜与陆凌雪的名声,族长你还是未对他下杀手。”

    “没用,你没用,真真没用。”

    “我,便只能让至尊楼的各位强者杀这恶贼。”

    “一切都是你…都是你…”陆遥憎恨的目光直视着陆龙。

    陆龙脸色冰冷,“那你为何要杀凌霜?”

    “你与凌霜,本是青梅竹马,感情极好…”

    “笑话。”陆遥冷声打断,“一个女人罢了,而且还是挡我路的女人,如何感情极好?”

    “外人看来,我倾慕于她,实则,我早想将她碎尸万段。”

    一边,陆凌霜脸色一白,早已泪流满面。

    她与陆遥,算不上伴侣。

    陆遥曾对她倾露过心意,但她从未拒绝又或是认可过。

    她向来只一心修炼,一心武道。

    但对于陆遥这个男子,她有着好感,也信任无比。

    而今日,这个男子口中,竟是道出这样一番话…

    往日的种种,竟都是伪装。

    往日的关怀,一口一句容不得她受委屈、受欺负,一声声爱慕守护之言,不过是要置她于死地的掩饰。

    “陆遥师弟…”陆凌霜不可置信地看着陆遥。

    “什么师弟?”陆遥怨毒的目光看向陆凌霜。

    “若非有你,冰暴剑阁的第一尊使应该是我,往日接掌冰暴剑阁的,也是我。”

    “你凭什么凌驾于我之上?又凭什么所有长老包括族长在内都不惜一切要培养你?”

    陆龙冷声呵斥,“凭她天赋卓绝,是我们陆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可她只是个野种。”陆遥怒吼一声。

    “你胡说些什么?”陆龙一拍椅子,怒色更甚之前。

    “我说错了?”陆遥反问一声,“当年陆家先祖有一儿一女。”

    “儿子承袭先祖心愿,该为本家。”

    “女儿,则早跑得无影无踪,根本心无陆家;可后来,自己在外与别的男子苟合,却带回来自己的儿女,还姓陆?”

    “她的儿女,有什么资格姓陆?即便再回陆家,也顶多只能算陆家分家。”

    “千万年过去,他们分家一脉,享受着与本家一模一样的待遇。”

    “陆凌霜,就是分家一脉的人。”

    “另外,她的母亲也与先祖的女儿一样,虽为陆家人,却是在外与别的男子苟合所生。”

    “陆凌霜,她有什么资格姓陆?为何不去寻她那杂种父亲,为何要回来陆家,还当了陆家的第一妖孽?”

    “她凭什么?”陆遥已然是失智怒吼,“她凭什么夺去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都是你这个老匹夫不公。”

    “当年已然不公,如今,又为了萧逸这个杂碎对我不公。”

    萧逸眯了眯眼。

    陆龙,已顷刻暴起。

    ......

    第二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