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127章 那一场交易
1826564 4385 2129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萧逸冷眼凝视着妇人。

    之前依依脸色忽然化作冰冷时,他就已然发觉不妥,也已然知晓是那妇人在传音。

    虽不知道妇人传音的内容。

    但萧逸猜也能猜得出来。

    无非便是依依若答愿意,便屠他萧家、杀他萧逸这些威胁之言罢了。

    萧逸出道至今,见识过了无数形形色色,无数阴谋诡计。

    这些技俩,骗骗依依还行,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妇人,听闻萧逸话语,并未理会。

    她甚至没有在乎萧逸的目光,眼眸,只一直放在依依身上。

    “依依,你可是真要跟他走?”妇人的声音,威严中,又带着伤感。

    事实上,若她愿意,她挥手间便能让萧逸在之前无法靠近高台。

    可她一直未出手。

    她顾忌着的,是依依。

    如今仍旧一样。

    “十年有余,为师倾力栽培。”

    “你扪心自问,全宗上下,谁人不待你极好?”

    “你所需所要,为师可有半句不应允?全宗修炼资源,上至历代传承,下至无数珍稀天材地宝,你可欠缺分毫?”

    “你若触眉,全宗上下,即便是宗内那些终年闭关的长老,若见了,亦变着法子哄你展眉。”

    “你今日若离了,你可对得住圣月宗上下,对得住圣月宗历代?”

    妇人的话语中,无半句威胁。

    妇人的声音,又很轻,唯语气,略带沉重。

    依依闻言,身躯霎时一震。

    妇人见状,眼眸中一抹喜意一闪而过。

    以她的手段,攻心之言,再简单不过。

    然而,依依身躯一震之后,却将目光放到了萧逸身上。

    这个她等了十年有余的男子,在她等待之时,他又何尝不是在等待。

    自己夜夜思寐,如若折磨,这个男子,又何尝不是。

    也是因为知晓这些,所以她刚才听着他一句又一句的轻描淡写时,才真切地感受到那一字一句中的心意。

    她尚且十年神伤,她的公子一路寻来,定然比她还难受十倍、百倍、千倍。

    她如何可能还让他继续等下去。

    依依的目光,看向妇人,重重地行了一礼,鞠了一躬。

    “师尊之恩,如若再造,依依不敢忘。”

    “依依一定还会回来的。”

    “只是,现在依依想跟着公子。”

    妇人眉头一皱,脸色一冷,“胡闹。”

    “今日乃是我圣月宗与北隐宫联姻之日,亦是你的大喜之日,如何能说走便走。”

    妇人不等依依言语,立刻加重了语气,“你今日一走,我圣月宗将在所有隐世势力之前,颜面扫地。”

    “你今日一走,我圣月宗,为师,以及宗内一位位往日无比疼你、宠你的长辈,都将沦为笑柄。”

    “诺大个圣月宗,为师,以及一位位长辈,难道还不及那个小子?”

    依依闻言,脸色一白。

    “够了。”恰在此时,远处,一声暴喝。

    一道身影,御空而起。

    “苍月长老?”依依,疑惑地看了眼御空飞起之人。

    “圣君,够了。”苍月长老直视着圣君,语气隐怒,“难不成圣君真以为,圣女她不知晓这些都是攻心之言吗?”

    “她只是不愿见着圣君您伤心。”

    “难道圣君真以为,圣女是个傻瓜,连半分猜测都没有吗?”

    “她只是不愿去相信。”

    “苍月。”妇人眼眸一眯,“你触犯宗门之规,本该囚于圣牢百年。”

    “今日盛事,全宗同贺,方破例赦你出来。”

    “你却要胡言乱语?”

    “我没有胡言乱语。”苍月长老脸色认真,“圣君囚了我数年,我也想了数年,亦想明白了许多。”

    “圣女,不过豆蔻之年,便被圣君带回宗内。”

    “自她在圣月宗开始,便乖巧可人,深受我们这一个个老家伙的疼爱。”

    “以往万年冰冷的圣月宗,生生添了几分欢笑。”

    “圣君不妨问问宗内一位位长老,有谁愿意看她痛苦一生?”

    “你在教训本君?”妇人眼眸陡然一冷。

    “不敢。”苍月长老连忙拱手,“我只是在告诉圣君,圣君觉得的待圣女的好,未必便真的是圣女乐意接受之事。”

    “自圣女来了圣月宗,每一步的成长,都在圣君的计划之内。”

    “有时,即便是圣女不愿,或是圣女自己也毫无所觉,一切,都在圣君您的有意牵引之下。”

    “包括以往种种,包括这个剑道妖孽之事,包括今日联姻之事…”

    “够了。”妇人冷喝一声,“苍月,你可是还要疯言疯语?”

    “未够。”苍月长老摇着头,“这个剑道妖孽,事实上早在四年之前便来了中域。”

    “可圣君您瞒着圣女,反派遣属下前往追杀,不死不休。”

    “这个剑道妖孽在寻圣女,圣君亦早便知道。”

    “宁愿日夜看着圣女黯然神伤,夜夜思寐、痛苦不已,也要封锁所有关于这位剑道妖孽的消息。”

    “一人谈之,便屠戮全族;十人谈之,便直接血洗一城。”

    “即便圣君是为了圣女好,为她武道之路铺路,可若圣女连自己的心都没了,她日即便当真成就天地强者,亦不过是一具空乏躯壳…”

    “够了。”妇人终于勃然大怒,大手一挥。

    咔咔咔…

    苍月长老周遭,霎时空间碎裂。

    苍月长老的身躯,瞬间在空间裂痕中,支离破碎,宛若千刀万剐。

    仅一瞬,苍月长老再不复存在,直接灰飞烟灭。

    “苍月长老。”依依惊呼一声。

    下一秒,依依不可置信地看向妇人,“师尊…”

    妇人脸色冰冷,“苍月长老囚于圣牢,早已心生魔障,今日更直接疯癫不堪,显然已心魔入髓,无药可救。”

    “呵。”萧逸冷笑一声,“不是他心生魔障,而是有些人措手不及,恼羞成怒了。”

    妇人的脸色,冰冷而难看到极点。

    她一直不愿出手,只是顾忌着依依在此。

    可如今之情况,却显然出乎了她的意料。

    妇人的冰冷目光,终于投向了萧逸,“你说来我圣月宗赴约,来我圣月宗拿人。”

    “你告诉我,你凭什么?又有何资格?”

    “当日本君带走依依,本就是一次交易。”

    “依依跟本君走,代价,便是本君救你萧家全族性命。”

    凭什么?有何资格?

    对,那是一次交易。

    在圣君救了萧家全族之后,依依,便已与萧家再无干系,而是她圣月宗中人。

    ......

    第一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