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050章 还是那个回答
1818234 4346 205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萧逸闻言,心头蓦地一突。

    事实上,他早便知晓长天酒魔会忽然出现,且如今非要‘押’他走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也恰恰是他现今不想去应付的。

    所以他刚才本想远遁而离。

    他本想跟长天酒魔商量几句,可刚要张嘴,却又身躯一颤。

    那句‘从无人敢违逆’,绝非虚言。

    萧逸很清楚,那个老家伙,霸道至极。

    “长天前辈。”萧逸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开了嘴巴。

    “怎么?”长天酒魔轻淡地问了一声。

    萧逸迟疑着。

    长天酒魔笑笑,“做什么,吞吞吐吐的?莫不是吓到了你?”

    “还不至于。”萧逸摇了摇头。

    “只是觉着,我与长天前辈,也算颇有几分交情。”

    “我甚至觉着,与长天前辈,似是一见如故。”

    “这话说得挺对。”长天酒魔点了点头,笑道,“你小子,从我初见你之时,便觉得不一般。”

    “怎么说呢,虽说我活过的岁月,极其漫长;你这年纪,恐怕连我活过岁月的零头都比不上。”

    “但我总觉得,你我或许也算是一种忘年交。”

    “或许这便是你的魅力之处吧。”

    “谢长天前辈厚爱。”萧逸点了点头。

    “既如此,长天前辈,何必非逼着我去做这不愿做之事?”

    长天酒魔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笑笑,“看来你知晓了我来寻你的原因,也知晓我带你回去的原因。”

    “与聪明人说话,当真是轻松,也比较有趣。”

    下一秒,长天酒魔又苦笑一声,“至于逼嘛,这哪算是逼?”

    “你小子,真的是古怪。”

    “这等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甚至别的年轻天骄妖孽,个个趋之若鹜。”

    “你倒好,避之不及…”

    “我比较怕死罢了。”萧逸摇了摇头。

    “你怕死?”长天酒魔瞪了萧逸一眼,“你怕死,还敢到处去杀邪修?你怕死,还敢杀得十家死伤一片?”

    “我倒觉得,你这胆子,比谁都肥。”

    “我查过你,自你声名显露之时,便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你的身影。”

    “我甚至觉得,你什么都好,就是总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最后一句,长天酒魔说得极其认真。

    萧逸微微尴尬,想说些什么。

    “好了,休要再给我找什么借口。”长天酒魔显然一语道破了萧逸的想法。

    “师尊想见你,让你回黑魔殿罢了,又不是…”

    萧逸认真打断道,“或许便是呢,或许便如若羊入虎口呢?”

    长天酒魔轻笑一声,“师尊没你说的那般可怕。”

    “再者,现今师尊可舍不得动你分毫。”

    “你无论把师尊气成那副嘴脸,师尊如今都会打碎了牙往嘴吞,你放一百个心便是。”

    “当真?”萧逸眯了眯眼。

    “当真。”长天酒魔肯定地点了点头。

    此刻的长天酒魔,竟是在萧逸面前,毫不犹豫地便把洛前辈卖了。

    ……

    大半个时辰后。

    黑魔殿,总殿之内。

    长天酒魔与萧逸的身影,凭空而现。

    “嗯?”长天酒魔打量了周遭一眼,“以往,师尊总爱在这,负着手,仰望天际星辰,今日倒是不在了。”

    “呵。”长天酒魔感知了一眼,笑笑。

    “在总殿主房间呢。”

    “定是师尊知道你准备回来,摆起谱来了。”

    “额。”萧逸愣了愣。

    “走。”长天酒魔说了一声。

    二人前往总殿主房间,推门而入。

    果然,洛前辈在内,负着手,背对着众人。

    “师尊…”长天酒魔率先行了一礼。

    “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师尊?”洛前辈语气冰冷,甚至带着一抹不善。

    “当然有。”长天酒魔连忙恭声道。

    洛前辈缓缓转过身,“你觉得,在这黑魔殿内,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什么能瞒得过我?”

    长天酒魔闻言,脑袋一缩,看着洛前辈那愈发不善的脸色,连声道,“师尊,萧寻这小子,我已逮回来。”

    “如无别事,我告退了。”

    “逮?”萧逸愣了愣。

    长天酒魔,已躬身退去。

    洛前辈瞥了眼,未再理会,目光,放到了萧逸身上。

    不过,二者谁都没有率先说话。

    空气,就这般沉寂着。

    萧逸就这般站着,不卑不亢,眼眸,也一如寻常般的冷漠。

    洛前辈,负着手,但渐渐眯起了眼,也率先张开了嘴巴。

    “怎么?觉得半月前你能从我的破晓钟中逃出,很了不起?便有资格在我面前放肆?”

    萧逸闻言,亦张开了嘴巴,“总殿主若觉得我如今放肆,在下可以即刻退去,省得总殿主看了厌烦。”

    说着,萧逸脚步微动,准备离去。

    他早便说过,洛前辈,绝非善类。

    与之打交道,必是如履薄冰。

    萧逸没兴趣冒这种险,若可以的话,他宁愿现今赶紧离去。

    “走?”洛前辈冷笑一声,“那便尽管走。”

    “半月前,你跑了,如今,还不是出现在此?”

    “只要我愿意,你便需回来。”

    冷笑声中,那霸道的话语,让萧逸脚步一滞。

    他不知道的是,原本,洛前辈打算让他自己乖乖回来。

    只可惜,并未能如愿。

    只能遣长天酒魔逮他回来。

    萧逸停下脚步,眯着眼,道,“总殿主让我回来,到底所谓何事?”

    哐当一声。

    桌案上,一块黝黑的令牌,就此抛落。

    洛前辈淡漠道,“拿了这枚令牌,可以滚了。”

    令牌,自然是总殿副令。

    萧逸皱了皱眉,暗道一声果然。

    事实上,他已经猜到长天酒魔捉他回来总殿,肯定是洛前辈的意思。

    而洛前辈让他回来,也肯定是为了接令的事。

    萧逸皱着眉,沉声道,“同样的问题,我已经回答过。”

    “总殿主何必我再道一声一模一样的答案…”

    洛前辈冷漠打断道,“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

    “这总殿副令,你接是不接?”

    话语,仿佛从洛前辈牙缝中挤出。

    亦可看出,洛前辈,已然没多少耐性。

    脸上那抹不善和冰冷,已然愈发明显。

    周遭空气,陡然变得沉重莫名。

    萧逸甚至觉得,周遭空气,仿佛成了一座万丈高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但他还是眼眸冷漠,摇了摇头,“不接。”

    ......

    第二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