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1975章 自在城
1825702 4365 1977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那滔天剧毒,或者说毒煞之力。

    早便融入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分皮肉之内。

    剧毒便是他,他便是剧毒。

    便是因此,他才没有办法修补这具残损之躯。

    也是因为身躯残损不堪,他才无法正常修炼,亦无法恢复剑道与火道。

    故他的身躯,只适合修炼毒道。

    反过来说,便是他需要先清除了体内的剧毒,方能修补这副身躯,也方能恢复剑道与火道。

    最大的麻烦,便在于第一点,清除体内剧毒。

    他想遍了无数办法,但任他绞尽脑汁,以他同样赖以自豪的炼药师本事,亦丝毫没辙。

    要想将这些剧毒清除,除非把他的皮肉、骨头、经脉,也一并剔除。

    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药石无灵,百般手段皆无用。

    即便是药尊总殿主这位中域第一炼药师,也不可能做到。

    但,萧逸前些天,却蓦地想到了一个可行之法。

    这,并非是炼药师手段。

    而这,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与修炼之物。

    按他的估计,这是一个连他都为之无力的天文数字。

    但无论如何,他终归要试试。

    而要得到大量的天材地宝与修炼之物,最快的办法,不是别的,不是买,而是…抢。

    能够让他抢,而又底蕴足够深厚的势力,只有一个…邪君府。

    这,才是他选择出来历练的最重要原因。

    萧逸眯了眯眼,目光,冰冷至极。

    与邪君府,早便有仇,他也不介意端个彻底。

    嗡…

    萧逸手中,蓦地光芒一闪。

    一个乾坤戒,凭空而现。

    这是屠千秋的乾坤戒,他倒是忘了看。

    现今想起修炼之物,他才想起来看。

    感知了一下,里头,确实有不少的修炼之物,还有为数不多但也不少的上品灵石。

    “嗯?”萧逸的目光,放到了乾坤戒内的一本书籍上。

    “六封惊魔剑?”

    萧逸取出书籍,看了几眼。

    半晌,瞳孔一缩。

    “好可怕的剑技,六封尽开,天地失色,神魔皆惊。”

    他是个绝世剑修,只看几眼,便能确定这本剑技强悍到何等地步。

    黑魔殿有数的强悍手段之一,果然厉害。

    按理说,这本书籍,他翻看不得。

    这门剑技,必是屠千秋从总殿之中以功绩和任务点换取的。

    按照黑魔殿殿规,这些层次极高的剑技或者武技功法,只有兑换者能够阅读参悟。

    并不能一人兑换之,多人翻看。

    不过,萧逸并未停下翻看与参悟。

    日后,多完成些任务,积蓄够足够的任务点和功绩,在总殿再换一次这剑技便是。

    ……

    萧逸,足足飞行了半天时间。

    天机地域周遭附近,乃至稍远些的地域,或许不时会有邪修暗中潜行而过。

    但邪修分部,决计不可能存在。

    故他只能足足飞了半天时间,远远地远离了天机地域。

    半天时间,足够他横跨过百乃至数百个地域距离了。

    嗖…

    此时,萧逸忽然从高空落下。

    落下之地,前方,是一座大城。

    “自在城。”萧逸看了眼巨大城墙上的名字,淡淡一笑。

    他只是偶然途经此大城。

    但看了名字,他蓦地想进去看看。

    进入大城,萧逸如同一个不起眼的路人,随意行走着。

    如同这大城的名字一般,整座大城,给他的感觉,是自在,以及宁静、祥和。

    这,并不是什么闻名大城,也没有什么强者。

    不过是中域数以百万计的无数大城中,极不起眼的普通大城。

    萧逸淡淡一笑,随意走着。

    路人,来来往往。

    有的,是行色匆匆的猎妖师、风使等等。

    有的,是结伴而行的历练者,年轻武者等等。

    有的,则不过是生活在这座大城之内的普通武者,天极境、圣境…

    半晌,萧逸在一座酒楼前停下。

    “自在楼。”萧逸看了眼酒楼的牌匾,缓步踏入。

    酒楼,合共二层。

    一层,客满。

    “客观。”一酒楼伙计,满脸笑容地迎上来,领着萧逸前往二楼。

    二楼,稍清净些。

    萧逸自顾坐到了凭栏处的一侧。

    “客官吃些什么?”酒楼伙计打量着萧逸,问道。

    虽萧逸一身黑袍,有些怪异。

    但,这在武者世界中,再平常不过了。

    故酒楼伙计,只满脸笑容地问着。

    “一壶清酒,随便来些你们酒楼的招牌菜食,即可。”萧逸随意地说了一声。

    但,那嘶哑的声音,却吓了身旁伙计一跳。

    “哦哦,好的,前辈。”伙计,改了称呼,一脸恭谨之色,缓缓退去。

    半晌,数份佳肴,一壶清酒,送上。

    “前辈,您慢用。”伙计躬身行了一礼,随后退去。

    萧逸点了点头。

    看了眼桌上佳肴,并未怎么理会,只自顾斟了一杯清酒。

    对于他这个层次的武者来说,早已不必吃这些寻常食物。

    佳肴,不过是过过嘴瘾之物。

    倒是清酒,若不加以修为抵抗,仍旧会有醉酒之感。

    “咕。”

    一杯清酒入口,并不多么热辣,倒是有些许温凉。

    清酒入腹,些许酒气,回肠而出。

    萧逸轻呼一口气,笑笑。

    就这般靠着凭栏处,看看楼下街道,那来来往往的路人。

    说起来,他已经许久不曾这般‘惬静’,这般休息了。

    这些年,不是参加盛事,便是四处历练。

    时间,多是在各种危险中渡过。

    或各种险地,或洞府,或与别的势力的交锋。

    唯一闲暇的时间,恐怕便是在荒野之外,少有的感悟之时,略微打坐一番。

    算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停’下来这般休息过了。

    每时每刻,总在赶时间,总在匆匆赶路。

    当然,他也许久未在一个大城逗留多久了,几乎都是途径,随后落下八殿分殿,接了任务便离。

    更别说在酒楼里,抿着清酒,细看这人来人往,寻常百态。

    他那颗一直躁动的心,难得的,微微宁静了些许。

    一如这大城之名,自在,宁静。

    他只一直坐着,直至凭栏外,一抹斜阳,缓缓出现。

    此时,一壶清酒,已空。

    恰在此时,一孩童,缓缓走来。

    孩童,看了眼萧逸,随后未理会,而是指了指桌上佳肴。

    吩咐伙计道,“我要一模一样的。”

    “酒也一样。”孩童,又加了一句。

    ......

    第二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