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1854章 我可不愿
1826199 4380 185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萧逸跌坐在地,顾不得那浑身灼烧般的剧烈疼痛感。

    疼痛,对他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再大的疼痛,只要他不愿,他甚至不会皱半分眉头。

    只是,现今这般状况…,让他头一次感到如此无力,更是头一次感到如此心如死灰。

    他,向来大胆。

    当年,初来中域之时,不过地极修为,他便敢过那被誉为必死之地的空间乱流。

    这一次,他同样大胆,他早便知晓一旦血、毒二丹爆发,那会是相当可怕的后果。

    在他意识彻底消散之前,他亲眼见着镜花水月四位实力强悍无比的长老直接在血河与毒河中淹没,瞬间身死。

    但他有着一定的把握,他死不了。

    所以他还是拿自己的命赌了一把,拼了一把。

    在那个时刻,他别无他法。

    镜花水月四位长老,实力之强,远超他的想象。

    特别是镜月长老,那直接便能碾压,接近秒杀承风、横天两位殿主的实力,让萧逸根本无半分胜算。

    之后四人的联手幻阵,直接帮让萧逸再无半分逃命的希望。

    他只能绝地一搏,自爆血、毒二丹。

    结果,他拼赢了,镜花水月四位长老彻底生死,而他还活着。

    可,现今这般后果,与死何异?

    当年来中域时,他也曾小世界破损,肉体残损,修为几乎尽失。

    可那一次,终究给他留了几分希望。

    他通过慢慢恢复,还是将身体与修为恢复至巅峰。

    而这一次呢?

    这具身躯,已然不是破损能够形容了,根本就是崩溃之躯。

    修为尽失,所有完整武道散尽,小世界彻底崩毁,肉体直接崩坏。

    这一具身体,还能够让他活下来,几乎已经是一个奇迹。

    别说恢复,就算用作寻常修炼都做不到。

    这,也便彻底断了他的所有希望。

    别说他现今用不了任何手段,即便能用,即便他现今是全盛之时,若是换了自己面对这样一个‘重伤的武者’,也根本无能为力。

    就他掌控的炼药手段,或者说,知晓的更高深的炼药师手段,也根本不可能有办法修复这一局残损之躯。

    这具身体的崩坏程度有多严重,他自己作为手段高深的炼药师,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而这,也才是他最绝望的地方。

    恐怕即便是药尊总殿主那等层次的传奇炼药师,堪称大陆第一的炼药师,也休想修补这具身体分毫。

    药石无灵,非人力所能及,或者便是现今最贴切的形容。

    “就这般完了吗?”

    萧逸那可怖的面容上,无力地吐出几个字。

    那种绝望的气息,萦绕在他整个身体之上。

    对于一个武者而言,没有什么比绝望更可怕的了。

    萧逸那本就如腐肉般的眼眸之内,眼神,空洞到极点。

    在他面前,那小水湖边,一株小草,忽然茁壮而生。

    生长的速度,肉眼可见。

    那草,并非什么珍贵的天材地宝,灵芝妙草。

    那草,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野草,只约莫数寸高度。

    萧逸看了眼,空洞的眼神,忽然闪过一丝疑惑。

    “这里本身剧毒之地,剧毒气息仍旧残余大地。”

    “区区杂草,竟能茁壮而生?”

    萧逸颤巍巍地伸出手,拖着那残破之躯,再次舀了些许小草旁小水湖内的清水。

    “好奇怪的水。”

    “明明只是清水,明明只是一个坑洞填满的小湖,湖水无法外流,如果死湖死水,却如此生机勃勃?”

    “水中暗含天地规则,清澈无比?”

    萧逸还不知,这十天时间,武道之雨连下十日。

    当然,他也不知何为武道之雨。

    这些武道之雨,非是什么精纯之物,更不是什么武者可用的珍贵修炼之物。

    它,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水。

    但它既是武道规则而下,故略微显得有些不同罢了。

    看着那株生机勃勃的小草,萧逸的眼眸,却变得更加绝望。

    小草,尚能吸收这些雨水生机,茁壮而长。

    可他萧逸呢?这时即便给他再多的生机之物,这具崩坏的身躯也吸收不了。

    而既是吸收不了,那么,即便是再厉害的灵丹妙药,也不会有半分效果。

    萧逸,陷入了呆滞。

    就这般静坐着,眼神空洞,思绪空乏。

    夜幕降临,极东之地的寒风,呼呼作响。

    他现今这般残损之躯,比常人还不如,但在寒风之下,却丝毫不觉冰冷。

    寒风刺骨,本该让他的身体更为疼痛万分。

    可他现今,似乎忘了何为疼痛。

    夜色褪散,初阳而升。

    和煦的阳光,沐浴在他那承受了一夜冰凉的身躯上,竟是让他感觉不到半分温暖。

    晌午烈日,仿佛将他的皮肉晒得更为开裂,可他却已然忘了灼热是为何物。

    日升月降,周而复始。

    萧逸呆滞的残损之躯,就这般在这极东之地的黄沙之中,孤寂地存在着。

    一动不动。

    呼吸低弱。

    或许,他会就这样静静地死去?

    或许,待他这副残损之躯再也支撑不住时,也会如这极东之地的沙石一般,千万年不变,成了这极东之地的一抔黄土?

    直至第三天,入夜。

    他本就残损的身躯下,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嘴唇比以往更为干裂,更为可怖。

    可这时,他那空洞的眼眸,却忽然闪过一分光亮。

    星辰,挂满夜幕。

    往日的他,即便是这诸天星辰,也能随手呼唤,降下力量。

    手摘星辰,脚踏寒空,万里之地,不过他瞬息之间。

    万丈高山,不敌他一剑之威。

    万里江河,受不住他滔天紫炎。

    而今,一切都再也不复,他只是个废人。

    他掌不了这些星辰,但眼眸中,却不可抑止地映衬出两张阔别已久,却又永远无法忘却的面庞。

    一张,稚嫩而乖巧。

    那人儿,始终在远方等待。

    “你一直在等我吧。”萧逸绝望的气息下,竟是忽然有了一丝喜悦的语气。

    “否则,圣月宗那群傻瓜,不可能疯了般一直追杀我。”

    被人追杀,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可对萧逸而言,他却越发喜悦,因为他知晓自己这些年的寻找并没有白费。

    另一张,是张苍老的面容,沉睡着,也沉默着。

    “你也一直在等我。”萧逸腐烂般的面容,强行挤出一丝笑容。

    “我若也放弃了,也死了,你怎么半?”

    “让你一生待在那冰冷寒棺之内?我可不愿。”

    萧逸摇了摇头,轻笑着。

    “绝望了几天,也该够了。”

    “这命,便再赌一回吧。”

    ......

    第一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