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1849章 武道之雨
1820500 4350 185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时间,距离萧逸‘已死’,已过去整整十天。

    修罗总殿之内。

    修罗总殿主和风刹总殿主,依旧端坐在那大殿之内。

    沉默着,又似在沉思着。

    轰隆…轰隆…轰隆…

    大殿之外,电闪雷鸣。

    不时一抹电光在大殿门外闪烁而过。

    那一闪而过的蓝色雷电光芒,亦在两位总殿主那苍老面容上一划而过。

    便是那惊鸿一瞥,方看到两位总殿主脸上之表情,复杂到极点。

    似冰冷,似悲伤,似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

    一直沉默着的大殿,半晌,还是修罗总殿主率先张开了嘴巴。

    “风刹,回去吧。”

    “一直干坐在我这,也是无用。”

    “你风刹总殿内,事务必是异常繁琐。”

    作为风刹殿总殿主,掌管天下情报,风刹总殿主,自然是极其繁忙的。

    但同样,修罗总殿主,亦是殿内事务无比繁忙。

    可修罗总殿主,并未有要起身的动作。

    风刹总殿主苦笑一声,“我只是在这陪着你罢了。”

    “你我相交多少万年了,我也记不得了。”

    “但我依稀记得,当年你我年轻之时,结伴闯荡中域。”

    “我想起来,那时的你,一如萧逸小子那般,喜欢我行我素,喜欢到处捅马蜂窝,惹下一身仇家。”

    “但你也如此,总爱事事自己扛。”

    “我与你一道,险些没把我自己害死。”

    “但,你我当年,幸运得多,因为那时八殿仍旧同气连枝。”

    “即便我们捅破了天,仍旧有八个老家伙替我们顶着。”

    “呵。”修罗总殿主,终于有了一丝微不可闻的笑容。

    一直干坐着的身影,也终于缓缓站起。

    “唉。”叹了口气,修罗总殿主走向大殿之外。

    刚走出,一个主殿主,快步走来。

    “怎么了?”修罗总殿主问道。

    “禀殿主。”这位主殿主禀报道,“十天来,连日大雨,极不寻常。”

    “有什么不寻常的。”修罗总殿主淡淡一笑。

    “天要降雨,规则如此。”

    “别说十日,便说连降一月都是正常,何须大惊小怪。”

    修罗总殿主话音落下的瞬间。

    天际,一道身影疾速御空而来。

    “承风?”风刹总殿主轻语一声。

    来人,正是承风殿主。

    “禀总殿主。”承风殿主刚落下,已面露急色。

    “怎么?”风刹总殿主皱眉问道。

    承风殿主急声道,“十日来,中域各地,大雨滂沱。”

    “大雨止之不住,渐成水患。”

    “不少地域,甚至洪水滔天,积蓄百米。”

    风刹总殿主脸色一变,“可有伤亡?”

    “无。”承风殿主摇了摇头,“大雨止之不住,洪水淹席,但武者御空可避之,筑沙可抵之,结土城墙亦可挡之。”

    “故无伤亡。”

    风刹总殿主闻言,点了点头。

    对于武者而言,所谓滂沱大雨,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这一异象…”承风殿主皱眉看着两位总殿主。

    修罗总殿主闻言,蓦地伸出了苍老之手,感受着大殿屋檐之外打落的延绵水滴。

    仅数秒,修罗总殿主已脸色大变。

    “不对,这是武道之雨。”

    “什么?”风刹总殿主闻言,同样脸色大变,“武道之雨?”

    风刹总殿主,同样伸出手,感受着滂沱而下的大雨。

    原本,下雨,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事。

    两位总殿主,一直未理会,甚至未在意。

    此刻细细感知,却是脸色大变。

    “糟了。”修罗总殿主,脸色已然大变。

    “总殿主,什么是武道之雨?”承风殿主疑惑问道。

    修罗总殿主收回了手,负手而立,遥望高空。

    “武道之雨,便是这天,在哭。”

    风刹总殿主脸色一紧,凝重地吐出一句话,“那位冕下,陨落了。”

    “这天在哭?”承风殿主愣了愣,脸庞抽了抽,疑惑地看着二人。

    “承风你境界未到,多解释已不明白。”修罗总殿主摇了摇头。

    “还记得,以往我跟你说,这天,是有思想的吗?”

    “记得。”承风殿主点了点头,“但我不懂。”

    修罗总殿主点点头,沉声道,“天地法则,便是天的思想。”

    “你可以说这老天,没有思想。”

    “但,这片天,事实上遵循着天地法则,也执行着天地法则的一切。”

    “总的来说,一切触发天地法则之事,便会有相应的迹象,也就是所谓的老天,也是有思想的。”

    “例如现今这滂沱大雨连下十日?”承风殿主似懂非懂,问道。

    修罗总殿主点点头,“不错。”

    “那为什么要哭?”承风殿主追问道。

    修罗总殿主沉声回答道,“因为,那位冕下是唯一一个能与这片天地比肩的存在。”

    “那位冕下的意志,曾经,便等同这片天地的意志。”

    “而现在,这位冕下陨落了。”

    “天地间,唯一一个可以与这片天地比肩的存在,陨落了,所以这天,要哭。”

    “那位冕下是?”承风殿主惊声问着。

    风刹总殿主脱口而出,“魂…”

    话未说完,修罗总殿主瞥了一眼,“不可说。”

    风刹总殿主脸色一变,点了点头。

    “不能说吗?”承风殿主疑惑问道。

    “不能。”修罗总殿主摇了摇头,“那也是天地法则之一。”

    “等你修为到了,自能感应天地,也自会知晓。”

    “现今不必问。”

    ……

    同一时间。

    某处遥远的古老之地中。

    一女子,打坐修炼着。

    蓦地,却忽然痛呼一声,捂着胸口,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一旁,一妇人脸色一变,“依依,怎么?”

    “可又是心魔反噬?”

    女子,正是依依。

    而那妇人,自然也是圣月宗宗主。

    “师尊,我不知。”依依咬着牙,面容略微有些痛苦,“只是,忽然心好痛,好痛。”

    妇人皱了皱眉,指尖点于依依额头,感知了一下。

    但她的眉头,却也皱得更紧。

    “气息平稳,元力流畅,武道瓶颈已贯通。”

    “身体毫无大碍,怎会忽然体内疼痛?”

    “可是这些天材地宝有问题?不对,冰月承天果由我亲手培育,年份接近百万年,足以让你突破才对。”

    “不是。”依依摇了摇头,“只是…只是单纯地心痛。”

    “是公子?”依依身躯一颤。

    ......

    第四更。(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