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1829章 蚍蜉撼树?
1825655 4364 183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噗,噗。”

    承风殿主与横天殿主二人,再次一口腥血喷出。

    二人身上气息,在这一瞬间萎靡到了极点,低弱到了几近消散。

    显然,二人已然重伤。

    “镜月,你突破了?”横天殿主二人,咬了咬牙,脸色难看地凝视着镜月长老。

    “怎么可能。”远处,萧逸看了一眼,脸色顷刻大变。

    便是这一惊之下,圣月长老反一掌轰来,将他重重轰飞。

    “噗。”萧逸一口腥血喷出,脸色顷刻一白。

    原本已然略有好转的形势,在镜月长老出手的一瞬间,悉数崩盘。

    镜月长老,只轻笑着,仍旧负手而立。

    “事实上,老夫本就未将你二人放在眼中。”

    “老夫布下血月大阵,只是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

    “老夫说了,老夫不会做任何没把握之事。”

    话音落下的瞬间。

    轰…轰…

    两声惊天轰鸣,承风殿主与横天殿主二人,如遭雷击,瞬间被轰飞百里。

    沿途所过,高山厚石,尽皆被撞得粉碎。

    待得轰鸣声落下,二人,已淹没在百里之外的烟尘沙石之内。

    “好了,碍眼的东西没有了。”镜月长老轻笑着,仿佛只是说着再简单不过的事。

    脚步,缓缓走向萧逸。

    一步又一步,并不多快。

    “横天殿主,承风殿主。”萧逸看着被轰飞的二人,惊呼一声。

    “接下来,该你了。”镜月长老,轻笑着,慈祥的目光看向萧逸,却让人不寒而栗。

    “萧逸师弟,小心。”莫悠以剑撑地,惊呼一声。

    下一秒,竟是强行仗剑而出。

    剑上,一股宛若无视天地之力的白色光芒,压制了忘忧剑的武魂黑芒,汹涌而出。

    “哦?剑帝本源?”镜月长老看了眼袭来的莫悠。

    轰…

    莫悠袭来的一剑,威势惊人,剑若惊鸿,狂猛中又带着绝伦。

    但,镜月长老,只一掌拍下。

    莫悠那疾速的身影,毫无反抗地被重重拍下,跌倒在镜月长老脚下。

    “剑帝本源虽是不世机缘,可惜,你还远远未消化完全。”

    啪…

    镜月长老的脚步,再次动了,仍旧很缓。

    但,阻拦在他脚步之前的莫悠,却仿佛是他的垫脚石,被他缓缓脚踏而过。

    “莫悠。”萧逸见状,瞳孔一缩。

    对于莫悠这样的不世天骄来说,身躯,被这般踩踏而过,那种滋味…

    “呵。”莫悠惨笑一声,气若游丝,“萧逸师弟,我说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还你一条命。”

    “只可惜,今日即便我拼了命,也不可能改变些什么…”

    “噗。”

    莫悠话未说完,已一口腥血喷出,他甚至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之前被圣月长老轰飞,已是重伤。

    如今受更强的镜月长老一掌,莫悠还活着,几乎是万幸。

    踏…踏…踏…

    镜月长老,一步步缓慢走着。

    沿途所过,是之前一个个重伤倒地的天骄妖孽。

    莫悠受圣月长老一掌,尚且有起身一战之力,可叶流、顾非凡等人,根本已无战力,甚至挪动不了身躯半分。

    镜月长老的脚步,就这般踏着一个个天骄妖孽的身体,缓缓走来。

    他的脚步,虽缓,却狠狠地踏在了这群代表着中域最出色天骄的尊严之上。

    “中域最出色的天骄妖孽?”

    “最妖孽的年轻一代?”

    “五大学宫、十八府天骄?”

    “双生子?”

    “呵呵。”镜月长老,边走,边缓缓说着。

    “萧逸副殿主,不妨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萧逸,看着镜月长老那一个个踏在一众天骄妖孽身体上的脚步,瞳孔,不断缩着,脸色,不断变换着,变得愈来愈冰冷。

    “怎么,说不出话?”镜月长老,看着萧逸那难看的脸色还有沉默的表情,只轻笑着。

    “老夫便是在告诉着你,在我圣月宗面前,你算不得了什么,任何东西,也算不得了什么。”

    “若我圣月宗愿意,这一切,可以轻易踏碎。”

    “这些年,你很努力吧。”镜月长老,距离萧逸仅十数步之遥。

    “短短时间,便在中域声名大噪,创下一次次奇迹。”

    “你不断压迫自己,不断极限提升实力,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撼动我圣月宗,能以高傲之姿,出现在圣女面前。”

    “可你现在看到了。”

    “你的努力,你的多年拼搏,在我圣月宗面前不过是个笑话,不堪一击。”

    踏…

    镜月长老的脚步,忽然顿了顿。

    因为,前方出现了一只拦路的蝼蚁。

    “呵。”镜月长老手掌轻轻拍下。

    青麟一口腥血喷出,无力倒地。

    镜月长老笑了笑,闲庭信步般,在青麟的身体上踏过。

    “这只蝼蚁,跟你萧逸副殿主似乎关系不错。”镜月长老,轻笑说道。

    咔咔…

    青麟身上,一连串咔咔声响起。

    身上骨头,顷刻尽碎。

    “青麟。”萧逸怒吼一声,但他的身影,却动弹不得。

    镜月长老虽缓慢走着,但他的气势,却一直压在萧逸身上。

    且,没走一步,气势便加重几分。

    他,似乎要将萧逸那笔直的腰杆,悉数压下。

    踏…

    镜月长老的脚步,距离萧逸,仅剩10步。

    “老夫跟你说了那么多,想来,你也可以死个明白了。”

    “从圣女入我圣月宗之时起,你二人,便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圣月宗,是你一辈子都高攀不起的存在;圣女,更是你只能仰望之人。”

    “从你仍旧痴心妄想,惦记着圣女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着唯死一途。”

    “蚍蜉撼树,屡次挑衅我圣月宗底线,死了,也怪不得人。”

    镜月长老,已在萧逸五步之外。

    ……

    极东之地,最东面。

    这里,是上古禁制群所在之地。

    这里,往日人迹罕至,千万年如一日,静谧,仅黄沙吹拂所带过的丝丝杂响。

    谁能想到,这一刻,这极东之东之内,有一隔绝了正常天地的大阵。

    而大阵之内,传说中的双生子,中域年轻一辈第一人,修罗、风刹两殿接班人,正生死一线。

    ……

    血月大阵之内。

    镜月长老,缓缓伸出手,扣向萧逸咽喉。

    笑容,仍旧慈祥,轻淡。

    ......

    第二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