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1720章 花轻衣
1825844 4371 172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席卷而出的火浪,并未有半分花哨,有的仅仅是那排山倒海般的灼热气流。

    原本包围周遭的守门弟子,瞬间被冲击震飞。

    而从远方高空破空而至的一道道澎湃气势身影,则直接脸色一变。

    在灼热气流之下,纷纷降落身影。

    那是一个个老者。

    数个实力极强者,则身影一闪,瞬间接住了被轰飞的守门弟子。

    “是天藏山峰的大能长老?”守门弟子认出来人,满脸惊喜。

    呼…

    排山倒海般的灼热气流,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

    十数个老者,身影一闪,直接来到了萧逸面前。

    “嗯?”

    十数人凝视着萧逸。

    几乎是一瞬间,他们便能看出面前来人,年纪并不大,甚至是很年轻,不比他们学宫内的弟子年长多少。

    虽来人戴着面具,看不到面容,但明显可以看到,那双清亮的眸子,很是冷漠。

    “了不起,如此年纪,竟有这般滔天修为。”

    “那股灼热气浪,不过随意为之,竟有这等惊天气势。”

    “放眼中域,这般年轻就有如此厉害的控火本事,想来,也就只有那位大名鼎鼎的紫炎易霄了。”

    “老夫说得对吗?易霄副殿主。”

    十数老者中,为首的一人,拱了拱手,沉声道。

    为首的老者,一袭白衣,白衣,并不真的白得无暇,但却很是干净。

    看真切些,老者手脚之上,并无余物,脚下只着一双灰淡布鞋。

    再看老者的首部,一头白发撒落及肩,竟无发髻穿绕,但这看起来丝毫不显凌乱,反倒整体给人一种干脆利落之感。

    对,老者算不上什么仙风道骨,但那一抹平淡、干脆,反倒更让人为之凝重。

    此时,老者拱着手,行的,竟是平辈之礼。

    炎龙大陆,实力为尊,其它的,诸如年纪之类的事宜,不过虚妄。

    很显然,老者已将萧逸放到了与自己同一实力的层次上。

    而老者,事实上在看到那灼热气浪,以及面前年轻人的衣着打扮之时,已大概猜出来人身份。

    再加上萧逸来时已说了一声‘猎妖师,易霄’。

    放眼中域,叫‘易霄’,又有这等惊人控火本事和实力的,也就只有那位紫炎易霄了。

    自然的,老者,直接道出了萧逸姓名。

    而此时,老者拱着手,称着一声‘易霄副殿主’,却将‘副殿主’三个字,咬得有些重。

    身后那群普通老者,则直接面露冷色,“紫炎易霄,你的大名,我们听说过。”

    “一路横扫各大地域,剿杀邪修分部,击杀邪修无数,可谓功绩累累,名动一时。”

    “但这不代表你能来我天藏学宫放肆撒野。”

    “撒野?”萧逸语气淡漠,“我没那个兴趣。”

    萧逸说的,不是‘我不来撒野’,而是‘我没那个兴趣’。

    其意思,不言而喻。

    十数老者,霎时脸色难看,面露怒色,就要出言呵斥。

    萧逸冷冷打断,“不必跟我废话,我来,只是拿人,拿完便走。”

    “拿人?谁?”白衣老者,平淡地问道。

    “莫忧。”萧逸回答道。

    “莫忧?哪个莫忧?”白衣老者轻笑道,“我天藏学宫长老执事过千,弟子逾十万,不知道你要找谁?”

    “另外,既然易霄副殿主你是猎妖殿、炎殿、药尊殿三殿之人。”

    “那么,你应该知晓何为殿规。”

    “我天藏学宫,一无妖兽,二无邪修,至于通缉犯,若有,我们也该知晓。”

    “不知易霄副殿主你来我天藏学宫到底意欲何为?”

    “若说拿人?呵。”白衣老者蓦地冷笑一声,“把我天藏学宫的山门轰了个稀烂,有你这般拿人的?”

    白衣老者句句锋芒,语气逼人。

    萧逸眼眸未变,仍旧那般冷漠瘆人。

    “花轻衣,你还记得殿规?”萧逸,淡漠地吐出几个字。

    白衣老者,原本平淡的脸色,陡然一变。

    萧逸冷声道,“花轻衣,炎殿总殿副殿主头衔,身怀绝世火焰之一净空白炎。”

    “凡你出手之任务,必是雷霆之势,狂暴处之。”

    “通缉者,不问缘由,非死即残;妖兽任务,动辄焚尽森林,不顾其内历练者、各方武者。”

    “至于邪修,你所杀不多,但每每追杀,必是搅得各大地域怨声载道,动荡一片。”

    “33年前,你神秘消失,再无音讯。”

    “后知你身处天藏学宫,但已不再理会炎殿之事。”

    “炎殿任务,你再未接分毫;每数年一遭的总殿述职,你一概不理。”

    “你…。”萧逸顿了顿,语气冰冷,“有脸跟我说殿规?”

    “你…你怎么可能知晓得如此清楚?”白衣老者,也就是花轻衣,平淡的脸色已然变得难看无比。

    萧逸未理会,而是冷声道,“天藏学宫内,确无妖兽、邪修,以及通缉犯。”

    “但,谁说我是来此执行任务?”

    花轻衣冷笑一声,“那你就是无缘无故闯我天藏学宫了?”

    “另外,你可有总殿手谕?若无,你凭什么来此拿人?又凭什么在天藏学宫撒野?”

    “我花轻衣虽数十年未回炎殿总殿,但老夫好友依在,若老夫回去参你一本,怕是你这个才刚宣布接任的接班人还未必坐得稳位子。”

    “呵呵。”萧逸淡漠地笑了,这是他头一次笑,却笑得冰冷至极。

    “花轻衣,你给我耍嘴皮子?”

    “你觉得易某拿人,需要手谕?”萧逸的眼眸,陡然一冷。

    “若非我那位小兄弟与你天藏学宫执事有半分交情,你觉得易某会在这里跟你废话?”

    “若非我那位小兄弟念着些许情谊,易某今日轰的便不是你天藏学宫山门,而是那座直插云霄的天藏山峰。”

    轰…

    萧逸话音刚落下,滔天火焰,瞬间凝聚。

    惊人的气势,灼热的火浪,更甚之前。

    火浪所过,寸草不生,地面焦黑如炙。

    “你…”花轻衣,以及身后十数长老,脸色陡然大变。

    天藏山峰,可是他们天藏学宫第一高峰,亦是学宫禁地,大能长老闭关之地。

    易霄的话语,意思已不言而喻。

    而那滔天火焰下蕴含的气势,已表明了他,没兴趣再废话下去。

    若不交人,那便战!

    ......

    第一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