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1458章 器剑力
1825770 4370 146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萧逸与丁大叔二人,畅饮交谈至半夜。
  丁大叔伶仃大醉,倒地呼呼大睡。
  丁大叔,显然没有以元力抵御醉意的习惯。
  而萧逸,则只身躯一震,便化去了酒力。
  萧逸看了眼丁大叔,那呼呼之音,很是大声,但却很是自然,很是平静。
  萧逸笑了笑,也打算倒地便睡。
  他早便惯了风餐露宿。
  但刚要倒下,不远处,一道身影却‘畏畏缩缩’地缓步靠近。
  “嗯?”萧逸看了一眼,笑笑,“秋月,怎么了?”
  那道‘畏畏缩缩’的身影,正是少女丁秋月。
  “那个…”丁秋月走到萧逸身前,支支吾吾。
  “之前我忽然离去,大哥哥不会生气吧?”
  “我答应过要指导大哥哥的,却爽约了。”
  丁秋月皱着脸,满脸歉意。
  萧逸笑笑,丁秋月这般天真无邪的面容,即便他想生气怕也生不起,更别说他本就没在意。
  “我还不至于跟你一小丫头置气,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履行承诺。”丁秋月认真道。
  “哦?”萧逸笑笑,“也好。”
  二人,回到了一旁的石凳上。
  “在指导我之前,不如先告诉我,为何今日忽然慌张离去?”
  萧逸问道。
  “那个…”丁秋月思索了一下,迟疑地看了眼萧逸,“大哥哥,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好。”萧逸轻笑,点了点头。
  丁秋月深呼吸一口气,似是在鼓起勇气,道,“我们剑域的剑者,对心之平静或躁动,很是敏感。”
  “而我,我爹爹告诉我,我从小便比别的剑者更加敏感。”
  “我那时清楚感受到,大哥哥的内心,异常复杂,异常激荡。”
  “有多激荡?”萧逸笑问道。
  感情这小丫头还能窥探别人内心不成?
  “很激荡。”丁秋月认真地说道,“如果说,我的内心,是一汪平静湖水。”
  “那么大哥哥的内心,就像是一个汹涌大海。”
  “我仿佛看到了千丈波涛翻滚,巨浪滔天。”
  “大哥哥看似面容平静,实则心头怀着许多事情呢。”
  “这也证明,大哥哥有许多心事,经历过许多事情,身上有许多故事。”
  丁秋月顿了顿,道,“我感知过的内心最激荡的人,是族长爷爷。”
  “族长爷爷可是年轻时就离开剑域,在中域闯荡了许多年呢。”
  “可是族长爷爷已经数百岁了。”
  “而且,他的内心激荡,也不如大哥哥你。”
  丁秋月边说着,指尖迟疑地再次靠近了萧逸的胸膛心口处。
  虽面露恐慌,但还是坚定地抵住。
  “我能感受到,大哥哥你很难受呢。”
  “难受?”萧逸脸色一凛。
  “嗯。”丁秋月点点头,“大哥哥你无时无刻都有着无数心事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我知道大哥哥你的心,很难受。”
  丁秋月认真地盯着萧逸,“我啊娘说过,如果心里难受,便都说出来。”
  “说了,就会舒服。”
  丁秋月轻笑道,“我听我阿娘的,所以我的内心,每时每刻都很平静呢。”
  “不信的话,大哥哥你可以感受一下。”
  说着,丁秋月捉过萧逸的手,往自己胸膛心口处靠。
  萧逸一惊,在靠近前,连忙收手。
  “大哥哥做什么,是不信秋月吗?”丁秋月一脸天真地看着萧逸。
  “额,不是。”萧逸老脸一红,道,“只是,你还小,有些事,我说了你也不懂。”
  “好了,秋月你还是告诉我怎么修炼剑力吧。”
  “还有,气剑力是什么?”
  丁秋月思索了一下,回答道,“一个纯粹的剑者,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能修炼出剑力。”
  “而因身体部分的不同,而产生了不同的剑力。”
  “我们丁家庄,是器剑力一脉;别的地方,如寒光府,是气剑力一脉。”
  “有什么区别吗?”萧逸问道。
  丁秋月脱口而出,“最大的区别,是我们器剑力一脉,剑力只会用于铸就武器。”
  “而气剑力一脉的坏蛋,剑力用于杀人。”
  “秋月,我不是这个意思。”萧逸苦笑道,“我是说,两种剑力的本质区别。”
  “本质区别?”丁秋月歪了歪脑袋,半晌,明白过来萧逸的意思。
  “我们器剑力一脉,是身体修炼而出的剑力。”
  “而气剑力一脉的坏蛋,是用体内元力修炼而出的剑力。”
  “大哥哥你也不知道适合修炼什么剑力呢。”
  “一般我们剑域的剑者,都是靠自己去感悟,哪一种更容易修炼出剑力,就会修炼哪一种。”
  “怎么感悟?”萧逸问道。
  丁秋月回答道,“心清如水,云淡风轻,感悟这片天地。”
  “就这么简单?”萧逸愣了愣。
  “嗯。”丁秋月认真地点了点头。
  萧逸闭目,感悟起来。
  半晌,萧逸睁开了眼睛,满脸苦涩,“我什么都感悟不出来。”
  丁秋月笑笑,“族长爷爷说过,如果是笨蛋,很难感悟出剑力的。”
  “这需要剑力修炼法诀的帮助。”
  “我小时候可是不需要法诀,自己就能感悟出剑力呢。”
  丁秋月一脸自豪之色。
  “全丁家庄,只有族长爷爷有这样的法诀。”
  “不过现在族长爷爷肯定睡下了,明日我再取来给大哥哥你。”
  “谢谢。”萧逸点点头。
  这法诀,也不知是否丁家庄的重宝。
  明日问问丁大叔,如果是,便不取了,免得为难秋月这丫头。
  如果不是,萧逸当然也想试试修炼剑力。
  这等奇特的力量,若修炼成功,加诸于冷焱剑上,自己的实力,起码能翻数倍。
  一把剑的威力,对于剑修的实力增幅,可想而知。
  真能修炼出剑力,萧逸现今对上府主级别的强者都有把握一战。
  “夜深了,秋月你先回去吧。”萧逸轻声道。
  “剑力法诀之事,不急,明日我问问丁大叔再说。”
  “哦,好,大哥哥再见。”丁秋月乖巧地应答一声,与萧逸告了个别,转身离去。
  萧逸目送丁秋月离去,随后回到篝火旁,自顾睡下。
  两个时辰后。
  天色未亮,夜色仍旧深沉。
  忽然,嗖…嗖…嗖…
  一个个丁家族人,忽然疾速跃来,包围了丁大叔的家。
  不,准确来说,是包围了萧逸。
  “嗯?”萧逸霎时睁开了眼睛,皱了皱眉。
  “诸位何意?”萧逸看了眼周遭丁家族人。
  “何意?何必明知故问。”一个丁家族人冷声道。
  身旁,一个明显负伤的丁家族人愤怒道,“该死,我亲眼所见,乃是寒光府的人掳去了秋月。”
  “这小子,必是内应。”
  “什么?”萧逸眉头一皱。
  ......
  第三更。
(本章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