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魂帝武神

第215章 血屠败走
1818234 4346 21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北山郡王与分殿主,只是不愿得罪血屠。
  却并非是怕了血屠。
  要不然之前也不会说出一直跟着他,直到他离开北山城这样的话。
  这句话,本身就代表着不欢迎血屠的意思。
  当然,他们并不希望北山城上空爆发地元境的战斗。
  起码,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年轻人,这很不值得。
  但,若是为了北山剑主,则完全值得。
  剑主,是一个郡的剑主,而并非单单裂天剑派的剑主。
  它代表着一个郡现在,或者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的,剑道最高水平。
  有着无比重要的象征意义。
  两人牢牢挡在萧逸面前。
  甚至调动了金丹力量,将血屠禁锢起来。
  “还不愿意罢手吗?”北山郡王冷喝道。
  血屠挣扎着,试图强行打破北山郡王与分殿主联手布下的禁锢。
  他的脸色很复杂。
  有愤怒,有杀意凛然,但更多的是不甘。
  他很清楚,萧逸如今有两个地元境武者保护,他今日是决计杀不了萧逸了。
  “现在你想罢手都来不及了。”分殿主忽然摇摇头。
  “嗯?”血屠面露疑惑之色。
  远处,九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破空而来。
  正是裂天剑派众长老。
  “萧逸,没事吧?”大长老一马当先,一个瞬身,来到萧逸面前。
  萧逸摇摇头。
  大长老松了口气,之前玉如龙和木妙妙发回剑派的那道信息。
  ‘萧逸有危,速来救援。’
  可是吓了他一大跳。
  “嗯?血雾谷的人?”大长老瞥了眼血屠。
  从血屠的服饰,认出了他的身份。
  “怎么回事?”大长老看向北山郡王和分殿主。
  三人作为北山郡仅有的几个地元境武者,乃是多年的深交好友,交情颇深。
  “额。”北山郡王挠挠头,面露尴尬之色。
  分殿主也有些语塞,但还是如实说了刚才的事。
  “什么?”大长老顿时大怒。
  “你们两个是死人吗?看着萧逸被对付了那么久才出手。”
  “我们这不是不知道嘛。”北山郡王撇撇嘴。
  “哼。”大长老哼了一声,没有理他们,而是看向萧逸。
  “我不是说过,遇到危险,可以立刻拿出剑主令吗?”
  “那东西有可能保你性命。”
  大长老语气严肃,甚至带有一丝责怪。
  当然,这是关心之切而已。
  萧逸苦笑一声,道,“我哪里知道这剑主令,连血雾谷的杀手都能震慑。”
  血雾谷,作为炎武王国最强大的杀手势力。
  其在炎武王国的地位,就如同暗影楼在北山郡,乃是霸主势力之一。
  若自己已经加入裂天剑宗,是正式的剑宗弟子。
  倒是有那个底气去亮令牌。
  谁曾想剑派的剑主也有那份威慑力呢。
  “你若早早亮出令牌,这两个混账也不会一直斋看着。”大长老呵斥道。
  萧逸摇摇头,沉声道,“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帮我。”
  “若我亮出剑主身份,他们不帮我。”
  “加之又震慑不住血屠。”
  “血屠必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我击杀。”
  刚才血屠的追杀,也仅仅是调动金丹力量。
  自己使用些底牌,还是有把握逃掉的。
  而若不惜一切代价,那将是真正的不死不休局面。
  自己将没有逃跑的可能,只剩下死战到底。
  要么自己死,要么血屠死。
  很显然,自己并没有击杀血屠的把握。
  萧逸不是菜鸟,他很清楚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
  一旁的分殿主轻笑道,“不愧是北山剑主,果然深思熟虑,也够谨慎。”
  “你是怕血屠知道你的剑主身份。”
  “怕你日后成长起来,会找他麻烦。”
  “所以今日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抹杀。”
  北山郡王面露恍然之色,“一个剑主,日后拥有无限的可能,确实无人敢轻视。”
  “是够谨慎,但却谨慎过头了。”大长老再次呵斥一声。
  “十一也是的,当初就该告诉你剑主应有的权利。”
  “我之前也该跟你说清楚,才让你离开剑派。”
  剑主应有的权利,当初易老确实并未详细告知萧逸。
  大长老也没说清楚,只是笼统地说了几句。
  而北山郡,已经数百年没有剑主了。
  萧逸哪里知道剑主的地位和权利真的这么高。
  “算了,幸好你今日没事。”大长老沉声道,“过些天,你的剑主身份,我便宣告全北山郡。”
  “免得一些鼠辈不知好歹来找你麻烦。”
  大长老说着,冷冷地看了眼仍旧被禁锢住的血屠。
  萧逸闻言,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三十六郡,三十六剑主。
  都会在裂天剑宗开山之日前,由各个剑派宣告全郡。
  同时,到达剑宗后,三十六剑主,还需要通过切磋,分出高下和排名。
  就如同北山郡的北山榜,榜上天才,北山郡内谁人不知?
  三十六位剑道天才,自然也是全炎武王国闻名。
  当然,北山郡,由于多年没有剑主,所以排名永远是三十六。
  最弱的一郡,最弱的裂天剑派,也是由此而来。
  对于这一点,萧逸之前就知道。
  剑主的身份,本来就不需要隐藏,也没办法隐藏。
  这时,大长老手中忽然光芒一闪。
  一把惊天利剑,陡然出现在手中。
  “嗯?”在场众人,无不一惊,“极品灵器?”
  极品灵器,全北山郡只有两把。
  一把在裂天剑派,一把在猎妖殿。
  而且,都是各自的传承之物。
  平时根本不会动用。
  “大长老,你想…”萧逸一惊。
  极品灵器,按照门规,只有在剑派出现危机时,才能动用。
  没想到大长老直接拿了过来。
  大长老看着萧逸,微微一笑,道,“萧逸,你以前被自己人欺负也就罢了。”
  “现在,若连一个外人都妄图取你性命,我不做点什么,日后如何向十一交待。”
  话音刚落,大长老身影一闪。
  手持神剑,直朝血屠而去。
  血屠,一直被禁锢着。
  刚才,大长老、北山郡王、分殿主以及萧逸,四人的对话,根本没有多加掩饰。
  也根本不在乎他听到。
  现在,他自然也知道大长老想做什么。
  “老匹夫,你想做什么?”血屠面露恐慌之色。
  “你说呢。”大长老杀气腾腾。
  手中之剑一挥,一道恐怖剑气打出。
  原本困住血屠的禁制,瞬间被破。
  而后,剑气威势惊人地打向血屠。
  血屠全力抵挡,却是被剑气一剑劈伤的下场。
  “噗。”血屠猛地吐了一口腥血,胸膛上,多了一道狰狞伤口。
  “哼。”大长老冷哼一声,又是一道恐怖剑气打出。
  “噗。”血屠再次吐血,身上再添一道伤痕。
  “刚才,你就是这般对付我裂天剑派的剑主的吧?”大长老脸色冰冷,又是一剑。
  “老匹夫,你敢对我出手?”血屠忍着身上伤势,冷声质问道。
  同为地元境,面对手持极品灵器的大长老,血屠根本不是对手。
  “我乃血雾谷金牌杀手之一,你这样做,等同挑衅血雾谷。”血屠冷喝道。
  “你可以这样认为。”大长老连续劈出数剑。
  语气,无比霸道。
  “噗…噗…噗…”血屠一连吐出几口腥血,显然已经重伤。
  “哼,给我跪下。”大长老冷喝一声,一道无边剑势,压向了血屠。
  血屠已然重伤,根本无法抵挡这股剑势。
  直被压得跪下。
  之前,他便是这样,意图让萧逸跪下。
  但萧逸一直没有跪下。
  反倒是他自己,如今在大长老手中,毫无反抗地跪了下来。
  堂堂一个地元境武者,在大庭广众下如此跪着。
  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更比之前被萧逸打得满脸飙血更为耻辱。
  “北山郡裂天剑派大长老,我血屠记住你了。”血屠脸色阴沉到极点。
  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骇然力量。
  直接破了大长老的剑势,大手一挥,将慕容娇儿吸摄到手中,而后远遁逃离。
  显然,他身上有保命的底牌,而且威力极强。
  “想逃?”大长老冷喝一声,凌空劈出一道剑气。
  剑气,直接打到逃遁的血屠背后。
  血屠再次吐出一口腥血,伤势更重。
  但还是忍着伤势,快速逃离,不多时便没了踪影。
  “哼,这都逃了,血雾谷的杀手,果然难以对付。”大长老愤愤地自语着。
  随即,大长老心有余悸地看向萧逸。
  “幸好你小子之前深思熟虑,谨慎过人。”
  “否则,若这血屠一开始就用刚才那底牌对付你,你现在早死了。”
  萧逸摇摇头,自信道,“今日之后,血屠再无机会杀我。”
  “倒是大长老你,这次是彻底得罪他了。”
  大长老也自信一笑,道,“血雾谷在王都,这里是北山郡。”
  “我怕他作甚。”
  ......
  ......
  第三更,这算昨日的。
  今天端午,会爆发,下午开始更。
(本章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