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圣墟(圣虚)

第1653章?剑鼎齐鸣,帝落人伤(免费)
1831123 1671 1658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不是严寒季节,可清风吹面却很冷,扬起荒与叶的黑色发丝,也刮过他们满是裂痕与血的身体。

    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气,在这最后一战中,短暂的宁静,充满秋的萧瑟,许多人心中有股悲凉之意。

    人们知道,此后世间多半再无天帝!

    无尽遥远之外,许多人在心中默默送行。

    “杀!”

    在气壮山河的大吼声中,两位天帝杀向十祖,如光如霞,璀璨光彩照亮整片流血的战场。

    人影交错,血与骨炸开,拳光永恒,打灭万古青天。

    在惨烈的搏杀中,荒与叶满身是血,而对面的始祖也在踉跄倒退,连背负的古棺都要炸开了。

    荒持剑向前杀去,那无匹的剑光再次照耀至古今未来,横贯所有岁月间,其风采盖世无匹!

    可这一刻,始祖仿佛归一,十人犹若连成一体。于模糊间,他们竟真的融为一人,手持一根正在滴血的粗大狼牙棒向前砸来!

    当!

    刺目的光绽放,剑胎与黑色的狼牙棒撞击在一起,岁月崩断,世外炸开,混沌蒸干,秩序成灰,大道焚尽,破灭一切。

    若非这片战场脱离诸世,所有宇宙都将会被撕裂,无数的大世界都将被击毁。

    他们脱离于世外,才没有波及无穷的天地。

    双方的身体都满是裂痕,尽是血迹,天地都要崩解,不复存在了。

    叶身如闪电,拳印压盖世间,轰向始祖,亿万缕拳光将那前方淹没,与始祖手中的兵器碰撞,震断永恒的世外混沌古地。

    场中有鲜红的血与诡异的血共同溅起!

    始祖手中持着的狼牙棒,漆黑而又沉重,随意一击都可以打灭数之不尽的大千世界,其威无穷。

    它并不是蕴含着大道气息的器物,只是粗大,沉重,冷冽,但恐怖无边,漫长岁月过去,依旧有仙帝血在滴落,亘古以来,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至高生物。

    所谓的大道,在它面前只能崩断,化成劫灰。

    而现在,它的上面又沾染上了荒与叶的血!

    “天帝!”

    远方,传来压抑的呼声,许多人紧张而又焦虑,心中很难受,那可是荒天帝与叶天帝啊。

    他们代表了无敌,从来都是横扫对手,可是今天却是那么的艰难,天帝殷红的血在不断流淌。

    更有数次,他们的肉身直接四分五裂了,在对手黑色的沉重兵器下解体。

    血与骨的画面是那样的刺眼,当看到这一幕,人们心中无比痛楚,不愿看到两大天帝败亡。

    虽然两人也同样重创了始祖,让其肉身崩开,可是两位天帝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荒,兄弟,你在那里以命血战,而我们在这边也要搏杀了,我不会给你丢脸,我要去拼死一战,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还能与你是兄弟!”

    远方,传来悲壮的大吼声,那是天角蚁,他也要去拼命了,厄土中的道祖正在逼近,大战也开启了!

    不仅女帝、洛、无始等人在域外与十帝厮杀,天角蚁、十冠王、腐尸、庞博等人也要与同层次的道祖血战。

    此役过后,还有几人活着?没有人知道。

    最后的回首,彼此间可能是永别!

    天角蚁洒热泪,注视向荒,看了最后一眼,然后毅然冲向诡异族群的一位准仙帝,血拼对手,他不再回首,赴死决战,没有想着再活下去。

    天角蚁无比的勇猛,该族以力量称雄诸世间,他迅如雷霆,将一位道祖直接就撕裂了,沐浴着敌血前行,又冲向另外的对手。

    可是,他却足足被七位道祖围住了,一根冰冷的矛锋从背后刺入他的身体,一柄雪亮的长刀也劈中他肩头,深深嵌在骨头中。

    这才一交手而已,就已是血雨纷飞,无比的惨烈。

    荒在血战中回首,看到了天角蚁在多位道祖间纵横冲击,一路带起血光,披头散发,杀到癫狂。

    荒很想出手,但是却无法前往。

    化作一声怒吼,荒天帝再次与始祖激战在一起,让始祖的血与骨溅落在世外之地。

    “吼!”

    一个手臂与常人大腿那么粗的魁伟男子大吼着,满身是血,踉踉跄跄,在敌人中杀进杀出,眉心都有裂痕了,那是被一位诡异族的道祖也就是准仙帝以剑锋留下的。

    他是庞博,是所有人中陪伴叶天帝最久的人。

    “叶子,你我年轻时就是好友,来自同一片故土,又一同踏上星空,走上修行这条路,一路虽有艰难困苦,但也有灿烂高歌,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今天,我可能熬不住了,来生我们还是兄弟!”

    庞博一条手臂断落,身上更是插着寒光闪耀的刀剑等,奋力轰碎两位对手,可是他自己也步履艰难,随时会倒下,这都是准仙帝为他留下的伤。

    “为什么,我不能极尽一跃,成为仙帝!”腐尸怒吼,他恨自己不够强,不能抵住漫天都是的敌人,密密麻麻的诡异生灵将他熟悉的故人、将天庭部众不断击落。

    “荒,叶,我在不同的时代遇到你们,与你们称兄道弟,却始终没有走到路尽级领域,给你们丢脸了,我不甘,在道祖这个领域我要一个打十个!”

    腐尸满身是血,仰天长嚎,彻底拼命,可是能够到了这个级数的生灵怎么可能会有易于之辈?

    他纵然满身是伤,也不可能杀的了十位准仙帝,这些生灵都极其可怕。

    况且,即便眼下道祖没资格借助神秘高原复活,可是同级数的进化者想杀道祖也太艰难,需要岁月去炼化,去慢慢磨死。

    腐尸将数位道祖击碎,但却杀不死。

    “啊……”

    一声愤怒的大叫,一头顶天立地的圣猿跃起,看到身边的人不断死去,他怒吼,手持贯穿天地的铁棒,向着诡异族群横扫过去。

    昔日的圣皇子,今日的斗战圣猿一族的圣皇,他是叶的结拜兄弟,实力极其强大,血战八荒,连着打爆了三位道祖,呼啸战场中,勇不可挡。

    可是,敌人中也有同级数无匹的生灵,迅速挡住了他,激烈大战,并且不止一人,数位准仙帝杀了上去。

    圣皇咆哮,满身金色毛发,他高耸入云,吞日月,拿星辰,他虽然在喋血,但是挥动铁棒时,依旧神勇。

    感受到叶天帝在血战中也有目光扫过来,昔日的圣皇子今日的圣皇嘶吼:“兄弟,不要担心我,来,看看我们谁能先磨灭自己的对手!”

    圣皇长啸,可是,他被数位强敌包围,重伤的身体都要裂开了,伤了本源,但他不屈不挠,依旧舍死拼杀。

    砰!

    他手中的铁棍,将第四位对手打爆了,血雨纷纷,可是,他的半边身子也被人打烂,要溃灭了。

    可他依旧长啸,上击九天,下击九幽,纵横这天地间!

    无声无息,楚风来了,终究是执意赶到了战场中,不过花粉路的女子却以朦胧的雾霭遮拢了他,少有人可窥探其真身。

    他遵守与花粉路女子的约定,并未疯狂厮杀,而只是在战场中快速的移动,不断的“收尸”,找准机会将一些爆碎的道祖也就是准仙帝收进时光炉中,悄然进行……火化大业!

    “怎么回事,我方有人战死了吗,为何少了三人?!”

    正在与天角蚁、庞博、腐尸、圣皇等厮杀的强者,不久后有人发现异常,一阵惊疑,道:“该不会是那个……火化道祖来了吧?!”

    另一地,孟祖师很强,在同层次的道祖中所向披靡,杀进杀出,老人放开了一切,不顾自己的身体,杀进杀出。

    “活捉他,镇压,这是荒的领路人,也算是他的师长,我们先猎杀他!”有准仙帝号令周围的人共杀孟祖师。

    瞬间,超过十为道祖杀来,围猎孟祖师,让他的身体都龟裂了,一条手臂更是被人以寒光闪烁的长刀劈断,被一群极其可怕的强敌围攻,他的身体摇摇晃晃,虽然打崩了几人,神勇惊人,可依旧要被人镇压了。

    老人双目怒睁,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落入敌手,直接就要自行爆开肉身!

    咚!

    突然,天地剧震,一口朱红色的巨棺横空,而后炸开了,令孟祖师身边的那些道祖或满身是血迹,或通体裂痕,竟全被重创。

    朱红大棺碎裂,当中还有一口小铜棺,直接打开,从里面冲出一道身影,接连挥动双拳,一刹那,打崩了周围的道祖!

    其恐怖的力量,勇猛绝伦的威势,着实震慑了附近所有人。

    “你……荒!”有一位准仙帝被惊的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不是荒,是他的亲子,想不到还活着,当年几乎就成为仙帝了,被始祖亲手格杀,荒……竟还能将他自古代显照,复活回来?”

    有准仙帝震撼,不敢相信。

    始祖的伟力何其可怕,亲手格杀的人居然还能再现?只能说荒太逆天了!

    这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自青铜棺中复苏,勇猛无敌,迅速格杀周围的道祖,每一次挥拳都能将周围的人打爆!

    他是荒的亲子,曾从岁月中消失。

    “大长老爷爷!”荒的亲子扶住了孟祖师,这样称呼他。

    “孩子,你自己身体有大问题,不该出来啊!”孟祖师眼中蕴含着热泪,为这命运多舛的年轻人而叹。

    这是荒的亲子——凡。

    荒希望他平凡安康长大,曾封印他一段岁月,待自己扫平血与乱后,给他一个祥和的大天地,可是事与愿违。

    凡,天纵无匹,很小的时候便亲历最黑暗的大劫,看到自己的父亲初入道祖领域,连境界都不稳呢,就需要力敌数位绝顶的准仙帝,那一天荒血流尽,生死劫难,无人可助,而这个孩子为了父亲能够赢并活下去,自己直接以血为引为荒献祭,让父亲更强,杀灭数位准仙帝,他自己则死去了。

    当初,这个孩子震撼了所有人,那么小就果断献祭自身,黯然归于黄土中。

    不过,荒是何人?睥睨万古,他足够强大后自然要追寻回亲子,并以三世铜棺中的内棺养其身。

    这个孩子天资无双,可是的确命运坎坷,一路强势崛起,即将成为仙帝时却被与荒对决的始祖给害了,阻他的道,灭他的身。

    漫长岁月过去,凡被荒显照在那口特殊的青铜棺中,终于有了复苏的希望,可是他却……提前出世了。

    很明显,他的状态很不对,脸色苍白,身体甚至都有些模糊呢,不算真正显照活过来。

    孟祖师心痛无比,拉住他的手,声音都哽咽了,这本是一个天生的仙帝,注定要成长到至高领域,可命运却是如此的不公。

    “不该来啊!”孟祖师忍着不落下老泪。

    “天地不存,我岂能独活?”脸色苍白的凡,一语道尽一切,所有人都不在了,诸世都将枯竭,他又怎甘愿苟活?

    事实上,始祖等也不会放过诸天的重要人杰,与荒还有叶有关的人等,都将会被推演出来,要被格杀干净。

    “杀了他,竟是荒的子嗣!”

    “是荒天帝之子,我们一起出手,首先拿下他!”

    有准仙帝中的绝顶人物号令,先拿下眼前从铜棺中复苏的人。

    凡转身,以青铜棺为盾,面对所有敌手,虽然面色苍白,身体模糊,但是一个眼神而已就震慑了诸多道祖。

    他当年不是初入道祖境,也不算是绝顶准仙帝,而是真正极尽升华,几乎跃入了仙帝领域中。

    可是,就是在那一刻,有始祖亲自干预,将他打落下来,并无情而又残忍的击杀,血染大地。

    轰!

    凡动手了,一柄雪亮的长刀突破天地,横扫了出去,将一干人都拦腰斩断,他不是真正的仙帝,但也没差多少了,超越了道祖。

    噗噗!

    血光四溅,许多人被斩爆,更有两位准仙帝直接……死掉了,再也没有出现。

    “杀,无需惧怕他,我等纵然战死,日后始祖也会将我们救活回来!”有人喝吼。

    事实上,厄土中也有不可揣度的存在,不是仙帝,但却极尽强大,虽然比不上凡,但也不远了。

    轰隆!

    一时间,一道又一道身影,如同彗星自天外撞击大地而来,全都一起杀向凡那里。

    而凡的身体真的有大问题,他的血肉之身非常模糊,尤其是动手后,越发不稳固,面色苍白。

    “谁敢欺我侄儿?!”

    远方,战场中央沸腾了,围攻在那里的诡异生灵纷纷炸开,更远处的对手则也被掀翻出去。

    一个男子腾空而起,杀向这一边,他的双眼极其可怕,先是闭目,而后猛烈睁开的刹那,两道光束撕裂虚空,直接就将围攻向凡与孟祖师的一些人洞穿了,让他们或爆开,或坠落了下去。

    重瞳者——石毅。

    这是荒的堂兄,也是少年时的荒最强大的压力与生死大敌,不过随着黑暗动乱爆发,他与荒的一切恩怨都放下了,更是如同凡那般,为了荒而血祭自己。

    重瞳者,他知道自己侄儿的状态,真的经不起厮杀了,还未真正彻底复活回来。

    “哥!”

    远方,另一片战场中,有人嘶吼,有个青年同样血拼群敌,不顾一切的杀来,那是凡的弟弟,荒最小的孩子。

    现在,他自然也早已成长起来,正在击杀道祖。

    只是,人们发现,他的状态也很不好,与他兄长相仿,身体都有些模糊与朦胧。

    毫无疑问,他昔日也战死了,可见荒一脉都经历了什么。

    他如果正常成长起来,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的身体全面复活过来,不见得比凡的成就低!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凡大吼。

    “杀!”

    这一刻,荒的的两个子嗣与重瞳者站在一起,联袂冲霄而起,所向披靡,横扫周围的群敌!

    相近的厮杀,在另一个方位也在上演,叶天帝的亲子中有一人真的勇猛无敌,太强大了,带着自己的兄弟以及叶的几位弟子,在准仙帝中杀进杀出,到处都是敌血。

    叶依水,叶天帝的亲子,出生时就是先天圣体道胎,被视作人族最强的几种体质之一。

    不过,最终他道果有成后,却自己削掉了这一体质,重新开始,依旧强大到绝伦,潜力更可怕了。

    若非厄土,若非最黑暗的血与乱到来,那个大世被葬下去了,他跟着圣皇子等叔伯们同殒,那将很难说,他会到了何等层次。

    “有帝子出现?!”

    天外,仙帝战场中,诡异族的路尽级生灵目光冷泪,首先就盯上了凡,而后又看向叶依水。

    “你敢!”洛喝斥,如同雷霆般出手,锁住这个对手,她已看出,这个敌手竟想舍弃她去杀凡与叶依水,想藉此而干扰始祖战场中的荒与叶。

    事实上,不止一位仙帝有这种念头,其他人也都露出了无比冷冽的杀意。

    吼!

    黑暗仙帝见状怒啸出声,拼命攻杀对手。

    当!

    大钟轰鸣,无始硬撼面对的仙帝,将对方震的身体爆开。

    最为恐怖的是女帝,纵然被围攻,也依旧无敌,将前方的两大仙帝打的崩碎。

    可是十帝横空,围住了女帝、黑暗仙帝、洛、无始四人,人数太占优,且有神秘高原可以复苏。

    不然的话,有两人早就被女帝彻底杀死了。

    噗!

    女帝又一次杀死了一位仙帝,他借高原之助才内心惊惧的再现出来。

    直至有三位仙帝曾被真实杀死过,十帝才稍微收敛,忙于应付眼前的大战。

    世外之地,荒与叶同始祖的血战越发的激烈了,帝血洒落,两大天帝遍体是伤,曾崩解过数次了。

    “荒,叶,差不多结束了!”始祖大喝。

    在十祖的背后,蓦然浮现出恢宏壮阔的一片高原,撼动了古今未来的稳定,让诸世都要崩灭了。

    所有生灵都感觉自身要毁灭了,将不存在了,一块神秘的高原竟这样突兀到来,显化在十祖的背后,几乎触及到了他们的身躯。

    这一刻,始祖的气息更为恐怖了,他们像是与整片高原凝结为一体,要突破祭道领域!

    噗!噗!

    当始祖再次出手时,荒与叶满身裂痕,而后轰然化成两团血雾!

    “不!”

    远方,无论是仙帝战场,还是天角蚁、庞博、九道一等人的战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目眦欲裂,恨不能以身代之,替两位天帝而死。

    荒与叶没有死,又一次从血雾中凝聚出身形,但是,他们却郑重无比,盯着那片高原,纵为天帝,也有些无力感,只要有高原在就杀不死始祖,而现在它还在为十祖提供更强一些的力量,着实无解。

    “怎么办,谁能助两位天帝?”

    “兄弟,我想与你去并肩作战啊,可是,我的力量太弱了!”

    远方,人们不甘的低吼着。

    “铮!”

    “锵!”

    突然,铿锵之音震耳欲聋,无量雷霆爆发,刺目的剑光撕裂了诸天万界,更有沉重的万物母气垂落,一路横压岁月,跨过时光海,扫平所有阻挡。

    噗!

    就在这一刹那而已,两道光束横空,从战场路过,将诡异仙帝中的五人覆盖并撞的粉身碎骨,血染天穹。

    那是一口雷池,以及一座大鼎。

    雷池氤氲蒸腾,雷光亿万道,像是掌握大千世界无尽大宇宙的雷霆天劫在涌动,而在雷池中竟还养有一口无法想象的天剑。

    这是荒昔日的兵器,雷池与荒剑!

    另外一边则是一口大鼎,三足两耳,压制万道,以全系母金铸成,并混有万物母气精粹,铸成举世无双的鼎。

    荒与叶失去多年的兵器出现!

    然而,荒与叶没有喜悦,沧桑之感浮现,竟都有些伤感。

    荒收起手中那口剑胎,它竟化作一口剑鞘。

    他注视冲到眼前不远处的雷池,以及池中那口璀璨剑光冲破世外之地的荒剑!

    然后,他又看向池中。

    一个女子缓缓起身,她虽然姿容绝丽,昔日风采绝世,但是眼下却很虚弱,脸色比凡还要苍白,而身体模糊到近乎透明。

    她是柳神,当年为荒而死,不顾一切的杀进厄土中,背负着荒杀出,将他传送走。

    可是,最后柳神自己却死在了厄土。

    这个风华绝世的女子,当年殒落了,被始祖亲手击毙,让荒在很长的一段岁月中都很悲伤,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复活她。

    因为,她死在那片神秘的高原,更是始祖亲自出手所致。

    直到后来,荒的实力凌驾始祖之上,只身可对峙三大始祖后,才用自己的雷池让柳神显照出模糊的身影。

    雷池,可掌控大千世界,无穷宇宙所有的天劫,这让始祖极为忌惮,天劫权柄岂能旁落?

    不然的话,纵然是他们万一有机会窥视祭道之上的领域,难道有一天还要小心翼翼地戒备荒不成?

    荒,当年无惧天劫,最后更是找到了雷池,亲自摘落下来,炼成了成道的兵器。

    此后的岁月,他行走在诸世,上苍,亿万宇宙间,雷池则是更进一步的融合无量雷霆,早已进化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雷霆,代表毁灭,也表带天地之罚,可是却有伴着一缕最为本源的生机,荒就是想以此显照出柳神并救活。

    他初步成功了,柳神再现!

    可当年柳神死在神秘高原,那里有无尽的诡异物质,纵然复苏她,都有无量不祥物质跟着缠身而至。

    纵有雷霆轰击,还是有部分诡异物质溢出。

    故此,荒将自己杀伐力无匹的荒剑也置于雷池中,汲取诡异物质,全部以杀伐之力磨灭干净。

    旁边,那口大鼎中竟也有一位女子起身,清丽出尘,明媚灿烂,纵然是在这生死攸关的大劫大战之地,她也带着一缕笑容。

    她是叶倾仙,叶天帝最喜欢的一个后人,也是潜力最强的后人,在她死去后很多年叶都沉默着,不与人开口说话。

    今日她居然也出现,这么多年被叶天帝在鼎中显照,快要救活回来了。

    “我不想你来!”荒开口,声音很低沉,情绪也不高。

    “但是,你知道,我必须要来。”柳神声音柔和,很好听,但却也有着无尽的伤感。

    柳神走出雷池,看着一池一剑,道:“去找你们的主人,在他的手中,你们才能焕发出应有的无敌光彩!”

    “祖父,我也去了!”叶倾仙微笑,走出万物母气鼎,看向叶天帝。

    同时,她也看向荒,想到昔日的旧事,似有些不好好意思,很是腼腆的对荒见礼。

    剑鼎齐鸣,震动无量大世界,震动世外人间!

    雷池与荒剑还有万物母气鼎,各自飞向了自己的主人,始祖也不能阻挡,兵器早已如同血肉般与两位天帝的联系不可分割,可聚可散。

    盖世无匹的力量在弥漫,在扩张!

    柳神的身体离开雷池后,就开始有些虚淡了,她没有攻向始祖,因为无意义,以她现在的状态既无法杀死对方,也无法重创。

    她看向荒,点了点头,带着伤感,带着遗憾,最后蓦地转身,化成一道惊天长虹,贯穿日月,轰的一声她俯冲向十帝战场中。

    天地间,血雨纷飞……帝落!

    柳神自己主动化道,焚烧,将诡异族群的一位仙帝一同带上了路,彻底击杀!

    她以自身的道行催动,焚烧,再加上雷池中附着在身的无匹雷霆,还有荒剑上的一道杀伐之气,生生打灭了一位至高生物,连那神秘高原都没有能将他复活出来,彻底死去!

    荒沉默着,心中悲伤,但是却已经流不出泪水。

    叶倾仙,也化成一道惊天长虹,冲向远方,剧烈的大道崩解声音传来,震动了世外之地。

    叶也沉默着,握紧了拳头。

    剑鼎齐鸣,帝落人伤,荒与叶霍的转身,面对十大始祖与高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