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真不是魔神

第两百二十九章 真实面目
194142 239 23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客人,要不要和我一起吃它?”

    “很好吃的!”

    “真的!”

    冉冰听着,身体瑟瑟发抖。

    因为她的眼睛眼睛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条被递过去的蛇此刻的模样!

    祂被提在手里。

    祂在疯狂的挣扎!

    身躯忽大忽小,瞬息之间,就变幻了无数个姿态。

    一会祂是狰狞如噩梦中的鬼怪一样的可怕怪物。

    一会祂又变成了一条缠绕在太阳上的可怖巨蛇!

    一会祂又是长着一个不可思议的美丽羽冠,生着双翅的神奇生物。

    整个书店在这怪物的挣扎中动荡。

    书店主人身周,出现了连绵不断的空间波纹轨迹。

    那是那条蛇怪在拼死挣扎时的反抗。

    可惜……

    书店主人只是轻轻的扬了扬手,一切反抗与挣扎,终究归于虚无。

    蛇怪重新变成了一条无力的、瘫软的小蛇。

    被提在手中,所有的骨头和断了一样,那小小的羽冠状头颅,耷拉着,那可怖的蛇瞳,无神的睁着。

    吃祂?

    冉冰立刻摇头,脸色有点苍白:“谢谢您的好意……”

    “只是……”她想了想,将本来想说的话吞回肚子里。

    正面拒绝,后果是灾难性的!

    因为冉冰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

    但她也不敢真的答应。

    冉冰不蠢,她想象的到,那条蛇的身份。

    十之八九,便是那昆扬人所信奉的所谓的众蛇之父。

    她的世界灾难的源头。

    所以,祂是蛇神!

    吃一条蛇神?

    冉冰只是想想,那些猩红兽以及不人不鬼的保护伞的雇员们,就本能的有了抗拒。

    况且,这是贡品。

    贡品的意思是什么?不需要解释!

    所以,冉冰想了想,选择了诚实的回答:“我不太敢吃……”

    确实!

    她不敢!

    不仅仅是害怕畸变,更因为……她没有资格!

    灵平安看着眼前的客人,他挠挠头。

    “敢抓不敢吃?”有点奇怪呢!

    不过,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灵平安,从小到大,就不吃香菜和芹菜。

    所以……

    提着手里的蛇,灵平安也犯难了。

    因为,他虽然爱吃,但是……

    他不想杀生!

    从小到大,除了鱼虾外,灵平安没有亲自动手杀过其他东西。

    主要是怕见血!

    本来以为,可以拜托这位客人帮忙宰杀,然后再一起当宵夜吃了。

    但现在看来……

    看着这位客人苍白的脸色,灵平安大抵知道了,她也不敢杀……

    但问题来了……

    既然不敢杀,也不敢吃。

    她是怎么想到带一条蛇来的?

    “她家是养蛇的吗?”灵平安想着:“应该是了!”

    广南地区自古有吃蛇的传统!

    毕竟,古代广南是流放犯人的湿障之地。

    吃蛇、吃青蛙甚至猫头鹰、老鼠,那都是传统艺能。

    想当年,大文豪柳宗元在来了广南后,就爱上了吃青蛙,还特别写信给好基友韩愈介绍青蛙的几种吃法。

    但工业化文明降临后,随着环保主义深入人心。

    野生动物是基本没人吃了。

    取而代之的是养殖业的兴起。

    灵平安就记得,江城市的郊区农村,有好几个养殖蛇类和蛙类的基地。

    专门向江城市的餐馆供货,又安全又卫生,而且物美价廉。

    所以,在灵平安想来,这条蛇应该就是这位客人家里养殖的或者从朋友处拿来的。

    至于野生蛇类?

    灵平安从没有考虑过。

    因为联邦帝国有完善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案。

    所有野生蛇类,都被归入了‘禁止捕捉/食用目录’,其中的珍惜品种,更是被确定为‘牢底坐穿蛇’。

    任何受过教育的成年人,都不会去做这样的蠢事!

    森林警察也不会允许有人大摇大摆的提着一条野生蛇类在市区招摇过市。

    想到这里,灵平安就对这位客人道:“客人,您先坐……我将这条蛇,先去处理一下!”

    既然自己不敢杀,这位客人也不敢杀。

    那就只能选择一个方式了——干脆泡酒吧!

    反正,那坛酒放着也是放着。

    不如拿来泡蛇酒,等小姨回来,再给她一个惊喜或者说惊吓!

    于是,他提着手里的蛇,转身走向楼上。

    冉冰小心翼翼的坐到沙发上。

    她看着那位书店主人,提着手里的蛇神,一步步走向远方。

    祂的身影,从那寂静的黑暗深渊前掠过。

    走向了一条流淌着黑暗的楼梯。

    嘎吱嘎吱!

    这条楼梯,在祂的脚下发出了诡异而恐怖的声音。

    数不清的可怕邪瞳,在那黑暗的楼梯中睁开。

    无数巨大的触手,在黑暗中悄然滑动着。

    可怕的呓语,窸窸窣窣的响起来。

    “叛徒!”祂们似乎在说:“背弃主人……死有余辜……”

    这些可怕的呓语,是以某种极为恐怖而诡异的语言在低语。

    但不知道为何,冉冰能听懂。

    只是,在听懂的同时,冉冰赫然发觉,自己的血液在被冻结。

    她低下头,看到一层寒霜般的东西,正从她的皮肤上慢慢的蔓延开来。

    这是她听到和看到了不该听、不该看的东西的惩罚!

    寒霜迅速凝结!

    将她冻住,连灵魂一并冻结!

    要命的是,在这个书店之中,冉冰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庇护和防护。

    这让她惊恐起来。

    喵呜!

    一声猫叫,穿透了她的灵魂。

    小小的黑猫,从柜台里跳下来,跳到她身上。

    猫女神的身后,金字塔开始显现。

    淡淡的金光,抚慰着冉冰。

    寒霜迅速消退!

    冉冰恢复了自由!

    她看着坐在自己膝盖上的猫,连忙说道:“谢谢!”

    喵呜!

    小猫轻轻叫着,仿佛在说:这是我应该的,不必谢。

    然后,祂从冉冰身上跳下去,接着乖巧的趴在了冉冰脚边。

    就像一条忠诚的猎犬,也如一只为主人看守粮仓的猫咪。

    ………………………………

    灵平安打开冰箱门,取出上次那位客人送来的酒瓶子。

    打开瓶盖,他将手里的蛇放进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

    本来,灵平安还担心,这酒瓶子可能装不下这条蛇。

    但……

    他只松开捆着蛇的绳子,这条蛇就整个的滑入了酒瓶里。

    而且,看上去刚刚好!

    他挠了挠头,没有想太多,将酒瓶塞重新塞好。

    然后将这瓶酒,放到了冰箱旁边,做完这个事情,他就转过身去,走下楼。

    在他下楼的瞬间,这客厅的沙发下,爬出了一只又一只的怪物。

    这些怪物的个头与鸽子差不多大,它们生着十条细小的长腿,但这些腿被它们身体两侧长出来的发光触须所遮掩,以至于外人根本看不清。

    它们没有眼睛,也没有其他外露的器官,行动似乎完全是依靠那些发光触须来感知。

    它们爬行着,密密麻麻,数量多到不可计数,将整个客厅都塞得满满当当!

    它们爬向那个被放在冰箱旁边的酒瓶。

    密密麻麻的覆盖到酒瓶上。

    从它们的腹足和口器中,伸出一支支细长而锋利的针。

    这些针是没有实体的!

    它们刺向酒瓶,轻易的刺入酒瓶之内。

    酒瓶立刻剧烈的晃动起来。

    但瞬息之间,便没了动静。

    但那些可怕的怪物,却没有停下来。

    它们的触须在黑暗中闪烁着可怕的色彩,交织出复杂而恐怖的低语声。

    这是一项伟大的工作。

    亦是它们的本职工作。

    满足主人所有有关美食或者其他任何事物的要求!

    即使是宰割一只旧日支配者,哪怕是分解一头外神。

    它们也驾轻就熟,在过去无数岁月里,它们已经完成了无数个类似工作。

    它们的触须闪闪发光,兴奋的情绪互相传递着!

    主人的苏醒进度,已经加快了。

    祂快要醒来了。

    理想的话,只要再等待几十年,就可以等到主人的苏醒!

    对它们来说,这么点时间,差不多相当于眨眨眼的功夫,短暂而迅速!

    只是想着主人醒来,就会知道大家的忠心。

    每一只怪物都格外的亢奋!

    能得到主人的赞赏,即使是一个眼神,它们即使是死,也是笑着的!

    于是,它们工作的更加勤奋与卖力!

    对了……

    一些触须闪烁着,疑问着。

    主人这次的要求是什么?

    哦……

    将这叛徒的灵魂,制成可口的纯酿,让那位姑奶奶也能喝……

    ………………………………

    走下楼梯,灵平安看到那位客人似乎有点拘谨的坐在沙发上。

    他微笑着走过去,拿起一个茶杯,给这位客人泡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然后,他将这杯茶递过去,说道:“客人,请喝点茶水,润润喉咙……”

    冉冰看着这杯递到自己面前的茶水。

    如黄金一样的汁水,香气扑鼻。

    氤氲而起的某种物质,升腾在表面。

    “这是对我朝贡的回赐吗?”冉冰想着,端起茶杯,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喝了一口。

    甜!

    这是味蕾的第一感觉!

    这种甜不是糖料的甜,而是出于灵魂与基因层面的甜。

    那种全身愉悦和兴奋的甜!

    然后是香!

    一口下去,唇齿之间,尽是清新的味道。

    只是一口,冉冰就感觉,自己仿佛被洗礼了一般。

    连日来的杀戮与作战,在她内心和灵魂中留下的一些弊病与影响,仿佛被一块抹布轻轻擦拭。

    她的灵魂与意识,都感到一阵轻松。

    长久以来压抑的心灵,更是放松了下来。

    冉冰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灵平安看着这位客人,问道:“客人,上次的那本书,您看完了吗?”

    冉冰听着,摇了摇头:“阁下,您的那本书……实在是太深奥了……”

    “我有点愚钝……迄今也未能看完……”

    “深奥?”灵平安听着,奇怪起来:“很简单的啊……”他说道。

    “那是因为我太愚钝了!”冉冰放下茶杯,惭愧的低下头去,她感觉自己有点辜负了这位书店主人的期望!

    灵平安挠挠头。

    “难道《枪娘》里写了什么了不得的深奥故事,有着深层次的内涵?”他想着。

    只是这种女性向的漫画,他接触的比较少。

    所以,无法理解。

    毕竟,男女在很多事情都有着不同的理解。

    就如他至今想不通,为什么微书上的腐女们,在看到两个男流量凑在一起就大喊‘在一起’,更不懂为什么现在的男明星,卖腐就可以火。

    演技唱功什么的都不需要!

    甚至连艺德都不需要!

    只要卖腐卖的好,就有一大堆腐女愿意买账!

    所以呢……

    灵平安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不然,他还能怎么办?

    想了想,灵平安问道:“那客人,您这次来,是想要同类型的?”

    “嗯!”冉冰点点头。

    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自己这些日子,辛辛苦苦杀戮掠夺来的本源所演化的三张钞票。

    “请您原谅!”她站起来,非常羞愧的鞠躬:“我只有这么多钱了……”

    “实在不知道,够不够从您这里买到一本书……”

    灵平安看着被递过来的钞票。

    崭新的钞票!

    鲜红的百元大钞!

    然后他看了看这位富二代客人。

    心中忍不住叹道:“果然是富二代啊……”

    “估计,这位客人还是第一次花钱吧……”

    无数有关那些富豪子女的传说,出现在灵平安脑海中。

    管家、佣人、保镖……

    超大豪宅,出入直升机。

    购物从来只管买,付账是其他人的事情。

    估计这三张钞票,是这位客人从其管家或者仆人那里拿的。

    而看她神情,她或许对这些钱的购买力毫无概念!

    想到这里,灵平安就伸手接过了这位客人递来的钞票。

    他笑着说道:“完全够了!”

    “您还是想要和上次一样类型的书吗?”他问道。

    对方似乎有点痴痴的点了点头。

    灵平安立刻笑着说道:“客人,请稍候……”

    他心中得意起来:“我就知道,我的策略是对的!”

    看,上次的善意,不仅仅得到了回馈——这位客人带来了一条蛇作为谢礼!

    说不定,那条蛇还是很名贵的品种!

    更得到一笔生意!

    三百元!

    这算是最近一个多月,他所做的最大的一笔买卖了吧!

    想到这里,年轻的书店老板,就开心的哼起了小曲!

    但他根本不知道,此刻的他,在冉冰眼中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冉冰痴痴的看着。

    她的瞳孔,倒映出了自己所见的画面。

    在她递出了那三张钞票给这位书店主人的瞬间。

    每一张钞票上,都泛起了绚丽的光。

    这些光,像水流一样,不断的流向了这位书店主人那迷雾构成的头颅!

    就像虹吸一般。

    源源不断的被吸进那迷雾的头颅。

    短短一秒钟,所有的光,被吸食的干干净净。

    冉冰清楚的看到了,在那迷雾所构成的头颅中,薄薄的镜片下,眼眶中的流火,变大了一分!

    “这就是祂的真实目的吗?”冉冰想着:“吞噬世界本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