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行者

七十四、老兵不死
264975 74 74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村民一听这话,顿时面面相觑。其中有一个人胆子比较大,站出来指着雷森道:“你吓唬人呢?他们每次来,不就是抢我们点粮食吗?什么时候杀过人了?要是听你的,把他们惹怒了,我们才真的可能会死!”

    “对啊对啊,他们也就是抢我们点吃的而已。”

    “是啊!为了点吃的,跟他们硬碰硬,不值得啊!”

    雷森看着这群人,不屑一嗤:“呵?所以你们觉得,做一只被饲养的绵羊,每次被剪掉羊毛,就能活下去了,是吧?”

    村民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但是没有一人表示反驳,相比起冒险对抗,他们显然更倾向于这种,已经习惯多年的,虽然屈辱,但是‘安全’的保命方式。

    “真是愚蠢又天真的绵羊……”雷森冷笑,声色更加冷厉:“你们,看过山的那边,那个村子了吗?”

    村民们脸上纷纷现出疑惑之色。雷森这时候才把目光看向平八。

    平八了然,知道该自己说话了,站出来面向众村民,脸色凝重道:“那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还被大火烧过……什么都没剩下……”

    “什么?”

    “怎么可能呢?往年他们不是这样干的啊!”

    “平八?你不是帮着他们在骗人吧?”

    村民们惊疑不定,平八面露苦色,无奈地长叹一声:“不仅是那个村子,附近还有好几个村子,都已经被屠光了,只剩下我们了……”

    对平八的话,大部分村民还是相信的,他们脸上不约而同的现出惊骇之色,想到自己未来可能也要经历这样的命运,不少人都是面如死灰。

    雷森见状,知道是时候了,指着平八向着村民们道:“就是这个人,跪在我面前求我,保住你们这破烂地方,保住你们这群愚蠢绵羊的命!”

    “你们可以一个人也不参加抵抗,反正这个烂摊子我本来也不想接,我随时都能走。等流匪来了,死的也只会是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人!”

    雷森的话像尖刀一般,扎在每个村民的心头,刺痛着他们的神经和颜面。村民们都低着头,没有人再说话,似乎在羞愧,又似乎在思索着……

    “你们以为,一直被剃羊毛,一直跪着,就可以永远保住性命了?”雷森再次扫视众村民,声色不带一丝温度:“绵羊最终只会被屠宰,一直跪着,也只会让别人砍下你们脑袋的时候,更顺手一点。”

    雷森说完便转身,拉着安什莉离去。但离开时还不忘撇下一句话。

    “我给你们一个晚上。不想再做绵羊、不想再跪着的!明天早上滚来这里!”

    平八看着村民,又看看离去的雷森和安什莉,迟疑片刻后还是跟了上去。

    安什莉被拉着走,却是还不忘调侃:“大叔,你好霸气啊。不是说不要太善良吗?你怎么还……”

    “如果明天,没有超过一半的人来,我还是会走。”雷森冷声道:“弱小,还放任自己继续弱小的人,不值得同情。我也不是善良,我只是想……”

    雷森迟疑片刻,还是幽幽道:“让我自己,心里舒服点。”

    安什莉听着这话,不再做声了。平八也是神色复杂,但他也没法强行要求村民们来参与,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明天能有超过半数人出现在水井边。

    雷森还在往某个方向走着,走了一会儿,安什莉忍不住再次开口:“大叔,你要带我去哪啊?”

    “去找个人。”

    三人最终来到了村子的一角。雷森指着远处一户破落小院问平八道:“那家,你有去叫人吗?”

    平八摇摇头:“那一户只有一个老人家住着,我看他年纪大了,就没去叫他。往年,流匪来的时候,就属他的反应最激烈,好几次都差点被那些流匪打死。”

    话音未落,雷森已经迈步而去。虽然他已经松开了安什莉,但安什莉还是紧紧跟随着。

    小院只有低矮的篱笆围着,但里面收拾的很整洁,一张桌子一张凳子,旁边还有一个树墩,树墩上全是划痕。角落里全是整齐码放,已经劈砍好的木柴。

    院门开着,院子里是一间小平房,平房门边上放着一把斧头。一个嘴里叼着烟斗的老人就站在门前,腰板挺直,目光如炬地打量着站在院门外的雷森。

    平八跟来,扬手向老人打招呼:“鹰山叔——”

    老人没有回话,叼着烟斗,与院子外的雷森无声对视着。老人的花白头发修剪的整齐利落,干净的背心和长裤,甚至连脸上的皱纹都显得刚毅,目光更是如老鹰般锐利,正死死盯着雷森。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就像两个即将要对决的西部牛仔盯着彼此,沉默无声。现场的气氛莫名变得战栗;安什莉与平八则是莫名其妙,不明白这第一次见面的两人,怎么就突然剑拔弩张了。

    片刻后,雷森忽地动了,直接拔出长刀冲向了鹰山老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老人顺手抄起了放在门边的斧头,一挥而出。

    这一切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很快。雷森反手抓刀向前,刀尖停在距离鹰山老人喉咙仅两厘米的位置,而鹰山手中的斧头也停在半空,还有些许距离才能砍到雷森脸上。

    安什莉与平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会儿两人感到的,只有无比的惊骇,和莫名其妙。

    不成想,雷森这时候却是笑了,看着鹰山道:“当过兵?”

    “最后一批海军陆战队,上尉军衔。”鹰山叼着烟斗,嘴角也挂着莫名的笑容,看着雷森的目光里,夹杂着欣赏的意味。他所说的最后一批,指的是旧世纪政权未亡前,最后有编号的正规军队。

    两人都在对方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鹰山丝毫没打算认怂,斧头依然举在半空中:“如果不是我老了,你未必是我对手。”

    “可能吧。”雷森收起刀,转头离去。正如他一开始才想的,鹰山老人确实是个老兵。

    “明天早上,来水井那边吧。一把老枪,放久了,也该亮亮相了。”

    听到这句话,鹰山垂老的瞳孔中浮现出异样的光彩,目送着雷森的背影远去。这是两个陌生硬汉的初识对话,并不需要太多累赘的言语,只凭几个动作和简短的交流,就能体会到彼此的惺惺相惜。

    但平八不明所以:“先生,你怎么让他也来啊?你不是说只要年轻人吗?”

    雷森轻笑:“他一个,顶那些愣头青十个。”

    在山顶上看见鹰山劈柴的时候,雷森就感觉到了一股气息,一股只有当过兵、手上沾过血的人,才有的气息。旁人或许察觉不到,但身为同类人的雷森却敏锐的感觉到。

    如果要抵抗流匪,鹰山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帮手。安什莉这时却说道:“大叔……你有没有觉得……等你老了,可能就是那老头的样子?你们真的好像啊!”

    “嗯?”雷森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等自己老了?他还从来没想过自己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可能真的会和鹰山很像。

    但更大的可能是……自己根本等不到老的那一天,毕竟,自己时日无多,脑子里那颗瘤子,还在时刻恶化,随时都可能要命。

    平八走上来,恭敬道:“那先生,现在也要天黑了,今晚你就去我那休息吧。”

    雷森迟疑片刻,却是摇头:“不。还要去一个地方。”

    平八疑惑:“去哪?”

    “山上。”

    “又上山?”安什莉和平八齐齐愣住。

    入夜,小山上的温度骤降,一行三人已经在这里默默等待了四五个小时。山林的昼夜温差还是很大的,虽然对雷森来说这不算什么,但对于平八和安什莉来说,属实有点难熬。

    平八吸了吸鼻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先生……这又跑上来,是要做什么啊?”

    安什莉也打了个哈欠,满腹不满道:“是啊大叔,你到底要干嘛?这来来回回都跑了好几趟了。”

    “等人。”

    雷森的目光,始终盯着一个方向。

    安什莉不明所以:“等谁啊?”

    “那些流匪派出的斥候。”雷森压低声音道:“既然他们准备对这个村子下手,肯定会派出斥候经常盯着,时刻注意里面的动静。既然白天没见到,那估计就是在晚上来的。”

    雷森盯着的方向,正是之前发现的,有人逗留过留下痕迹的地方。

    平八脸色顿时变得紧张,他隐约已经猜到雷森是想干什么:“先生,你是打算……”

    “凡事,要做两手准备。”雷森冷声道:“如果你村里那些愣头青没一个敢参加抵抗,倒不如我主动出击,抓住他们的斥候逼问出他们的聚集地,直接杀过去,清理了他们。省时省力,也算做了你要的事,不白拿你的物资。”

    说这话间,雷森神色淡然,仿佛只是提及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平八听着确实心里直突突,雷森这是想主动出击,杀上他们的老巢啊!这得多大的胆子和本事才敢干这种事?

    雷森看了看安什莉和平八,依然是轻声细语:“你们如果累的话,就休息下,但是别发出太大动静,不要打草惊蛇。”

    安什莉亲眼见识过雷森的本事,丝毫不觉得雷森这是在说大话,理所应当地道:“那大叔,就交给你了……”

    说完,安什莉背靠一棵大树,坐在地上闭上眼睛。平八则是纠结着,也不知道自己是该休息,还是不该休息。

    只有雷森,始终目光如炬,盯着一个方向。

    又过了约莫一个多小时,雷森忽然轻声道:“来了。”

    不远处的灌木丛后,正传出轻微异响,灌木丛的叶子似乎也在摆动着,细微地几乎不可察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