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废土行者

一、买酒钱
264902 1 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求求你!饶了我吧!这里所有一切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什么?水?吃的?女人?只要你饶我一命!我都可以给你搞来!”

    穿着动力装甲的壮汉瘫在地上哀求着,同时还努力挪动身体往后退。他的一只手臂,连带装甲被齐根砍断,喷涌的鲜血在地上拖出一条猩红血痕。

    他原本是脚下这座城市的主人,手下有三百多号小弟;想在这方圆百里内讨生活,都得先问过他的意见,所有的物资、粮食、包括女人,都要优先由他享用和支配,俨然这一带的土皇帝。

    直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出现。

    这个男人,像一个天外来客突然降临,一言不发闯入壮汉的基地,只用非常短的时间,屠尽了他那三百手下,再砍翻了已经穿上动力装甲的壮汉。

    男人缓步向挣扎的壮汉靠近,脸色冷漠,手里那把缠满电子元件、闪烁着诡异蓝光的长刀,还滴落着壮汉的鲜血。

    装甲的AI(人工智能)传出微弱的电子音:“装甲严重受损………对敌分析仪无法启动……右臂装甲脱离……能源核心受损……推进器动力剩余0.2%……建议着装者……尽快逃离危险区域。”

    逃?我特么还能怎么逃?壮汉愈发绝望,他实在想不通,自己身上的动力装甲,虽然是用垃圾堆里找出的零件,东拼西凑组装起来的土制产品,但之前靠着这个,已经能横扫周边所有势力,入主脚下这座城市。

    可是,这个从天而降的陌生男人,仅凭一把古怪的刀,不仅杀光了他三百手下,还轻易切开了土制子弹都没打穿的装甲。想来想去,壮汉实在没明白是从哪招惹来的这尊瘟神。

    “求求你了!放我一条狗命吧!我的人都被你杀光了,你还想要什么?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了你?”

    男人脚步稍顿,随即再次向前,缓慢而决绝:“你们不该在这里…不该把这里搞成现在这样……太乱了……没有以前的痕迹……”

    闪烁蓝色光芒的长刀再次举起,男人目中放出凶光:“这里……以前是我和她的家,如果她经过了认不出来,就不会回来了……”

    壮汉看着男人举起的长刀,惊怒无比:“疯子!你他妈就是个疯子!”

    他原本以为是自己的手下得罪了这个男人,才会遭此大祸,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他甚至根本没听懂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求饶?肯定没用的,跟疯子求饶简直是对牛弹琴。壮汉咬了咬牙,横下心准备殊死一搏。

    “去尼玛的!死去吧!”

    壮汉一声怒骂,动力装甲感应到着装者的情绪波动,背部和腿部的发射器喷射出微弱的火光。0.2%的动力,却也足够让沉重的装甲从地上弹起来,壮汉举起仅剩的一只手,手臂装甲的一处隐藏开关激活,一枚火箭弹疾射而出。

    男人并没有后退,挥刀上前,刀刃散发出诡异的蓝色光芒,远比推进器的火光更加耀眼。

    “喝啊!!”

    ……

    三个月后,灵都北郊三十英里,一片荒漠中。

    一个隆起的沙丘,忽然从内而外爆开,惊醒的雷森从沙丘中坐起,这突然的动作,也暂时惊退了正向他靠近的食尸鬼。

    从灵都出来后,雷森靠着自己改制的腕表辐射监测器,一路避开辐射污染地带,不知不觉走入了荒漠中。步履一刻不停,直到疲惫到了极点,在沙漠中席地而睡,连沙子把自己掩埋了都不知道。现在他的脸。胡茬和头发上,全是沙尘污垢,看着就像个流浪汉。

    扫过四周,看着周围的几只食尸鬼,雷森也有些庆幸自己醒了。要是被它们就地活剐,那可真是在阴沟里翻了船。

    “妈的……睡个安稳觉都不行。”雷森站起身抖落沙尘,将背着的一个长条布包拿到手中。

    甩掉捆绑的布料,雷森活动了下筋骨,主动迎向了这几只似人非人的生物。他手中挥舞的物件,还散发着异样的蓝色光芒。

    像这样不必要的体力消耗,雷森都是尽量避免的,徒步十余天,他身上的食物和水已经所剩无几。

    好在,今天终于见到了些许人烟。荒漠的尽头出现了一座无名小镇,同时出现的,又有两只食尸鬼。

    不过这两只,要比雷森收拾的那些安分得多。毕竟他们已经死透了,两具干尸被吊在小镇门口一颗枯死的树上,在烈阳下,随着呼啸的风沙不时摆动。

    无疑,这是对陌生来客的一种警告手段。但雷森并不感觉有什么渗人的,反而有些想笑。围着小镇绕了一圈,周围只有简单的刺棘篱笆,不见任何防御工事,也没有自动炮台什么的。

    而食尸鬼不过是因为受到辐射污染,导致丧失理智只剩猎食本能的人类,最多就是严重溃烂的皮肤看上去有点吓人,只要不是成群出没,对雷森而言根本没什么可怕。这镇子会把这么低级的吓人手段杵在门面上,足见他们本身实力孱弱。

    看了看腕表,雷森确认这小镇周围的辐射值正常,才一跃翻过刺棘篱笆。此刻沙暴开始肆虐,小镇里被笼罩在呼啸的黄沙中,唯闻风声,似乎已无人居住。

    但第六感告诉雷森,有不止一道视线正盯着自己。

    推门而入,腐朽木头的味道扑面而来。雷森扫视了一下屋内,看布局像个酒馆,竟还有不少人,因为雷森的突然闯入,闲聊声戛然而止,个个都神色警惕,还有几个人的手不自主地向着腰间的刀摸去,显然对唐突出现的陌生人并不欢迎。

    “打扰了,躲下风沙。”雷森也不管他们,径自走到吧台前落座。

    吧台里,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倒还算淡定,他微眯双眸打量着眼前的生面孔,站在他身旁的少女却显得有些局促,一直悄悄地往后挪,眼睛不敢看向雷森。

    大胡子盯着雷森打量了半天:“这位朋友……你怎么进来的?”

    雷森耸了耸肩:“我可没见到有谁拦着我。”

    大胡子一听,顿时有些不悦地看向旁边的少女。少女浑身一颤,立马低下头:“我看到外面起沙暴了……就让放哨的人先撤下来了……”

    大胡子顿时有些气急,盯着少女,嘴巴张了半天,最终又只是沉重地叹了口气。

    雷森身上除了个背囊,还有一个长条的布包。大胡子盯着他,眼里还是带着戒备:“你带的那……什么玩意儿?”

    雷森瞥了一眼自己的布包:“没什么,一根棍子,棒槌。”

    “棒槌?”

    “是啊。”雷森漫不经心道:“世道这么乱,出门总要有点东西防身嘛。”

    大胡子不禁想笑,连那几个盯着雷森的酒客也露出了轻蔑的笑意。带根棍子就能防身?这小子是哪里来的逗比?

    周围的酒客都稍稍放松了警惕,但贪婪的目光始终盯着雷森安然就坐的背影。

    “朋友,这里不常有生面孔,从哪儿来?”大胡子又道。

    “灵都。”雷森漫不经心道。

    此言一出,一直盯着的酒客们议论纷纷。

    “灵都?那不是巨石帮的地盘吗?”

    “是啊!他们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男的卖给奴隶贩子,女的留下自己玩。这小子从那儿逃出来的?”

    这时候,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道:“你们记不记得?半个月前,不是有一伙游牧商人路过吗?咱把他们……那什么掉之前,他们可提过,巨石帮不知得罪了谁,一夜之间被屠了个干干净净,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而且对方,就一个人!”

    “真的假的?不会就是这小子吧?”

    几个窃窃私语的人又抬起头,对雷森好一番打量。

    其中一人看了半天,不屑一嗤:“哪可能呢?这小子就根棒槌,还不如咱们呢,巨石帮可是有动力装甲的,而且有三百多人,怎么可能是被单人匹马屠掉的?我估计,是哪个想抢灵都地盘的大势力干的吧。”

    “说的也是。”

    “嘿嘿,那待会咱们又能……”

    几个人讨论着,不时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雷森。大胡子瞪了他们一眼,几个人这才赶紧闭嘴。

    看雷森没什么反应,似乎并没听见,大胡子才放下心来,又看着雷森:“你从灵都来的?最近那儿……怎么样?”

    雷森似是思索,又似是漫不经心:“挺好的,那儿最近……挺清净的。”

    清净?大胡子有些懵,这和自己知道的灵都的情况不一样啊,何况现如今这个世道,还有哪配得上“清净”这个词。

    这小子,估计只是在灵都门口经过而已吧。

    大胡子懒得再和雷森说下去,反倒是雷森开始搭话:“你这里……经常有人经过吗?”

    此言一出,大胡子顿时一怔,旁边的少女目光担忧地看着雷森,周围的酒客也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偶尔,会有一两个人……你想干嘛?”大胡子目光变冷。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打听一下。”雷森从怀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你有见过……照片上的女人吗?”

    大胡子拿过照片,照片里的女子青春靓丽,一头乌黑长发与标致面孔,挽着旁边男人的手。站在她身旁的男性,利落的短发和干净面庞,与面前的雷森也有几分神似。

    如果面前这人没那么沧桑的话。

    顺手翻过照片,背后还有一段娟秀的字体。

    “这世界唯一让我有所期待的,是你的温柔——苏灵”

    女子的面孔很是陌生。大胡子很确定地摇摇头:“没见过。”

    雷森收回了照片,脸色如常,显然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意外。大胡子见状,一脸语重心长地说道:“年轻人……这年头……找不到的人就不要找了……说不准已经……”

    默然片刻,大胡子又道:“你也别难过,我请你喝杯酒吧。”

    “哦?那先谢谢你了。”

    “佐伊,去。”大胡子向旁边的少女唤了一声。

    可少女佐伊似是很纠结,脸色为难的站在原地半天,才在冷冽的目光压迫下从后厨拿出一瓶酒。

    大胡子把一个脏的发黄的酒杯摆在雷森面前。酒只倒了半满,雷森便迫不及待拿起猛灌一大口。辛辣液体入喉,却不见雷森脸上有丝毫不适,反而还啧巴着嘴,细细品着余味。

    随即,一声满足的赞叹:“再来点……”

    大胡子有些惊讶,这酒有多烈他最清楚不过,自己都不敢让这酒在舌头上多停留半秒,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就这么一口气喝完大半杯?

    “年轻人,瘾这么大?你是有多久没喝过酒了?”

    “多久?”雷森目光渐渐变得深邃:“大概……五十年了吧。”

    “呵。鬼信!”

    大胡子纯当雷森在开玩笑,继续给雷森续酒。虽然那满脸胡茬看起来略显沧桑,但细看下,那张脸绝不超过三十岁。

    佐伊看着狂饮的雷森,脸上的纠结和担忧越来越明显,可雷森似乎毫无察觉,甚至根本不看她一眼。

    酒瓶中的液体越来越少,周围的酒客们盯着雷森的目光愈发地耐人寻味。大胡子的目光也渐渐变冷,始终观察着雷森的反应,可是酒馆外的风声都停了,雷森还脸色如常,丝毫不见醉意。

    雷森放下酒杯起身:“谢谢你的酒,我该走了。”

    刚转身,背后忽然传来大胡子冰冷的声音。

    “喝了酒,不留下点买酒钱吗?”

    雷森回过身,却见大胡子手里多了把弓弩,正对准自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