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第630章 抚近门
357981 644 644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城东,抚近门。

    守城的清军将领名叫富察·法特哈。

    富察氏是女真最古老的姓氏之一,源于唐朝末期女真通用三十姓之一的“蒲察”。

    法特哈属镶黄旗,天然便站在大清皇帝这边。

    这几天皇帝失踪,今天多尔衮又突然发动兵变,法特哈正在如临大敌之际,忽然收到旨意,言是皇上已经找回来了,吩咐他严守城门,既不得放多尔衮派人出城搬救兵、也不得走脱了楚寇余孽。

    法特哈便迅速下令关闭城门。

    传旨的人却是太后娘娘的亲信,还特地交待了他几句。

    “先前在昭陵有几个楚寇逃脱,始终搜查不到线索,很可能是又跑回了盛京。这些人持有睿亲王信令,你看仔细了,这个样式的……若是见到,马上将人拿下。”

    法特哈便将这事记在心上。

    及至下午,城中忽然一片大乱,接着便见几名正白旗旗丁奔至城门前。

    “我等有事出京,速开城门!”

    法特哈喊道:“城内有楚寇余孽作乱,你们等着……”

    对方为首一个长相油滑的汉子便喝道:“耽误了睿亲王大事,你们担待得起吗?!”

    “睿亲王?”

    法特哈心中冷笑一声,心道:“防的就是你们这些睿王的人。”

    他却是又想起楚寇持有睿亲王信令之事,便道:“你们的信令呢?拿出来给爷看看。”

    那几名正白旗兵丁对视一眼,似乎有些为难,那长相滑油的汉子伸手往怀中掏去,磨磨叽叽的样子。

    法特哈眼中审视之意愈浓,缓缓伸手按在刀上。

    这一刻,他非常怀疑这几人就是楚寇。

    ——呵,这些楚寇当爷是傻的不成?一块信令在昭陵用过、闹出了那么大乱子,如今竟还敢再用。

    这般想着,法特哈向下属使了个眼色,按在刀上的手又握紧了一些。

    那面相油滑的汉子动作很慢……

    终于,他将手缓缓拿了出来。

    法特哈目光看去,却见他摊开手,手中赫然是一块……污垢。

    接着,那面相油滑的汉子手指搓着那块污垢,一捏……

    法特哈眉头一挑:“你他娘的……”

    “哈哈,有些日子没搓了,痒得很,痒得很。”

    法特哈大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却见几名正白旗丁当中一人连忙上前,低声赔笑道:“将军勿怪,勿怪,他就这个德性。”

    法特哈转头看去,只见这是个畏手畏脚的中年人,脸上满是笑出来的褶皱,身上也没披甲,一身官袍,但看着品级很低。

    “你又是谁?!”

    “奴才邓景荣,三月前自拔来归,立了一点点小小的功劳,如今忝为我们大清朝刑部典薄。”

    “哦?”法特哈上下打量了这邓景荣一眼,见他大小也是个汉官,便稍客气了些,道:“不许出城。”

    邓景荣又赔笑了一下,却是从袖中掏了一枚信令,低声道:“奴才是范大人的人。”

    法特哈目光一瞥,见果然是内院大学士范文程的信令,脸色便完全缓和下来。

    “自己人啊。”如此感叹一声,他指了指那几个兵丁,问道:“他们呢?”

    邓景荣笑容愈发谦卑起来,低声道:“事关机密,还请过来说。”

    两人向旁边走了十几步,站在一处城墙边,邓景荣四下一看,方才道:“那是范大人在睿王旗中安插的眼线,今日出城是要拿睿王劫持皇上的证据……”

    “早说嘛。”法特哈挥了挥手,转头喝道:“开城门!”

    抚近门缓缓打开……

    正白旗几个旗丁中,秦玄策回头看了一眼,见长街纷乱却根本没有王笑的身影,他心中便焦急起来。

    ——该怎么通知王笑呢?

    下一刻,却听那边邓景荣喊道:“小俊,你过来。”

    秦玄策一愣。

    ——我长得最俊,应该是叫我吧?

    “愣着干嘛?!还不过来。”邓景荣又喊了一句,絮絮叨叨道:“几位爷守城门辛苦,把孝敬拿上来。”

    秦玄策低着头,忙不迭便跑上前去。

    “别给爷耽误,快出城!”法特哈叱了一句。

    秦玄策放在腰带的手便停了一下。

    他悄悄抬头瞥去,却见法特哈脸上不悦,眼中却有几分期待。

    ——狗东西装腔作势,吓小爷一跳。

    “愣着干嘛,呆小子。”邓景荣又骂道,说话间上前两步,似要伸手打秦玄策。

    这一下动作虽轻,却恰好挡了挡法特哈的视线。

    接着,寒光一闪,一把匕首便迅速贯进法特哈的咽喉。

    秦玄策这一出手,半点也不拖泥带水,见血封喉如闪电一般。

    邓景荣见机也是极快,一把搀住法特哈,拿头抵住他的头,做出密语的模样,另一支手却是从法特哈腰间解下一枚令牌抛给秦玄策。

    秦玄策会意,抄过令牌便向城墙上跑去……

    ~~

    那边羊倌眼珠转动间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脸上浮起贱兮兮的笑容,将城门口的兵士套近乎道:“今日这城门为何防备如此森严?”

    “宫里的事你没听说吗……”

    几个笑着聊了一会,守城的兵士目光看去,见自家主将还在和那小官私语,眉头一皱,渐渐戒备起来。

    “这城门可不能这样一直开着,你们到底走不走?!万一……”

    “轰!”

    一声巨响,城头上一尊火炮轰然吐出炮火,远远炸在城内一队清兵身上。

    那守门兵士一声大喝还没喊完,脖间血花溅开,人便倒在地上。

    “动手!”

    羊倌一刀劈下,大喊一声,便向守门兵士扑上去……

    “又……又来?!”

    “是楚寇!杀啊……”

    “关城门!”

    混乱的大喊声中,守城兵士纷纷操起兵器向羊倌等人杀来。

    “侯火,你带人去帮小秦将军,剩下的人,和老子一起守门!”

    羊倌这边人数不多,算上邓景荣也不过七人,守城兵士却有两百人之多。

    但守军分散各处,冲也来也要时间,羊倌也只求能将城门守住片刻。

    事到如今,他要赌一把,赌侯爷能不能在这短短的时间能向抚近门突围。

    “杀啊……”

    侯火才冲到城梯,抬头看去,只见城墙上秦玄策如落叶一般飘下来。

    “啊!”

    侯火一愣,心道:“小秦将军怕是要死了。”

    下一刻,却见一柄长矛刺在地上,被压得如满弓一般弯下来。秦玄策握着那长矛,忽然一松手,整个人便再次弹起来。

    “让开!”

    侯火吃了一惊,身子一翻便从台阶上滚下来。

    秦玄策轰然撞在一队守军身上,又是一地人仰马翻。

    接着,他抢过一柄长刀,横扫而出砍翻几名守军。

    “杀啊!”

    秦玄策才觉酣畅,却见阶下又是一列清兵提起长矛冲上来,长矛齐齐贯进侯火的身体……

    他悲呼一声,闪过向他攻来的长矛,飞快从侧边跃下,背上已吃了一记。

    他脚下也有些受伤,一瘸一拐地边战边退,退到城门,环顾看去,片刻之间七人已只剩四人。

    下一刻,马蹄声响起。

    秦玄策转头看去,赫然便见到了王笑……

    ——咦,他居然还抱了个姑娘……可惜。

    “王笑!”

    “侯爷!”

    “快啊……”

    ~~

    王笑紧紧抿着嘴。

    他跑到现在已经又是遍体鳞伤,三十余人也只剩下十余人。

    但看到秦玄策、羊倌,看到开着的城门,战意与豪情再次涌上了他的心头。

    “冲出去!”

    王笑一刀劈下,领着人马奔腾向前,如一支利箭倏然向城门席卷而来……

    蔡悟真紧紧握着手中的长戟。

    这一刻,热血激在他的脑中,他只剩杀意。

    ——怀远侯王笑,原来是这样的,原来他也只是凡人。但他不是自己的父亲蔡家祯,他能战到最后一刻……

    只有战到最后一刻,才有生机。

    只要战到最后一刻,建奴并非不可战胜。

    妻儿的血海深仇、投降后的屈辱……所有一切在蔡悟真脑中翻腾,只化成一声大吼。

    “杀奴!”

    长戟猛然贯出,轰然刺穿一名清兵,带着雷霆之势瞬间又贯穿两名清兵!

    ~

    “啊,这……”秦玄策惊呼一声。

    他正被秦山河拉着上马,余光间瞥见这样一幕,登时吓了一跳。

    “这人是谁?这……这么猛?”

    “蔡悟真。”

    “放屁,蔡悟真这狗东西在我手底下过不了十招!”

    秦玄策大恼,一刀又劈下一名清兵。

    秦山河没有回答他,若要有蔡悟真那样的经历才能变得强悍,他宁愿秦玄策一辈子混个二流武艺。

    “邓景荣!你他娘的快上马啊!快……”

    战场上只有秦玄策还在咋咋呼呼地大喊,其他人尽数沉默着、厮杀着。

    接着……他们凛然冲过城门!

    “莫走了楚寇!”

    城内城外,清兵大喊着向这边冲来。

    王笑仿佛没看到这些追兵一般,一边纵马,一边抬头望向远处的绵绵群山,如痴了一般。

    群山依旧沉默,天高,地阔……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