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第627章 小皇帝
357978 641 64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快跑!”

    王笑大喊一声。

    秦山河一愣,脚下步伐愈快。

    “嗖!”

    箭雨猛然袭来。

    跑在后面的秦家旧部顷刻便有数人倒在地上。

    “快跑!”

    ……

    “拦住他们!”布木布泰仿佛疯了一般,指着宫门外大喊道。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恨王笑恨到深入骨髓不能再恨,没想到,王笑还能让她更恨。

    她已经知道福临在哪里了。

    “你居然敢……你居然敢……”

    布木布泰回过头,望向永福宫,只觉眼前一晕,差点要晕过去。

    “娘娘……”苏茉儿连忙扶住她。

    “去,接出福临,他在……雍和苑……”

    雍和苑。

    布木布泰与王笑共眠的那张大床还是静静摆在那里。

    床下,被绑得紧紧的福临闭着眼,眼角的泪水缓缓流了下去……

    ~~

    七天前。

    “我是你们这大清朝的太上皇。”

    桂喜只听得这一句话,脚下一软,吓得摔在地上。

    “当奴才的,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你不会再有活路……”王笑缓缓道:“装疯也保不了你的性命,你要想活,只有一个人可以保你。”

    “谁?”

    “小皇帝。”王笑抚着袖口的五爪团龙,叹道:“他年纪小,有善心,你去求求他,他必不会让人打死你。你再央求他放你出宫,他会答应的。你出宫以后,替我做第一件事,去征西大将军蔡家祯家里,找到蔡家小姐蔡念真,告诉她,我在皇宫……”

    桂喜听了,记了一会,将那些话记下,又问道:“第二件事呢?”

    “再找一个小皇帝身边的太监,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

    “为……为什么?”

    “没人帮你,你如何求情?”

    “可是……”

    “你把这些事告诉谁,谁就要死,他不敢不听你的。”

    “奴才认识一个皇上身边的人,叫桂富……他可以吗?”

    “可以。”王笑缓缓道:“切记,太后必定不信你真的疯了,一定会逼供你,你就算死也不能出卖小皇帝和桂富,否则他们不会再保你。明白吗?”

    “明白。”

    王笑闭上眼,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你不明白啊……

    福临长在帝王之家,就算是年岁小,就算是有善心,他的善心也不是给你们这些奴才的……

    第二天,桂喜便在王笑面前被一点一点勒死。

    他瞪着王笑,很想问一句:“为什么皇上还没来救我?”

    “为什么……你告诉我的啊……不要出卖皇上,他会来救我……为什么还不来?”

    但他已说不出话来。

    王笑站在那,看着桂喜,脸上的表情似有些悲悯,又似乎有些冷漠。

    “因为,我是骗你的……对不起。”

    王笑在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闭上眼,开始等福临来找自己。

    又过了一夜,次日,布木布泰在宫中宴请蔡家家眷,下旨将蔡家子女赐婚。

    正是那时候,一个小宫阉打扮的小男孩拉开屏风,缓缓走进王笑所在的屋子。

    “福临?”王笑偏了偏头,笑了笑,笑容和蔼可亲。

    福临辫子上还沾着些草末,样子有些狼狈,眼神里却俱是怒意。

    “居然敢叫朕的名字,你是谁?”

    “我是你王叔叔。”

    福临大怒,小拳头攥得紧紧的,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额娘怎么可以这样!”

    “我知道你要来。”王笑语气很平淡,缓缓道:“雍和苑是你刚出生时住的宫殿,这间屋子是给你奶娘住的。桂喜说,你小时候养过一条狗,后来不见了,宫墙那边却还有个狗洞,想必你是自己钻进来的?”

    福临没有回答他,却是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匕首。

    王笑轻轻一笑,又道:“你额娘和我搞在一起,这种丑事,你不敢告诉别人,所以打算自己来解决?但你打不过我,带人了吗?”

    福临眼中俱是寒意,道:“朕要先阉了你,再把你弄死!”

    “唔,看来桂富还没告诉你我的身份啊。”王笑浑不在意,笑道:“你王叔叔我啊,叫王笑。知道你爹,不对,你皇阿玛是怎么死……”

    “啊!”

    福临大喊一声,扬起匕首便扑过去。

    他是爱新觉罗和博尔济吉特的孩子,从小练习弓马,年纪虽小,在宫里一个人也可以打好几个侍卫……

    “嘭”的一声响,王笑毫不留情一拳挥在福临脸上,手上的铁链迅速将他勒起来。

    “当”的一声轻响,匕首掉在地上。

    王笑似乎觉得有些好笑,问道:“谁给你的自信?觉得自己很能打?”

    福临有些不可置信。

    自己确实一人可以打好几个侍卫……

    他喊张开嘴还想喊,王笑却是拿起一条布塞在他嘴里。

    接着,王笑一手紧紧制住福临,一手解了他的衣服将他紧紧捆了起来。

    福临大恨,怒得整张脸都涨红起来。

    王笑又抽下一层床单,拿着匕首一边割,一边包扎,捆得极是认真……

    好不容易将福临包成一个大粽子,他随便一丢将匕首丢进另一边的桌下。

    “阉了我?你额娘晚上还要用呢。”

    如此漫不经心自嘲了一句,他在福临头上一拍,一脚将他踢进床底……

    床底下很黑,福临很想要挣扎,但不知王笑从哪学来的捆人手法,将他捆得半点不能挣扎,竟是想抬头撞地都不能。

    “呜……”

    布条塞在嘴里塞得很深,外面又被一层一层裹着,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良久,他便听到额娘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又过了一会,福临一愣,忽然觉得天塌地陷……

    ~~

    布木布泰说的不错,王笑并不能短短时间内说服两个太监劫走福临,也不能让蔡家祯反水。

    他不可能预料到所有人的反应。

    但他知道每个人的野心与猜忌,便能将这一潭水搅浑。将所有事串联起来,编出一个让布木布泰相信的谎言。

    他知道福临会偷偷来找自己;知道桂富会偷偷跑出宫;知道多尔衮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剩下的,也只有赌一把。

    他也算错了很多事,比如低估了布木布泰,总之,并没有达到预想中最好的局面。

    此时才跑出宫中不到百步,身后的利箭便倏然射过来。

    王笑转头看去,只见追兵已纵马追来,顷刻便要到眼前。

    塔尔玛忽然摔倒在地,秦山河护着怀中的两个孩子,背上中了一箭……

    “快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