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第626章 识破了
357977 640 640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今日但凡是遇到一个普通人,王笑早就已经逃脱了。

    但布木布泰显然不普通。

    她敏锐地察觉到事情哪里有问题,她注视着王笑又问道:“为何是秦山河,而不是蔡家祯?秦山河既然没参与拐走福临之事,本宫送你过去,如何保证你能还我福临?”

    王笑有条不紊地将哈尔吉达与布尔玳的尸体摆好,合上他们的眼,方才缓缓开口。

    “蔡家祯应该已被多尔衮怀疑,多尔衮必会派人控制他。至于福临,到时我告诉你在哪。”

    “你在骗我,我感觉得出来……”

    “没时间了,你没有选择了。”

    布木布泰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一道命令布置下去。

    “传本宫旨意,让硕塞接手秦山河手上正黄旗汉军,守卫皇宫。”

    “召集宫中侍卫,带博穆博果尔和娜木钟避到敬典阁。”

    “让秦山河到西北角宫门等着,本宫亲自带王笑去换人……”

    王笑听着这些,闭上眼,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布木布泰的手腕远比他想像中要可怕……

    ~~

    苏茉儿传过旨意,看着硕塞接手了正黄旗汉军,她才松了一口气。

    让她有些惊讶的是,短短两天,秦山河竟是在旧部中笼络了二十人。

    此时这二十人按刀护在秦山河身边,表情坚决,显然是已经背叛了大清。

    “你确实有能耐。”苏茉儿道。

    秦山河淡淡道:“王笑在哪?”

    苏茉儿审视了秦山河一眼,问道:“你一直在牢里,是如何与王笑联络的?”

    “不需要联络。”

    苏茉儿冷笑一声:“不需要联络?太后娘娘免你死罪,付托重任,你就是如此知恩图报?”

    “我出狱,就是为了救王笑。”

    秦山河说着,闭上眼,仿佛又听到自己在牢中的嘶喊……

    他第一眼看到王笑那封手书,心里便明白过来。因为他和王笑本质上是同一种人,隐忍、沉默、肩上压着担子。

    “我已降,事已招供,并为秦将军在太后面前作保,愿同为大清效力。”

    手书上字迹分明,但……

    你王笑若真降了,为何不亲自来劝说我?为何只有这一封手书?这是在告诉我什么,你又被人捉了?

    你在‘太后面前’,但我为何要来救你?在昭陵你没能逃掉,但我已尽了全力。如今我安置好妻儿,终于可以安然去死,为何还要让我来救你?

    就因为我答应过爹,就因为我一刀砍下他的脑袋?但这……是你们逼我的啊!为什么现在还要逼我?我也有妻子儿女,我只想去死……王笑,你为什么还要逼我?!

    “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逼我?我只是想去死。

    秦山河确实对王笑感到愤怒,不是因为他认为王笑已经投降了,而是因为王笑的逼迫。

    但他甚至不能吼出他心中真正的愤怒……

    ~~

    “知道王笑把皇上藏在哪吗?”苏茉儿又问道。

    “不知道。”

    苏茉儿脸上泛起寒意,道:“塔尔玛和你那一双小儿女,你这是不打算要了?”

    “我真不知道。”秦山河郑重道:“她们与此事无关……”

    “从你走出牢房那一刻起,她们就逃不脱干系。秦山河,你和王笑能有什么交情?为了他,抛妻弃子,值吗?”

    苏茉儿走上前一步,又道:“你回不去楚朝的,哪怕你回心转意,敢回去,等着你的只有死。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你要把一家四口的命都送出去?你那双儿女才那么一点大……”

    “我已经做了选择。”秦山河闭上眼,道,“你不必再说了。”

    “你还有选择的余地。”苏茉儿道:“等王笑交出皇上,你再将他带回来……太后娘娘保你妻儿一生平安富贵。”

    “王笑在哪?”

    “好好想想吧,乌布里才三个月大……”

    苏茉儿叹息一声,也不再劝,转过身,向皇宫西北方向走去。

    秦山河微微一滞,抬起如千钧重的脚跟了上去……

    ~~

    皇宫那边厮杀愈烈、战火愈盛。每时每刻都有人倒下去。

    布木布泰却是越来越冷静。

    她知道,多尔衮的兵锋已经向她杀过来。

    她必须要在这之前,找回福临,或推出博穆博果尔即位。

    但她并不着急。

    只有绝对的冷静,她才能守住儿子的性命和皇位。

    甚至,她还想把王笑留下来。

    她是大清的太后,不容许有人能从她手上夺走任何东西。

    “娘娘,人来了。”

    布木布泰点点头,挥手领着侍卫走向西北处的小宫门。

    她的目光扫过秦山河,又看向苏茉儿。

    苏茉儿轻轻摇了摇头,表示没能说动秦山河。

    “放人……”

    王笑头上披着一条布,盖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弧度极好看的下巴,显出几分坚决。

    他缓缓走到秦山河面前。

    “对不起,又劳烦你了。”他轻声道。

    一朝脱离囚禁,王笑此时却并没有感觉到自由。

    他甚至愈发觉得被什么东西紧紧束缚住。

    仔细一想,大概是秦山河眼中那抹无奈、是死去的一个又一个人。

    这些人帮过他,也从此成了他肩上的负担……

    秦山河没有说话。

    他看到王笑,蓦然便想到了秦成业。

    眼前的少年,把秦成业在扛的东西接了过去……秦山河知道那会有多辛苦,所以,他还是来了,他也付出了代价。

    这世道,每个人若敢心中有盼望,就都要付出代价。

    于是,王笑与秦山河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话,执着刀看向周围。

    皇宫侍卫们已围了一个大圈,将他们这二十余人包围着。

    “福临呢?”布木布泰问道。

    “先让我们出宫。”

    “好。”布木布泰这次竟颇为干脆。

    双方都很是警惕,各自执着刀箭,一步一步缓缓往宫门移去……

    一步一步。

    王笑转头看去,能看到皇宫外的天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布木布泰不自觉地跟了过去。

    她走得很快,花盆底宫鞋踩在青砖上走得并不方便。

    隔着宫门,她看着王笑的表情,看着他得偿所愿的样子,眼中泛起深深的恨意。

    “福临呢?!”她喝道。

    “先让我们出城。”王笑道:“还有,把秦将军的家小也带过来。”

    “你不要得寸进尺。”

    王笑转头看去,只见皇宫中已有一批人马向这边杀来。

    “你要和我比狠?但你没有时间了。”

    王笑语气很平静,又道:“别忘了,多尔衮也在找福临。”

    布木布泰先前坚决狠辣,但一旦做了决定却是不再拖泥带水,转过头,对苏茉儿吩咐了几句……

    秦山河有些紧张,他并没想到王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顾上自己的妻儿。

    或许王笑只是猜到了布木布泰会拿这一点威胁秦山河,先将他完全绑在自己这一边。但秦山河忽然有些明白为何秦成业会将秦家托付给王笑。

    该冷静时冷静,心肠够狠够硬,却依然还能保持怜悯。这其实极难做到,至少皇太极都没有做到……

    好一会儿,有侍卫押着塔尔玛过来。

    塔尔玛抱着两个孩子看见了秦山河,脸上登时又是泪水不停流下。

    此时不是他们互诉衷肠的时候,王笑看向布木布泰,又道:“让我们出城。”

    布木布泰冷笑了一下,道:“你告诉本宫福临的下落,本宫放开道路,给你两百步的距离,能不能逃得掉,看你自己的本事。”

    “放我们出城,我再把福临交还给你。”

    “这已经是本宫最大让步。”布木布泰冷冷道。

    王笑默然下来。

    他转头看了看塔尔玛和两个孩子。

    布木布泰是故意的,她答应放回秦山河的家小便是打了这个主意。

    塔尔玛一个女人抱着两个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跑得掉,秦山河没办法坐视她们在眼前被驱赶屠杀,一旦跑起来便不可能全力保护住王笑。

    王笑既然敢显出这一点心软,布木布泰便要捏住他的软胁。

    她要让他明白自己有多恨他,她要看着他逃,他越逃,只会越绝望。

    “王笑,你敢背叛我……你希望逃回楚朝是吧?好,本宫给你希望。”布木布泰缓缓道:“现在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王笑抿着嘴,想了想,又道:“放我们出城,我把福临还你。”

    “这是本宫最大的让步,你交出福临,本宫让你跑两百步。”布木布泰又说了一遍,眼中尽是恨意。

    她说着,抬了抬手。

    有侍卫拉开弓,弓弦咯咯作响。

    王笑额上有冷汗冒出来。

    秦山河注视着他,摇了摇头。

    ——别答应,逃不掉的。

    远处,有马蹄声响起,一名骑士正向皇宫奔来。

    王笑指尖一颤,背过手去。

    “好。我答应你。”

    “好。”布木布泰冷笑一声,道:“放他们走。”

    “走。”

    王笑迅速转身,向宫外奔去。

    秦山河一把抱过塔尔玛手中的孩子,飞快跑动起来。

    一步、两步……

    布木布泰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单薄。

    在她视线中,红色的圆拱宫门隔着他们,王笑已越来越远。

    箭矢对着他的背,他没有再回头。

    马蹄声愈急,一骑快马从王笑一行人身后穿过,冲进宫门、奔至布木布泰身前。

    “禀太后娘娘,我家统领已拿到桂富……”

    “他在哪?!”

    “他在蔡家……但,统领大人严刑审讯,桂富说他并没有……拐走皇上……”

    布木布泰脑中“轰”的一声,突然全都明白过来!

    福临……还在宫里……

    “拦住他们!”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