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大明第一太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口舌之欲
357227 215 21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这种情况如果不证明牛肉会吃死人,那这些许久没见过荤腥的士卒和百姓定然是不会放过这顿美餐,一头头无力反抗的牛流着泪水被杀死,血腥儿穿出很远。

    一旁的张帆上前说道:“殿下,是否下令包围此处,等过几日肉臭了也就没人敢吃了。”

    直接全烧掉也是个办法,但是牛之所以珍贵,那就是因为它全身是宝,肉不能吃,那还有牛皮,牛筋,牛角等物资,这些都是极有用的。

    已经有士卒帮着剥皮抽筋了,朱标让人牵来几条狗,那狗除了耗子这辈子也没吃过别的肉,这会看见牛了自然是都快拉不住了,其余人看着狗吃的欢都心疼不已。

    可不一会儿,那几条狗就倒在地上抽搐着死了,百姓们一片哗然,朱标看了看直接下令剥皮取筋后就地销毁牛肉,谁也不能吃。

    然后就领着人走了,病牛肉当然没有这么大的威力,那狗是被下了药,朱标思虑后还是不想冒这个风险,虽然也能找几个不怕死的去吃肉试试,但万一这病有潜伏期呢?

    当然了死几个不怕死的也无所谓,但这病要是爆发后有大规模传染性,那可就出大事了,现在凤阳因为安置迁民,太多人聚集在一起,传染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何况朱标还得保证自己的安全,他现在死不起,无论怎么想,为了区区的口舌之欲,冒这么大的风险是绝对不合算的。

    现在这么处理就是最好的,本来百姓就对病死的牛心存忌惮,但是迫于没吃过牛肉的诱惑,还是会心存侥幸,现在又有了事实,那就能劝退绝大多数人。

    不过没脑子的蠢货比比皆是,朱标这一路深有体会,所以还得找人盯着,务必保证没人吃这些危险的东西。

    走在路上朱标对身后的徐允恭说道:“你亲自领人盯着,绝不许任何人吃,尽快销毁。”

    其余人不太理解太子殿下为何这么急切,但是随着路上一桩桩一件件小事的积累,他们已经习惯了听从朱标的命令,徐允恭当即领命而去。

    傅忠遗憾的擦了擦眼泪,朱标笑了笑说道:“好了,牛吃不到今晚吃羊,多杀一些熬制肉汤,让大家都开开荤。”

    其余人立刻打起了精神,朱标负手看向北方,随着北元覆灭,由大明主导的贸易已经开始了,草原别的不说,羊是管够的。

    不过朱标却不怎么喜欢吃羊肉,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喜欢吃猪肉………

    可惜现在养猪的人家特别少,毕竟猪需要圈养,而且每日都需要伺候,想让它长膘还得喂好的,这年头人都喂不饱自己了,那有功夫养猪。

    而且现在朱皇帝得了天下,虽然没有明令禁止杀猪,但谁知道以后,朱标这一路确实很少看见有养猪的人家。

    这猪还不像羊,蒙古也那边也不养,虽然羊动不动就是几百只,但非常好管理,只要找一只聪明的狗子,看住那头羊,整个羊群就能走。

    对地方个别离群的羊,找一块石头直接砸过去也能把羊赶回去了,但是猪就不一样了,猪虽然长得萌又非常贪吃,但是从来没有谁听说过带头猪吧。

    猪群体性很差,用小皮鞭抽它们又容易散群,费尽体力把它们抓回来只怕人也快散架了,猪也跑瘦了……

    晚上大规模的杀了一波羊,主要供给的依旧是士卒,百姓们分到的并不多,一个村子就几头羊,分到个人头上,也就是能喝上汤加点碎肉。

    朱标额外照顾了下妇孺,青壮们则是多发了大饼,让他们配上肉汤也能吃个饱,士卒将领这边就奢华多了,一人分一大块的肉捧着啃是没问题。

    所有人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百姓们同样如此,他们能喝上肉汤都感觉很不可思议了,朱标吃了一点就出了营帐,里面很多人都难得放松一次,朱标也不想在那压着。

    走在行营中,士卒们捧着羊肉吃得快活,另一侧百姓们端着肉汤也喝的开心,只不过这一夜所耗费的羊就基本把户部送来的用光了。

    在大军另一侧,处理过的牛皮和羊皮堆积如山,朱标的目的也是这个,天冷了,干活时候如果不能保暖,那生病的几率就太大了。

    不一会儿郭翀就走了朱标身边,朱标随口问道:“那边都怎么样了?”

    郭翀躬身回到:“多亏殿下的恩德,他们都吃得很好,每人都分到了一小块肉。”

    朱标笑了笑,能照顾他自然会照顾一下,尤其是对孩子们,郭翀想了想还是说道:“也有百姓对此殿下额外照顾那些孤儿寡母颇有微词。”

    朱标笑着问道:“他们不对士卒有微词,大头可都在这?”

    郭翀也低头笑了笑:“他们那里敢对士卒不满,无非是看不惯那些妇孺干得好却比他们吃得好,尤其还不是自家孩子吃的。”

    俩人都不再说话了,一起在军营中走了起来,刘瑾捧出白虎纹披风给朱标披上,朱标感觉暖和了许多,看了一眼身材单薄的郭翀对刘瑾说道:“本宫还有一件紫貂披风吧,给郭翀披上。”

    郭翀赶忙躬身推辞,朱标没有说话,刘瑾就回去取了,朱标又迈开步子走了起立,郭翀跟在身后。

    这一路郭翀作为新科进士的领头,并没有做出什么显眼的功绩,但也无任何差错,无论什么任务交给他,总能处理的很妥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就是本事了。

    朱标对他还是很欣赏的,虽然面容有碍观瞻,但看久了也就习惯了,不一会儿刘瑾就把披风送来了,郭翀接过后对着朱标的背影躬身行礼,然后披上了这御制的紫貂披风。

    真暖和,郭翀瞬间感觉身体回暖了,心里更是有些发烫,看着前方白色的身影,仿佛夜空都璀璨了许多。

    走了一会儿朱标随口问道:“等此间事了,你想在京任职还是想去地方?”

    郭翀眼睛一亮,殿下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给他挑选的机会,仔细思考了一下恭声回道:“若是可以臣想去地方任职,京城是中枢但陈

    朱标避开脚下不知何人所拉的一坨:“多少人托关系都想留京任职,你怎么想去地方了?”

    郭翀说道:“我大明百废待兴,各处都需要官员,既然那么多人都想留京,那臣就不凑那个热闹了,反正在哪里都是为圣上为殿下效力。”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