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穿越民国之也很精彩

第一章 这是民国?
352655 1 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说过很多次了,还是有人问。36章以后都改成第三人称了!第三人称!)

    “快去请老爷太太!二少爷在三姨娘屋里‘脱阳’了。”一个老妈子惊声尖叫着,接着就听见一阵人仰马翻的杂乱奔跑声------

    “老爷?太太?---现代社会还有这称呼?!还有‘脱阳’?那不是传说中的‘马上风’吗?!!!在营养过剩、身体素质普遍提高的现代社会已经很少见识到这么奇葩的事了吧!说啥也要看看热闹”;我幸灾乐祸地思维发散着------(男人也有八卦之心的,不解释)。

    这些都不是重点、好不!重点是------

    身体的不适感使得我慢慢把发散的思维收了回来,这感觉绝对不是我家的“席梦思”!而且还有一双想要努力地推开自己的小手顶在我赤裸的胸肌上。

    浑身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是一种肉体疲累后的身心愉悦感。我知道这感觉!是个男人都知道这感觉!

    艹了!我突然吃惊地意识到了不对!---难道“中风”的男主角---是我?!!!又吃惊又尴尬的猜想着。不至于啊!我的身体我知道,虽然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年轻了、虽然我不是大块头的肌肉男,但年轻时当过兵的经历使得我从未中断过对身体的锻炼,再说当兵养成的自律我也从未放纵过自己啊!“马上风”这么奇葩的事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八卦好奇心促使我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一探究竟。

    ~~~~~~怎么回事?我的眼皮沉重的就像被粘住一样,怎么努力也睁不开,而且随着意识的回归,头脑中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汹涌地撞击过来,随即伴随着强烈的头痛和身体的不适~~~~~~

    我不是正在战友聚会中和老战友喝酒打屁吹牛呢吗?!带着各种疑问---我再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一个纨绔少爷二十年的不良记忆就像演电影一样在我的大脑中过了一遍。

    艹!牛逼啊!我惊叹这哥们儿过的潇洒啊!不满十八岁就已经出过洋留过学、会机械建筑、懂经济贸易、精通七国语言、打架斗殴、喝酒泡妞、吃喝嫖赌样样都会,欺男霸女样样都沾。刚回国两年就娶了四房夫人。不对!应该是---除了大夫人是明媒正娶的外,其他三个都是强取豪夺来的。你说这哥们牛逼不?!人才啊!我满满的羡慕嫉妒恨!比起自己这苍白的人生,这货不要太精彩了,人比人得死啊!

    在梦里我晒着日光浴喝着冰镇啤酒,惬意的躺在柔软的半空中,看着脑中的狗血记忆电影,不断的发出惊叹!是的、我就是这样悬空躺着,就好像身下有一个隐形的沙滩躺椅。这是一个足球场地那么大的空间,虽然这个天地间没有太阳,但却阳光普照、温暖而不爆裂,舒适而温暖。而在这个空间的边缘有一个像贴着一层浅蓝色薄膜的门洞,就好像是一层能量膜、表面泛着一圈圈的涟漪,很科幻的样子。

    我正准备想一探究竟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说话声~~~~~~我一惊,思维就毫无准备的退出了光怪陆离似幻梦境。

    “大夫!我儿子怎样了?”一个慈祥的声音关切的问道。

    “这是我娘的声音!”心底突然就冒出来这个想法。(不对啊!~母亲大人不是八七年就去世了吗?声音也不对啊!)

    “老夫人放心!二少爷没事了,已经缓过来了,只是以后不能再让他吃那些虎狼之药了,否则真会要了他的命!”

    “不知道是哪个混账东西撺掇我家老二吃那些下流的东西,让我查出来绝饶不了他!”母亲咬牙切齿说道,接着又温声关切地问:

    “可是!~~~这都昏睡两天了怎么还不醒?”

    “没事,从脉象上看,二少爷已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有危险吗?!您说用什么药?!我马上吩咐管家出去买,只要能治好老二,多贵的药都去买来,京城没有就去外地,外地也没有哪就让商号去外洋买,总之您要开最好的方子、用最好的药!“

    “老太太!您别着急、放心吧!是好事!我只是奇怪二少爷的脉象比已往更加强劲了,而且~~~~~~”医生有点苦笑的有点难以肯定地说“我只是很奇怪贵少爷此时的脉象!说句粗鲁的话~~~从脉象上看,此时二少爷壮的像头牛!”

    “啊?!那就是说没有危险了!?~~~阿弥陀佛---真是老天保佑!谢天谢地!~~~~~~”母亲一阵低声的碎碎念。

    “这个孽障死了倒干净!真是家门不幸啊!”

    中气十足的老年男声恨恨的怒其不争说道。(这是父亲声音!我很奇怪自己怎么就对这些声音很熟悉呢?!)

    “什么死了干净!老爷这是你亲儿子啊!”母亲很不满父亲的态度。

    “慈母多败儿,都是你给惯得!”

    “什么就我给惯得了?!”母亲声音拔高了二十分贝!

    “我什么时候惯得老二了?呜-呜-呜---我倒是想惯着他,老二九岁就被你这个狠心的爹发配到了国外,他当时才九岁啊!”母亲呜咽的低声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在外人面前成什么样子!大家都出去吧。王大夫!请去前堂尝尝我新得的茶?---”一听就知道是一言九鼎大家长的范。

    “张老的好茶我可得尝尝,那就叨扰了~~~请!~~~”

    “老二家的你留下照应着!”

    “是!爹!~”

    一个很好听很温柔的年轻女声应着。(这是我的结发妻子?!不解释,就是莫名其妙的知道了是谁。)

    随着离去的脚步和关门声,屋里渐渐安静了下来---

    此时我慢慢的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座潘云雕花的红木拔步大床,垂下的床幔挡住了我向外探寻的视线,只是隐隐约约看见床前不远处站着一大两小三个人影。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躺在古床上?我家的席梦思呢?艹!我手上的皮肤怎么这样细嫩?这不是我的手!------

    惊讶中我突然明白过来,我他妈的这是中“大奖”了!小说中的穿越???!!!还他妈的是融入新环境困难度最低的“魂穿”?!穿越应该有金手指吧?!我的金手指呢?!

    刚想到这儿、就感觉到自己一阵恍惚,我的身体就突然就出现在一个明亮的环境中---这是???---这是我睡梦中的“电影院”???~~~看着在梦中待过的极大空间,我惊喜的不要不要的---是的,这个空间很大,是巨大---小说中的那些小气的小空间跟我这简直没法比。这么说吧,为了给大家一个直观的概念,大家知道北京的鸟巢占地310亩吧,我说的是占地面积,而我这个空间足有500亩大,这下你明白有多大了吧!哈哈哈!~~~发了!~~~发了!!!

    站在空旷的草地上,我详细的观察着这个空间。空间很大,除了我进来所在位置是一个高出地面一米的原石平台,就像一个原始的巨石祭坛。而其他地方都是平整的草地,是的,除了草地什么都没有。不对!巨石中间还有一个里面蓄满了淡蓝色似水一样的物质的像澡盆的圆坑,远处边缘一个像传送门一样的门洞,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即使这样我也惊喜的发狂了。不能再不知足了,有了这个我就已经可以在这个时空潇洒的平趟了!

    狂喜平复后,我仔细的研究起身边这个疑似澡盆的石坑------

    “这一定是个好东西!”我用手捧起蓝色液体闻了闻,“嗯、没有异味”又用舌头浅浅地舔了一下,“没有味道”。按说,随身空间都是有助于宿主的,没道理是对宿主有害的物质存在这里!~~~于是我大胆地喝了一小口,液体下肚后,突然浑身酸痛起来,从骨头里往外的酸痛,我倒在了石台上。但我并没有惊慌,我知道,按前世看过的小说中的描写这应该是洗髓伐毛重塑身体呢!我大胆滴猜想着~~~果然~~~不久酸痛过去后,我的身体表面排出了很多污秽杂质,而这些排出物却被身下的这个石台给吸收了。哈哈---又一个惊喜!石台有净化功能!于是我又喝了好几口,直到身体再也没有杂质排出来才停止。

    爽啊!这具肉体的所有病症、暗伤全都消失无影无踪,而且力量、感知力、反应速度都比前世当特种兵时的身体都要强好几倍,这身体调节的太棒了!这是超人的节奏啊!~~~~~~我现在感觉能吃下一头牛。意念一动,我就又回到了床上。

    “二少奶奶,兰姨娘关在柴房已经两天了,您看咱们是不是趁此机会除去这个骚狐狸?”

    晕死!一出空间就听见这么狗血的对话,这是要宅斗的节奏啊!什么情况???

    “香草别胡说!什么骚狐狸?!跟谁学的这些浑话!二爷是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哪能怨人家兰姨娘?”轻声呵斥声。

    “可是,自从兰姨娘进门后,少爷就没来过咱屋里了!”

    “香草说的对,也不知道那个狐狸精哪里好了,竟把二爷迷的五迷三道的,还差点丢了命!”明显的是两个陪嫁丫头在回护自己的主子。

    “香草不知道轻重!她岁数小不懂事,香莲你怎么也跟着胡闹?那可是一条人命啊!你们俩怎么能轻率地说出这种话来?”

    呵呵~~~看来,原身的妻子是个善良的人。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也并不都是只懂得宅斗阴私啊!

    通过她们主仆的对话和对应着原主的记忆我了解了我现在处在民国时期的京城。我这个肉体的原主是出身于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原主的父亲叫张宏、字巨山是京城张家的当家族长。张老爷子曾就任于晚清的天津卫海事洋务大臣,由于老爷子传统思想的居安思危和操作洋务时对时局的高瞻远瞩,趁着职务之便老爷子很是积攒了大量财富,并在大革命时期赞助了革命党大量钱财,所以,这才在之后的改朝换代中避免了新朝对旧官僚的清算,避免了家族的危难,直接成就了家族的崛起。

    原主的父亲娶了一位正妻纳了三位小妾,并先后生了八位子女。这可真是大家庭啊!------怨不得原主拼命的往屋里收女人,这是有原因的呀!

    “以后别说这些话,提都不能提!你们两个听到没?”

    “可是---她就是狐狸精嘛!出身小门小户、还没有缠脚,那脚大的丑死了!如果不是用了下作手段二少爷怎么会迷上她?!”

    “又混说,老太太也没缠脚,可别瞎说让人听了去!”

    “老夫人是旗人,她是谁?!~~~哪能比吗?!”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心里暗自悱恻---不是民国了吗!怎么还有‘缠脚’?(最反感古时候的女人缠脚。)

    “水---水---”我打断这仨主仆的八卦。

    “二爷醒了,快去拿水!”

    随着床幔的撩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梳着妇人发卷的清冷俊俏少妇,漂亮啊~~~我不得不佩服原主这货的艳福,这小媳妇年龄也就十七八的样子,身高一米六五的样子,身材不胖也不瘦、前凸后翘、真是脸如凝月、肤如凝脂、但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此时却毫无感情俯视着我。给我的感觉就一个字“冷”!

    晕死!原主这是把人得罪成什么样了,才能使一个妻子能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丈夫啊!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现代人,对待女人肯定不能像他一样,但作为接盘侠我只能全盘接受,并在以后的时间里慢慢弥补吧!我暗自猜想着原主是怎么得罪这位原配小妻子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