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军旗永辉

第一章:入伍就是病号
352236 1 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王炎”

    “王炎,王炎你没事吧?”

    ……

    “班长,班长,王炎晕倒了!”

    ……

    蓝色的天空中,散落残缺的云朵,

    今天的天气真好……

    我入伍几天了?

    三天还是四天,为什么感觉时间那么慢……

    疲惫,眩晕,

    厚重的眼皮慢慢覆盖眼前的景象,耳边是战友的呼喊声,王炎晕倒在了路牙石上的草地里。

    一帧一帧的画面突兀的就出现在脑子里,王炎很陌生却有很熟悉,就像自己亲身经历的一般,幼儿到入学,

    从懵懂到微知,

    从失恋到入伍,

    从新兵到老兵油子,

    从一道拐到扛枪加粗拐,

    ……

    这是?

    王炎惊的一下睁开了眼,喘着粗气,

    我是白远?

    我是王炎?

    我现在是白远还是王炎?

    记忆里两种声音在交织,是白远也是王炎,一个是入伍十六年的老兵,一个是入伍不满一周的新兵蛋子。

    王炎瞪着眼睛,就这么干瞪着,

    离奇的事情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过了好一会,王炎笑了笑,些许无奈,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在部队里,”

    十六年的军旅生涯,十六年的平淡守望,

    有些唏嘘,有些不舍,最后,渐渐都变成了淡然。

    “那……现在我算是重新入伍了?”

    回忆起新兵时期的点点滴滴,王炎的嘴角勾起,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回忆啊。

    “那我继续当兵?还是开始倒计时退伍七百多天?”

    部队里一眼看的到头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六个年头,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另外的日子。

    王炎心里呢喃,心绪微不宁,想到了第十六年,面对首长的时候,

    “报告首长,白远,申请退伍!”

    …………

    洁白的房间,病服,摇曳的三叶风扇,入鼻的是淡淡的药味,

    这里是医院的病房,王炎很清楚,已经来过三次了。

    新兵入伍一周不到,入了三次卫生队,已经声名在外了,卫生队的几个军医都认识。

    “诶,醒了,”

    说话的是一个上身白大褂,下半身军裤的年轻男人,嘴上还有些绒毛,卫生队的一期士官,叫啥不知道,姓李。

    “嗯,班长,我这是……”王炎愣愣的问道,

    李军医扯嘴一笑,打趣着,“回娘家呗,还能怎么样,嘿嘿,以后咱卫生队就是你娘家,记得常来。”

    李军医的话可不是什么好话,打趣有,但更有些不屑,王炎这种新兵入伍进多次卫生队他见的多了,都是些不想训练找病的,自以为聪明的蠢货。

    王炎之前的两次都是小毛病,感冒了,身体娇柔,非要进卫生队。

    王炎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

    之前的他……想想有些丢人,娘炮了啊,

    “班长,嘿嘿,你说笑了,”

    李军医面容不改,新兵混病号跟他又没关系,调侃一句就行了,走到王炎床前问道,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没,没有哪里不舒服,”王炎轻轻活动了一下身体,

    李军医再问,“不头晕?”

    “不晕”

    “身体不难受?”

    “挺好的,”

    “这样呢?”李军医按压了一下王炎的小腿,

    王炎扯了一下嘴角,面容有些难看,道,“有那么点,”

    李军医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说完,李军医准备离开。

    王炎喊道,“班长,是骨膜炎吧?”

    “哟,你个新兵还知道骨膜炎?”李军医转头惊讶道,“知道骨膜炎就行了,你这个腿,中度骨膜炎,得好好养养,这下卫生队真是你娘家咯,每个星期过来打一次针哈。”

    说完,李军医便走了,留下王炎在愣愣发呆,

    骨膜炎是一种炎症,骨膜损伤导致的,部队新兵时期的常见病,新兵身体素质差,频繁性的跑步加上突然性的运动增加,导致骨头劳损,就会出现骨膜炎。

    “狗儿的,还特么喜欢喝可乐!”

    王炎骂了一句,他在骂自己,或者说之前的自己,有了白远的记忆,他很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身体有多差,骨膜炎算是轻微的,没跑出骨折算是不错了。

    碳酸饮料好喝不假,但伤身体也是真的,特别是青少年真的不能喝可乐,会坏骨头,白远见过的跑步跑骨折,都有喝可乐的前科。

    骂了一句,王炎也不得不接受现在的自己。

    躺在病床上,思绪开始飘远,想到了以前的王炎,也想到了白远。

    王炎入伍前是独生子,可以说是被宠坏的孩子,初中时期的叛逆,高中时期的班级vip座位,好的没学多少,坏的学的一堆一堆的,抽烟,喝酒,网吧,啥都干了,接着就来到了部队,

    这类人,在部队有不少,真正冲着当兵入伍报国志的?

    听听就行了,刚开始都是喊出来的。

    白远与王炎不同,他是农村兵,一个老实的农村娃在兵营的大熔炉里真正的成长,成才,最后也因为救人而生死。

    现在的王炎,是白远,也是王炎。

    “咚咚”

    两声敲门声,

    “报告”

    门外响起一声呼喊,

    新兵战友于田的声音,

    王炎应道,“进来”

    于田打开门,睁着自己的大眼睛,手里端着铁饭盘子,上面装了炒饭馒头酸奶,笑道,

    “王炎,好点了没?”

    王炎应声,“还行吧,”

    “吃饭吧,班长让我给你送早饭”

    于田把早饭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左右张望着,伸了伸腰,感叹道,

    “病号舒服啊,不用训练,嘿嘿嘿。”

    王炎确实是饿了,直接开吃,随口应道,“嗯,还行吧,”

    “特么的,今天早上搞的体能累死了,”于田疑惑着脸,微微有些跃跃欲试,“你得的什么病?好得么?”

    王炎吞咽着饭菜,听了于田的话,顿时停住,囧着脸,看着于田,

    “这个,应该不好得吧,你得问问军医,”

    于田讪讪笑了笑,束了束手,转口说道,“你早上晕倒了,可把咱班长吓坏了,我跟你说,班长一上午都没啥心思搞训练。”

    新兵班长崔呈,20岁的北方汉子,今年第二年,士官转上了,还没换章,要等第三年,王炎是秋季征兵的,第二年的老兵只要是转士官的一样可以当班长。

    崔呈就是第二年的新兵班长,今年是他第一次带兵,王炎是他带的第一个晕倒的新兵。

    。

    。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