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吴楚春秋

第六章 王后发难
533277 6 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伍奢见拦驾的这个小童生得不俗,穿着打扮非平常人家可比,便多了一些心眼,就让随从领那小童进府。

  在书房坐定之后,红儿看了众人一眼却一言不发,伍奢意会就让侍者退下。红儿说明了自己的身份才从衣内掏出一张锦帛来,说王后有信交给太师。

  伍奢跪下接了,展开来看:“……君王被jiān人所惑,现在太子被逐,我也危如累卵。现在我能依靠的只要太师和相国,希望太师联合相国直谏君王,清除君王身边的jiān贼之徒,以安楚之天下。不然,国有不测,祸起萧墙也!”

  伍奢看后无语,虽说王后说的都是实情,现在楚王整天在宫里宴乐歌舞不休,很少过问朝政,连见上一面都已经很难,哪有什么直谏的机会?就算有个机会,楚王能听得进去吗?那rì在朝堂之上,都已经看出了楚王的态度,根本无法劝阻。

  伍奢也没写回书,就说知道了,老臣作为太子的老师,自然也是心急如焚,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便向红儿讲述了那rì朝堂之事,现在费无极权势熏天,蛊惑了君王,只能慢慢寻些机会,想法除了这个jiān臣,太子回都才有希望。二人沟通了些消息,红儿就与太师告辞,说是王后让自己还要去拜见相国。

  却说一rì齐国有使来楚,楚王只得上朝接见,在王宫大殿之上,接见完齐使,议完了国事,yù要退回寝宫。只见太师伍奢出班跪伏于地,大声说道:“大王请留步,老臣有事要奏。”

  楚王也知道这个老头难缠,就止之道:“太师要说什么,寡人已经都已知晓,就不劳太师幸苦,退下吧!”

  伍奢须发尽张,厉声道:“今rì大王如不能听臣一言,臣愿做箕子、比干也!”

  楚王微愠,停了半步:“太师今rì又为何事喧嚷,在朝堂之上如此无礼?”

  伍奢答道:“礼者,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今rì老臣敢问大王,太子与大王为父子,如今无罪而被大王驱逐,是大王不讲亲疏的表现;为礼乎?jiān人在侧蛊惑王听,是大王不辨是非的表现;又为礼乎?大王宴乐后/宫不止,享乐无为,老臣就算肝脑涂地,今rì也要直谏大王;请大王息宴罢乐,以国事为重;如果从此励jīng图治、重振国威,召回戍边之太子,固我国本,才是我芸芸楚民之福也!”

  话还未说完,楚王已气得七窍生烟,脸sè铁青。怒喝到:“伍奢大胆!如此目无寡人,你要造反吗?太子有今rì,你当老师的也脱不了干系。来人!传我口谕:伍奢咆哮朝堂,目无君主,辅导太子无方。念他已经年老,特命伍奢翌rì离开郢都,往城父辅佐太子,不得有误!”

  相国斗成然yù要上前解劝,楚王已愤然离去。

  伍奢无法,只得带上家眷财物,由兵士押送离了郢都,往城父寻太子而去。

  楚王回到后/宫,还有些气愤难平。孟嬴接了王驾,上来温柔解劝,为楚王卸了朝服,换上居家便服之后,孟嬴微红了粉面,娇声说道:“妾告诉大王一个喜讯,这段时间妾口内发酸,常有呕吐之状,今rì召太医问诊之后,说是妾已经有了身孕。大王又添龙种,难道不是可喜之事吗?”

  楚王转而有些喜sè,晚年得子,又有一番不同滋味。环抱了孟嬴的细腰,低头贴于孟嬴之腹,把刚才的烦恼抛于脑后,大喜道:“寡人虽说年老,但还算骨格硬朗,宝刀未来。”

  孟嬴娇羞道:“大王可别忘了往rì允诺之事,妾今rì有了大王的血脉,妾又身为秦国的公主,今rì还无名无分,妾心里却十分凄惶!”说着就流下泪来。

  楚王劝道:“爱姬莫要伤心,现在有了身孕,不能伤心劳神。寡人今rì向爱姬做个保证。待寡人寻好机会,就改立爱姬为后。但是也得给寡人些时间,寻她个错处,废了蔡后。”x33小说首发 .x33xs.com m.x33xs.com

  孟嬴听过后就破涕为笑,以后整rì就陪着楚王莺歌燕舞,食则同器、饮则交杯。楚王一天被孟嬴绊住,多rì都不上朝,群臣一天伺候朝堂,却见不到楚王的影儿,无不叹息而去。

  蔡王后见楚王整rì被孟嬴所绊,难以一见,忍不住就想找个机会去探视一番。前rì派红儿出宫联络相国和太师,结果不但无功,太师还被君王驱逐到了城父,陪太子去了。这也还算不错,有了老师的帮衬,太子就不会再势单力孤,就更加安全一些,暂时可以放心了。

  蔡王后就带着一群侍妾,直接往孟嬴居住的别宫而去。守门的宫人yù要进去禀报,也被王后制止。王后就和侍妾们一起闯入了孟嬴的别宫,此时楚王和孟嬴正在一齐宴乐饮酒,两人贴身而坐。楚王见王后进来,脸上就有些尴尬之sè。但那孟嬴见了,看这个阵仗,心里也略微清楚来者多半是蔡王后,却也不起身迎接,也不上前行礼。

  蔡王后忍气不过,就上来骂了几句:“你是何方贱婢,一天浊乱后/宫,魅惑君王!也不知礼数,请大王不要整rì被这个红颜祸水所迷,耽误国事。”

  楚王见王后生怒,也怕她动起手来,就上前挡在孟嬴身前,代孟嬴答道:“这是寡人新纳的一位美人,还没为她定好位次,所以没来拜见王后,请王后不要生气。”

  蔡王后骂了一阵,楚王也没和她过于分证。王后出了一口闷气后才恨恨而去。孟嬴就假装问道:“大王,这个女人十分泼辣,她是谁?连大王也要惧她三分?”

  楚王答道:“这个就是蔡王后,你刚才也没有施礼拜见,算是失礼;寡人整rì滞留在你处,她自然心里有些怀恨。你以后就不要招惹她罢了。”

  孟嬴嘿然无言,仍然我行我素,和楚王整rìyín乐如旧。

  蔡王后回了后/宫,泪洒了一地,但也苦思无计。自己身居深宫大院,与世隔绝。如今太子已去城父驻守,自己却是孤掌难鸣。所以整rì怨夫思子,只得含泪过rì而已。

  红儿也劝过几次,奈何王后忧思深重,难以回转。就劝解道:“王后整rì以泪洗面也不是个常法,如今太子虽说被驱逐出了都城,镇守城父去了。我听说城父是军事重镇,那里军队不少,太子也算手握重兵。王后不如给太子带封密信,让太子利用手头的军队想个法子。”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王后盯了红儿一眼,有些不高兴地说道:“难道你让我唆使太子做那些混账之事吗?大王只是受了那个妖jīng的蛊惑,我们把这个女人除去就行了,何必连累到大王?虽说太子手握重兵,但是我知道太子的为人,断不会做这种不忠不孝无情无义的事情。再说大王任命了奋扬将军为城父司马,那也是大王监视太子的意思,那些军队不是太子想调动就能调得动的。现在朝中有费无极,宫里有孟嬴,我深为大王和楚国担心啊。好不容易有这几年的太平盛世,这样一闹,我怕楚国就再无宁rì了。”

  红儿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怕王后今rì心慈手软,却难说rì后别人会对你怎样?我听别宫的宫女们说,这个孟嬴已经有了身孕。王后请想,他rì万一孟嬴生个男孩,大王被她蛊惑,难免对王后和太子不利。我有个预感,以后的rì子会更为艰难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蔡王后吃了一惊:“她已经有身孕了?但是就算她以后能生个男孩,大王已经年老,后事难测,等这个孩子大了,大王也就老了,难道还会封这个小孩为太子吗?朝中大臣那里也难通得过,莫说现在还不知道她生男生女。”

  “王后却不要大意轻心,现在大王极为宠爱这个孟嬴,只怕被她所惑,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最好是想个法子除了这个心头之患才好。”

  王后自思了一回,想出个主意来:“我就给太子写一封信,让他给大王上书谢罪,求得大王的原谅,我再和相国和太师打个招呼,让他们在朝堂上助一把力,请求把太子召回都城。如果能成功,我就有了臂膀,等太子回来,再想法一起除去孟嬴。”

  红儿认为此计甚好,说道:“我的母亲陈嬷嬷是个民间草药医生,颇懂些医术,王后假装说自己病了,让偃师特召我母亲进宫,然后就能把信转交给太子了。”

  二人计议已定,蔡王后就让偃师去召陈嬷嬷入宫为自己诊视病情。

  陈嬷嬷随侍女进入了**,红儿就上去和她低语了一阵,让她如此如此。陈嬷嬷就假装为蔡后把了一阵脉,随口胡乱谈论了一番病情。王后见无旁人,就从睡枕之下掏出一块写好的丝锦来,塞给了陈嬷嬷。小声叮嘱道:“请星夜想法送往城父交与太子,不要有半刻的延误,他rì事成之后,本宫一定重加赏赐。”

  陈嬷嬷点点头,稳稳怀揣了那封丝锦之信,跪拜后低着头就出宫去了。刚要跨出最后那道宫门,却有宫监按宫里的规矩上来盘问。这陈嬷嬷没见过什么世面,只能唯唯听从宫监的检视,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起来。

  lt;/gt;lt;gt;lt;/gt;;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